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五十章 风波

第一百五十章 风波2017-11-8 23:52:39Ctrl+D 收藏本站

    不到两年的时间,林北工业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巨额港资台资以及国家扶持基金的注入,一座总占地500平方公里人口过百万的重工业基地重新矗立在辽东平原上,“共和国装备制作部”脱胎换骨,春城机电辽东重工等骨干企业重新进入国际顶级市场,林北新区在逐渐找回昔日共和国重工业龙头的荣耀和自豪。

    四号的下午,朱总书记在唐逸薛川等陪同下,兴致勃勃的参观了林北工业区几家重工企业,对林北新区的发展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而在晚宴的祝酒词中,朱总书记更是高度评价了近几年辽东班子在振兴老工业基地的工作部署上“决策果断着力点好,为东北乃至全国的工业建设打了一针强心剂。”

    晚宴在金龙宾馆的小宴会厅举行,辽东党政干部云集,当听到朱总书记对辽东工作的评价,会场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中央办公厅乐主任轻轻的鼓着掌,目光在这些干部的面孔上慢慢扫过,在辽东,唐逸的影响力和威信到底有多高?这怕是现在很多人都在思考的问题,总书记也不例外吧?两年时间,辽东政局看起来平稳的出奇,没有轰天经济大案,没有部级高官在媒体沸沸扬扬中落马,但不知不觉,好像唐逸的影响力就慢慢根植进入辽东的各个角落。乐主任的目光最后慢慢定格在坐在总书记身边微笑聆听总书记讲话的唐逸身上,京城政坛,对他的评价是很正面的,但想来私下忌惮他的人不在少数,如果说唐老影响的圈子准备在十几年后将他推上一号的位置,那么现在的他显然还是锐气太盛,一号的位子,是需要得到党内所有力量共同认可的,现在的唐逸做的显然还不够,至少有几个系统的圈子是会强烈反对他登顶的。

    乐主任琢磨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摇头苦笑,自己这是想什么呢?不管怎么样,那也是十几年后的事了,那时候的政治局面谁说得准?不过唐逸现今在共和国政治版图中的地位太过瞩目,也就他吧,在京城的政治圈子来说,他不过是刚刚登上高层政治舞台的年轻干部,却令人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考虑他的政治前景,不由自主的将他和那个千百年来无数人为之前仆后继的位置联系起来,这是建国以来从来未有过的现象。也就难怪一号会专门在换届前来到辽东,从一定程度上讲,唐逸已经渐渐能影响到党内的一部分的力量对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态势会越来越明显。

    ……

    看着劈头盖脸训斥自己的美丽少妇,阚国立觉得自己倒霉极了,不过是在林国柱身侧有点紧张,不小心和从自己身边走过的这位少妇撞了一下,无巧不巧的好像肩膀碰到了不该碰的地位,软软绵绵的高耸,那一刻有些**。

    但被碰到**的少妇可就涨红了脸发作起来,她好像好斗的公鸡,盯着阚国立胸前挂的名牌,疾言厉色的开始噼里啪啦训斥阚国立,语气极为不客气,阚国立一肚子火,但也只得忍气吞声的不吱声,因为对方几个人都是总书记随行团的成员,谁知道她是什么人物?但想来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虽然是晚上,金龙宾馆却是亮如白昼,四通八达的水泥主道上没什么车辆,倒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武警战士随处可见。

    不远处的武警战士警惕的向这边看了几眼,确认只是工作人员之间的纠纷后一名便衣青年快步走来,到了近前微笑提醒几人:“大家小声点。”

    少妇却将眼睛瞪向了便衣青年,“叫你们领导来,你们怎么干工作的,吃吃不好,睡睡不好,出来走走还遇到流氓!”

    便衣青年微怔,眼睛看向了阚国立,阚国立脸一下就涨红,大小他也是个领导,哪里再大庭广众被人这样奚落过?但想也猜得出这位嚣张的少妇肯定有些来头,他也不敢发作,那一刻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倩倩,算了。”有和少妇一起的人开始劝解,少妇哼了一声,低声嘀咕了一句,“还省委接待办呢,上梁不正下梁歪。”

    跟阚国立走在一起的几名辽东干部脸色就不好看了,他们几人都是省内优秀的年轻干部,经组织部最后圈定的,从一定程度上讲,也就是唐书记比较认可的年青干部,各个都是辽东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

    有松平市市长林国柱云冈市市长童淼宁边市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程文渊安东市副市长王飞。

    这四个人中,林国柱不消说,童淼是不折不扣的安东体系的干部,程文渊虽然是赵发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但能被张震提名为中央来的同志介绍地方经济发展情况,想来也是付出了极为艰辛的努力。至于王飞,是四人中最年轻的干部,今年刚刚三十七岁,他的身份也极为特殊,是前任王小凤省长的亲侄子,虽然他能力是比较突出的,但也不能不说年纪轻轻就走到现在的位子,自有一部分怀念小凤省长的情结在其中起了作用。

    听到美貌少妇隐隐影射省委,林国柱四人脸色都不好看,这四人中,因为林国柱早早就担任过唐书记的秘书,是以显得资历最老,大家也就都向他看过去。

    少妇说完好像也觉得自己失言,就又将矛头对准了阚国立,瞪着阚国立道:“你是省委接待办的是吧?你们领导电话是多少?我倒要问问,你们工作是怎么做的!”

    虽然也见识过国家部委一些干部鼻孔朝天的傲气,但一点小事就不依不饶的还是很少见的,不过对方是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随随便便就可能是处厅干部,接触的时时都是中央领导,阚国立是真不敢得罪人家,加之自己却是不小心碰到了人家的要害,看少妇气急败坏的模样,显然没吃过这种亏。见她不依不饶,阚国立心里就阵阵发紧,他不是没见过,接待京城领导的一些干部因为类似的事件吃亏,不管是谁的错,到最后一定要有人负责,而对于逐渐失势走下坡路的他来说,一旦出事不知道多少人会趁机兴风作浪,他的位子虽然是闲职,可也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给年青人让路,是很多机关年纪比较大的干部不得不面对的悲哀现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