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一十三章 轮调

第二百一十三章 轮调2017-11-8 23:53:50Ctrl+D 收藏本站

    年的秋天似乎来的特别晚,春城长街梧桐树叶萧萧索东月”贻下。已经是十月底的事情了。

    在经过了国庆大典的振奋后,全运会在春城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薛川频频亮相于电视新闻,显然在辽东政坛,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也越,活跃起来。

    金龙宾馆。号楼会客室中欢声笑语不断,其中最令人印象深亥的自然是陈达和的大嗓门。

    围坐在摆满瓜果碟盘的墨绿茶几前。陈达和还在为刚才比郭士达多喝了几杯而醉酒耿耿于怀,叫着要和郭士达晚上重新来过,陈达和是自来熟,何况在安东时郭士达虽然只是县委书记,和陈达和到也接触过几次,以陈达和的脾性,自然很快就和郭士达变成了“亲密无间”的酒友,这种陈氏作风倒也是其绝活,能很快令别人和其关系变得亲密起来。

    唐逸微笑品着茶,并不参与到两人的“辩论”中。

    “叔,我给您倒上旁边清脆的女声,一名打扮时尚的漂亮女孩用极为正规的茶道姿势捧着紫砂茶壶为唐逸斟茶,她是陈达和独子陈远的女朋友,叫刘蜜,和陈远都是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在京城某国企工作。

    刘蜜嘴很甜,比陈远会来事多了,刚刚饭桌上不大说话,但偶尔插句话总是叫几位长辈听着极为舒服,只是面对陈达和时偶尔会有些慌举止失措,显然她有些害怕这位未来的公公。

    这也难怪,陈达和对她和陈远的事一直持反对态度,能被勉强允许进入陈家的家门女孩已经历尽千辛万苦,在陈达和面前,刘蜜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心里实在有些战战兢挂。

    不过现在的刘蜜则敏锐的感觉到,虽然自己和陈远的婚事是陈家的家事,但显然唐书记是个突破口,在饭桌上,未来的公公几次好像想像以前那样斥自己,但每次都看看唐书记后就忍了下来,这位唐书记,可能是唯一能影响未来公公对自己印象的人。

    在和陈远恋爱时,她就知道了陈远父亲是公安部的正厅级干部,这多多少少也影响了她择偶的取向,但同时间其实也有一位**追求她,好像爷爷还是副部级高官。

    她选择陈远,更多的还是因为陈远老实厚道,不像那位花花公子一样轻浮。

    但等真正见到了陈远父亲的交际圈子,她才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了,同样那位曾经追求自己的**,现在想想那背影和这边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可笑。

    就说这位唐书记吧,什么也不用说了,其在辽东甚至在北方的影响力已经可以用神话来形容了,刘蜜以前是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有机会坐在他身边为他斟一杯香茗的。

    “谢谢”。唐逸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刘蜜的思绪,刘蜜眼看自己斟的茶就要“水漫金止。”忙慌乱的收起茶壶,连声道:“对不起,我,我

    唐逸笑着摆摆手:“不用紧张远我看着长大的,你们都和我的儿女一样,你就当在自己家里,该怎么着怎么着。”又转头看向陈远。看着这个身材魁梧的伙子。想起十几年前他文文弱弱的模样,唐逸也有些感慨,笑道:“远,你带女朋友去逛街吧,在我们这些老家伙面前太拘束,没意思。”

    陈远憨厚的笑,刘蜜则忙道:“唐叔叔郭叔叔都这么年轻,怎么就能说老呢?你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呢

    郭士达笑了起来,放下茶杯笑道:“还风华正茂呢,我这头都快秃了”。唐逸微笑道:“总署的领导同志中,你年纪最轻,也算风华正茂了。”

    在新一轮部委地方真政大员的调动中。辽东唯一变动的省委常委就是郭士达,调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党组副书记副署长。

    陈达和呵呵笑道:“口落舌阵地啊,老郭,咱可得把它拿下,该打掉的就打掉。”

    郭士达不像陈达和那么口无遮拦,微笑不语。

    陈达和又转向唐逸,说道:“听说这次下来干安东市委书记的是商业部的周本?他是老谢家的亲家是吧?”

    唐逸笑道:“好像是吧

    陈达和就哈哈笑起来:“这就叫风水轮流转,我就是不明白,怎么会是他下来了呢?。

    著逸微微一笑:“我也不太清楚。再说都是工作,有什么大惊怪的?”

