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零二章 小璐故人

第二百零二章 小璐故人2017-11-8 23:53:38Ctrl+D 收藏本站

    前,二婶还是那个二婶,保养的极好,皮肤白皙气质高贵,随着二叔身份地位的节节攀升,二婶也随之水涨般高,现今贵为中纪委第一夫人,二娜以前那点略带势利的毛病也早就不知不觉的褪去,站的层面不同,看问题自然也不一样。

    二婶轻笑一声:“逸,好久没来家里坐了啊!再忙也别忘了北京的家啊。”对于这位位高权重的侄子,二婶自然要极力维持好同他的关系,何况唐欣和刘晓楼的婚姻危机,也是唐逸一手化解的。是以二娜一直时唐逸印象极佳。

    唐逸笑道:“过段时间吧。”目光转到了身边的宁宁身上,宁宁正端端正正坐在爸爸身边专注的看着电视。

    见到唐逸看向唐宁,二婶就笑:“别人都说宁宁从就有其父之风,你看看这家伙,才多大点,咋就这么懂事这么招人稀罕呢!我有一次说抱他睡一晚上,家伙死活不同意,笑死我了!”看二婶是真喜欢唐宁,话说回来,唐宁这不点眉日遗传了妹的灵动,加之那文文静静的稚气,对充满母爱的妇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杀伤力。大概也就妹这个亲生母亲,从来就没想过亲亲儿子抱抱儿子,偶尔捏捏宁宁的脸就能令宁宁一天都雀跃不已。

    今天是周末,二娜带了唐宁来到春城,一来是唐宁很久没见到爸爸了,再一个随同二婶来春城的还有二娜的亲侄女,也不知道姑侄俩来春城有什么事。

    “大姐住哪了?”唐逸自然要关心一下二婶的家人。

    “春兰宾馆,那里条件还不错。”二婶轻轻泯了口茶。

    唐逸芙道:“大姐是有什么事吧?要不要我帮忙?”

    二嫜笑道:“甭管她,我也就顺便带她过来,好像要学人做什么生意,我跟她说了,这一次来就是跟人断了,把帐结了,就老老实实在单位上班,我们家那一国都少摸钱,还嫌人家不够眼红么?”

    唐逸笑着点嘉头,二嫜能看到这一点就很令人欣慰。之于二婶这位侄女竟然也在春城有生意,唐逸也只能轻轻叹息,现阶段下,这种情况想完全根绝几乎是不可能的。

    “爸爸,春城!你的家!”唐宁突然指着电视开心的拉了拉老爸的衣襟,电视画面上,是春城标志性建筑鼓楼,唐宁没来过几次春城,竟然记得真真的。

    唐逸笑着摸摸唐宁的头,听到儿子说“你的家”,唐逸心中莫名有些难受,轻铨叹口气,没说话。

    二婶看了眼电视,就笑道:“老李还是能顶得住压力,何xx还是不行!”

    二婶嘴里说的何某就是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电总局局长,同时也是振兴东北工业基地领导组成员,在最近一段时间,何局长在私下对央视主要负责人提出了批评,认为报道东北的变草不能仅仅将目光局限在辽东,尤其是对辽北的报道过于少了,而且仅仅报道好的一面歌功颂德也不是主旋律,要学会现问题适当的曝光问题,要求央视负责同志端正态度,解放思想,在新阶段下为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提起何局,唐逸就笑了笑,作为振兴东北领导组成员,过几天何局还要亲自来辽东蹲点调研,到时候可不知道又是怎么一个情况呢。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春兰酒店巨大的旋转玻璃门前,门前穿着红制服戴着红色礼帽的侍应生忙跑上几步去开门,当他恭恭敬敬拉开车门站在一旁,淡淡清新的香,一条人影下了车,侍应生抬眼看去眼前就是一亮,车上走下一位时尚靓丽的女子,黑色紧身吊带背心,时尚潮流的磨旧刷白铅笔牛仔裤,展现出的修长完美身材令人垂涎欲滴,加之绚丽夺目的透明T字高跟鞋,涂着妩媚淡白的纤足,散出一种令人窒息的性感。

    副驾驶位上下来的是一位大腹便便的胖男人,满脸笑容的和女子打招呼:“叶董,你好好休息,咱明天再谈。”

    胖男人是辽东广电局程副局长,负责接待来访的香港亚洲电视董事局主席叶璐一行,主要商谈双方进一步加强合作的可能性,程局刚刚被提上来不久,虽然在这次会晤前就听说叶董是位年轻漂亮的女人,但也仅仅是听说而已,何况作足谈判功课的穗局深知这几年亚洲电视在重新改组后,已经渐渐扭转TvB在香港一家独大面,俨然占据了香港的半壁江山,对于实现这种吞史性的亚视掌门人,程局又哪会相信那些传闻?

