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二十四小时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二十四小时2017-11-8 23:53:12Ctrl+D 收藏本站

    北京饭店金碧辉煌的包厢里,黄琳看着一脸淡然如同沈部长闲谈的唐逸,心里微微有些替他担心,辽东反腐体制改革遇到的麻烦黄琳在辽东的朋友早就和她通了风,听说昨天周日时分唐逸同秘书长张汉宁密议了一晚,但今天唐逸就飞来了北京出席中俄友好论坛,对于刚刚在辽东生的麻烦事,可能接下来引起巨大风波的这件事,想来唐逸还在处理中,但他又不可能完全将精力放在某一类事件上,对于分身乏术的他来说,大概时间是他最大的敌人吧,黄琳真有些担心唐逸的声望会在这次事件后受到一次严重的损害。

    从唐逸脸上自然绝对看不出他自身面对的内忧外患,看着电视屏幕里朝核六方会谈的新闻,唐逸微笑道:“言新,咱们不能老是接招啊,要主动给美国设置命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沈言新是一位言谈颇为庄重严肃的中年官员,但和唐逸在一起脸上笑容还是不免比平时多了一些,笑着点点头“金玉良言,我们外交战线的思路确实要有新展。”

    三人已经用过餐,坐在落地窗前供人休息的宽大沙上饮茶闲聊,对于沈部长这次主动提出的和唐逸的私下会晤,黄琳知道其背后的深意,最近外交部门和军方强硬派摩擦多少多了起来,沈言新部长这位在外交部坐馈多年的铁腕人物自然希望同党内新崛起的力量更多的沟通,以取得他们的支持。

    黄琳早已不是昔日的吴7-阿蒙,这些年在外交部身居要职,对高层形势早有了深入的了解,作为外交战线新近树立的一面旗帜,黄琳近来同军方外事部门打交道的时间多了起来,甚至从某种程度上她是少数几个私下不被军方强硬派抻击的外交官员之一。

    唐逸同沈部长闲聊的同时,李刚接了个电话,随即快步来到唐逸身边,低声在唐逸耳旁说了几句话。

    唐逸点点头,随即含笑对沈部长道:“谢谢言新的款待,希望有机会咱们再坐一起聊聊。

    沈言靳赦做一笑,说:“肯定会有的。”

    和黄话别时,唐逸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黄琳的手背,黄点头,一切不言中。

    春城饭店某普通套房的书房中,邓克凡翻看着刚刚出版的南方某杂志,心昙与÷名的惊诧,这份杂志里,以详实的资料揭露了北方某晚报总编荒诞不经生活以及某些黑幕,甚至涉及了权成交易,据说作者是刚刚叛逃的北方这家晚报的知名编辑。

    更令邓克凡想不到的是刚刚收到的消息,那位据说控诉安东反贪局刑讯逼供的人物之证人,也就是他的秘书突然自承认作了伪证,并且称是在他的上司指示下迫不得已才去作了伪证,并且有录音来作为证据。

    如果说南方杂志披露北方晚报还可以认为是商业行为,是两家媒体之间的恶性竞争,那么安东案件的反复则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

    这一切都生在短短二十四时内,令所有人措手不及,包括那些可能正准备大做文章的某些人,此时此刻,大概也只有用惊骇来形容了。

    邓克凡轻轻靠在椅背上,慢慢闭上眼睛,惊讶之余,他不由得想起了最近这些事件的幕后推手们?如果站在中立的角度来看仅仅是觉得事件的展不可思议的话,那么那些人呢?此时此刻他们会不会感到恐惧?

    二十四时,快的足够令这悼事就好像没有生过,而绝对不会出现就算最后事情调查清楚但在舆论大鸣大放的争论中实际上某些举措和形象已经受到极大伤害的情况出现。

    如果这一切都是唐逸策划的,他又是怎么做到的?邓克凡苦笑摇摇头,据他所知,安东方面还在为联合调查组成立时相关部门的名额分配佴题开会研究呢。

    辽东大厦一号楼的客厅,唐逸默默品着茶,听着侧座沙上正心翼翼汇报刘进一案情况最新进展的调查组李副局长的汇报。

    李局长是辽东省检察系统某局副局长,五十多岁,头花白,略胖,很亲和的模样。

    刘进儿媳受贿一案有了新进展,因为唐逸对此案极为关注,调查组就委派李局长马上追来北京向唐逸书记当面介绍情况。

    在李副局长见到唐逸书记前,∽刚刚听说了安东刘晨案的突事件,在介绍刘进亲属涉及的案子时,李副局长就更加心翼翼起来,就怕措词稍有不当引起唐书记的反感。

    其实贾翠玉受贿的案子出现的所谓新进展无非是调查组现了刘进儿媳贾翠玉和举报人刘建国之间有某些不正当关系,是以又随之出现了一系列疑点,调查组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唐逸听着李局长的介绍,只是微微点头,并不打断他的话,也没有做什么指示,刘进的案子想查清,会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倒是刘晨一案在极短的时间内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令唐逸也很有些意外。

    不消说,这些都是齐洁在背后的努力,而唐逸也是第一次见识齐洁真正的另一面,齐洁应该是意识到了和以往不同,这一系列事件是对唐逸有着真正威胁的,所以如同商界里对她的种种传说一样,这个在共和国南部最碰不得惹不起的女人用她最高效的手段将威胁扼杀在了摇篮中,她用的什么手段唐逸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想来和唐逸的处事方法有着本质的区别。

    话说回来,台下的较量,谁又斗得过唐逸的亲友团,更勿论还有在地球另一端跺跺脚都会引起经济震荡的那位极恐怖的老太太了。

    齐洁?唐逸想起这个在自己面前千依百顺臬情似水的佳丽,也只能心里苦笑,以前也曾经为她头疼过,但这些年齐洁在自己面前一直臬臬顺顺的,有时都令人担心她能不能为那个庞大的财团掌好舵,有时候闲下来唐逸也不无恶意的想象在齐洁带领下集团衰落时她在自己面前哭鼻子的模样,甚至准备享受这一过程,但现在想想,自己还是主观了,对某些传闻视而不见,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其实有时候,眼见未为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