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逝世(上)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逝世(上)2017-11-8 23:53:52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解放军总医院最南端楼被一种肃穆森严的气氛环绕着,荷枪实弹的武装**仔细的检查着每一个进出楼的人的特别通行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更是受到了严格的排查,权威如总院心血管专家刘大夫这样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名医也被一视同仁,甚至开始在**战士不认识他的情况下因为一点误会被搜身检查。但这位国内心血管疾病研究方面的泰斗却毫无怨言,因为他深知自己肩负的历史责任,而当渐渐有了定论,他更知道,他在见证一个历史的进程,一段辉煌历史的结束,一个新的历史的到来。

    国外媒体这几天长篇累牍热衷于讨论那位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的病情,讨论他的离世会不会引起共和国政坛的动荡,因为这位老人的儿子和孙子,都在共和国最高权力架构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他的后代能否在失去他的庇佑后稳定自己的力量,将家族的荣光传承不息,亦或这支力量被早已虎视眈。眈的政敌亮出的獠牙撕裂撕碎,这些都是境外媒体最热衷的话题。

    刘大夫并不了解这些东西,他只知道一位叱诧风云半个世纪的老人即将离世了,一段红色传奇将会成为永恒的记忆,想到自己并不能帮到老人什么忙,他心里就有些难受。

    而这几天,刘大夫几乎同共和国最有影响力的人都见了面,包括政治局所有的常委,一些虽然离退休但在某些领域仍然有着相当影响力的老同志,几乎每个人来探望唐老时都会仔细问询他这个专家组组长唐老的病情,其中一位拄着拐杖在警卫搀扶下才能勉强行走的老人听到刘大夫悲观的答复竟然激动的拿起拐杖要打刘大夫,嘴里骂的话有的听不清,但“王八羔子”刘大夫还是能听懂的,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被人骂“王八羔子”抬手就打,刘大夫却没有任何尴尬,因为他知道这位老人是谁,在湮没的野史中他是一段绿林的传奇,是旧军阀的代表人物,而当这位老人在唐老病榻前情绪激动的硬要跪下给唐老磕头时刘大夫没觉得荒唐,反而心情有些激荡,他恍惚间似乎能融入到那种金戈铁马生涯中凝结的铁血恩情,这种血与火的情结令生长在和平年代的刘大夫久久不能自己。

    而今天,是唐老奇迹般挺过的第十天,楼顶层的病房中,病榻周围总是围着很多人,但有时候会剩下唐老的亲人或者随身医生单独陪伴他,唐老也一直处于深度昏迷中,据说,和儿孙都没有后一句话。

    在病房套的外阎。一位四十多岁穿着洁白护士装的中年护士坐在沙上,正细心的检查着药箱里的**,她皮肤白皙容貌端丽,见到刘大夫走过来赶忙起身打了声招呼,刘大夫微微点头,她是科里的李护士长,连续几年的总院先进工作者,工作认真负责又极为细心,院里讨论常驻护士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当仁不让的人选。

    “谁在里面呢?”刘大夫指了指套房里间,声

    旁压捧很低。

    “唐书记和朱总书记。”李护士长同样心翼翼的,刘大夫哦了一声,这几天来来来去去的都是共和国最具权力的人物,是以朱总书记虽然第二次来探访令人有些意外,但也并没有引起刘大夫大多惊奇

    病房套隔壁的休息室,黑压压坐满了人,唐遁的母亲萧金华岳母马素贞唐二婶唐家的二代三代,加之宁家也很是来了几个人,沙木椅都坐得满满的,但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十分压抑,只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由于知道唐老离世就在这两天,唐家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的事来陪老人走过最后一程,但病房不能总是围着太多人,大多数时候,唐家的人就都在这间休息室候着。

    “金华,你说华书记和唐逸在聊什么?”马素

    贞侧头声的问萧金华。

    萧金华轻轻摇摇头,如果说十年前对唐逸的荣辱成败她能坦然处之的话,但现在今非昔比,唐逸一身肩负了太多太多,不管怎么说,唐老的离世都将会最终改写共和国高层的政治版图,就好像总书记,以后还会似有意似无意的在私下的场合提到“理论接班”的问题吗?而共和国政坛必然也会重新出现一个短暂的政治迷雾期,迷雾散尽之后到底局势如何,只有天知道。

