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零四章 白云山

第二百零四章 白云山2017-11-8 23:53:40Ctrl+D 收藏本站

    山朝鲜族自治州州政府所在地白云山市二面环山。练比一层峦叠嶂,景色极美。

    白山自治州曾经是辽东最贫困的地区之这一两年来随着全省经济的展,加之自治州党委书记潘松岩大力推动白山自治州的旅游以及对韩贸易,白山自治州的经济倒是有了一个的飞跃式展。

    这一点从白云山市日益增多的高楼大厦就可以略见一斑。

    在这个。城最常见的一家朝鲜餐馆里,几桌客人热火朝天的吃着烤肉,其中临窗的一桌则是三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唧唧喳喳的极为惹人注目。

    “老师,好不好吃?”穿着淡白兰花裙子的女孩儿笑嘻嘻的问。她眉头有一颗美人痣,年纪就略显妩媚,她的话最多,也最吵。

    被她称为老师的则是一位穿着精致白衬衣细条牛仔裤的女孩那种特有的朴素纯净之美令她在任何场所都是那么引人注目。

    “挺好的虽然允儿里不是这么想的。但还是点了点头,确实,实际上国内的各种韩式料理和她纯正的家乡菜早已经天差地远。可允儿就是这个。性格,喜欢自己的朋友开心。

    白裙子女孩儿就是允儿在交州时认识的学生兼朋友,叫张晶,交州警校的学生。允儿曾经作为交流讲师去交州警校任职一个月,很快就和张晶结成了好友,这也是她在交州唯一的朋友了。

    万

    另一名脸上有几颗青春痘的女孩叫英。是张晶的同学,交州警校的辽东人数都数的过来,两个女孩儿老乡见老乡,加之实际上南方人和北方人不管是生活习惯和饮食爱好止都大为不同,身在异乡,两个女孩子自然而然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英是白云让。人,放暑假了,邀请张晶来她家玩,张晶却是喊上了她的偶像朴老师,在朴老师面前,英还是有些拘束的,朴老师是公安大学的副教授,女博士,一级警督,虽然看起来年轻漂亮,实际上按照现在常讲的社会地位来说,朴老师和她这个警校的学生中间隔着好几个阶层,更何况朴老师虽然朴素,但好像是富二代,周末休息时间,英可是见过朴老师开着那辆漂亮的红色跑车来找张晶。

    正因为这种束缚感,她也就不大说话,桌上成了张晶唱独角戏。一直嘻嘻哈啥的天南地北的聊着。

    “老师,过几天你也回老家?”张晶好奇的问了一嘴,她只知道朴老师是安东人。但有几次机会想跟朴老师去她老家看看都因为各种原因耽搁下来。

    允儿笑了笑,点点头:“恩想起宽城的家,她就开心起来。

    看到朴老师自真心的笑容和漂亮大眼睛里闪烁的甜蜜,张晶就轻轻一笑。心说怪不得每次都不带我去,原来是藏着心上人呢。老师年纪也不了,一直没结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条件太优越家里反对呢?在这种地方很难找到能和朴老师般配的男人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却听外面轰的一声。转眼向窗外看去,就见大街上的人流迅向不远处一区门前汇集,那座区极有特色,清一色二层别墅,楼亭都带飞檐,古香古色的极为抢眼,刚才坐下的时候张晶就问过英,英说这是一座韩国社区,居住的好像是清一色韩国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骚乱,就见区门口人群汇聚越来越多,穿着制服的保安和一些人生了激烈的推搡,张晶腾一下站起来,说:“我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允儿说话。就快步跑了出去,英摇摇头,张晶就这个性格,风风火火的每一刻时闲。

    允儿看着窗外的骚动,轻轻说:“这里挺乱的,是他不知道吗?。

    英自然不知道允儿嘴里的“他”是谁。叹口气说:“以前挺好的。我们这人可淳朴了,就这两年。韩国人多了,事儿就多了。”

    警车呼啸而至后,人群渐渐散开,等张晶回来时却是一脸气愤。恨恨坐下摔碗砸碟的,允儿就笑:“怎么了?谁又惹你了?”

    张晶却是仰着脖子转向英:英,你哥是市局的是吧,怎么搞的。他都不管吗?你刚才还不说,这都回到华人与狗不能入内的时代了?怎么越是穷乡僻壤越出荒唐事?”

