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小杨升官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小杨升官2017-11-8 23:54:6Ctrl+D 收藏本站

    二次坐在书记办公室的沙卜,廖锦添就货得有此不自灶为省政法委书记,辽东最能呼风唤雨的几人之廖锦添实在觉得没理由会在任何人面前产生这种不自然的感觉,但偏偏每次面对唐逸,他总是有些患得患失,或许是因为自从唐逸来到辽东,他一直站错了队,又或许现在的唐逸风头太劲,俨然有些东北王的感觉,令人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一种畏惧心理,甚至包括廖锦添这位省内大员。

    当然,在外人看来,是看不出廖锦添的真实心态的,他正给唐逸介绍辽东户籍改革的进程,妙语如珠,倒令唐逸听得聚精会神,不时插嘴问上几句。

    墙角挺拔的铁树在落日余晖下更显翠绿,李网为两人添上了第三次水,正准备出去,唐逸却看了看表,笑道:“这个点是辽东卫视那咋。挺火的警讯节目重播吧?”

    李网有些不明所以,他还真不大清楚,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廖锦添笑着道:“是,想不到唐书记这么细微的事都清清楚楚,我看省内没您不知道的事情了。”

    唐逸就笑,做了个手势。

    李网急忙开了电视,电视画面里,是春城市局扫黄的跟踪报道,摄像机在一个房间又一咋房间里乱窜,嫖客姐鸡飞狗跳,捂脸的捂脸,穿衣服的穿衣服,乱糟糟一团。

    李刚看得有趣,险些笑出声。

    廖锦添却是摩挲着略有些油腻的秃头,看着电视画面琢磨,他可是知道唐逸从不会无的放矢,无缘无故的叫自己看这个作甚?

    “这类的节目有点多喽!”唐逸吸着烟,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很自然的。他这句话就会影响到很多人,或许很多人的生活命运都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生彻底的转变。这就是权力的力量吧。

    廖锦添明白了,摩挲着光头笑道:“恩。这个我也有感觉。”

    李刚这才恍然,确实,近来不但是辽东。就算在全国来说,那些追拍扫黄的警讯节目也是越来越多,一方面。猎奇心理人人都有,这种节目有市场,另一方面,一些警队领导也希望藉此捞到政绩吧,但嫖客和姐在这种节目里就成了一种玩物,甚至听说有姐光着身子跳楼逃跑被追拍的事情生,这种兴奋的歇斯底里的记者也实在让人不齿,不过说到底,还是警方的失误。宣传力度上的偏差,令好好的普法教育变成了猎奇节目。

    而唐书记一句话,至少在辽东,这种现象就会得到遏制,有多少人的生活会因此而变化只有天知道。

    秋高气爽,东北城市的秋天仿佛来得特别早,本来还穿着背心短裤呢,仿佛是一眨眼的事,晚上睡觉就要关窗子了。

    在十月份的省委常委会议上,当然,会议上薛川省长和钟泰丰部长又有了不同意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好像成了冤家,经常生分歧,听说薛省长的爱人和钟部长的爱人还曾经在麻将桌上吵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心结的开始。

    不过也奇怪了,钟泰丰的爱人张秀本来就是八面玲珑的人,可就是同薛夫人搞不好关系,只能说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上天注定了。

    这种微妙的关系也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一些本来对钟泰丰主持辽东组织工作心存疑惑的辽东干部都放了心,本来还担心钟部长在工作上配合薛省长多一些,那么辽东的政治局面真的可能会因此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现在却是薛钟二人唱起了扛子戏,听说倒时常需要唐书记从中疏导才使得两人关系没有进一步恶化,真说得上是世事难料了。

    而阴差阳错从两人关系中获得利益的第一人非杨顺军莫属,本来杨顺军调任省督察局督察一处处长是平级调动。督察局张劲光局长的希望给杨顺军副厅级待遇的建议也不过是一个建议,谁都知道省直部门的重要性其实从科室负责人的待遇上也可略见一斑,虽然督察一处是督察局最重要的处室。但毕竟督察局刚刚成立根基不稳,于情于理,没道理给处室负责人高一格的待遇,但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闹成了薛”省长和钟泰丰部长的矛盾,最后在唐逸拍板下,杨顺军莫名其妙就享受了副厅待遇。而这其中的详情杨顺军自然不知道,他可是对兰姐感恩戴德,以为一切都是兰姐的功劳呢。