    “万东怎么还不回来?”二婶则有些焦急的自己嘀咕着。二叔在审核最后会送往新华社的讣告,大家

    已都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也就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后事的准备。

    妹则拉着宁宁的手,静静丅坐在一个角落,亮晶晶的眼睛凝视着房门的方向,或许这是她有生第一次感受到家的力量,经历过宁老离世的她知道唐逸现在有多么伤心,而很自然的,她觉得自己和宁宁在一起,才能令唐逸的悲痛大大减轻,昨晚一家三口在一起时,唐逸才放下伪装,竟然在妹怀里痛哭出声。

    病榻上老人微闭双目的仪态还是那样慈祥,唐逸默默听着爷爷细微的呼吸声,脑海里萦绕的全是爷爷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爷爷对自己的期望是如此之高,对自己的偏爱家尽知,这个世界上自己最亲的人眼看就要离-开自己了,甚至都没能在最后和自己说点什么?

    唐逸不会懊恼的去琢磨早知道这样我该怎么怎么?他在想的是爷爷这一辈子,到底还没有什么遗憾,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最不放心的又是什么?

    怔怔出神,甚至总丅书记轻轻拍他肩头他都保持

    着俯身的姿势没有动。

    “不要太伤心了。”总丅书记特有的带有某种磁力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才令唐逸猛地想起自己并不是单独在病房里。

    这几天,中央政丅治局常委有的早早结束行程回到京城,有的推迟了出访的计划,都在等待这一历史进程的到来。

    总丅书记第二次来病房看望唐老,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选的是二叔不在的时间,这也有了两人单独在唐老房间的一幕。

    “不好意思。”唐逸有些歉然的对总丅书记

    说。

    “没关系的。”总丅书记温和的笑笑,又转头看向了病榻上的唐老,眼神有些悲切,轻声道:“老人家快走了,我也很难受,对于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就我个人而言,少了一位良师,全世界无产阶级政党,也少了一颗指路明灯,这些,都是任何东西也弥补不了的啊”

    唐逸默默的点头,总丅书记对爷爷的评价不可谓不高,但风云际会,爷爷现今的影响力就是如此广泛而巨大,但总丅书记病榻前的表态并不等于官方认可,二叔参与的讣告之争就在于此,唐逸对这种现象是如此厌恶,但也知道政治就是这样,一些东西是必定要争的。

    二叔的意思,在讣告里对爷爷的评价要用到三个伟大,即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的无产阶级政治家;一个缔造者,即共和国解丅放军的缔造者之一;对于后一点没有人有什么异议,但在三个伟大上,有人认为评价大高了,尤其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一说法惯常用在最高领袖的逝世讣告里,例如有人指出可用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提法比较稳妥。

    此外在一些措词上也有人有异议,例如“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卓越领导人”,又有人指出应该去掉“久经考验”一词,因为和爷爷同时代的另一位巨人去世时也不曾加上这样的修辞。

    总之在外界眼里很寻常的一份讣告,实际上因为涉及盖棺定论,其中的政治意义使得每一个词句都要经过仔细的斟酌。

    “你也要休息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临走的时候总丅书记用力着唐逸的手,说话的声音也很有力。

    唐逸听人议论过,爷爷要走了,总丅书记应该如释重负,一座压在心头多年的巍峨高山终于烟消云灭,换谁都会额手相庆。但唐逸知道总丅书记看问题绝不会这么肤浅,他和自己是一类人,考虑问题定不会只从自己喜恶出。

    不过中丅央办公厅乐主任的举动微微引起了唐逸

    的反感。

    总丅书记离去,在隔壁休息室的唐家的人也黑压压送了出来,乐吉平主任走在唐逸身边,微笑着低声道:“唐书记,你放心,朱总丅书记很爱惜人才”

    唐逗笑着说了声是。

    也知道乐吉平主任话里的意思,自是要自己宽心,总丅书记对待自己的态度上不会变,只是这话经他提醒,令唐逸心鉴起了反感。

    爷爷离世后的政治局势唐逸这段日子虽然没有好好考虑,但想也知道会有什么变化,先下一代核心之争会更加白热化,原本安主席的坚定盟友会有部分被齐争取过去,至于学院一方会不会趁机培养推出可与自己竞争的新生代人物,则是问题最关键的所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