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月失败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月失败2017-11-8 23:53:32Ctrl+D 收藏本站

    二零零九年月,仓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讨了刑法修正唾”不再适应现阶段社会展的部分刑法条文予以修改补充,加以完善。9

    而唐逸最早见到的宋老等法律界人士提出的对于贪腐案件量刑的修改草案最终还是在某一环节中被卡了下来,没能拿到最终的常委会议上

    论。

    一切似乎早在谢路平的意料之中,在唐逸给谢路平送行的酒宴上,谢路平只是淡淡说了句:“来日方长。”其神色之坚毅令唐逸也微微动容。

    同年一月。谢路平调任中纪委常委监察部醉部长国家预防**局常务副局长。

    一月份的人大常委会,对于唐逸来说无疑也是一种失败,在试探性的和某些利益圈子较量之后,唐逸更清醒的认识到,某些变革可能遇到的困难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反一时一地的易,要想清除滋生**的土壤却是难上加难。

    或许走出于某种平衡的目的,或许为了平息党内某些力量对反腐力度减弱的不满,国资委和中纪委的联合调查组终于进入了宁西,开始就老党员邱万青对宁西国有资产流失的控诉展开了调查,看起来是山雨欲来,其中内幕重重,但实则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较量,不排除最后不了了之的可能。对于宁西的这幕大戏。⒐9⒈唐逸到底是在冷眼旁观还是在推波助澜,就算唐逸身边最亲近的秘书李网,也实在摸不出个门道。他只知道,一月份的人大常委会后。唐书记自己关起门来思考的时间多了起来,话越少了。

    刘明浩登上辽东这片土地时心里是有些忐忑的,五十多岁的他在纪检战线工作了一辈子,他的同事朋友甚至政敌对他的评价不外乎会有“老成持重”四个字,而辽东。这两年对纪检监察部门的改革力度之大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尤其是当涉身其中接触到那些充满热情干劲实行反腐新观念的干部们,听着他们那些往往令人匪夷所思的尖锐观点,不由得不令刘明浩很是惊诧了一番。有一种今昔是何年的感觉,而如果还用过去的老路子在这里工作,显然不但镇不住纪检监察系统中这些热情洋溢的年轻官员,自己一世英名怕是都会葬送在这里。

    刘明浩来辽东前担任国家出版总署纪检组组长,他会被调任辽东纪委书记事先没有一丝心理准备。对于来辽东,他实则忧大于喜,因为作为辽东的纪检系统改革的第二号引路人,改革失败的结果就是他会成为殉葬品,而且说实话,他对这场改革并没有进行过多的研究,这也造成了他上任伊始有些被动,一些在辽东试行已久的制度都令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而最令他头疼的大概就是才网来到辽东,就要牵头处理一桩副市级干部的渎职案件,按照通常的政治规则来说,再没有对省内政治版图有一个全面清晰的了解的情况下就要处理这么棘手的案子,是为大忌。

    尤其是这桩案子的调查对象龚玉宝背景复杂,是辽东大市松平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据说和薛川省长私交极好,甚至还有些个人亲属关系在里面,更听说唐逸书记对其也极为欣赏,几次在不同的场合公开点名表扬他。

    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干部,怎么就涉及读职被调查呢?是省监督局拿着鸡毛当令箭将事化大还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一个个。问号,搅的刘明浩极为头疼,但省委已经有了决议,当省监督局用不容分辩的证据将松平缆车事故惨剧的责任人最后定格在龚玉宝身上时,唐逸书记和薛川省长都对其调查结果进行了批示,事件责任人交由省纪委调查处理。

    在去年年底,松平币某游乐园缆车生缆绳断裂事故,造成三名游客死亡的惨剧,按照惯例,本来这类事件能追究到游乐园负责人已经到了头,谁知道省监督局愣是通过群众举报抽丝录茧,调查出游乐园缆车项目本来未经过相关部门验收。一度有相关部门叫停,但是在龚玉宝副市长的一再批示下才能在等待验收的过程中还在正常营业。

    就这样,在全国各地已经生或者正在生某些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事在辽东就变成了“渎职”。一名前途无量的年青官员就要接受省纪委的调查处分,一旦情况核实,最起码官帽子是要被摘掉了。

    而纪委调查组调查的报告也显示。龚玉宝这个人还是比较清廉的,没有任何来历不明的财产,甚至家里都没有什么高档电器,爱人杜晓曼也从未依靠龚玉宝的权势从工作单位谋取任何私利。而龚玉宝对游乐园大开绿灯更不是有什么利益输送。他的本意也不过是为了这个号称全省第一的游乐园能夹早的创造经济收益。能更好的宣传松平带动松平的展。

    在刘明浩眼里,龚玉宝比之许多他认识的官员不管从能力还是个人品格来说都要高出许多,但就是这么一个能力优秀的官员,竟然马上就面临被革职的遭遇,这种怪事也只能生在辽东了。

    刚才进入辽东的刘明浩。无疑脑子里是堆满了一个,又一个问号的,等他真正融入辽东的政治氛围,他才知道他最开始参与的一切给辽东给全国带来的积极意义。

    李网也没有想到龚玉宝会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渎职”自从省监督局成立,龚玉宝是第一位因为“渎职。可能被革职的正处级以上官员。如果龚玉宝真的被革职,所带来的冲击绝不会仅仅局限在辽东。

    虽然和龚玉宝关系好似融洽了许多,但私下,李网也常常会琢磨一下怎么能扳倒龚玉宝,但也仅仅是想想而已,从未付诸过行动,毕竟想让一名副厅级干部倒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也不是李网能做到的。

    但事情就很突兀的生了,当在电话里听说了龚玉宝惹的麻烦,李网心里没有多少喜悦的情绪,只是默默的挂了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