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章 天伦

第二百三十章 天伦2017-11-8 23:54:10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斜照,坐在长沙上,唐逸端着茶杯,微笑听坐在旁边的农业厅副厅长张峰汇报农业改革的情况。99⒈

    对这次会面很重视,而一派学者气质的张峰不吸烟,唐逸也就从头到尾没有点烟。张峰在农业厅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挂名副厅长,实际上他的身份是民主同盟会辽东省委主任委员,同时也是辽东大学农业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前阵子民主同盟会辽东省委对辽东农改的情况进行了调研,唐逸就是想听听这些民主党派的意见,兼听则明,多听听不同角度的看法总是好事。

    总体上,张峰自然是肯定了农业改革,说了一番歌功颂德的话,想也是,谁又会在唐逸面前对辽东的农改大肆批判呢。

    不过最后张峰话风一转,提到了部分地区的农业合作机构存在的“平均主义思想”,许多管农业的干部觉得农业集体化就是过去的吃大锅饭,将按劳分配的原则丢到了一边,“长此以往,农村的先人会越来越多啊!”最后张峰不无感慨的说。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这是个问题,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只要经济能跟上,给大多数人一个不错的生活保障不就是我们的职责吗?我们展经济,最终还是为了提高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嘛!当然,想生活的更好,那就要自己努力,等天上掉馅饼是不行的。”

    “制度可以完善,不能让我们和西方一些福利国家一样悲伤沉重的担子,但社会创造的利益最终要回报社会,就是我们政府的职责!这些年,我们从老百姓手里拿的东西太多了!一直说经济增长,经济怎么增长的,社会财富不是凭空产生的,不是几个所谓的精英所谓的天才做几笔大买卖能产生的吧?而是国家几十年的积累,我看大多数财富反而是所谓的弱势群体创造的。”

    张峰微笑点头,唐书记的风格就这样,一针见血,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在唐逸面前,张峰才真正有参政议政的感觉,很多话都敢说,都可以说。

    不过这个话题显然再说下去自己就出格了,所以张峰没有接声,只是笑着点头。

    喝了口茶水,唐逸语调放轻松了些,笑道:“怎么样,韩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张峰自然知道唐逸所说的韩是谁,同样在农业厅挂了副厅长只为的韩冬梅,正在辽东大学农业工程学院进修,不消说,韩厅长近期定然会得到重用,那可是不折不扣的唐书记的人,从黄海跟过来的。

    要说以前唐书记绯闻很多,就好像韩,很是和让书记传了一阵子,还有省委办公厅那位漂亮的女秘书,甚至春城的安部长也在唐书记的情人名单上,不过也难怪,年纪轻轻就在共和国政坛中呼风唤雨,没有些桃色新闻又哪里符合国人的传统,而现在看,也不过都是些子虚乌有的谣言罢了。

    “冬梅厅长不过在农院拿张纸罢了,就算是理论水平,农院的讲师也没几个有那么扎实的。”张峰一向有一说何况又是给让书记的“红人”说好话,顺水推舟的本事这位学究还是有的。

    唐逸就笑,正想说话,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表,咦了一声:“六点多了?”

    张峰笑道:“唐书记有事?”“恩,去幼儿园接儿子。”唐逸笑了笑,就站起身,“那咱们改天谈。”

    张峰微微一怔,原来唐书记把儿子接来辽东了,但是人家的家事,自不会多问,忙跟着站起,笑道:“那您可得抓紧,别叫朋友等着急。”

    银色车在城长街的车流中慢慢蠕动,唐逸无奈的看着前面长长的车龙,又要迟到了,把唐宁接来辽东,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三女齐聚的那晚,唐逸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决定将唐宁接来春城,爷爷去世后,唐宁就孤零零住在外公外婆家里,虽说外公外婆就喜欢他,但终究不是正常的家庭氛围,何况过了年唐宁就六周岁了,也快到了,到时候自然要安定,也只能由岳母照顾,在北京,不可能跟自己东跑西颠,而前最后一年,唐逸希望唐宁能享受一下家庭的温暖,能时时见到爸爸。就后唐逸勉强说服了岳母,当然,也问了问唐宁的意见,谁知道唐宁开心的不得了,那么听话的家伙,第一次稚声稚气的提要求,“爸爸,我能不能明天就跟你走?”

