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三章 橛子

第二百二十三章 橛子2017-11-8 23:54: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祯料的一拜,宁西的风暴愈刮愈烈,宁西牵涉迎公侧干部一批批倒下,而到了三具份,西南某省省委一号被双规的消息则震惊了中外。

    至此醉翁之意才昭然若揭。

    春意暖暖,每到了这个季节春城这座现代化的都市都会被姹紫嫣红装扮,平添了几分大自然之美。

    绿意映掩下的金龙宾馆网球场场边的休闲圆桌旁,唐逸微笑接过工作人员送来的饮料,另一边的张汉宁则一边用白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一边连连摇头,“认输认输,唐书记,你这体力也太好了吧,一滴汗都不流的?”

    两人都穿着白色运动装,显得极为休闲惬意。

    唐逸笑道:“医生说我汗腺不达,大概属于天生亚健康类型吧。”

    张汉宁听了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进了医院,咱都是一身毛病,这些话听听就算了,可认真不得。”

    唐逸微微点头。

    张汉宁又笑道:“宁边的资料我准备好了,明天我就去俄罗斯。”宁边和俄在边境的“春河边境经济和贸易综合体”虽然很早就开始在双方省州政府的支持下开始运作,但因为各种政治因素,两年多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进展,这次由张汉宁亲自挂队去俄罗斯谈,也可足见辽东方面的诚意了。

    “农庄那边要不要顺便谈谈?”张汉宁问唐逸。

    唐逸摆摆手:“咱们不干预。”

    张汉宁点了点头。

    这两年华逸农庄展迅,在俄阿穆尔州,在俄远东影响越来越大,可以说影响了许许多多俄罗斯平民的生活,这也引起了俄中央政府中一些人的担心,要求租约到期后将这个华人经济体逐出远东的声音也越来越高,而阿穆尔州政府却是怎么也舍不得这个会下蛋的金鸡,一直在据理力争,张汉宁说的就是这件事。

    唐逸知道,这个问题只能通过齐洁解决,如果牵涉到政治,只会更麻烦。

    “那我早点回去准备。”张汉宁笑着说。虽然没有如愿成为辽东省委组织部部长,但看起来这件事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唐逸点头。

    张汉宁开始收拾自己座位旁的黄色网球袋,却又慢慢停了手抬起头,有些担心的问:“唐书记,老张不会真的出事吧?”

    唐逸笑了笑,他终于还是问了出来,这个问题大抚想问自己的人很多,但能问出口的却极少。

    由宁西而起的政治风暴,最后刮向了西南,以双规一名省委书记作为圆满结束的句号,风暴之后,传统意义上的所谓谢系集团遭到重创,这不仅仅是打掉一名正部级官员那么简单,风暴之时,铭擅副总理亲自赴西南和几省党政主要领导人谈话,稳定民心政局,而中纪委的霹雳手段又昭显中央的决心和信心,而不为人知的是,实际上二月之后,一位政治局委员已经渐渐淡出共和国政坛,经此一役,所谓的谢系集团怕是会土崩瓦解,这也是因为谢系集团没有强力人物领军,本来就渐趋松散,如今遭此重创,政治嘛,很多人转风向也在所难免,尤其是在中央最高层的强压之下,这个历史遗留下的官僚集团显然渐渐失去了它存在的土壤。

    当然,从某些渠道唐逸也了解到,总书记曾经亲自去看望实际上已经植物人一般的谢老,而且听说谢文廷很可能在近期内被扶正成为宁西省委书记。川删,田8比8比…昭不禅的体验!

    消灭的是政治团体而不是团体内的个体,不是以终结个体的政治生命为目标,这正是学院派的高明之处,也是成功的关键。

    而一向手段温和的学院雷霆般的一击不仅仅是打击谢系那么简单,同样威慑了很多人,就好像现在辽东沸沸扬扬的传着,张震去了岭南实际上中央的安排另有深意,现在的张震早就失去了人身自由,被中纪委的专案组秘密调查。更有甚者有人说实际上中央就是要调查辽东的一些事,是冲着辽东来的。

    吸了口烟,唐逸笑了笑:“昨天我还跟张震通过电话,咱们做好自己的事。”

    张汉宁点点头,就不再问。

    虽然书记碰头会取消很久了,但涉及到一些敏感问题,省委的妾要领导还是要碰碰头沟通一下的,就好像宁边市市长王立国请辞,唐逸薛川和组织部长钟泰丰就在唐逸的办公室碰了碰头。

