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 看病(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 看病(下)2017-11-8 23:52:57Ctrl+D 收藏本站

    “嘭”,门突然被推开,一位穿着黑夹克满脸骄横的男人神态倨傲的走进来,跟着他身边的是刚刚被小金打伤的其中一位。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倒好象成了跟班,战战兢兢走在了最后。

    刘悦吓了一跳,本能的站起来畏惧的向后退了一步。

    小金皱了皱眉头,也站起来看着他们。

    穿着黑夹克的男人对两名警察摊了摊手,“事情交给你们,希望你们能秉公处理。”

    两名警察对望一眼,马上都陪笑道:“您放心,一定一定,我们肯定处理好。”等转头面对小金,两名警察脸色就都严肃起来,其中胖乎乎的那位极为冷峻的带着训斥:“身份证,工作单位!”

    看到警察的态度,刘悦心里一片冰凉,眼见这个年轻人就要惹火烧身,她一时情急,竟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插了一嘴,“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

    但马上就召来了胖警察声色俱厉的训斥,“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没问你呢,闭嘴!”

    小金对刘悦友好的笑笑,随即转头,从上衣口袋掏出工作证递了过去。

    省一级一次次体制改革后虽然名义上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车辆管理处负责副省级以上领导用车,但实际上省委办公厅后勤服务中心的司机编制也就是俗称的省委司机班并没有随之取消,小金的关系也挂靠在省委办后勤服务中心。

    看到小金的工作证胖警察微微皱了下眉头,但显然没有太在意,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开大车还是开小车?”

    小金坦然的道:“一号车。”

    三个字,房间内突然一下就安静下来,空气好像凝固了。

    张大嘴巴盯着小金的胖警察好一会儿仿佛才喘了口大气,用干涩的声音说了句:“您,您等一下。”走到一边,拿出腰上的对讲机,显然在和人核实小金的身份。

    等胖警察再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满脸推笑,将工作证双手递给小金,微笑道:“误会,一场误会而已。”又转头对那穿黑夹克的男人笑道:“高师长,您看,一点小事,就算了吧,不要闹局里去了。”

    虽然高姓男人是军区驻春城某部的副师长,据说后台也是出奇的硬,几年前好像还是团长的时候就开枪打伤过人,最后却是不了了之,而且据说春城最大的私人地产也同这位高副师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些小道消息在民间流传甚广,公安系统内更是因为几个案子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

    但不管高师长是怎样一位通天人物吧,遇到省委一号车的司机,现在也只有靠边站,虽然两边都得罪不起,但胖警察心里的天平早已倾向了小金。

    偏偏就在最尴尬的时候,最开始挑起事端的那位少妇又突然推门进来,也没注意房间内的气氛,看到小金就好似恨不得吃了他,指着小金恨声道:“少凯,就是他,就是他打伤我哥哥,今天非叫他知道什么叫王法!”

    高师长脸色越发铁青,一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少妇一脸错愕,跟着高师长一起的那名男子一边做手势叫她一起走,一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少妇讶然的转头看了小金一眼,有些不甘,有些气恼,但终究还是跟着那名男子走了出去。

    “没事了,您接着处理伤口。”两名警察赔着笑说了几句客套话,也跟着出了屋。

    刘悦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演化,吃惊的看着小金,再说不出话来。

    ……

    办公室宽大的皮椅上,唐逸不动声色的聆听着桌前沙发上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中年男人汇报情况,他一直都没有打断对方的汇报,只是默默的吸着烟,但中年男人却分明的感觉到了那巨大的压力,压的他透不过气来。

    汇报情况的是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张勇队长,虽然他是公安部陈达和局长的死党,能从巡特警总队第三队副的位子上很快被提拔为省厅最具实权的位置之一,不能不说其中没有陈局的提携,而陈局和唐书记的关系在辽东官场那是尽人皆知的事。

    尽管有着这种种关系,但当面对面向唐书记汇报案件,当张勇感觉到唐逸书记对案件的处理不大满意时,仅仅是一种感觉,已经令张勇后背浸出了冷汗。

    能引起唐书记关注的案子自然非比寻常。昨天下午众目睽睽下,几名男人在富丽华大酒店大打出手,几乎将那座不大的饭店砸的稀巴烂,整个过程持续有一个小时,110却迟迟没有到,而最令人瞩目的莫过于那几人乘坐的是一辆挂着军牌的吉普。

    张勇现在已经将事情基本搞清楚,率先动手的是军区春城某部一名副师级军官,起因好像只是服务员顶撞了他一句。但问题是,这样的纠纷他根本没办法也没能力去处理,事情已经过去了,总不能去军方驻地抓人吧?

    而且隐隐听人说,好像事情发生前这位副师长同唐书记的司机发生了一点纠纷,应该是或多或少的吃了亏,心里憋着口气吧。

    唐逸慢慢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中。

    那个人的劣迹或多或少传到过唐逸的耳朵里,他的背景唐逸也相当清楚,和春城市市委书记王军熟识,都和现在一位重量级军委委员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曾经有一次这位军方巨擘还曾经打电话来关心了一下王军的现状,由此也可见这种世交渊源实在不是那些利益结合的关系网所可以比拟的。

    而这件沸沸扬扬的案子,甚至被传上了网,可偏偏薛川省长却仿佛毫不知情,今天上午就乘车去了北京,据说是去发改委跑什么项目。

    想起薛川省长,唐逸也只能摇摇头。

    听取张勇汇报案件情况的还有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徐立民以及省委秘书长张汉宁。

    见到唐逸迟迟不说话,张汉宁就插了一句,“我看这样吧,通报给军区,请他们协助处理。”这时候本就应该秘书长排忧解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