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他是谁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他是谁2017-11-8 23:54:5Ctrl+D 收藏本站

    二屁的水晶吊灯即使白昼也是那么的晶莹耀目。好似海汁敌休峦的蓝色玻璃仿佛将整个餐厅镶嵌在一种琥珀般美感的氛围中,幕色玻璃墙外,可以见到不远处绿荫环绕的区,这间蓝宝石餐厅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是皇家一号区里一颗璀璨耀目的宝石。

    吸了口饮料,张美美夸张的做出一个陶醉的表情,“哇,酸酸甜甜就是我!”夸张的比着,羡慕的看向了坐在她对面的女孩儿,叹着气道:“宝儿,这就是贵族的生活吧!”忽然眼角瞥到了另一张桌台的客人,她兴奋的一把抓住对面女孩儿的手,指着那边结结巴巴道:“是詹姆斯是吧,是他?是不是?是不是?”

    “嘘”坐在张美美对面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儿,和张美美一样,两人都是可爱的韩式风打扮,身上挂着各种别出心裁的美丽饰物,显得活泼而灵动。

    “声点!”宝儿无奈的叉起一块蛋糕,几乎想塞进张美美的嘴里,但看着张美美眼睛里的星星,那种陶醉眩晕的神情,宝儿最后无奈的将蛋糕送进了自己嘴里,闷闷的道:“还不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你呀,真没品个,不会看男人”。

    “切!又装深沉!你闷不闷!”张美美做个不屑的手势,拿起了饮料。

    宝儿终于决定了去西南。开始参加去五十九军前的培课程,张美美则是她的室友,来自南京军区,五十九军信息大队扩编军委极为重视,在北京南京两个大军区进行海选,来自两大军区的几百名精英角逐五十个名额,竞争不可谓不激烈,而宝儿。也自愿参加了这次的角逐,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要“堂堂正正去当干妈的兵”。

    现在只是最开始的培,课程尚算轻松,难得休息,宝儿就带了张美美来她在北京的家玩,这处房产是萧金华今年送她的成*人礼物,她也没来过几次,只知道这个区房价最低五万一平,而不得不提的是,与其它房地产商不同,皇家一号不是被业主选择,而是主动选择业主。“不是你有钱就能买皇家一号的房子的,这里的开商会根据业主背景决定是否卖房,他们不会因为一两个业主影响到整个社区的氛围

    而这样的社区氛围,酬三成了一种家庭保姆型气质的会所。蓝宝石餐厅会记录下每个客人的要求,并一一解决。比如有的客人血糖高,那他来的时候肯定不会吃到含糖的东西,有的客人是左撇子,他来就餐的时候,他的餐具就一定是摆在左边的。

    宝儿虽然只是第二次来到蓝宝石餐厅,但显然餐厅里已经有她的档案,帅气的服务员不等她吩咐,送上咖啡时就多送了几包糖,这种细微处体现出的关注,确实给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宝儿,这里不是有钱就能来的吧?。张美美在经过一连串的震惊后,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咬着吸管,瞪起了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宝儿,“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

    宝儿默默搅拌着咖啡,好久之后,轻轻叹口气,“我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眼神里有一丝迷茫,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呢?他又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和妈妈在他眼里,在他的家里又算什么?为什么从很的时候他就会和妈妈还有自己一起住。他,可不是那种大街上看到乞丐就会乱动同情心的人。为什么只有自己是特别的?

    这些问题宝儿近来想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不明白。

    “不说就算了,稀罕啊”。张美美不屑的做了个习惯的手势,又拿起饮料滋滋的吸。

    看着她的动作,宝儿轻轻笑了,在刚刚见到张美美的时候,她是不会想到会和这咋。女兵”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的,但偏偏就是这介,率直可爱的家伙,整天在自己面前晃呀晃的,问东问西,像足了以前的自己,这不,跟她出来玩,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中学时代,竟然在她的怂恿下两人都扮起了可爱,想想都不可思议,身上这种服饰风格,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碰了呢。

    或许张美美,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吧!

