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其乐融融和改革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其乐融融和改革2017-11-8 23:54:9Ctrl+D 收藏本站

    妹没有回来,唐逸难得和唐宁单独相处了一晚,当看到唐宁乖巧的自己换睡衣躺上床,又那么心的关掉台灯和自己说晚安,唐逸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年纪,已经能很好的照顾自己了,生在这样的家庭,唐宁是幸运还是不幸?

    回到卧室,唐逸翻了一会书,却说什么也睡不着,终于,他披着睡衣起床,出了卧室踱到旁边的客房前,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借着走廊淡淡的灯光,可以看到宽大的床上唐宁的身影。

    默默矗立了一会儿,唐逸终于又慢慢拉上门,慢慢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却怎么也难以入眠,床很软很舒服,房间里若有若无的清香,夜灯幽幽,唐逸望着天花板的几何图案,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很多很多的往事,很久很久了,自己似乎只专注于权利抗争,国计民生,头脑几乎没有一刻放松的时刻,而今晚,或许因为近在咫尺的唐宁,令唐逸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床头柜的手机音乐突然想起,唐逸微微一愣,这个时间,不是极为重要的事,是没有人会打扰自己的。

    拿起了看号码,原来是妹,唐逸就是一笑,满心温馨的拿起了手机

    “唐逸,我们在外面,你没睡吧。”妹的声音清脆而娇柔,令人如闻天籁。

    “没呢。”唐逸也没注意到妹说“我们”,却是赶紧穿衣下床,蹬蹬蹬下了楼,而这时恰好客厅的门也开了,几条靓影鱼贯而入,唐逸笑着说:“怎么这么晚”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看着妹身后再说不出话。

    齐洁笑脸如花,娇媚万种。叶晓璐靓丽时尚,精致勾勒的大眼睛睫毛眨啊眨的,正好奇的打量这四周的一切,这里,是她第一次来。

    妹还是那么的淡然,自顾自的走到沙前,伸手招呼齐洁和叶晓璐:“来,你们坐。”

    唐逸满心温馨立时变成头大如斗,虽然早已不介怀男男女女情情爱爱,但这样的场面确实第一次经历,都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突然就都出现在自己面前,就算她们面上一团和气,自己又该怎和她们一起相处,只怕说错一句话都会惹得有人不高兴,何况别看妹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这丫头,自有一套主意,这又是打的什么算盘?

    齐洁和叶晓璐坐到了沙上,要不是有妹,两人还真没有机会来到唐逸的住处,齐洁还好,笑孜孜的不要说什么,叶晓璐确实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东张西望的,令唐逸哭笑不得。

    呆了一下,唐逸挠了挠头,说:“都没吃饭吧,我,我去烤点肉。”愕然现自己竟然有些结巴,心里苦笑一声,就算中央全会上,局面也没有这般复杂吧?

    烤了点猪肉,又切了盘三文鱼,如果以前和几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齐洁和叶晓璐自不会叫自己动手,早就将自己推出厨房了,就算妹,也会跟进来帮忙啊!

    现在呢,好像客厅里的电视打开了?三个人在看电视?

    唐逸揉了揉太阳穴,就去冰箱里找调料,正翻呢,就听到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很熟悉,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轻柔的声音:“我帮你吧,我切的鱼片比你好呢!”

    唐逸苦笑,回头看了眼妹,想妹问什么把齐洁和叶晓璐带来,但终于还是摇摇头,没有问出口。

    “叶晓璐受了委屈,我想,她今天晚上想见的人是你。”妹站在了唐逸身边,一边切鱼片一边淡淡的说。

    “哦。”唐逸点点头。

    四个人围着茶几默默的吃烤肉,没有人说话。

    看着围坐身边风姿迥异的三女,闻着他们不同的芬芳,无疑是一种极佳的享受,只是这气氛为念理人透不过气,唐逸吃了几口,就站了起来,笑道:“你们坐,我去写点东西。”

    “啊,没事吧?”妹多少知道点唐逸最近的情况,关切的问。齐洁和叶晓璐也都看古来,但都没有说话。

    “没事!”唐逸摸了摸妹的头,随即就感觉不对,就笑了笑,赶忙起身走向书房,心知在这里那就是多做多错。

    一号房的书房很大,书架里整整齐齐摆满了书橱有个角落摆的确实美容书,兰姐有时候无聊是偷偷溜进来翻一翻的,能在黑面神的书房里坐坐好像学识也就跟着涨了一截。

    随便拿了本书翻着,开始脑子还有些乱,但渐渐书墨的清新似乎驱逐了那份浮躁,唐逸到时一页页看了下去,这事一本接扫古希腊哲,奴隶制度下古人对社会制度的遐想,其中很多东西确实很值得现代社会借鉴反思。

    “叮叮”。房间的门突然被轻轻敲响,接着叶晓璐端着茶走了进来,唐逸就放了下:“她们呢?”

