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一十一章 赚钱和赔钱

第二百一十一章 赚钱和赔钱2017-11-8 23:53:48Ctrl+D 收藏本站

    ;!酒店金碧辉煌的包厢内杯盏交错笑语如珠。⒐9⒈与氛极有惧烈,金富集团老总郭宏宇正在大宴宾朋为自己庆生。

    郭宏宇是安东人,十几年前凭借一家的婚宴用品公司起家,到如今金福集团市值数十亿,成为辽东最大的民营商贸集团之郭宏宇的眼光魄力在行内都被人津津乐道。

    而今天最令他志得意满的不是庆生日上高朋满座名流云集,而是前几日从中华总工会传来的消息,他会和省内七名劳模一起在十月一号登城楼参加国庆六十周年阅兵,而这份政治上的荣耀可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想想这一年来再商场上和自己斗得死去活来的老对手此刻气歪鼻子的模样,郭宏宇要多惬意有多惬意,要说顺风贸易的米雪真不是个一般的女人,不但手段花样繁多在群狼窥视下企业越做越大,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笑起来的模样迷死人不偿命,说起来自己跟米雪也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可为什么就非要将顺风贸易吞之后快呢?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男人的征服**吧?

    郭宏宇晃动着酒杯,橙色酒水中,好像又泛出了那花一样娇艳的性感尤物容颜。

    “嘭”一声,青花瓷器和茶几摇晃了几下,踩在上面的一只雪白漂亮纤足用力勾起的曲线令人遐想。

    米雪靠在宽大的沙上。本来悠闲踩在茶几上的脚不知不觉的用力,因为电话里老对手正用讥讽的语气说要带她去北京看阅兵式。

    可

    “好啊,有时间一定去米雪声音甜甜的,脸上却是一片阴霾。

    “老东西!你也配!”米雪狠狠将收线的漂亮手机摔在了沙上,看了眼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喘的亲信,坐起身子,用雪白脚去勾银色高跟鞋,嘴上说:“备车,去看看这老东西玩什么花样”。

    亲信忙不迭跑出去,这位美女蛇般的老板,还从来没过这么大的脾气。

    郭宏宇有时候不得不佩服米雪,这个漂亮的女人,不管面对怎样的逆境,不管心里怎么怒火中烧。总是那么娇媚万状的散着她女性的魅力,如果真的能从心理上征服这样一个女人不知道会多么美妙。

    只是,她真的会臣服于某个男人吧?看着对面笑吟吟的美艳女人,郭宏宇第一次觉得自己没了那种无往不利的信公

    “米雪姐,我敬你一杯。”郭宏宇笑呵呵举起了酒杯。

    米雪妩媚的笑着,优雅的举起酒杯在红唇上沾了沾,每一个动作都满是诱惑,媚骨天生,或许说的就是她这类女人。

    “米雪啊,咱们也斗了大半年了吧?。郭宏宇很感慨的叹口气,用开诚布公的诚恳语气道:“今天咱们不说场面话,我呢,在商场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看的比你多,想的也比你深,咱们这斗了一年,被人钻了多少空子?钱是赚不完的,有钱大家赚嘛,咱们两家合作就是双剑合璧,你在春城的网点完全不用自己铺嘛,可以用我们金福的资源,而你在朝鲜的优势也是我不具备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米雪轻笑道:“郭总又旧事重提,半年前这些话您不跟我说过了吗?”

    郭宏宇微微一笑:“半年前说和现在说,可不一样吧?”

    米雪就一阵娇笑:“是哩,顺风在春城的营业额比半年前翻了几倍,您说是不是?”

    郭宏宇笑着摇摇头,“你呀,就是这样,从来就不认输,可有时候,嘴上硬是没有用的。做生意,方方面面前要有充足可利用的资源,你想在辽东做大做强,我问你,省政府你进的去吗?省里的方针政策你能提前获知吗?”

    米雪抿嘴一笑:“那都走过去式了吧?现在中央提倡服务型政府,咱们辽东可都是走在中央前面的,我就不信你还能和唐逸攀亲戚拿好处!”

    郭宏宇意味深长的一笑:“那你想想,为什么省里劳模那么多,偏偏我就能去看阅兵?米雪,和你争论这个问题没意义,也显得我浅薄,你自己寻思寻思吧!”

    看着他老神在在装腔作势的样子,米雪心里这个恼火啊,一股怨气不知道怎么就转到了唐逸头上,这个阴险的家伙,关键时刻总是他坏事,这几年来不知道多少挺好的赚钱机会就被他出台的一份又一份文件打乱,现在又给这只飞来飞去的苍蝇吃了兴奋剂,恶心人也不带这样的!

