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人事几番新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人事几番新2017-11-8 23:54:0Ctrl+D 收藏本站

    一汉寒年示月,订东省常委会诵过了《关千加快展建设的决定》,至此,辽东省农业集体化改革正式拉开了一个新的篇章,据悉这份决议得到了全票通过。这也预示着辽东高层在一些焦点问题的观点上经过磨合渐渐趋向一致。

    省督察局局长张劲光被批准列席会议并在修改的《辽东省委会议议事规则及会议管理制度》中将督察局一把手列席常委会作为制度贯彻,也代表着督察制度改革正在辽东深化下去。

    而张劲光这个辽东官场的新贵是唐逸的老熟人,唐逸在安东时的安东劳动日报副总编,省委省政府接待办主任。前不久调任省督察局局长。

    一直用笔杆子针贬时弊的他任职省委省政府接待办主任就颇令许多人费解。如今真相大白,在接待办的位子上不过是一个过渡,也是组织上的一种考察吧,毕竟笔杆子再犀利也不过是文章功夫,做实事来真格的。那就完全是两个概念。

    会议结束。张劲光被工作人员领着,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

    省委书记的办公室。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种肃穆威严的气派,张劲光,虽然一向以不惧权贵出名,但当迈步走入,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惴惴起来。

    “坐吧,怎么样,第一次旁听常委会议。感觉怎么样?”唐逸态度温和。做手势笑着示意张劲光坐到自己身边来。

    “和想的完全不一样。”张劲光谨慎的回答。也心的坐到了唐逸身边。他说的是心里话,真正参加了省委常委会议。才现辽东最高权力中枢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神秘。

    “你呀,我希望你的工作风格和笔锋一向犀利!”唐逸开门见山的说。这也是一种领导艺术,对于不同性格的人有不同的谈话方式,张劲光算是羔个新丁。最需要的就是给他信心。

    “我明白。”张劲光点了点头。他很清楚督察局的工作性质。主要是监督政府机关公务人员的工作作风,说起来这个机构的设立本身就是一种悲哀。从党的传统来说。各级领导是人民公仆。从政府角度来说,各种政府机构更应该是服务于民,而需要另设机构来监督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风气,不能不说是咄咄怪事,但几千年封建传统以及民主建设的人为破坏。使得这个,特殊的时代出现了这种特殊的机构。几时这种机构再没有设置的必要,也就是我们的制度真正完善之时。

    当然在现阶段下,张劲光深深知道这个机构的成立对于监督监察制度改革的意义,也知道这个,机构对于扭转党政机关一些不良作风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当然,有时候医病切忌一味求成,耍学会用缓药,缓药方能循序渐进。治标治本。”唐逸微笑着叮嘱了一句。

    张劲光默默点头。

    两人的谈话不过是十几分钟,主要是唐逸讲,张劲光默默聆听。对于张劲光的表现,唐逸是很欣慰的,将他放在接待办主任位置上一放就是一年多,唐逸也算用心良苦。

    等李网拨通内线电话知会唐逸“张震部长到了”之后,唐逸和张劲光的谈话也就告一段落。

    张劲光和张震在秘书室寒暄了几句,心里却也在揣测,听闻张震部长要离开辽东了。但看起来张震部长神态平和,不像是一个即将失势的人。这份养气功夫也算登峰造极了。

    张震进入唐逸办公室的时候唐逸正慢条斯理给靠窗的剑竹喷水。绿汪汪的竹叶上滚动着晶莹水珠。在夕阳照耀下极美。

    张震没吱声,坐到了沙上,默默看着唐逸的背影。

    “张震啊,什么时候走?”唐逸放下喷壶,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擦手。笑着问。“等组织上决定。

    ”张震终于笑了笑。

    唐逸点点头,坐到了张震身边,笑道:“南方不方,多做准备,免得水土不服。”

    张震点头。拿出烟。递了一根给唐逸。又拿起火柴帮唐逸点上。

    唐逸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笑道:“一转眼咱们也都是老骨头了。没办法。折腾吧,想休息是不行喽。”

    张震笑而不语。

    “爸。不是吧?张震没被整下去,还变相升了?”

