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零三章 老同志

第二百零三章 老同志2017-11-8 23:53:39Ctrl+D 收藏本站

    一巴掌,叶文武笑骂道:“你子原来是大成的表弟,这一路上把我收拾的,你也不怕遭天谴!”

    早就没了先前的凶神恶煞样,被叶文武拘得一缩脖子,不好意思的憨笑道:“叔,我不知道是你嘛!”

    看着惫懒的父亲,叶璐实在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

    “那什么,璐姐,叔,我就先走了啊!叔,你跟我回去不?”胯着笑告辞。

    “你走你的!那个谁,赵……”叶文武对着叶璐身边的女工作人员做了个手势“你在楼下安排个房间给住,明天他就走,都家里人,没说。”

    赵就看向了叶璐,叶璐也只能无奈的点头。

    “爸,你怎么又开始赌了?”在跟在赵身后离开后,叶璐无奈的看向叶文武,虽然有些生气,但毕竟这些年将父亲孤零零丢在京城一个人住,年把月见回面,乍一见面除了心疼还是心疼,看起来父亲好像又苍老了一些。

    叶文武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当着可以摆摆谱,但真单独面对女孩未免还是有些心虚,干笑了两声:“不了,下次不了,这。最后一次。”又赶紧转话题,说:“真看不出来,这子原来是大成的表弟,璐,你不知道,顾大成还找我打探过你的消息呢,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是现在这么个情况,那也吹了吹牛,说你在香港做空勤组长呢,叫他赶紧死了心,没想到,我女儿现在这么出息,敢情我还吹了!”

    叶璐叹口气,柔声道:“爸,为了身体着想你也别再赌博了,岁数不了,每天要睡好,身体最重要,实在不行,找个后老伴照顾你p巴o“得,我现在无拘无束的多好,要再来个管束,没门!”叶文武头摇得拨浪鼓似的,看7眼女儿,就身子向前凑了凑,压低声音道:

    “见到他了吧?”

    “他”自然是指唐逸,叶文武虽然只见过唐逸寥寥几面,但却印象极深,毕竟是女儿的心上人,而开始他自然不知道唐逸是谁,但这些年,唐逸名头见诸报纸杂志渐渐平常,叶文武知道唐逸的名字,开始也没注意,直到有一天拿着一份报纸仔细端详唐逸的照片,才愕然现此唐逸竟然就是彼唐逸,再打电话和女儿印证,女儿含含糊糊的,叶文武心里就更加有了底。就

    不管新闻杂志也好网络也好,唐逸的家庭自然是讳莫如深,但叶文武想也知道唐逸定然结了婚,女儿充其量只能是他的情人而已,开始还有些愤愤不平,只觉唐逸对女儿太不公平,没名没分的就给安排去了香港做空姐,待后来知道女儿在香港的事业,叶文武惊得嘴巴半天都合不拢,现在这年头,就算嫁入豪门吧,也不过在豪宅里深居浅出作个花瓶,哪会像璐这样拥敏亿家产有自己的事业?做情人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就不枉了。

    要说叶文武,最怕的自然就是唐逸,现在最得意的又是女儿和唐逸的关系,提起唐逸来,真是既敬畏又带着自豪,脸上神采都亮了起来。

    叶璐轻轻叹口气,说:“没呢,他,他儿子来了,这两天要陪儿子。”叶璐是很**的性格,何况这些感情上的事更不能和他人倾诉,也只能憋在心里,倒是叶文武成了她唯一能倾诉的对象。

    虽然叶璐并没有说什么,叶文武也马上察觉封了女儿情绪的低落,忙不迭劝道:“璐,你可不能这么想,他是做大事的人,哪能经常陪你,你呀,现在也是实业家了,要提高觉悟了啊!别在人家面前就知道耍性子,他一天天多累,你要学会体谅人!”

    说实话这个周末来辽东叶璐是满腔思念的,以为能和唐逸见面说说话,谁知道到了春城才知道唐逸不能陪她,要说不失望那是瞎话,但叶璐本就洒脱,注重生活质量,自不会因为这些事影响心情甚至影响她和唐逸的感情,本来和父亲唠叨两句就觉得不妥,就怕父亲跟着愤慨起来再闹出什么事,谁知道从父亲嘴里冒出这么一通话,竟然苦口婆心的开导起自己来。

    叶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说这个大少人前霸道还不算,看担我爸吓得这样,回头看我怎么和你算账。心情卸是一下开朗起来。

    “那好,爸,回某:我听你的,多和他沟通,也多和他说说你。”叶璐俏皮的笑着。

    「7“说我?”叶文武开始有些迷惑,转而恍然,继而大惊!「7纲绚i1你说我干什么?我不告诉你了我不聘了?快别把你爸这点事端出去惹人家烦!”