    谁知道见了面才知道那些传言是不准确,不是叶董不漂亮,是她的风采被大大的压缩了,一身休闲打扮的亚视掌舵人比之荧幕上的大明星更为耀Q,完全颠覆了程局对女强人的惯性思维,当然,欣赏归欣赏,程局对之可不会有半点非分之想,程局清楚的很,这么漂亮的女人,身拥数十亿家财,不是他能攀得起的,何况沾上了,怕是分分秒都有丢官下台的可能。

    目送叶璐进入酒店大堂,程局随即也回务上车,黑色轿车一溜烟驶离。

    在夏兰酒店顶楼的总统套客厅,叶文武正翘着二郎腿喝茶,坐在他身边的光头大汉则好似浑身不自在,看着身遭金碧辉煌的摆设,他在沙上扭来扭去的,好像怎么坐都不舒服。

    两人的关系可不像现在表现出来的这样,实际上那略带拘束的大汉是叶文武的债主,就在一时之前还凶神恶煞似的给了叶文武一个嘴巴,现在被总统套的气势所慑,心里竟然有些忐忑起来。

    “老叶,你说你女儿真住运儿?”大汉到现在还是有些怀疑叶文武的话,毕竟这家伙以前有名的赌品不好,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前不久突然又冒了出来,欠了自己一屁股债又要自己跟他来春城,说是女儿替他还债,大汉只想看他耍什么花样,一路上又打又骂的,谁知道来到春城这家伙竟然大摇大摆进了一间总统套,大汉的气势一下就馁了。

    “放心吧!”叶文武放下茶杯,老朋友似的招了拍大汉的肩膀“二头我跟你说,我现在身份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就你那几万块钱?

    对你是大数目,在我?也就是毛毛雨!”

    大汉似信非信的点点头,倒也不敢张嘴骂他吹牛了。

    终于,在那古雅壁钟滴答滴答声中,客厅大门被人从外面徐徐推开,一位时尚靓丽的女人从外面蹬蹬蹬走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位清清秀秀的日式少女,十进门就将警惕的目光盯在了光头大汉身上,盯得光头大汉浑身更不自在,竟然条件反射般就站了起来。

    陪着叶文武坐一直没说话的女工作人员快步走上去,在叶璐耳边轻轻低语,叶文武也站起来,笑呵呵的说:“回来了?”

    叶璐看了眼父亲,心昙秀c有些无奈,本以为这些年了父亲应该改了脾气,就将自己现在格身份告诉了他,那次也给他留了十万块钱花用,谁知道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知道了自己的身家,父亲马上旧态复萌,这还幸好没将母亲的消息告诉他,不然还不定惹出什么事来。

    在叶璐低声吩咐几句后,那位截眼镜很有书卷气的女工作人员开了张五万元的支票送到了光头大汉手上,说:“收了钱就是。巴,迳里没你的事了。”

    光头接过支票,却是怔怔看着叶璐,看了好一会儿就在叶璐身后那清秀女孩微微蹙眉之际光头却是失声道:“你是叶璐?璐姐?”

    叶璐一怔,就看向了光头,但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光头被叶璐漂亮的大眼睛看得竟然脸有些红,忸怩的道:“我是啊,你可能不记得了,顾大成,他是我表哥,我上高中的时候和你和大成哥一起吃过饭。你,你比以前还漂亮了!”

    叶璐啊了一声,这才想了起来,要说别的能忘,但和吃饭那次倒是印象极深,因为一直目不转睛看着自己还和顾大成狠狠吵了一架,硕大成说是自己逑得神魂颠倒的,怪自己对笑,当时两人为这事差点分手。

    “啊,,好久不见了!”叶璐笑了笑,又问道:“大成还好吧?”这些年过去,想起顾大成曾经对自己的恩惠,叶璐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他,毕竟顾大成是个好人,而自己却从没有真正喜欢过他。

    儿子都快能打酱油了!”憨笑着,又说:“就是两口子总吵架,有一次还差点离婚,挺我舅母都快气死了,经常去我家唠叨,说瞎了眼招进个白眼狼进门。”

    想起顾大成的母亲,叶璐也只能擂摇头,没有说什么。

    “璐姐,你,你这是财了?”打量着四周,好奇的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