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谈心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谈心2017-11-8 23:52:45Ctrl+D 收藏本站

    红烛照映,高朋满座。

    虽然唐家低调低调再低调,但荣极一时的盛世家族又哪里低调的起来?总书记总理在前几天都专程登了门,今晚中央办公厅乐主任国务委员国务院商秘书长又来道贺,隐隐有代表二位之意。

    家里人就不必说了,京城市委书记唐万东辽东省委书记唐逸加之舅爷那边的亲属好友,随之军委宁副主席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周克强上将和宁西省委副书记秦成业等宁家那边的亲戚,唐欣的公公政治局委员宁北自治区党委书记刘景阳及其老伴儿子以及一些老朋友,仅仅和唐家沾亲的力量就足以令人心寒。更别提一些军区司令员地方大吏汇集起来的耀眼了。虽说今天到场的人里,有大半都是来为唐老贺寿的,例如谢文廷就代表爷爷来给唐老贺寿,但唐家之荣耀已可见一斑

    不过唐逸从爷爷眼里却看到了几丝忧虑,是啊,家世太盛,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坐在第一桌爷爷身侧的唐逸等到最后轻轻拿起酒杯,给爷爷敬酒,微笑看着红光满面的爷爷,心里一片温暖,是啊,今晚,就让这些烦恼都随风而去吧。盛极而衰?并不见得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好像读懂了唐逸的心思,爷爷微笑着,轻轻拍了拍唐逸的手,对爱孙的喜爱就算在众多宾客前也从不掩饰。

    这里是钓鱼台7号楼的小宴客厅,虽说服务员们大多见惯了大场面,但今天的宾客名单还是令他们暗暗咂舌,比很多中央级别的会议规格还要高上许多。

    唐逸很快就换了桌招呼各处的宾朋,虽然不喜欢应酬,但小妹却是妇唱夫随,跟在唐逸身边一桌桌的和人寒暄,清丽若仙的小妹军衔闪耀,无论在哪个场合,她都会是备受瞩目的主角之一。

    “唐逸,我不累。”跟着唐逸进了宴客厅的小休息室,小妹就眨着大眼睛很认真的说,她自然知道唐逸是照顾她。

    “不累也坐会儿。”唐逸笑了笑。

    休息室里,何森正和刘晓楼低声说着什么,看到表哥表嫂进来,忙笑着起身招呼,说了几句话,就都找借口走了。

    茶几上摆着怒放的鲜花和果盘,有服务员跟着进来给两人倒了茶,看着越发清丽的小妹,唐逸有时候还是有些恍惚,结婚很多年了,小妹却仿佛越来越年少,令唐逸不得不有一种今夕是何年的感慨。

    “没仗打很无聊吧。”唐逸笑呵呵的问,小妹在总参时,还是会参与一些秘密行动的,甚至一些行动很可能就是涉及国家安全甚至引发战争的导火索,而现在真正成了军队的统帅,反而离战争远了。

    “没事啊。”小妹无所谓的捧着茶杯喝了一小口,皱了皱眉头,“不好喝。”就将茶杯放下了。

    唐逸微笑,小妹,永远是小妹,不是吗?

    “新的直升机明年能列装吧?”唐逸说的是辽东那家直升机制造厂,虽然里面有华逸集团的股份,但涉及军事项目,华逸这个投资方是不会过问也不能过问的。不过以唐逸现在的身份,和小妹谈论这些话题倒没有什么避忌。

    “恩。”小妹点了点头,说道:“信息小队的战斗任务多了几项,准备扩编呢,宝儿递了申请书,我想她留在总参,你说呢?”

    唐逸笑道:“随便你,她呀,还是在机关锻炼锻炼吧,去了军队犯错误可了不得。”

    “不是呀,宝儿很行的,她的领导还不放人呢,给我打电话说要她留下,总参那边任务更重要。”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那个靓丽的女郎,那个稚声稚气跟在自己屁股后喊叔叔的小女孩儿,两个影像交替在脑海里出现,每次唐逸思及,都会有一种难言的滋味浮上心头。

    “晚上咱俩去遛弯吧?”以今时今日的心性,唐逸自然不会羡慕年轻情侣能自由自在的压马路逛街,但能和小妹出去走走,总是令唐逸最惬意的事之一。

    “恩。”小妹点了点头,好像也有些开心。

    门无声无息的被推开,花白头发的刘景阳书记走进来,看到唐逸和小妹就笑,“就说呢,人哪去了?”他和很多中央层面的领导不同,从来不染发,但花白的短发,却仿佛凭空给他增添了几分威严。

    唐逸和小妹忙站起来打招呼,喊“刘伯伯”。

    “你们聊吧。”小妹知道刘书记肯定有话同唐逸说。

    不管多么位高权重,在高层政治,好像总是有两个特殊的人物令人轻忽不得,宁家的宝贝疙瘩宁小妹,唐家的嫡孙唐逸,这两人好像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和别人极为不同的特质,偏偏这两个BUG还成了一家人,大概很多人都为之大为头疼吧。

    刘书记倒也没挽留小妹,只是微笑道:“好,等宁军长什么时候驻防西北边陲,我和你好好聊一聊。”现在不管是对待唐逸还是小妹,好像刘书记这等地位的人已经将他们完全放在了平等的位置上,而再不是以看待晚辈的态度对待。

    和唐逸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刘书记就笑,说:“早想和你聊聊,一直没机会。”

    虽然两家结亲已久,但唐逸还真没有和刘书记坐下来认真谈过什么。一来两人政治主张未必相同,二来刘景阳书记在西北经营经年,而且根基极稳,虽然很多人向高层吹风反应刘景阳和当年“西北王”一样独断专行,但偏偏没有人能奈何他,由此也可见刘书记在共和国政治版图中的地位。这样一个人,在以前自不会真的和唐逸谈什么心。就算谈,也是同唐万东或者唐老来谈。

    但现在显然有了很大的不同,刘书记第一句话就很直接,笑着说:“在山上一上是好的,能力威望都够了。”

    这是很私下很亲昵的讲话了,说实话唐逸是微怔了一下,随即轻轻点头,笑道:“安总理的水平我可不好评判,难忘项背啊!”

    刘书记微笑,“言多必失,这点在山比铭瑄好。”

    齐书记有时候是会说一些过头的话,这也是党内一些力量对他心存疑虑的原因之一吧。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些人里面的一个?唐逸心里轻轻叹口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再不是曾经的唐逸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