    看着女儿气愤的模样,周毒有些诧异。他实在不明白女儿怎么刻,这么看唐逸不顺眼,对辽东的局势又这么关心。

    难得回

    点,在家甲怀要被女几烦,周本皱权眉头道!,不该。圳寺少管。张震去哪和你有关系吗?。

    “不是,我是说这个。唐逸。怎么就没人能压住他,他的人怎么了?就不能动?。周倩倩气得嘴鼓鼓的,她也不知道怎么想起唐逸来就是一肚子火。

    “你懂什么”。周圣又斥了她一句。据说张震会调往岭南担任组织部部长,辽东这些年虽然展迅,但和岭南这个经济重省相比自然还有一定的差距,从这种角度来说,张震的调动也可以说是一种变相的升职。

    不过周圣同样也知道,事情不似外界看起来那样简单,两个月前部委和地方交流干部的变动中,一直由唐系干部出任的某部部长人选换了新面孔,不是和唐系亲近的干部。这可能刻,是妥协的一部分,当然。政治上的变动,也很难计算输赢,就算唐系用尽全力去争,也未见得有合适的人选,现在在最上层建筑中唐系干部集团的特点就是新生代蓬勃展。但真正能顶上来的大多数尚欠资历。不管怎么说,张震毫无损还去了岭南。岭南虽是政治上腥风血雨之地,但这两年唐万东的老朋友夏省长却一直稳坐钓鱼台,如今又去了张震这个得力帮手。难道他们在现今这个步履维艰的局面下还要去岭南兴风作浪?

    虽然周圣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不过虽然外界很多人都不看好张震。认为他能力不足,不过是因为和唐逸十几年的交情才能一路高歌,去了岭南失去了唐逸庇护怕是很快被打回原形,但和张震接触过几次的周本却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不论是什么样的机缘,能走到张震现在的位置并在辽东经营下偌大的关系网。又哪会那么不堪?

    “爸。我说这个,张震一定有问题。”周倩倩还在气呼呼的嘟囔。

    “不要说了!”周圣皱起了眉头,指了指书房的门:“出去带上门”。

    看着女儿气呼呼的摔门而去,周本深深叹口气,这个倩倩真是分不清轻重缓急,张震有没有问题又怎么了?她怎么就不知道家里的局势实际比唐家凶险万倍呢。

    宁西侵吞国有资产一案调查的规格越来越高,听说中央最高决策层下了决心要一查到底,中纪委成立了以李副书记为组长的专案组,而力的可不仅仅是唐万东那么简单。

    想到这周本深深叹口气,中央一些领导。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谢谢夏总,谢谢了”。

    在送三子和亚红登机时,两人还是千恩万谢的感谢兰姐,兰姐不但提供资金,甚至项目都帮两人解决了,在京城某封闭式区内开一个型的健身俱乐部,实际上说起来简单,但具体操作起来不管是区方面场地部分和品牌等等杂七杂八的问题都是会有很多阻碍,兰姐打了几个电话,就把这些问题全部给解决了,三子和亚红又怎么会不感激涕零。

    送走三子和亚红。从机场返回的路上。兰姐美滋滋的哼着曲。又拿出电话准备将事情从头到尾向唐逸汇报一下。

    刚刚拿出漂亮的蓝水晶手机。悦耳的音乐就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是“杨县长”。兰姐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谁。

    杨顺军,曾经延山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后来调任华亭县县长,至于现在,好像还是在做县长。只是去了哪个县,兰姐却不记得了。

    要说这个杨顺军,帮过兰姐家里很多忙。在开始杨顺军的升迁过程中兰姐多多少少出过一点力,但后来随着唐逸身份的变迁,尤其是来到辽东之后,兰姐可就再不会出面掺乎这种事了,而杨顺军呢,到现在还是在县长位置上,据说新去的县还不如原来的华亭县,却是越混越落套。尽管这样,逢年过节,杨顺军还是会去看望兰姐的父母,简直成了夏家的半个,儿子。对他,兰姐父母也喜欢的很。

    兰姐虽然不帮杨顺军出力。对他也不会有半点不好意思,对自己父母再好又怎么样,还不是因为自己和唐书记的关系,要没有唐书记,就不信他杨顺军会心甘情愿跑来当孝顺儿子。归根结底所有人对自己好。都是因为黑面神,有了黑面神,才有了现在自己要风得风耍雨得雨的日子。没有黑面神,谁会认识你夏兰是哪个?对于这一点。兰姐清楚着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