    “看动画片呢。”叶晓璐笑了笑,茶杯放在桌上,却是搬张椅子坐在了唐逸身边。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齐洁是投其所好了,妹到现在还是那么喜欢动画片真令人不解,反而她的宝贝儿子却从来对动画片没什么感觉。

    “她真好。”叶晓璐叹息着,无疑是自真心的赞叹。

    唐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手。

    “你啊,就稳坐钓鱼台是吧!”晕诶下来突然翻起大眼睛瞪着唐逸。

    唐逸就笑,本来就是,自己不在,才不会有什么恶化吧。

    “滑头!”叶晓璐长指甲轻轻插了唐逸一下,酥酥丅痒痒的。

    唐逸笑了笑,就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谁敢惹你的情人啊!不怕掉脑袋吗?”叶晓璐白了唐逸一眼,或许,本来想说“大老婆都那么凶”之类的词句,但终究说不出口,好像说这种话会亵渎了妹。

    唐逸捏了捏叶晓璐精致的脸蛋,叶晓璐翻着白眼睁开,却眼波流动,别有一番风情。

    “我,我出去了!”叶晓璐突然急急的站了起来,水晶高跟踩着性感的步伐蹬蹬蹬而出,只留给了唐逸一个靓丽无比的背影。

    唐逸笑了笑,又低头翻书,但不一会儿,房门又被轻轻敲响推开,门外,是一张艳丽妩媚的如花笑脸

    不知道那吹来的微风轻轻吹动书页,唐逸却渐渐痴了

    残雪夕阳,出动第一场雪的景象自妙山别墅看下去,点点白雪镶嵌在林木湖泊之间,景色极美。

    站在亭子里,唐逸笑着问身边的人,“从这里观雪,是不是个好地点?”

    站在唐逸身侧的是一位头花白的老人,确实新任北京市市长庞立文,也是唐逸的老熟人了,曾经的北京市副市长,唐逸离开改委的时候,庞立文调任改委副主任,半个月前调任北京市市长。

    听唐逸问,庞立文微微一笑:“所以说唐书记总能给人惊喜。”

    唐逸笑了笑,有望向远方。

    “总丅书记这次去岭南,要有个结论了吧!”庞立文目光渐渐向南方看去。

    唐逸点点头,没有说话。

    自唐逸的文章在【红日】表以来,在党内引了激烈的讨论,而【江南劳动日报】第一个了唐逸的文章,接着在江南省委常委会议上,通过了初步构建省监督局的【几点办法】;紧接着,岭东,宁北,琼南等几省省委也通过了类似的决议,而月前川南,北京二省市的加入使得这场熊熊烈火愈燃愈烈,尤其是京城,近些年一向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是各省市的风向标,没有中央最高层的认可,京城大佬们是断然不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的。

    其实近些年党内关于民生作风,监督法治的讨论本就是重点话题,从中央到地方也进行着各种摸索,只是华夏大地千年的传统次昂来是人治胜于法治,一些东西构想是好的,但真正实行起来往往变了味,这也使得一些改革推动起来阻力重重,这也是与迟迟下不定决心的原因之一。

    这次改革的推动可以说是因势利导,只是最后结果如何,谁又知道?

    眺望着远方,唐逸轻轻叹了口气,事实又岂能尽如人意,但该做的事总要做,他,应该是支持的吧!

    想想,民间,就算所谓的精英阶层也是浑然不知道这次歌声推动监督制度改革锁牵动的方方面面的,从各种媒体报告看,都是在大唱赞歌,认为中央在党的民丅主建设上,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依照公众的参与切实加强对各级公务人员的监督无疑会使得这些年社会的黑暗面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也是建设服务型政丅府必要的一环。

    当然,怀疑的也有,在一些敏感的网站论坛,就有贴子质疑所谓的督察局,认为不过是换汤不换药,他就不行,如果让他去政丅府部门办事,如果办事员拖拖拉拉或者引用一些条款实则故意刁难,督察局还真能给他做主了?

    这种贴子得到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支持,唐逸也仔细看过片这类帖子,看来,一切只能等时间来解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