    宝儿默默的想着,有些出神。

    “嗡”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宝儿看了看号码,亮丽屏幕上“他”在不停的闪烁着。

    “宝儿,你在哪儿?”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亲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宝儿总觉得他越来越陌生,自己和他渐行渐远。他,越来越让人难以琢磨,难以看透了。

    “啊,皇家一号,那正好,那是私人会所是吧,有网球场?正好我和你张叔叔有事谈,就去你那儿吧!”和以前一样,他又自顾自的拿了主意,也不理会她在干什么,身边又有什么人。

    放下电话,对面的张美美研究似的看着她,好似能看透她。

    “看什么看”。宝儿有些心虚,瞪了她一眼。

    “没什么,没什么!”张美美“不怀好意”的笑,笑容里有那么几分神秘,几分暧昧。不过没有跟以前一样,追问“他”是谁。

    “走吧,去网球场,先去订个位。”宝儿开始收拾自己的包,随即注意到了自己的服饰,咬着嘴唇想了想,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低声嘀咕了几句,也知道她在说什么。

    唐逸没想到宝儿会穿着可爱的毛绒裙一身饰物的来接自己,更没想到她身边会有朋友。

    看着安儿可爱女孩的打扮,细细的格子棉袜,漂亮的帆布鞋一举颠覆了这一年多宝儿给自己的形象,唐逸多少有些错愕。

    “叔叔,张叔叔!”宝儿和以前一样礼貌的打招呼,又介绍张美美给他们认识,“这是我的好朋友,张美美。”

    张震呵呵笑着对宝儿道:“宝儿越大越漂亮了,叔叔没妨碍你和朋友吧”。

    宝儿微笑道:“怎么会呢,张叔叔是大贵人,别人想见一面都难呢”。

    “你呀!越来越会说话”。张震愉快的笑着,见到宝儿,总令人有些感慨,会想起好多往事,在宝儿还是不点的时候,自己就认识了唐逸,这一晃,十几年了。物是人非了吗?

    从停车场有专用地铁到区的各个娱乐场所,例如网球场,例如餐厅,不是这里的住客,是很难想象区之奢华的。坐在地铁里短短几分钟时间,宝儿大致诉缸:区的一此情况,倒是和张震老一少聊得挺投机,眉仇休少说什么,张美美也一直偷偷打量唐逸,跟她和宝儿单独在一起时截然不同,突然变成了乖的不能再乖的乖乖女。

    在更衣室换了网球装,来到绿荫环绕的网球场,唐逸慢慢踱着步,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里环境不错!”跟唐逸并肩而行的张震笑着打量四周,可不是,草木皆绿,空气清新,令人精神一振,有一种拥抱大自然的感觉。这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实在难得。

    “贵族阶层,慢慢成形了啊!”唐逸轻轻叹口气,这里,只是共和国正在形成的贵族阶层的一个缩影,阶级的分化,正在历史车轮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穿着白色网球裙的两名女孩跟在后面,听到唐逸的感慨,张美美有些好笑,低声跟宝儿嘀咕,“喂,他好大的口气啊,跑这里忧国忧民啊!”

    宝儿听到张美美的话就皱起了眉头,“你懂什么?”张美美嬉皮笑脸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宝儿脸色,微微一怔,就笑道:“行,不说了,再说你就跟我翻脸了是不?”

    宝儿看着唐逸背影,轻轻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用白毛巾抹着额头的汗水,宝儿坐到了唐逸身边,刚刚和张震激战一场的她大汗淋漓,剧烈运动之后另有一番明艳。

    唐逸送上了一瓶水,宝儿一呆,默默接了过去。

    “终于有朋友了,真好。”唐逸微笑着,轻轻摸了摸宝儿湿湿的头。

    宝儿默默擦着汗,好一会儿才声道:“叔叔,我没支开美美,你没生气?我知道你来这里是有正事要谈的,有美美在,耽误你的正事了吧?”

    唐逸笑道:“和宝儿打网球也是正事嘛!”

