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七十一章 罢免

第一百七十一章 罢免2017-11-8 23:53:3Ctrl+D 收藏本站

    2008年初的人代会落下帷幕,宣示着共和国的权力更迭也正式告一段落,其中国家部委中几个重要部门的人事变动极为引人注目,两位重量级的学院体系干部开始执掌财政部国资委大权,预示着学院体系的执政思路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以往,这类部门更喜欢任用背景比较简单中立的干部。

    同时间的川南,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的新闻,甚至令人将对人代会的关注都放在了一边,川南省人大常委会启动程序,罢免了一位“不称职”的副省长。

    人大常委会只需有五分之一的常委联名,即可启动罢免同级政府副职的程序是人大组织法里明文规定的,但三十年来,罢免副省长也只不过在特定时段发生过寥寥一两起,其余所谓罢免无非都是相关干部已经获罪后启动的常规程序。

    川南的这次“罢免”,理由仅仅是“不称职”,是对该副省长在某项重大工程操作中出现的失误问责,此中的意义不言而喻,也就难怪南方一些开明媒体为之欢呼,认为这是共和国**政治进程中一座里程碑似的事件。

    川南省省委书记刘响,再一次强势的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

    夜幕降临,黄海华逸广场霓虹闪烁,各种跨国公司的电子广告牌高清电视墙,巍然出现在那些十几层和二三十层高的大楼顶上。整个华逸广场璀璨无比。

    在广场中心地带的纽约大酒店豪华套房金碧辉煌的会客厅中,唐逸正同鲁东省委常委黄海市委书记曾庆明笑语如珠的倾谈。

    曾庆明是唐逸任黄海市委书记时的老搭档,其时曾庆明为黄海市纪委书记,对于一向严谨朴实官声极正的曾庆明,唐逸是颇为看重的,同样,在唐逸班子里如鱼得水如今虽执黄海牛耳却处处被人肘腋的曾庆明也极为怀念以前大树底下乘凉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时光。

    唐逸率团来鲁东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最后一站就是黄海,不仅仅是来黄海取经,或许还因为心里难以磨灭的故地情结吧,毕竟黄海,是他执政时间最长的一座城市。

    “都说安东是小黄海,要我说,就比不得啊!”唐逸是有感而发,一座城市的底蕴,是百年千年的历史沉淀慢慢形成,不是可以用GDP来衡量的。

    曾庆明笑道:“都是唐书记的孩子,谁是老大谁是老二都没有关系。”

    唐逸就笑:“庆明你的变化可是有些大。”

    曾庆明心里轻轻叹口气,看着身边这位意气风华的人物,曾庆明心里微微有些激动,那种亲近的感情是在任何别的政治人物身边都不会出现的,这就是唐逸的魅力,共事时间长了,不由自主就令你生出一种信任感甚至依赖感,

    “丽珍书记在外地,听说您来了,她要提前结束会议来看您呢。”曾庆明笑呵呵的说着。

    王丽珍现在是黄海的专职副书记,虽说这些年好似都在原地踏步,但以她尖酸刻薄的性格,偏偏在黄海历次人事变动中都巍然不动,俨然成了黄海官场的常青树,也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唐逸早接到了王丽珍的电话,笑了笑道:“我也挺想她的。”

    说着话,唐逸的电话震动起来,和曾庆明之间自然没那么多说次,唐逸拿起电话看了看号,却是川南省常务副省长吕凯。

    琢磨了一下,唐逸没有接,而是轻轻挂断了电话。

    唐逸知道,刘响这次的举动有些“出格”,最起码在中央一些领导看来极为不严肃,据说刘响只同中央部分领导事先通了气,随即就鼓捣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算唐逸都听到了批评他的声音,更别说刘响本人现在所面临的压力了。

    吕凯最近和唐逸电话频繁起来,他的想法唐逸心知肚明,但对于刘响这次的举动,不管什么用意也好,倒是令唐逸生起几分好感,就在昨天,唐逸第一次拨通了刘响的电话,简单的慰问了几句,刘响精神还好,对唐逸的关心也算做出了良好的回应,笑呵呵的感谢了唐逸一番。

    川南现在水尤其深,更不知道谢老对刘响是一个什么态度,唐逸并不想现在掺和进去。

    见唐逸挂掉了电话,曾庆明笑道:“那我就先告辞了,您忙您的,书房不还有人等着吗?”

    唐逸笑着点点头,和曾庆明自然不用虚伪客气。

    在书房等唐逸的是军子和小娜,来了半个多小时了,唐逸推开书房门的时候两人正争执什么,见唐逸进来忙都收了声,恭恭敬敬站起来打招呼。

    “怎么了?听说你们小两口最近经常吵架?”唐逸笑呵呵的问,来黄海前,唐逸特意给齐洁父母打了个电话。

    齐老爹和齐老妈现在可关心时事政治了,无他,虽然齐洁没有亲口承认过,但老两口也都渐渐知道了延山的唐书记原来才是女儿的情人,虽然这样的结果很令老两口感到意外,但毕竟比当初老两口想的是给大腹便便的糟老头包养要好上千倍百倍,何况唐书记和齐洁处过对象,是有感情基础的,只是齐洁不可能嫁进唐家而已。

    现在的唐逸倒是成了老两口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最喜欢找一些报道唐逸各种活动的报纸新闻来看,但看着报纸里的图片和文字,总觉得不可触摸,和他们印象中的唐书记不能重叠在一起。

    唐逸来黄海前的电话自然令老两口极为高兴,齐老妈唠叨,就把军子和小娜最近经常吵架的事也和唐逸说了,倒好像唐逸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从话风里,唐逸听得出老两口还不知道齐洁给自己生了个女儿,少了些尴尬,相信齐洁也能处理好这些事。

    倒是军子和小娜,结婚久了,大概也是到了所谓的“七年之痒”了吧?

    唐逸坐在书桌后,看了眼略有些发福的军子就是微微一笑,问道:“刚才吵什么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