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下棋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下棋2017-11-8 23:54:3Ctrl+D 收藏本站

    川省长的爱人高婶以及钟泰丰的爱人张秀自然而然的好像成了陪衬,两位高官夫人或许在外面架势十足,但在妹面前又怎么会有丁点的优越感?

    一方面诧异于妹的年轻漂亮,另一方面,妹皓腕上那串亮闪闪晶莹剔透的钻石手链也令两人惊奇不已。

    高婶和张秀自然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她们的身份也注定了不会同一般女人一样争金比银,但女人就是女人,高婶年纪大还好些,张秀的目光每次有意无意的转到妹手链上时,都会变得热切起来。

    三个女人的话题也在张秀的带动下转到了珠宝饰上,高婶人比较直,很随意的问起了妹:“这串手链要上万吧?唐书记真舍得花钱。”以薛川的为人,她自然对珠宝之类的东西不在行。

    说心里话,聊了一会儿,张秀就对高婶不大看得起了,或许因为高婶年纪大了,总觉得聊不到一起,感觉高婶就好像家庭主妇,什么都不懂,当然,张秀是不会有一丝一毫表现出来的,反而句句话都会顺着高婶说。

    在中原省时,张秀就是风云人物,挺喜欢搞一些“官太太”的聚会,虽然被钟泰丰批评过几次,但她却是乐此不疲,她处事精明「八面玲珑,倒是颇受欢迎。

    如果说以前张秀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极为满意,那么今晚见了妹后她才觉得自己以前是井底之蛙了,人家嫁的老公就不要说了,比自己丈夫年纪还呢,不但执掌辽东这个重工业大省之牛耳,听说这两年都有了入局的呼声了,那可是共和国最高权力核心,里面二十多位权力人物哪一位不是百炼成金?自己的丈夫实在和人不是一个层面的。

    至于容貌,妹清丽卖r匹,怎么也看不出已经过了三十了,张秀一向自觉保养的极好,对自己的姿容也极为自信,成熟女人有成熟女人的魅力,也未必女孩了,但在妹面前,张秀不免自惭形秽;

    而且人家可不仅仅挂着书记夫人的头衔靠丈夫吃饭,人家是堂堂少将,手下有一只虎狼之师,这本事想想都癫人,普通女人能干得了这个?能管得住一支军队?

    家庭事业都羡慕死人也就罢了,但偏偏又这么享受生活,本来嘛,生活里有得就有失,总要有些舍弃的东西,作为高级干部的爱人「对珠宝的偏爱也只能埋藏在心里,就算出席各种名流宴会,在那些珠光宝气的女人面前也只能假装无动于衷,可是人家就不一样,这么华贵的手链,大大方方的就戴了出来。

    是以当听到高婶说这条手链要上万时,张秀实在忍不住了,轻笑道:“一万多?这上面的一个钻也买不到吧?宁军长,你说是。巴?”

    虽然马上觉得不妥收起了笑容,但她的笑声还是令高婶蹙起了眉头,但高婶没有说什么。

    妹声音还是清清脆脆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位五岁孩童的母亲,“我不知道呢,唐逸送的。”

    虽然妹不怎么在乎这类东西,但唐逸每次出门是必给她带礼物的,有时候两人见面,唐逸攒的礼物大包包的,显然这点令妹挺开心,声音也很欢愉。

    张秀与会饰不住自己的羡慕,叹口气道:这条手链,我看没有十几万下不来,唐书记可真疼您。”不知不觉,对妹的称呼她就用J1了“您”,也难怪,妹虽然年纪最,但统领虎狼之师经年,身上自然而然多了几分威严。

    三位夫人在客厅闲聊,唐逸薛川和钟泰丰则在书房下起了象棋,本来三人的话题是辽备的展,聊着聊着,就下起了棋,唐逸象棋不怎么在行,被薛川杀的稀里哗啦的。

    “将军”眼看又把唐逸逼到了绝路,薛川面露微笑,显然心情

    极好。

    唐逸抽着烟,皱眉看着棋盘的局势,手举起迟迟不落。

    “炮走这里,下一步抽他嘛”一直恪守观棋不语的钟泰丰终于忍不住了,给唐逸支了一招,这也是因为唐逸棋力偏弱,薛川杀的兴起,防守上漏了步。

    唐逸哈哈一笑,“对,看来老薛你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喽”拿起棋子按钟泰丰支的招走了。