    英愣了下。说:“你别瞎说,我哥说那个规定早被强制取消了。什么叫穷乡僻壤?你们春城就什么都好?”显然生气了。

    张晶见到英瞪眼的模样。却是扑哧一笑,“得,得,我道歉,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谁都知道我们

    英白了她一眼。也不理她。

    晚上在白云宾馆,允儿见到了英的长兄白云山市局的张队。这才对白天的情况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白云山作为自治州府实际上是县级市,张强这个市局治安大队大队长也不过是副科级干部二级警司,是以再见到允儿后张强还行了个标准的警礼,恭恭敬敬叫了声朴老师。

    张队长长得很精神,也很健谈,他开始就抱歉的道:“知道老师昨天就到了,但一直怕打扰你,征询了我妹妹几次意见,今天还是冒昧的来拜访,毕竟您远来是客,我这个主人怎么也得尽点心意。”

    对于久经磨砺的张队来说。比他妹妹更清楚岭南公安大学这个全国数一数二的公安大学的副教授所具有的能量,对妹妹能和这种层次的人攀上关系自然大感欣慰,虽然诧异于朴老师的年青漂亮,但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寒暄了几句,谈了谈英的学习和生活。张强一再感谢允儿对英的照顾,搞得允儿怪不好意思的。

    “唉,这几天实在是忙。”说着说着张强叹了口气,说道:“听英说。今天白天你们也看到了,又是那个韩国社区出事。”

    张晶好奇的插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天她就知道有人想进韩国社区被保安阻挡,最后生扭打惹起了骚乱。

    提起韩国社区张强就只有苦笑,说:“是这样,其实这家区当初刚刚建成时就打出为旅华朝鲜人打造自己的家园的口号,这是个卖点嘛!房子卖的也挺快区各项康乐设施也很到位,谁知道渐渐的事情就变了性质,因为区北面有一座人工湖。市民们遛弯以前最爱去那一片。后来好像区里有人反应早上太吵。负责管理的物业干脆就砌了一道墙将通道截了,又加上生了几起朝鲜族保安和市民的纠纷。渐渐就有人说这家区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本来这也没什么,偏偏经营物业的韩国人是个混蛋,有一天还真在区前挂上了“非朝鲜人止步”的牌子,这一下就搞得矛盾不可收拾了。”

    “这件事惊动了姚市长,他亲自下的批示,取饰了这家韩国人经营的物业公司,又命令市政部门将区私自建造的围墙拆除,还给区里的弗国住户了一封公开信,要他们恪守当地的法律,不许挑动民族情绪,不然一律驱逐出境。”说到这张强就摇了摇头。

    张晶笑道:“你们饿市长倒是强硬的很。那不就没事了吗?”

    张强叹口气:“没事就好了,这一下姚市长可是捅了马蜂窝。那些韩国商人给州里省里写信告他不说,一些偏激的市民也是帮倒忙。没事就去那里转几圈骂几句,这不给姚市长坐蜡吗?韩国人给上面写信反映说现在居住在白云山一点安全感也没有,这全叫他们给坐实了。”

    说着话张强又苦笑道:“最麻烦的就是今天了区前那乱子你们也看见了,你们没看见是被记者影了像,那记者证件我看了,跟着中央调研组下来蹲点的中央大报媒体,也不知道这几个记者怎么就摸来白云山了。我看姚市长是要麻烦喽。这年头,好领导真难啊!”

    话里话外,显然张强对他嘴里的姚市长佩服的紧。

    允儿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轻声说:“应该没事吧?唐,唐书记会支持他的,对吗?”虽然允儿已经不再是刚刚来到国内时那么思想单纯,但在她眼里,长手下的好干部自然会受到保护。

    张强开始有些愣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朴老师说的唐:“唐书记怎么会管这些事,再说了就怕他也不知道下面的真相,这事儿啊主要还是看州里,我看悬。”

    张强有些话没说出口,也不好说出口。

    不管是州党委潘书记,还是白云山市委书记田野,好像都不怎么得意姚市长,就怕会趁着这个机会给姚市长下绊子。

    “哥,你不会有事吧?”英却是先想到了她哥哥的处境。

    张强呵呵一笑,“大不了就地免职,无官一身轻,那也没什么。”

    英深深叹口气,她可是知道哥哥走到今天是多么不容易,而她也是第一次听到哥哥说出这么没有志气的话,显然哥哥早已预料到了什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