    几家欢乐几家愁,在京城某个角落的单元中,则是一片愁云惨雾。

    看着坐在沙上唉声叹气的父亲。周倩倩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御。以前自只肆无忌惮,数次挑衅唐逡。其车在跟随仁旧研组下辽东的时候还曾经找过辽东地方干部的麻烦,但怎么也没想到,父亲竟然马上就要去辽东任职,去那个谢家梦噩手下工作,可真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平平安安的退休。

    “爸,放心吧,我想唐逸也不敢乱来。”谢文武劝慰着岳父,但那软弱的声音却没有一丝底气,谢家越不如以前了,老爷子风烛残年还患了老年病,已经不再能和外界交流,文廷呢?则深陷一桩变卖国家资产的丑闻中,虽然他不是当事人也不大可能牵涉其中,但毕竟宁西的项目都是他最后拍板决定的,名声受损是免不了的。

    现在呢,一心渴望退居二线前走上商业部部长宝座的岳父又被下放辽东,这样的结果,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是啊,爸,唐逸他敢公报私仇。我。我写信给中央告他,告到底!”周倩倩还是那么的不服气。

    周本一夜间头好像白了许多。抚摸着鬓角,他看向女儿,苦笑道:“中央?哪个中央?”

    周倩倩就沉默下来,是啊,不知不觉间,唐逸的地位好像越来越稳固。总书记对其欣赏有加,不管是被迫还是出于真心,好像京城都传出总书记有意指定其为隔代接班人的意向。

    不战而屈人之兵吗?

    周本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怪我,大意了,自己主动提出去辽东的干部很多,我也就没太多考虑。被人背后捅了刀子。”说着话看向谢文武,叹息道:“文武啊,这就是教啊,以后你们可都要注意,盯着咱们的人不少呢!”

    谢文武沉默着,点了点头。

    周本又笑着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是去工作的嘛!安东也是个好地方,说不定将来我还在那里养老呢!”

    周倩倩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想起自己在唐逸面前在辽东时的跋扈模样。她知道,虽然父亲说的乐观。只是叫自己和文武宽心而已,实际上父亲这次辽东之行凶险之极荆棘横生,能不能全身而退只有老天知道。

    春城夏兰酒店豪华包厢内,尤文则正笑呵呵给邱跃进到酒,正在中央党校学习的邱跃进的前景也慢慢敞亮起来,据尤文的密友李网透露的消息,邱跃进学习期满后很可能会被任命为春城市市长,这一喜讯无疑令尤文大为振奋,自己这位老领导老朋友在正厅上打拼了好多年,几次踏入副部行列的机会都没能把握,好在老领导有年龄优势,又是唐书记身边最亲密的人之这不,现在机会又来了?

    “尤文啊,这些话跟我说就行了。不要在外面传。”手盖在酒杯上阻止了尤文倒酒的举动,邱跃进脸色极为郑重的叮嘱尤文。尤文笑道:“我明白的,你放心。”

    邱跃进这才点点头,尤文很稳。他说叫自己放心自己就大可放心。而职位的调动,只要不到最后一刻。委实是谁也说不清鹿死谁手,毕竟春城市市长的任命,是要通过中组部的。

    “张震现在一屁股麻烦,我看他也快了!”尤文叹口气,说:“就是不知道他到下去后,辽东又是什么局面。

    虽说老领导和张震明争暗斗数年,但如果张震真的被人打掉了,对老领导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邱跃进皱起眉头:“涉及他了?”

    尤文道:“经贸区三天两头有人进反贪局喝茶,苏梅有这么大的能耐?没张震背后指使,这么大的工程他们敢乱来?”

    邱跃进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道:“就怕有的人是自作聪明。”

    说起来张震是辽东干部中跟唐书记最久的,其位高权重其影响力在辽东甚至在薛川省长之上,如果张震真的落马,唐会是怎么滋味。

    “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张震的”话说到一半,邱跃进想起反贪局的铁律,就又沉默下去,在辽东。暗中干涉阻挠反贪局查案可是最遭忌讳的,如果被唐,不管是谁。只怕其政治生命也会

    克文显然也想到了这点,苦笑道:“咱们还是不掺和了,唐书记智珠在握,咱们别瞎操心,办坏了事可就弄巧成拙了。”

    邱跃进默默点头,想了想道:“办公厅的位置,我还是不推荐你了。谁上谁下,唐书记心里会有数。”

    尤文呵呵一笑:“明白,我明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