    薛川看7眼钟泰丰,又盯着棋盘思索了好一会儿,无奈的摇摇头,将棋子一推,“认输了认输异你这外援厉害嘛”

    这时候书房的门被人轻轻敲响,唐逸微笑起身,“走吧

    「7开饭了”「「7绷

    一席饭自然是尽欢而散,不自在的可能只有张秀吧,薛川和钟泰丰自然不仅仅将妹作为书记夫人来对待,更多的时候妹的身份是少将,是西南边陲的军方权力人物,两人也略微询问了西南的局势,当

    乡;乡;;;乡;乡↑乡,乡↓《裹」轰1至乡乡乡乡乡:物

    丰,就更加不沾边了。

    高婶呢,能以老大姐的身份插上几句话,至于张秀,从头到尾基本上都没什么说话的机会,倒是唐逸和她聊了几句,才令她没那么无聊,也令她颇为诧异于这位年轻书记的体贴。

    送薛川和钟泰丰夫妇走后,唐逸和妹回到客厅,却见金贞贞才偷偷从餐厅探出头,吃过饭大家在客厅品茶聊天,金贞贞就进去收拾碗碟,一直就没再出来,唐逸虽然诧异,也没有多问,这时见她做贼似的模样,唐逸就笑着招手,说:“他们走了,出来吧,怎么这么大了还怕生?”

    金贞贞在兰姐的熏陶下倒是学会打扮了,穿了一件漂斋的乳白色毛线裙,韩式风格的花格棉袜紧裹着她可爱的腿,天生丽质,略微打扮就显得光彩照人。

    她畏畏缩缩的从餐厅走出来,说:我,我以前见过薛省长「怕他记得我。”

    唐逸早忘了金贞贞在全运会开幕式彩排被骂哭的事,诧异道:“你见过他?”随即笑道:“记得就记得了,怕什么。”

    “哦。”全j贞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唐逸却是皱眉看了看金贞贞的裙子,心知定是兰姐的杰作,本来想说一句不要整天学兰姐,但想起金贞贞和兰姐性格不同,自己怎么敏落兰姐兰姐脸皮还是那么厚,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金贞贞却不同,女孩脸皮薄,再因为自己的话多想,会打扮也不是什么坏事,就随得她吧。

    和妹坐在沙上品茶,也注意到了在书房忙碌的金贞贞每次目光落存妹身上的崇拜,唐逸就笑,低声对妹道:“你呀,快成全民偶像了。”

    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白嫩的手拉起唐逸的手,轻轻握着,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后,妹轻声道:“不要怕他们。”

    唐逸微微一怔,随即心里暖流涌动,想也知道岳父是不会和妹说什么的,定是岳母操心,在妹面前唠叨过什么,也使得妹上了心。

    妹在政治上自然极为稚嫩,也不能帮到自己什么,但风风雨雨,她定然和自己生死与共,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唐逸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如同唐逸所料月初,谢文廷正式出任宁西省委书记,也算备这几个月沸沸扬扬的“侵吞国有资产大案”划上了句号。

    就在任谁都以为共和国政坛会迎来短暂的平静之时,岭南却传来了惊人的消息,岭南省敌百名官员涉嫌在体制改革中违规提拔,其中基层干部尤甚,市县基层中更存在买官卖官的现象,本来岭南作为经济第一重省,体制改革也一直被认为走在了全国前列,在考核官员成绩J1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标准,原岭南组织部长王冕也由此被中央领导看好,调任西京市市长,也是两年后新一届政治局班子的热门候选人之

    而现在王冕无疑被置于了风口浪尖,中纪委积极介入调查,虽然很大可能这些官员的提拔运作和他没有关系,但多年负责岭南组织工作,更获得极大好评的他无疑会被人质疑他实际工作能力,这位学院派新星之一竟然陡然间面临峭壁悬崖。

    突然而来的**任谁也料想不到,包括唐逸,他也没有想到张震刚到岭南就闹出这么大动静,当然,事情决然不是张震能决定能操控,派系内权力人物的决定更不会事事听从唐逸的意见,事情展到这步田地,是好是坏谁也说不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以后怕是任谁也不会再轻视张震了。

    唐逸接到了二叔的电话,二叔在电话里笑呵呵的说:“这就说明问题嘛,改革要深入,不过监督要跟上嘛,监督跟不上,好事也会变成坏事,看来,你的那一套是正确的。”

    唐逸没有多说什么,他还需要时间消化思考即将面对的问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