    宝儿就笑了,甜的很,原来叔叔也会哄人,就算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可听起来就是那么让人开心。

    “好了,你和美美去玩。”看着喘着粗气走过来的张震,唐逸拍了拍宝儿的手,宝儿嗯了一声,就跑去了张美美那边。

    “老喽老喽!”张震一屁股坐到了唐逸身边,拿起水咕咚咕咚喝着,很少做剧烈运动的他身子有些吃不消。但剧烈的活动之后,心情却莫名的舒畅。

    “有人想去西京吧?”唐逸点起了一颗烟,转头静静看着张震。

    张震就笑:“谁想去您比我清楚多了。岭南的事儿,主要还是夏省长的力度,这个老夏同志,老辣啊!”

    从辽东去了岭南,在短时间内就见识到岭南的政治硝烟,张震无疑对各种政治力量有了进一步切身体会,在岭南,牵一而动全身,各种力量的角逐无所不在,可不似辽东,被唐逸操纵于鼓掌之间。

    唐逸轻轻点着头,夏省长和二叔交情最厚,这件事里面很难说没有二叔的影子,二叔,终于还是动了。

    动一动,也许是好事吧。唐逸靠在了网球椅上,默默的吸烟。

    在场地另一边的长椅上,张美美用胳膊捅了捅宝儿,“喂,这就是你那个他啊!年纪有点大吧?三十多了?”

    “去,别胡说,他是我叔叔!”宝儿一副懒得睬她的模样,弯着腰收拾网球袋。

    看出宝儿不想多说,张美美就笑道:“算了算了,不管你那点破事儿,我自己的事还操心不过来呢。”

    宝儿就笑:“你?你也有操心的事儿?”

    “什么意思你!”张美美忽的坐了起来,“恶狠狠”盯着宝儿。

    宝临也不理她,自顾自的收拾网球拍。

    张美美又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了回去,叹着气说:“我不是说了吗,我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山崩地裂海枯石烂也要进五十九军吗!”

    “那怎么啦?”早习惯张美美的用词。宝儿见惯不惯的随口问着。

    “那怎么啦?”张美美哀叹了一口气:“你说说吧,本来我还自信满满的,可从见到你,我才知道我那点技术水平多么可怜,参加考试的的人都你这样的,那我还考个屁啊,唉,头疼,头疼!”

    “去不成就不去呗。”宝儿笑着,挺喜欢逗弄这个家伙。

    “不去?!”张美美好似被火烧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大声道:“你再说,再说我跟你翻脸!你知不知道?宁军长是我的偶像!”

    宝儿就笑,看了远处正和张震低语的唐逸一眼,笑着说:“就算你去了,也不见得能见到宁军长。”

    张美美“切”了一声,“你不懂了吧?我就是要当她手下的兵,能不能见到宁军长又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话说回来。”张美美又神秘兮兮的靠近了宝儿,“长,长,问你个事儿。”

    宝儿件张美美军衔高了几级,可是张美美私下是很少叫宝儿“长”的,每次称呼长,肯定是有事求宝儿,这次也不例外。

    “长,你也是总参的。听说宁军长以前也在总参工作过,喂,你知不知道她的事儿,给我讲讲。”张美美腻到了宝儿身边,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

    宝儿笑了笑,摇了摇头。

    “你就给我说一点嘛,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就说说,宁军长结婚没,我好想知道,能和宁军长结婚的是什么样的人,我猜啊,她肯定没结婚,是不是?”

    宝儿叹口气道:“你再问下去,我可拿你当间谍向上面汇报了。”

    “了不起啊!”张美美不满的摔开了宝儿的胳膊,气呼呼的不再理宝儿。

    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宝儿偷偷抿嘴笑着,却不让她看到。

    开始了,歇的差不多了,这回应该能坚持到写完,不敢保证什么了,只能保证不会一个月不见人影吧

    写到现在,方方面面的因素都使得后面不大好写,我又不想草草收尾,只能不想写的时候就歇歇不强行码字。不然怕写出来的东西见不得人,不过这样经常性失踪一样是辜负大家,其实挺难的,在这里谢谢还在继续看的朋友,希望最后的部分不会让人失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