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 特权阶级

第一百九十九章 特权阶级2017-11-8 23:53:34Ctrl+D 收藏本站

    前面十字路口绿灯亮起,长长的车龙开始一点点蠕动。就在银色轿车缓缓向前挪动的当口,一辆车牌号京字打头的黑色奔驰车突然从旁冲出,在没有打转向灯的情况下强行插进车流之中。奔驰车度很快,谭一脚踩刹车,嘎一声,车头还是撞在了奔驰车的左车门上。

    唐遥身子猛地前倾,或许是因为见到了妹太过兴奋,唐逸少有的没有系安全带,刹车很急,唐逸险些撞到前座,上是一股柔柔弱弱的美妙力量突然将他环绕,才免了他很可能会遭遇的头破血流的皮肉之苦。看到又被妹轻轻揽住保护了一次,唐逸也只有苦笑。妹眼晴扫向前面的奔驰时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快,显然对半路冲出来的破坏了车内融洽气氛的冒犯者有些不满。

    谭急忙推车门下车查看,奔驰车门一油漆被划掉,银龙车头倒是没有什么大碍。而那辆奔驰车也走下来一名身材高大的肥胖中年男人,看着银龙车眼里就有些鄙夷的意味,更张嘴就对谭破口大骂:“你瞎了眼吗?也不看清楚,这么贵的车你赔得起吗?”

    谭皱了皱眉头,不欲在这里多事,车里坐的是唐书记和宁军长。都是惊天动地的人物,和开大奔的这种男人多纠缠一刻都不值得。

    谁知道谭还没说话,胖男人却突然走过来伸手揪谭的脖子,嘴里骂着:“md,你还不服气,你梗梗你脖子啊你!”一股刺鼻的酒味也随之涌来。

    谭下意识一伸手就扣住了胖男人手腕,将胖男人推到一边,沉声道:“你老实点!”“我曹!你Tm还挺横!”酒精的麻醉使得胖男人没有清醒的感觉到手腕的痛楚,而是骂咧咧的又向前凑,同时奔驰车上又跳下两个男人。都是脸红脖子粗的一副醉态,骂咧咧冲了过来。

    “嘭嘭”两声,一条略显娇的身身影迎上去,男人随即趔趄摔倒。

    “你先走。”女孩儿冲着谭喊了句。是妹的卫兵。

    谭略一犹豫,就钻进了车里。打火起车,银色轿车缓缓驶离。

    ……

    洪建坡在休息室里来回的踱步,他不喜欢闻医院里的味道,就算是体息室。那白惨惨的沙也令他心里极不舒服。

    作为京城某极为知名的贸易公司在春城的负责人,他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尤其是传说中京城总部那金漆招牌令人侧目的背景,更使得洪建坡逐渐养成了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妄。

    而今天,他却莫名其妙的吃了亏,两个同伴现在还在接受治疗,因为警方接了手,他也只能暂时在休息室等消息,随着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心里的那团火也越来越大。

    是以当和他熟识的春城某区粱队长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洪建坡立马不满的嚷嚷起来,“老粱,怎么回事。就这点事还不好搞清楚?撞车,伤人,是不是要告她!”鉴于事故另一方里那辆银色轿车早早就离开了现场,洪建坡心里笃定的很,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裁决,理也在他这边。

    粱队长是接到洪建坡的电话后出的警,但此刻却面有难色,“洪总啊,等等,还没调查请楚呢。”

    “还有什么好调查的!”洪建坡一下瞪起了眼睛,“老粱,我可告诉你,我忙着呢,你可别耽误我的正事。”他心里有些恼火,最腻味的就是老粱的这个泥胎劲儿。当初那个臭婊子告自己强*奸的时候,粱队长开始也这幅德行,最后还不是北京的朋友给说了话,出了点钱这事儿就过去了?

    粱队长个子不高,瘦长脸上架副眼镜,镜片后的目光看起来总是闪闪烁烁的,虽然和洪建坡熟识已久。但对洪建坡的脾气他有时候还是

    受不住,只是碍于洪建坡身后的能量才只能姑且忍之。

    看到洪建坡又摆出那副颐指气使的神气,粱队长终于有些忍耐不住。呵呵笑道:“洪总,这次和你生纠纷的是军人,军民关系的处理要谨慎嘛,问题一定要调查清楚才能下结论。”

    洪建坡眼晴一下瞪得溜圆,“当兵的怎么了?当兵的就能肇事还打人吗?老粱,你的脾气怎么还和职位挂钩,官越大,胆子越,怎么越当越回去了?”