    钟泰丰五十出头,典型的北方人,身材高大充满瓒严,面对他就能感觉到压力扑面而来。

    钟秦丰是从中原省调来的,他原原省省委常委副省长,在这场政治风暴中,中原省人事架构也生了很大的变化。

    而看刀引册六,居遥刁田竹人恐起二叔和目匕的谈话”逸罕耳公“练有几个人你要注意一下。”

    二叔说的是新近提升为中原省省长的那个人,比自己大几岁,学院出身,一跃成为这次政治风暴中的黑马式人物。

    想着这个人,唐逸又想到了谢文廷,老对手了,仕途可能会更进一步,他现在又是怎么想的呢?曾经有人说自己和他是一生的敌人,实际上政治翻云覆雨,自己真正的竞争对手是谁,只有天知道。

    “立再同志闹情绪喽,我看责任也不全在他,咱们还是要解决问题,同志间有点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我们要做工作嘛!”薛川笑呵呵的说着,显然他不同意将王立国调离宁边。

    这一年来,宁边班子的矛盾几乎在省委人尽皆知,书记程明秀和市长王立国政治理念很有些冲突,又都是网烈的人,这种冲突也就体现在了具体工作中,加之基层干部又最热衷于划圈子站队,也使得两人的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

    唐逸笑了笑,早想到薛川会是这个态度,想了想点点头,“回头我和立国谈谈,工作有分歧在所难免,咱们就对症下药。”说着话转头问钟泰丰。“泰丰同志,你怎么看?”

    钟秦丰一直在吸烟,他烟瘾很大,自己的办公室几乎就没有不是烟雾缭绕的时候。

    他来辽东已经将近两个月了,给人的印象就是很有力量,在阑述自己的观点上毫不含糊,这也使得各种会议上他的意见很被重视,在短短的时间就成为辽东权力核心圈子的成员。

    “我同意立国书记请辞!”钟秦丰摆了摆手,他嗓门洪亮,北方口音极为有力。刻删,田8比8肋…昭不禅的体验!

    “哦?”唐逸就笑了安,问道:“为什么?”省委表态就不正常了,立国同志的举动说明他党性修养不够,原则性不够宁边的边贸特区建设现在到了关键的时期,一个不团结的班子能打好这个硬仗吗?现在咱们没有时间去作他们的思想工作,快刀斩乱麻,将立国同志调离宁边是最好的选择。”

    薛川省长的眉头不经此的蹙了一下,又很快舒展开。唐逸注意到了,只是钟泰丰好像毫无察觉。

    通常来说,很多人都将王立国看作唐逸圈子里的人,而出身松平的程明秀则被认为是薛川省长圈子里的人,当然,前提是这种圈子真的存在的话。

    也难怪,王立国和唐逸是老熟人了,当初为了他唐逸和赵书记曾经有过激烈的争执,王立国还曾经被迫一度进党校学习,但最后还是回了宁边。

    而程明秀呢,根正苗红的松平干部,曾经的松平被认为是唐逸最不能影响到地区之而在程明秀进宁边的调动上,唐逸同样起了阻力的作用。

    这些都是老辽东人所共知的事。

    只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实际上这一年来程明秀的执政方法越来越为唐逸认同,相反,王立国那股冲劲一直不改,喜欢高指标快展,很多做法倒是颇得薛川省长欣赏。当然,省委一号和二号心态上这些细微的变化就不是外人能现的了,他们也不会表现出来。

    “所以,我认为,将立国同志调离宁边是最好的选择。”钟泰丰用有力的话语作了结论。

    唐逸点点头,没吱声。

    薛川瞥了钟泰丰一眼,想说话,终于还是忍住,拿起茶杯喝茶。

    “恩,泰丰同志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啊,立国敢打敢拼,宁边少不了他,我看还是做做工作以观后效吧!”唐逸说着话,也拿起了茶杯。

    唐逸第二次表态,钟泰丰也就不再说什么,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听你们的,我是新丁,很多情况还是不了解啊!”

    薛川又扫了钟泰丰一眼,没有说话。

    唐逸就笑道:“今晚你们有时间没?都来家里坐坐,带上姓夫人。”

    钟泰丰就笑:“唐书记请客?”

    唐逸微笑道:“山妹今天来春城,咱们热闹热闹。”

    钟泰丰笑道:“宁军长在?那我可一定到了,不瞒你说,她的大名我如雷贯耳,可还没见过呢。”

    薛川也笑道:“怪不得呢,原来如此。”

    唐逸笑道:“还不是一张嘴巴两个眼睛,有什么稀罕的,好了,那就说定了。”

    一直送两人出了门,看着两人的背影,唐逸笑容渐渐淡了下来,都说钟泰丰是布在辽东的一颗檄子,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