    叶璐格格娇笑起来。

    宽敞明亮的客厅,书房中金贞贞教唐宁朝鲜语的嬉笑声不时传出来,更能听到金贞贞“嘘嘘”的声音,想来是怕打扰了客厅里唐书记和郭叔叔的谈话。

    唐逸笑道:“这个贞贞,昨天因为薛省长还哭了鼻子,今天就没事人一样号-,真是个孩子。

    ”都说日久生情,在唐逸家生活了一年多的金贞贞倒俨然成了家里的一份子,尤其是兰姐,是当她女儿一样疼的。

    郭士达却是有些奇怪的道:“薛川省长在这里批评她?”却是没想到唐书记和薛川省长关系融洽到这种程度了。

    唐逸就笑着摆手“这不昨天薛省长去奥体看全运会开幕式的彩排吗,当时贞贞有些紧张,动作变了形,事后被组织人员骂了一通,回家眼圈还是红的呢。

    郭士达微微一笑:“薛川省长对全运会很上心啊!唐逸点点头:“有他盯着就不会出乱子,而且肯定办的绘声绘色,薛省长这个人,细致。

    郭士达就笑:“中央来的调研组看来就要你接待了,这巡视组刚走,调研组又下来,辽东成了金饽饽了。”

    唐逸摆摆手:“工作需要嘛!”略一沉吟,说道:“中央来调研,能现些问题也是好事,我相信辽东的干部群众还是能经历住考验的。

    郭士达端起茶杯品茶,默默点头。唐书记话说的轻松,但郭士达可是知道这次调研组的组长广电总局何局长是土生土长的辽北人,也是一步步从辽北官场走上去的,对辽北感情不是一般的深,而在辽东和辽北的竞争中,辽北现在已经完全落了下风,何局长对央视新推出的改革频道一系列关于东三省的报道中过于侧重辽东很有些不满,就是不知道这种私人感情会不会带到工作中,带到这次的调研中来。

    “还这轮人事调整吧。”唐逸笑着看向了郭士达“有没有去部委锻炼锻炼的想法?”

    刚刚离去的中央巡视组带来的另一个信息就是中央决定在未来两三个月里对某些省部委高官和地方党政大员进行新一轮的人事调整,职位变动将包括多位党委或党组副书记,涉及商务部建设部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等中央机构和京城南京岭南江北川南辽东皖东等省市,这轮人事交流对调时值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施政两年之际,是中央未来调配省部级人事路向的一个风向标。

    对于这一轮人事调整,唐万东梁老和包衡都是持支持态度的,实际上会进行人事交流的这几个省市,不是派系色彩极为浓厚的地域就是山头斗的极为复杂的省份,看中央的思路,自然是要进一步淡化党内派系斗争色彩,平衡党内的各种力量对比,这种流动对于党的事业有盏无害。

    辽东是肯定会有一到两位重量级副部级官员和中央部委或者其他省市进行对调的,在唐逸看来,有着非同一般的大局观执政水平极高的郭士达无疑最欠缺的就是洗去身上过于浓郁的地域色彩,如果能去中央部委锤炼锤炼,郭士达的前途可谓无可限量。是以这轮人事交流唐逸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郭士达。

    “我听从组织安排。”郭士达放下茶杯笑着说,又问道:“那安东?”郭士达自然知道这次是一个极佳的机会,但自己走后,安东迳个代表着唐逸仕途中最重要的一面旗帜可不知道换谁来当舵手,这面旗帜还能不能一直打下去唐书记不会没有考虑,毕竟这轮是人事交流,你上去了中央会下来人添你的缺,唐书记并不计较个人荣辱得失第一个和合己谈话,无疑令郭士运很感动,同时也不得不为安东担忧。

    “安东,也是时候改变一下了,有容乃大,不敢接受不同执政思路的城市会变得越来越狭隘,何况省委我们这些老同志也不是干看着嘛,也在旁边监督嘛。”

    听到唐逸自称老同志,郭士达就笑了,如果按年纪,唐书记自然年青的很,但从执政安东算起来,在安东的问题上,唐书记可是最有言权的一位“老同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