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五十三章 辽东大厦

第一百五十三章 辽东大厦2017-11-8 23:52:43Ctrl+D 收藏本站

    灯光璀璨的辽东大厦是京城槐安大街的夜景中一道靓丽的色彩。

    顶楼的套房中,唐逸见到了久违的胡小秋,胡小秋黑了也壮了,小伙子看起来更加彪悍精神,不过他沉稳了许多,倒是令唐逸猛地省起,一晃间这个曾经莽撞轻狂的年轻人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前不久胡小秋被调入总政,在将星璀璨的四总机关,胡小秋中校的军衔倒是显得甚不起眼。

    “总政好啊,修心养性!”唐逸笑着拍了拍胡小秋的肩膀,他看得出胡小秋刚刚见到自己时的激动,看起来很想用力拥抱自己一下,最后虽然克制住了,但眼里的喜悦却是掩饰不住。

    “恩!”胡小秋点了点头,虽然这两年他变了许多,但在唐逸面前,好像永远是那个莽撞的青年。

    唐老要过寿,恰好休假的胡晓秋听说唐逸来北京,索性没有回辽东,径自就跑来陪唐逸忙活,此外小表弟何森也成了跟屁虫,他从小就崇拜三哥,和唐欣同三哥的感情最为亲厚,有机会能跟在三哥身边他自然不会放过,今天早早就开车去机场接唐逸,不过唐逸见到前来接安小婉的驻京办的同志,琢磨了一下就也来到辽东大厦看望一下驻京办的同志。何森自然就颠颠的跟了来。

    何森和何磊不同,他并不喜欢和所谓的公子哥们交往,大学毕业后换了几个单位,最后进了北京市局,现在挂在某派出所锻炼,小家伙倒是混的很开,也难怪,不管知道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就那辆霸道的越野吉普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哥,寿碗我联系好了,对联就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何森办事很靠谱,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比唐逸还忙活,有他在,唐逸轻松很多。

    唐逸笑道:“恩,老祖宗传下来的吉祥话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咋了,你还有新词啊?”他喜欢和这个小表弟聊天,看他经常打趣何森就可以看得出他对何森的喜欢。

    何森嘿嘿笑了几声,就又拿起了电话。

    “你看,唐哥,你看我做点什么?”胡小秋急得直搓手。

    唐逸就笑,说:“你?跟我说说,怎么样了?”

    胡小秋脸腾地就红了,窘迫的道:“以后你就知道了,先不问行吧?”

    唐逸微微一笑,也就不再问他。

    “哥,我出去一下。”何森挂电话打了声招呼,好像下面有人找他。

    出门的时候何森和安小婉走了个对面,两人不怎么认识,互相点了点头。

    “唐书记,不打扰您吧?”看到客厅只有唐逸和胡小秋,安小婉就有些犹豫。

    “不打扰,不打扰。”胡小秋忙站了起来,他见过安小婉,知道安小婉的身份。

    客厅绚烂的水晶灯下,换了牛仔T恤一抹清凉的安小婉笑靥如花,别有一番风情。

    “刚刚我和我妈通电话,我都知道了。”碍于胡小秋在场,安小婉说的很隐晦,但她现在确实很想见一见唐逸。为刚刚的电话里,老妈欢天喜地的跟她讲,说消息来源千真万确,唐逸表态支持了他爸爸,据说京城里引起了轩然大*,想来这个消息不是学院那边泄露出来的,随之京城政坛的力量对比想来会发生很微妙的变化。就好像,听闻梁老最近和人讲话时语气就不再那么坚决了。

    秦老师更语无伦次的要安小婉替她爸爸道谢,安小婉也只能苦笑,这也能说的吗?

    虽然理智上知道唐逸支持自己的父亲和自己不会有半点关系,他或许只是为了更长远的政治版图考虑,但不管怎么说,安小婉心里的感激是由衷的,而且恍惚间,就觉得和唐逸心情近了起来,有一种站在同一壕沟里的战友的感觉。

    唐逸自然知道安小婉在说什么,笑着摆摆手,说:“不说这个。”

    安小婉点点头,倒好象对唐逸千依百顺起来。

    “那你们坐吧,我一会儿有个会要开。”安小婉婀娜起身。

    胡小秋笑道:“辽东和春城宣传攻势很猛啊,我这不常出门的人都经常看到你们的招商会的信息。”

    安小婉嫣然一笑,没说什么,径自出门。

    等她出去带好门,胡小秋就笑:“安总理的女儿挺大气的,才三十出头吧,正厅了?”

    唐逸点点头。

    胡小秋却是叹了口气,说:“听说,好像她家庭生活不怎么幸福。”大概也想起了自己的感情纠葛吧,很有些同病相怜。

    唐逸没吱声,拿起茶杯喝茶。不管是不是出于善意,背后也不该议论人是非。

    “小秋,改天和小妹,还有关荷,咱们吃个饭。”看着越发稳重的胡小秋,唐逸就是微微一笑。虽然不知道他同关荷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但胡小秋已经不再是当年就知道胡闹的胡小秋,如果两人真的有意,这时候恰当的鼓励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胡小秋这次没有窘迫,也没有作怪,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

    何森很快就从楼下返回,到了顶楼,从电梯里走出的时候却见电梯前一男一女正低声争吵着什么,男的挺英俊的西装革履,女的正是安总理的那位漂亮女儿。

    为了避免安总理的女儿难堪,何森很快收回了目光,就想从两人身边匆匆走过。

    “你说,上次照片的事,还有这次,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不回家,妈还等着你呢!培根说的对,你呀,你就整天跟着唐逸跑,我们家算什么?可不是,唐逸能帮我那泰山大人啊!”听语气男人应该是安小婉的丈夫,但他的话却令恰好走到他俩身边的何森一下就皱起了眉头,尤其是看到和自己坐同一个电梯走出来的服务员互相对望眼里的笑意,何森就更冒了火。

    安小婉脸涨红,虽然闻得出爱人又喝了点酒,但怎么也没想到会从他嘴里冒出这样的话,虽然两人感情越发冷淡,但一直以来,叶培昌都是一个做事情很有分数的人,是个很有教养的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