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好人坏人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好人坏人2017-11-8 23:52:58Ctrl+D 收藏本站

    傍晚时分,西山一号楼来了位不速之客,肖强,曾经在黄海同唐逸发生过冲突的肖公子是为识时务的俊杰,后来通过胡小秋和唐逸缓和了关系后,现在俨然已经是唐家公子圈子里的死党,据说同何磊关系尤其要好。

    肖强来拜会唐逸时唐逸刚刚吃过晚饭,正一边吃水果一边同金贞贞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金贞贞穿着小粉色绣花围裙俏丽极了,她本来人就生的小巧清纯,偏偏要系上围裙操持家务,唐逸看得肚里好笑,却也知道她感恩图报的心理,也不好说什么。

    肖强带了瓶六十年代的汾酒,绿瓶子锯齿瓶盖包装极为简陋,看起来就好像十几年前那种卖一毛钱的汽水,肖强笑呵呵的说:“不小心从老房子翻出来的,知道您不好这个,就当怀旧吧。”显然这次登门的礼物也让他颇费了一份心思,不管用意如何,却也很容易令人升起好感。

    金贞贞最喜欢的就是来了客人后站得远远的看唐逸和人聊天,然后就通过他们的神态能猜测客人和唐逸有什么需要而去提供,好像这样她才算能帮上一点点忙。HTTP://WWW..NET

    和以前一样,金贞贞送上饮料后就去了厨房,也不知道忙忙碌碌的在干什么。

    肖强目光在金贞贞娇俏诱人的小身子上转了一圈就很快的收回,满脸堆笑的对唐逸道:“知道您忙,一直也不敢来打扰您。”现在的肖强,任谁也不会知道他在外面是多么骄狂和恶毒。

    说起来大概偶尔能登唐逸家门的这些公子哥在金贞贞眼里或许都是极为和蔼的叔叔哥哥,是怎么也不会将他们同“坏人”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的。

    唐逸对肖强谈不上什么好感,虽然听说最近他收敛许多,但人的本质不是能说变就变的。

    笑了笑,唐逸道:“有时间就来玩,我随时欢迎。”

    肖强有些过份白皙的脸上又堆起了笑容,“一定一定。”

    唐逸问了问肖政委的身体,肖政委本来是济南军区的副司令员,前些年调任沈阳军区政委,唐逸见过他几面,是一位极有风度的儒将,唐逸对其印象极好。

    闲聊了几句,肖强就轻轻叹了口气,说:“听说高衙内又开始发疯了?”

    高衙内?唐逸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想来是军区一些圈子对高虎的称呼。

    唐逸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前几天和张汉宁徐立民等人讨论了一下,也只能按照相关程序和军方沟通,因为高虎所辖驻军隶属大军区某集团军,并不是辽东军区所辖,就算是名义上,省委对其也并没有领导权。

    肖强就有些恨恨的道:“他们把长辈的脸都丢光了!”

    唐逸拿起茶杯品了一口,没有说话。任谁都看得出,显然肖强和那位高衙内是有宿怨的。

    肖强来的时候是准备了许多说辞的,但没说几句话就发现有些冷场,讪讪的看了不置可否的唐逸一眼,肖强干笑两声,“算了,不说他了。”

    唐逸微微一笑,说:“我同长生同志通了电话,也表了态,希望军区纪委能够参与调查。”

    肖强愣了一下,随即欢天喜地的道:“那好,那好,国法家规,我就不信治不了他。”眼见唐逸又自顾起品茶,肖强心里长叹了口气,或许这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唐逸已经完全不是他能搭上话,人家想动谁,那都是极高层的对话和施压,唐逸嘴里的长生同志当然就是沈阳军区的张长生司令员。

    自己这个公子哥在外人眼里或许不可一世,但在这种事件里为了私利想鼓捣事插上一杠子,也实在有些幼稚可笑,在唐逸眼里,自己大概和三岁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吧,就算是利用的价值都谈不上。

    不过想想高衙内被唐逸盯上了,肖强又很有些兴奋,你再强硬的后台又怎么样?唐逸想办的人还能逃得掉?

    而唐逸能露出话风,显然并没有瞧不起自己,最起码明面上还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物,肖强一时间更有些沾沾自喜。

    世事就是这样,人事几番新,曾几何时,肖强还曾经有和唐逸做朋友的打算,到现在,只要唐逸没有真正无视他,已经令他振奋不已了。

    ……

    十二月份的林北工业园还是那样热火朝天,各种巨大的机械活跃在各个工地,每一个来到林北新区参观的人,大概所感受到的只能是震撼。

    在春城市委书记王军春城市委副书记林北新区区委书记王自东等一行干部陪同下,刚刚听取了春城保障性住房建设工作汇报的唐逸在林北工业区转了一圈,唐逸并没有下车,只是要车队放慢速度,横穿林北新区的主街。

    王自东和唐逸坐了一辆车,一路给唐逸介绍着情况,他对林北新区的一草一木看来都极为熟悉,就算主街旁一些不起眼的建筑,他都能说出个子午卯酉来。

    唐逸不时微笑点头,显然对这位邹鸿时期的老干部印象极佳。

    其实王自东也是一直麻烦不断,毕竟林北新区的建设牵动了方方面面敏感的神经,涉及了太多的利益关系,省委收到的告状信怕是能厚厚的摞满一桌,因为一些事情处理上的失误,王自东也曾经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

    当时任谁都以为他的政治生命已经完结,尤其是在王军书记一直迟迟不表态,没有对他表现出任何形式上的支持。

    但谁也没想到就是这种状况下,王自东却好似被牢牢焊在了林北,省里几次传出换人的消息最后被证明不过是流言,到后来明眼人也都嗅出了其中的政治信号,在省委想来是有人一直在保王自东,而且这个人的份量也轻不了。

    现在坐在唐逸身边的王自东无疑有些意气风发,林北新区初见成效,已经隐隐成为了带动辽东经济发展的一极,在这一点上,他功不可没。

    唐逸一路饶有兴趣的听着王自东的汇报,不时微微点头。

    私人电话突然震动起来,唐逸看了看号码,很陌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