    心里正痛骂唐逸,那边郭宏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也不知道那边说了几句什么,郭宏宇声音就大了起来:“什么?这

    “好,你等我!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郭宏宇脸色已经一片铁青,但还是不失风度的对米雪道:“米雪姐,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失陪!”也不等米雪说话,就转身急急在几名随从簇拥下出了包厢。

    米雪莫名其妙,回到车上,跟她来赴宴的亲信在外面打了几个电话,钻进车里就兴高采烈道:“米总,老郭这次丢人了,他去看阅兵的名额被人顶了!”

    “不会吧!”米雪咯咯的笑起来,“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不清楚,好像是一位国企的工人顶了他。”亲信又忙说:“我再打听打听。”

    米雪轻笑点头,拿起手机想拨郭宏宇的号码,想了想又忍住,却是给了一个短信过去,“郭总:不要生气。在政府多走动走动,以你的能量,我相信没问题。”

    完短信,米雪又格格笑起来,想想老狐狸现在难看的嘴脸,米雪心里真比吃了蜜还爽快。

    唐逸没想到米雪还能想到来见他,好久没和米雪联系了,几乎都快忘了辽东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了。

    在金龙宾馆。号楼的会客室,唐逸见到了暗绿色套裙性感妩媚的米雪,刚刚和省反贪局通过电话听取新乡工程秘密调查汇报的唐逸还有些沉浸在这案子中,收到举报省反贪局刚刚介入,据说调查目标是在安东的省经贸区某副主任,但唐逸知道,这案子查下来,肯定牵涉人物甚广,张震,到底参与没参与呢?就算没有参与,那么苏梅呢?苏梅出了事,张震会是什么态度?这件案子最后对张震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对自己呢?要知道,现在可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

    略有些心烦,米雪的到来倒是令他暂时将案子抛到了一边,看着这位工于心计毒蝎般的美艳女子。想起和她相识时的往事,唐逸有些感慨。

    不过米雪第一句话就令他莫名其妙,“唐逸,谢谢你了!”米雪笑放放的,心情不错。

    “又说的反话吧?我又让你赔钱了?”唐逸笑着问。

    “你知道你让我赔钱!”米雪一下就瞪起了秀眼。

    唐逸笑笑:“随便问问,那么敏感作甚?”想来米雪定然不知道她那些曾经在唐逸面前讨论卖弄的钻营手段都被唐逸作为需要解决的经济问题来考虑,唐逸想想也有些好笑。

    米雪哼了一声,眨着妩媚的大眼睛上下打量唐逸几眼,“不知道你整天是不是就想着整我!不管怎么说,我是来道谢的,以前的事就不提了!”

    王珐

    唐逸笑道:“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郭宏宇啊,这个老东西一直想吞了我的公司,有风声说他要被工会邀请去北京参观阅兵后,这几天他都牛上天了,就差强行霸占我了!你这辈子总算做了件好事,喂,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整整他!”在唐逸面前,米雪既不是高贵的王妃,也不是商场上的女强人,更不是在唐逸面前战战兢兢的干部属下。反正什么丢脸的事唐逸都见过,所有的底细他也清楚,是以在唐逸面前,米雪倒是卸下所有伪装,直来直去之实诚令唐逸也只能摇头苦笑。

    “谁敢霸占你啊!”唐逸笑着摇头。

    说起去参观国庆阅兵的人选,还确实是唐逸最后调整的名额,他自然不会针对任何人,但看到这些劳模不是企业家就是白领精英时唐逸就觉得有些不妥,亲自和总工会高渐飞副主席通了电话,调整了人选。下了两名企业家,上了一位在国企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了一辈子的老工人劳模和一位带领农民致富的白云地区的村支书。

    就好像辽东人大制度的变革一样,唐逸希望劳模也好,人大代表也好,要能真正代表工农第一线阶层,而不是好像西方一样无钱不谈政治。

    “你呀,就这么不相信我,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想做好生意在丛林法则中生存下去多么不容易?你不许我离开辽东,那行,可你也不能对我不闻不问吧?”米雪大倒苦水,好像被欺负的媳妇。

    唐逸哑然失笑,摆摆断了她的话,“行了,没什么事就回去吧!”还以为米雪有什么正事呢。

    眼见唐逸一副赶紧打自己的模样,米雪气极,咬着嘴唇盯着唐逸,“你就这么对我是吧?不怕我写回忆录把你的丑事都写出来?”

    唐逸笑笑,摆了摆手,一副送客的神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