    金碧辉煌的宴客厅里,杨顺军对兰姐的态度可以用感激涕零来形容了。举着酒杯连干了三杯,一再对兰姐表示感谢。薄薄的乳白绒衫紧紧包裹着窈窕却又丰腴的方乖。汁卜峰峦起伏魅宫有致,姐什么时候都是那么亮,红嘴唇只是在酒杯上轻轻沾了沾。兰姐笑着对杨顺军说:“我也没出什么力,就不要老说客气话了心里却有些好笑。这个杨顺军以为自己的本事好大呢。

    杨顺军听兰姐这么说,连连点头,叹息着道:“夏总是大人做大事,弟弟”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着了眼兰姐的脸色,毕竟女人都很在乎年纪,自己自称弟弟怕惹得夏总不高兴,眼见兰姐脸上没有异色,杨顺军才笑着说下去:“弟弟以后还耍您多关照了,总之以后夏总您的事儿就是弟弟的事儿,风里雨里。您都吱声。”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杨顺军有些口不择言。

    兰姐扑哧一笑,眼波流转。美艳无比,杨顺军呆了一呆,忙转过头。知道这位可不是自己能幻想的。“黑社会啊,姐姐弟弟的,还两肋插刀呢!”兰姐白生生的手晃着酒杯,韵味无穷。

    “你呀。你就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站稳立场,别给张局长抹黑就行了”。兰姐学着唐逸的口气叮嘱杨顺军,而杨顺军也频频点头受教又哪里看得出他在下面也是前呼后拥的权力人物。

    在省里新组建的两咋。部门里,自然是反贪局更为重要,只是省反贪局专员名额由中纪委决定,省里一般来说是插不上手的,而督察局则是真正的省直部门。而杨顺军自然也研究过,知道唐书记对督查工作极为重视。认为督查工作才是权力监督的先手,重中之重,完善督查制度好像是唐书记近期工作的重点,是以虽然从一县之长调任督察局一名处长好像给人一种配的感觉,但能更加接近省里的权力核心圈子,加之这县长一职干了快十年眼见再干下去怕也难以更进一步。进了督察局反而会有个新开始,是以杨顺军倒也心满意足,却怎么没想到真是柳暗花明,刚刚进了督察局就进了一大步,正处到副厅可是很艰难的一个坎,不知道多少人终生都难以跨越。

    是以杨顺军对兰姐那可不是一般的感激,简直快将兰姐当活菩萨供了。

    “你这是公款吧?。兰姐突然指着满桌的丰盛菜肴问。

    杨顺军一怔。忙笑道:“怎么会,是我私人掏腰包,私人请客,你放心!”

    兰姐笑道:“就是了,好像以后你就是管这个的吧?可别自己把自己绕进去

    杨顺军心里苦笑。心知夏总是定然不知道督察局真正工作内容的,不过夏总说的也没错,对公务人员的监督里。公款吃喝也算一条,他脸上挂着笑。连连点头。

    随便夹了两口菜。兰姐就停了筷,抬腕看了看雪白皓腕上精致的蓝水晶表,笑道:“得,我还有事,先走了

    杨顺军自然知道夏总应酬多。能抽出时间陪自己坐坐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忙笑着站起来,说:“您慢走,我也吃得差不多了,送送您

    兰姐笑笑,也不多说,一直站在包厢门旁的漂亮服务员忙给两人开门,甜甜的声音:“夏总慢走,先生慢走

    兰姐点点头。说道:“记我的帐。”服务员忙点头。杨顺军一怔。急忙追出去,说:“那可不行,这怎么话说的,说了我请你”。

    兰姐摆摆手,意思是不要说了。

    这时候,走廊旁一个包厢门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胖子,脸上油亮,见到兰姐开始一怔,随即就嘿嘿的笑,“哎呦,夏总啊,你好你好伸出大手准备和兰姐握手,兰姐却是理也不理他,径自从他身边走过,胖子嘿嘿笑着,也不以为杵,哼着曲走了过去。

    杨顺军走在兰姐身边,但他不知道缘由。自也不好插嘴。

    兰姐咬了咬嘴唇,突然对旁边的杨顺军笑道:“杨处,这个人,我看你得监督监督,下面市里来的干部,常年包房其实干部包房不包房,兰姐才不在乎,来这里消费的都是客人,但这个胖子时常笑眯眯的和自己搭腔,实在令兰姐气恼兰姐不在乎多少人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迷倒天下的男人才好呢,但你别不知道斤两跟我搭话,那不显得我低级了?是以兰姐才看这咋胖子极不顺眼,网好身边有杨顺军,兰姐就有了出气的办法。

    杨顺军微微一怔,又忙笑道:“那,那得等我工作”

    兰姐一笑,妩媚无限,“知道,你可得记住了,当个事儿”。

    杨顺军忙点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