    粱队长听他讽刺挖苦也不生气,笑着拍拍他肩膀,说:“洪总啊,人家可不是兵蛋子,来头不,证件我看了,军队番号就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这么和你说吧,别说我这个的分局队长,就是市局怕也不敢随便动人家。”

    洪建坡瞪眼看了粱队长一会儿,好像是想看出粱队长是不是在唬他。但粱队长一直就是那副不死不活的神气,洪建坡心里骂声娘,冷哼了一声,“我就不信一个兵蛋子我就治不了他,md!”胸口还是火辣辣的,心窝子上好像挨了一脚。那丫头片子出手太重他也没看清。但当时就险些闭过气去,眼前黑了好一阵,现在虽然缓过来一些,从来没吃过这种亏的他现在可不是一般的肝火旺。

    梁队长干笑两声刚想说什么,手机又想起来,他忙走到一边接电话,说了几句,面色严肃起来,挂电话又慢慢踱过来,走到洪建坡面前,有些犹豫,好像不知道怎么说。

    洪建坡心里又骂了声娘,敬酒不吃吃罚酒!刚刚他给市里的朋友通了气,想来是催促办案施加压力的电船打过来了,这个老粱就这样,属于

    牵着不走打着倒缩的,什么事都不敢担责任,好像在局里四平八稳的。但办事总是叫人不痛快,就这样仕途上还想进步?

    洪建坡扬了扬脖子,也不说话,故意看粱队长怎么把话圈回来帮自己搞了那个兵蛋子,有时候看这些人物被自己翻公囊雨翻云覆雨也是一种乐趣。

    “洪总……”粱队长干咳了一声。

    洪建坡大咧咧恩了一声,心里盘算着怎么整治那丫头,其更琢磨琢磨,那丫头片子长得还不错,就是太辣了,出手重的要命,这样的女孩不知道在床上是什么滋味?正心猿意马,粱队长慢条斯理的终于开了声:“洪总啊。这样,你先跟我回局里。”粱队长脸上挂着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很柔和。

    洪建坡却不干了,一下又瞪起了眼睛,直觉得粱队长太他妈不可理喻了,想对他客客气气的都不行。“你有毛病啊!我说了我一会有事,md,耽误了你负责啊!赶紧去办那丫头,我先走,一会给你打电话吧!”洪建坡觉得再和这个泥胎磨叽几句自己能被气死,心里骂着,也琢磨好了一会儿找谁办这事,分局有几个胆子大的,只是洪建坡觉得这些人容易出事,容易惹麻烦,不太爱和地们接触而已。

    说着话,洪建坡就去拿病床上的夹克,谁知道却被粱队长一下拦住了。粱队长在他劈头盖脸的训斥下,耐心再好,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脸上笑容也没了,而是很有些严肃的道:“洪总,我刚刚说了,请您和我回局里!”顿了一下,加重了语气:“回局里协助调查!”

    正要开口骂人的洪建坡一下怔住,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说什么?”

    既然说出了口,粱队长也就不像刚才那么为难,淡淡道:“是这样的。刚刚市局大老板给我们张局长打了电话,要分局拘留醉酒撞车的肇事者。”

    洪建坡脑子就有些懵,问道:“市局大老板?你不是说牛局吧?”待见粱队长点了点头,洪建坡可真的傻了眼,春城市局牛世伟局长亲自关照?这怎么可能?要说这个牛世伟,就属于又臭又硬的类型,虽然靠关系和他吃过一次饭,但很明显人家不将自己当一回事,这也正常。牛世伟是什么角色?在春城甚至在辽东都是极有分量的一位人物,和自己吃饭不过是碍于来春城那位角色的情面,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看在眼里?

    牛局亲自打电话来过问,那兵蛋子是什么人?这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就算有门路吧,至于惊动市局牛局吗?

    洪建坡愣愣的,在梁队长客气的做出请的手势后跟着向外走,再看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粱队长,看着粱队长闪闪光的警徽,洪建坡愕然现粱队长竟然对自己有了一丝震慑,此刻的粱队长可不再是刚刚自己眼里的人物了,或许是因为心态生变化的原因,洪建坡纤于终于感受到了当面对国家权力执行机器时,对心理上巨大的震慑力。

    走了几步,洪建坡突然明白过来。就去摸手机,说:“我打个电话。”

    粱队长做出了请便的手势,虽然洪建坡应该是常走在河边要湿鞋,但粱队长不想他最后恨自己,多一个敌人总不是好事。

    看粱队长这么笃定,洪建坡一边拨号一边不抱希望的随口问了句:“粱队,知道那女兵什么来头吗?”好久没称呼老粱粱队了,现在叫起来却很自然。

    粱队长摇摇头,想了想还是透了个底:“这我不清楚,李局就是和我说你们群殴的那个女军官好像是哪位将军的卫兵。”

    洪建坡气得差点吐血,群殴?明明是我们被打!转眼我们成了施暴者了!但见惯了翻云覆雨的他现在也只能苦笑开始拨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