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 牌

第一百九十八章 牌2017-11-8 23:53:33Ctrl+D 收藏本站

    李网也没想到和杜晓曼的再次丑面是在众样种情时唐书记刚刚离开办公室,墙上石英钟显示的时间是十八点三十分。

    杜晓曼打来了电话,约李网晚上吃饭,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婉动听。令李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事后才诧异于自己的失态。

    而当在琴曲悠扬环境浪漫的春兰酒店西餐厅见到穿蝴蝶结黑短袖洋装套白色高领棉衫,散着文静优雅气质的杜晓曼时,李网心里的波动远远过他的想象,本以为这些年过去了,一切都淡了,但真的和杜晓曼单独坐在一起。在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餐厅里。李网心里的某种情绪好像也在酵。

    直到杜晓曼犹犹豫豫的问起:“李网,你能帮帮玉宝吗?我知道。你肯定能帮上他的,是不是?”

    对面依稀还是那个纯洁的女孩。温婉求助时是那么楚楚动人,就好像当初为了自己的工作四处奔走,可惜的是,如今她最关心的人再不是

    李网拿起咖啡吟了一口,苦涩而甜蜜,就好像自己的初恋,品的越久。那种滋味愈是难以忘怀。

    “我尽力吧!”说这句话的时候李网的刺情很真挚,一些事,终归是要埋藏在心底的。

    龚玉宝渎职案在很低调的情况下展开了调查,一向噢觉灵敏的网络媒体也没有对这桩案子进行过多的关注。就但这桩案子对于共和国政坛带来的冲击几乎是全方位的,实职副厅级官员,地级市委第三号人物因为一桩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的事故被问责,被停职甚至可能被调离领导岗位。偏偏这又绝对不是政治斗争造成的后果,这对许多执政官员都造成了心理上的冲击。尤其是辽东的官员。不理解的大有人在。而就算是松平龚玉宝某些政治对手,似乎也不希望龚玉宝因为这件事到下去,毕竟。这代表着一个危险的先例,在很多旧观念的官员眼里,这无异于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后患无穷。

    唐逸这些天接到了许多说情的电话,而当林国柱打来电话心翼翼为龚玉宝开脱时唐逸终于火了,一句:“松平市政府集体负责?集体负责就是不负责!我看,你负责吧!”

    林国柱吓得冷汗刷一下就从全身的毛孔渗了出来,再不敢多说,挂电话时手甚至还在抖。

    而当时正在办公室为唐逸文件的李网听得很清楚,也看得出唐书记少有的怒气冲冲的表情,本来为龚玉宝说情的心思一下就绝了。久在唐逸身边,他似乎更多的理解唐逸一点,这位在别人眼里可怕难以估测的政治人物,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理想或许就是从根上扭转现有制度的缺陷,在很多人眼里怕是有这种政治抱负很危险,很容易变成政坛的悲剧性人物,但唐书记,却好似正有条不紊的施展他的抱负,是非成败。大概只能由历史来解说了。

    是以当唐逸慢慢消散了怒气。看着他微笑着,好似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吧?”

    他好似自言自语,李网没敢接茬,但心里,却仿佛隐隐明白唐书记说的是什么。

    坐在银色轿车里,唐逸有些依恋的握着妹的手,好久不见妹了。乍然见到清丽更盛往昔的妹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身边,唐逸那似乎已经没有七情六欲的心跳得是那么厉害,坐在妹身边,甚至他会忍不住傻笑起来,前面驾驶位上的谭见到唐逸的反常表现,却是微微一笑。大概这时候的唐书记才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吧。

    妹来之前没有给唐逸电话。就这么狠突然的带着一名卫兵来到了西山常委院,握着妹的手,唐逸甚至忍不住说了句大俗话,“怎么。你还搞突击检查啊?”

    妹抿嘴轻笑,却不理他,很久不见唐逸,现在的妹无疑也很开心。

    车内温馨一片,唯一煞风景的大概就是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卫兵了,唐逸总觉得女兵身上有一种戾气,当她的目光打量人时没有一丝感**彩在里面,好像一个个人在她眼里和动物没有什么分别。

    不过想想也难怪,西南边陲正是多事之秋,听说前不久边境士兵刚刚和邻国爆了一场流血冲突,虽然双方士兵只是擦枪走火,没有人员死亡,但边境之紧张程度可见一斑。不过这属于高度机密,莫说普通百姓,就是唐逸也只是凭借其特殊的人脉关系才略有所闻。

    “我前不久见到默了妹淡淡的说着,就好像在和唐逸话家常。

    唐逸却是微微一怔妹提到的这个人是西南邻国左派武装的领导人。自从共和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后,几乎和所有境外左派武装断绝了联系,包括妹嘴里的这个人。

    “要秘密支援他们?”唐逸忍不住低声问。

    “或许吧,要听军委的。妹浑没有将这个话题当做一回事。但唐逸马上就有些明了,在前不久。西南邻国的总统才刚接见了共和国川边分离势力的宗教头目,在以前。共和国无非只能进行无力的抗议,实则对邻国的不友好举动没有任何有力的回击,而现在越来越自信的军方智囊们开始重新拾起曾经丢掉的牌,你接见我国分裂势力头目,我们就同你们的**武装接触,虽说肯定不会对其进行支援,但却是最强硬有力的回击了,外交就如同下棋,不能只是见招拆招,也要适当的出招才能摆脱一直被动的局面。

    只是,军方和外交部的思路未必一致,将接触对方的级别限制在地方性集团军的层面能给外交部以更大的回旋余地。其实有时候,外交就是这样,当国外势力见到国内军方强硬派渐渐抬头,他或许反而会对文职政府作出适当的让步以免军方鹰派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毕竟战争是谁也不愿意见到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