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六十四章 看病(上)

第一百六十四章 看病(上)2017-11-8 23:52:55Ctrl+D 收藏本站

    四合院中的古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霜的洗礼,巨大的树冠却依然顽强的撑起一片天空,依稀可以想到夏日时的绿意是怎样遮天蔽日。

    和爷爷坐在古槐下的石桌旁,爷爷凝视古槐的树冠,轻轻叹了口气,“它也老了啊!”

    唐逸也有些伤感,爷爷虽然精神还好,但却是越来越清瘦,每日见到爷爷,唐逸总有一丝说不出的难受,人这一生,不管多么耀眼,在历史长河中,也不过是一颗流星而已。

    甩甩头,唐逸笑了笑道:“怎么会?咱们宁宁还要跟着它一起长大呢。”说着就落下了棋子,“爷爷,我将军了啊!”

    秋日融融,爷孙俩在石桌旁下棋,棉裙黑袜清纯可爱的金贞贞乖乖坐在一边看着,另一旁则是新就任的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唐万东。

    眼见败局已定,爷爷就笑了,点了点唐逸,“你呀,就知道将我的军。不过啊,当仁不让,也是一种火候啊。”被爱孙胜了棋局,唐老却是满脸的欣慰。

    转过头,唐老看向唐万东,轻轻点点头,“中央的事除了必要的剪报就不要说给我听了,反贪局,辽东不是试点吗?你和小逸谈。”

    中纪委张素萍副书记一直希望将反贪专署的模式推广开来,唐万东刚刚上任,张副书记就再一次就这个问题和唐万东深入的交换了意见,谈话的内容很是开诚布公,如果传到外界怕是会引起轩然大*,但实际上,中纪委最高层对地方的**问题又怎么会不深恶痛绝?只是吏治之难,不在其位实在难以了解。

    二叔点了点头,虽然他看似是现在唐家的掌门人,但实际上,他对自己的位置早已经有了清晰的定位,说起来,这个侄子曾经带给他太多太多的惊讶,如今在唐系这个庞大的政治集团中,实际上侄子已经成为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潜移默化中,对于侄子政治地位的蹿升,任谁都会觉得是那么理所当然。

    “贞贞,你们朝鲜要走好自己的路,很多事不要邯郸学步啊!”爷爷的目光落在了金贞贞身上,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随即就笑着摇摇头,想来觉得和这个小姑娘说这些话未免不伦不类。但经历过抗美援朝岁月的老一辈革命家,对朝鲜的感情是极为复杂的,很多年没有去过朝鲜了,不知道这个昔日的红色桥头堡现今是怎样一种情景,唐老有些出神,想来在回忆曾经金戈铁马的岁月。

    唐万东也微笑看了金贞贞一眼,侄子的一些毛病他知道,当然,这些问题到了一定的地位就不再是什么问题,只要注意分寸,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看老人家对孙子和金贞贞的态度就知道,显然对这一点,老人家已经不再怎么关切。

    听到唐爷爷突然和自己说话,金贞贞脑袋就嗡了一声,唐爷爷,那是已经逝世的伟大领袖的亲密战友,是一位披着神秘色彩的传奇领袖,今天见到唐爷爷已经令她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等到唐爷爷和她说话,金贞贞一下就懵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睛就有些转泪,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唐逸。

    唐逸温和的对她笑笑,摆了摆手,金贞贞心中的惶恐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不翼而飞,小声对唐爷爷道:“您说的对。”

    唐逸和唐万东都笑起来,四合院中其乐融融。

    ……

    银色轿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坐在唐逸身边,金贞贞一动也不敢动,虽然一直打扫一号楼的卫生,但金贞贞很少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不知道怎么的,金贞贞心里乱乱的。

    不知道撵到了什么东西,轿车颠了一下,唐逸的腿和金贞贞纤秀的黑棉袜小腿碰了一下,能感觉到唐逸腿部肌肉的坚实,金贞贞的心突然就嘭嘭跳动起来,身子也突然发烫,心里越发缭乱。

    “恩,是我。”唐逸清朗的声音令金贞贞蓦然一惊,偷偷看去,才知道他在打电话。

    “工作顺利就好,顺利就好。”唐逸微笑起来,电话是老同学江岚打来的,唐逸令人帮她找了一份工作,现在在一家效益不错的公司当会计,暂时不用再为生计奔波了。

    “我在电视里看到你了。”江岚愉快的笑着,因为唐逸的关系,从来不怎么关心政治的人对这次的党代会也异常关注起来,当看到这位老同学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中央委员的名单中时,江岚说不出的自豪,他本来就应该这么出色的,不是吗?

    银色轿车缓缓驶下高速,远方春城的高楼大厦隐隐已经可以见到轮廓。

    唐逸结束了和江岚的通话,转头看到脸色通红的金贞贞,微微有些奇怪,问道:“病了么?是不是在北京水土不服?”

    金贞贞的脸更烫,胡乱的摇头,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顺道去医院。”唐逸记得距离高速出口不远就是妇幼医院。

    “不,不用了。”金贞贞更是窘迫,心里又甜滋滋的。

    唐逸笑道:“等回了家,看个病都不方便,太繁琐,就在这里随便检查一下,估计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感冒发烧吧?开点药就好了。”

    金贞贞小小年纪背井离乡,尤其是在她的祖国发生过的事对于一个十三四的小女孩来说极为残酷,或许唐逸越来越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在外人眼里已经可以用冷酷来形容,但实际上,对于金贞贞这个孩子,唐逸是极为希望她能在国内快乐成长的。

    “唐书记,要不要我先联系一下医院方面的领导?”副驾驶上的小谭回头问。

    唐逸摆了摆手,“不要看个病就劳师动众的影响人家正常工作。”

    小谭点点头,就不再说。

    金贞贞确实连连摆手,说:“我,我真的没事,回家回家吃片感冒药就好了。”但她人小言轻,谁又会听她的了?

    银色轿车缓缓左转,向几栋有红十字标记的白色建筑物飞驰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