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五十七章 蹲点风波(上)

第一百五十七章 蹲点风波(上)2017-11-8 23:52:47Ctrl+D 收藏本站

    “嗡嗡”的收割机驰骋在如同金黄色海洋的玉米田中,农田中一片热气朝天的生产景象。

    柏油公路上,停着一辆银色的轿车,影影绰绰站着几个人,好像在观望不远处的农忙景象。其中一位衣着性感的丽人忙碌的跑前跑后,她穿着诱人的雪白裹胸T恤,高耸**颤悠悠的令人的心也随之摇荡,牛仔裤紧绷绷裹着迷人的修长双腿,T字银色高跟凉鞋造型前卫勾人,那若隐若现的雪白小脚柔嫩的令人难以想像。

    接过兰姐递来的矿泉水瓶,唐逸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钱多了,兰姐也抛弃了以往雍容华贵的路线,似乎越来越喜欢简单靓丽的打扮,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兰姐看着远处在农田中忙碌的人影,心里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年青的时候,自己也是这里面的一员吧,不同的是,那时候没有机械联合作业,自己光着脚丫跟着爸妈哥哥们在农田里忙碌,自己呢,最讨厌的就是要下地干活,经常因为装病被爸妈骂,现在想想,倒好象是前辈子的事了。

    偷偷瞥了黑面神一眼,自从跟了他,自己的人生完全走上了另一个轨迹,自己以前做梦都得不到的东西现在会很轻易的拿到手,真的是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有时候一觉醒来,真的怕这只是美梦一场。只有在他身边,心里才是那么的踏实,那么的安宁。

    他呢,到底又是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兰姐想不明白,为了自己的身子?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可笑,黑面神平时是正眼都不瞥自己一眼的,要说女人,黑面神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更不要说那独一无二的宁小姐了,就算自己,有时候都情不自禁想,能拥着精致绝伦吹弹可破的宁小姐同床共枕是什么滋味,大概是世上男人的最高追求了吧?

    想不通的问题兰姐从来不会多想,她只希望能跟在黑面神身边,就这样舒舒服服的一直过下去。

    而且兰姐也感觉到了,黑面神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以前的黑面神和自己总是有些避忌,似乎怕人说闲话或者感到有些尴尬吧。而现在的黑面神,却是异常自然的和自己相处,有时候累了还主动要自己给他按摩,其实兰姐有时候觉得,给黑面神按摩倒好象自己更是一种享受。

    还有,就说这次下乡吧,黑面神也是主动要自己跟来的,还笑呵呵说:“这次你的责任重大啊。”

    又看了眼站在身后的司机小金和警卫员小谭,兰姐无疑有些小得意,这两个都是黑面神身边最亲近的“跟班”,自己现今也成为其中的一员,比什么大酒店总裁不知道高贵了多少倍?

    “你弟弟还没来?”唐逸微微蹙起眉头,转头问兰姐。

    秋收季节,唐逸来到了延庆市这个农业改革试点,走访了一些县市后最后来到了延山,又婉拒了延庆市委书记贺克强等一众干部的陪同,说是自己走走。

    贺克强等干部自然知道唐书记对延山的特殊感情,也知道唐书记的工作风格,既然他说了不用人陪同,那最好还是听之由之。当然,唐书记的安全不能忽视,距离唐逸小车不远处几辆黑色的轿车一路都跟在后面,除了市局警员,延庆市一位副市长也在里面,以便照顾唐书记的需要以及处理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至于延山市的党政领导,现在到底是在工作还是心提在嗓子眼里密切注意唐书记的动向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里距离兰姐老家不远,唐逸想听听农民的真正想法要兰姐找人来再合适不过,对于那位人大教授程子清的一些意见,唐逸处理起来看似轻轻放下,实则又怎能不过心呢?

    兰姐一家人实则都搬去了县城,宝儿姥姥姥爷还去春城住了一段时间,但最后还是不喜欢城市的生活又回了乡下,不过在村里,兰姐还有几个表亲,刚刚兰姐就是通知了舅舅家的一门亲戚。

    在电话里,那位以前见到兰姐回娘家远远避开就怕借钱的亲戚却是笑得脸开了一朵花,那声音甜的就算喜欢被阿谀奉承的兰姐都被搞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也难怪,前些年虽然一直都在传兰姐在给京城大领导做保姆,但普通人嫉妒心理,大多嗤之以鼻,都认为是夏家在吹牛,没准夏小兰就是在城里干那种活赚了几个糟钱,至于听说县局某领导一路高升到外县县长的大人物年年去夏家拜年人们就更加不信了。

    直等夏家一家渐渐发迹,都在县城里买了房搬去了县城大家才真的服了,靠干那活儿怕是赚不了这么些钱,何况不管是干什么活,能给一大家子买几处单元进城住,那怎么都是大家巴结的对象了。

    也就难怪电话打过去,所谓的“弟弟”会捡到宝一般亲热的无以复加了。

    “快了,他,他骑自行车来,要,要十几分钟吧。”黑面神皱眉头,兰姐心就砰砰乱跳,紧张的看了看皓腕上精致的小坤表,幸好黑面神没有再说什么。

    谁知道几分钟,柏油路上骑自行车的人倒是过去了不少,就是见不到兰姐所说的“弟弟”,虽然黑面神没有说什么,兰姐却是急得不行,再拨电话过去,却是怎么也打不通。

    现在农村通讯市场也是移动电话占优,在延山,更是几乎家家都有手机,而且一些人家为了省钱,省月租费,反而拆了家里的固定电话而用手机,兰姐的“弟弟”家就是这种情况。

    随着时间的流逝,黑面神越是不吱声,兰姐越是冒汗,一直在重拨,蓝色水晶小手机也湿漉漉一片,都是兰姐手心的香汗,但就是怎么拨也拨不通。

    兰姐又气又急又怕,直把“弟弟”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本来还准备给这家亲戚找个赚点小钱的门路,现在却是找人把“弟弟”暴打一顿的心思都有了。

    “走吧。”唐逸看了看手表,说道:“随便走走吧,晚上你回家看看。”虽然不要延山干部陪同,晚宴却是少不了的,这种场合,自也不能带兰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