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八十八章 政治犯

第一百八十八章 政治犯2017-11-8 23:53:22Ctrl+D 收藏本站

    浔新的蝼煮素花的床单红绸面的被午,炮被收拾的电甘的。⒐9⒈唐逸坐在靠东墙的老式写字台前翻阅着李刚来的几条信息,最令唐逸感到意外的莫过于省政府一项人事任命,郝一斌被任命为省林业局常务副局长。

    在前不久,郝一斌作为省林业局局长的候选人在人大常委会上未能获得半数的票数被卡了一下,令唐逸深有感触的是,这几年来,官员的任命在人大在人大常委会被卡壳已经渐渐不再鲜见,这也说明我们的制度在逐步完善。

    当然这种卡住的现象很个别,现阶段也只能是一种形式,省政府任命郝一斌为常务副局长,实际上已经赋予了他局长的权力,再等人大那些怨气比较大的常委们顺顺气,通过正式任命也就顺理成章。

    据说郝一斌官声不怎么好,有人传他为了政绩“不择手段”加之其在辽东南部地区清理“卖林”现象时很是得罪了一批人,在唐逸耳边吹风说他是非的人可不在少数。

    郝一斌是薛川主任提名,省委常委会上唐逸也投了赞成票,而唐逸因为去北京参加一个紧急会议缺席了月初的人大常委会,郝一斌被卡住实际上也出乎了唐逸的意料,想来。一些人认为是唐逸在幕后操控的也在情理之中。

    看着李刚来的信息,唐逸也只能摇头笑笑,就郝一斌的问题他还未同薛川沟通过,也不知道薛川心里是怎么个想法。

    “哗哗”宝儿拉窗帘的声音惊动了唐逸,她安着脚的姿势曲线诱人。白色丝袜裹着的玲珑脚踩在刚刚铺好的大红被褥上,那种都市气息与乡土之美的鲜明对比带给人一种别样的感受,室内的气息也仿佛突然暧昧起来。

    “你就在屋里睡吧,外面那也**?可别睡到半夜摔下来。”宝儿说话的语气很自然。

    唐逸笑道:“不怕,我在外面给你站岗。”

    宝儿轻笑道:“那行,以后别说我虐待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宝儿和唐逸说话的感觉越来越平等了,当然,或许只是表象上的一

    朦朦胧胧的,唐逸不知道是几时在硬板床上睡着的,隔着薄薄的布帘。里间宝儿甜美的芬芳仿佛都能噢觉得到,在络得肉疼的简陋单人床上,唐逸倒是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仿佛睡的还很安心。

    唐逸一向很少做梦,就好像他的神经已经坚韧到不用再用梦境来缓解白日的精神压力或是追求一些虚无缥缈在清醒时不大可能成为现实的画面。

    但这一晚,唐逸却梦到了妹梦到了齐洁梦到了陈河叶璇。梦到了允儿一个很荒唐很荒唐的梦,甚至很久之后唐逸自己回想起来还有些哭笑不得,更隐隐有丝羞愧,而以唐逸现在的心境,却是很少事能令他产生愧疚的情绪了。

    梦境里怀中女孩的气息是那么甜美,甜美的令唐逸神魂颠到,气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她是谁?

    飘飞的思绪渐渐涌回脑海,意识也逐渐清明,唐逸忽然一下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幕令他脑子嗡的一声。很久很久,他都没能被眼前画面带来的冲击中回神。

    穿着雪白长裙娇美动人的宝儿被他揽在怀里,忽闪忽闪的漂亮大眼睛近在咫尺,有些羞涩又有些慌张的看着他,那触觉迥异的甜美少女**和唐逸紧紧帖在一起,甚至唐逸愕然现,自己的嘴唇距离宝儿的红唇是那么的近,近的能感觉到宝儿吐出的甜美气息。

    反倒是宝儿最先恢复了镇静。她轻声道:“我,你压到我了。”

    唐逸猛地回过神,很慌张的松开手,虽然齐洁不止一次说过他睡觉的恶习,就是喜欢用最舒服的姿势。经常在睡梦中很霸道的将齐洁拉在怀里增加自己睡觉的舒适度,其中自然免不愕手足并用逞一时之快,颗的红颜虽很少提及,但想来这毛病在她们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但问题是。自己又是怎么将宝儿抓到怀里的?宝儿又怎么看自己?

    “我,我刚接到个电话,是我同学的,你先看看这个。”宝儿将水晶蓝的漂亮手机送到了唐逸面前。她开始说话有些结巴,后来就自然起来。

    唐逸接过手机,这才现屋子里那的白炽灯出虚弱的亮光,窗外隔着窗帘还是一片漆黑。

    宝儿给唐逸看的是一条彩信,唐逸定定神,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但还是极快的将彩信看完,这是一篇左派的文章,近些年左翼势力抬头。甚至有了专门的网站阐述政见。在这篇文章里,如同唐逸了解的一样。再一次抨击了改革开放中的某些政策,为十年动乱以及动乱前的开国领袖翻案,呐喊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篇章等等。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其中一些观点还是引起了唐逸的注意,例如文章说:我们党的成功经验就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动员群众,而不是依靠精英,即使优秀精英也是人民的一部分,而不是人民的全部。并借此再次抨击了国内渐渐形成的各种利益集团贵族阶级。

    “叔叔,这是我同学的爸爸写的文章,你看有问题吗?”宝儿心翼翼的问。

    如果是别人拿出这篇文章问“有没有问题”那可就值得深究宝儿问,唐逸自然不会过脑子,笑了笑道:“没什么大问题,百家争鸣。总要叫人说话。”

    宝儿狡黠一笑,说:“这可是你说的,那这位叔叔在宁西被抓了,你能不能帮他?”

    唐逸微微一怔:“在宁西被抓?”

    “恩,他写了篇文章,好像勘平击宁西的几个项目看起来是展经济。搞活经济,实际上在促进经济展的同时也将国有资产瓜分给个人。说这是一种犯罪,还指名道姓点了在宁西获益的那个集团老总的背景。”

    唐逸对这件事隐隐有些耳闻,但知之不详,也正通过一些渠道去探听,却不想牵涉到了宝儿的朋友。看了眼眉目如画似笑非笑的宝儿,想说什么,突然脑海里很突兀的又跳出刚刚那尴尬的一幕,唐逸张了张嘴。却忘了想说什么,一时惘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