    唐逸当时心就是一酸,几乎掉下泪来。

    所以本来想年后给他转幼儿园的,也变成了雷厉风行,过了元旦不久,唐逸就将唐宁转到了距离西山不远的东水区三幼,没有将唐宁进省委ji关的幼儿园是不希望唐宁养成骄纵之气,难得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唐逸希望唐宁能享受正常孩子的童年,而不要过早的接触复杂的社会。

    只是唐逸没想到做“单亲父亲”倒是挺难的,尤其是他希望自己亲力亲为,别的做不到,偶尔总要接送唐宁上下学,大多数时间唐宁都是由谭接送,可是自己说好去接他的几次几乎次次都迟到。想到这儿唐逸就有些懊恼,自己,真是个不称职的爸爸。昨天唐宁拿了红花,很声的问自己:“爸爸,明天老师想见见你,你能不能来接我。”想起自己点头时唐宁脸蛋上的神采,唐逸疚,深深的叹了口气。

    三幼是一家师资力量不错的幼儿园,离得很远就可以见到它漂亮的彩虹men,独具匠心的设计,很会抓孩子和家长的心理,有时候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

    银se轿车慢慢在幼儿园前禁行区的g线前停下,银龙后是一辆银色桑塔纳,也跟着缓缓停下,不消说,桑塔纳里自然是跟随唐逸的警卫干部。

    早看到幼儿园门前耷拉着脑袋的唐宁,站在唐宁身边是一位戴眼镜的年

    轻少*妇,转学的时候唐逸见过她,唐宁的班主任金老师。

    唐宁急忙快走几步,而唐宁也看到了爸爸,眼睛就亮了,他仰起

    脑袋,对金老师道:“老师,我爸爸来了!”却步像别的朋友那样扑

    进爸爸的怀里。

    金老师心里这个纳闷啊,这孩子,也太奇怪了。

    整个幼儿园只有校长一人知道唐宁的身份,不过从校长对唐宁的重视以及

    对自己的叮嘱,金老师也知道唐宁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没想到的

    是,自己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孩,刚刚转学,情绪好像没有受

    到一点影响,不但不哭不闹,第一天,就帮自己哄好了一名哭鼻子的

    女孩儿,而那女孩很快就成了唐宁的跟屁虫,简直令金老师哭笑不得

    这不,自己和他爸爸握手寒暄的时候,家伙就走开了几步,好像故

    意的,给自己和他爸爸说话的空间吗?

    “唐宁听话吧?”唐逸问出这话的时候很惬意,难得的享受下做人老爸

    的感觉。

    “听话,怎么说呢,这孩子,很聪明,很**,我还没见过一个像他这

    么大的孩子能自己处理问题的,而且我感觉他应该有家庭教师吧?不管从

    眼界还是接触的东西都比我们幼儿园的教育水平高了一截。”虽然感觉说

    着话对不起自己热爱的工作单位,但事实就是如此。

    唐逸就笑:“算是有吧。”

    金老师点了点头,就道:“这次想和你见个面,主要是有些话想说,又

    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唐逸笑道:“但说无妨。”

    金老师琢磨了一下,就说到:“不管怎么说,孩子毕竟是孩子,咱们还是

    不要给他们太大的压力,他这个年龄段,健健康康成长最好了,谁都望子

    成龙,但变成揠苗助长就糟了,您说是不是?”

    唐逸点点头,笑道:“我明白,谢谢老师关心。”想也知道金老师以为自

    己这个家长给唐宁安排了无数课程,其实唐宁倒真没有请过家庭教师,只

    是他平时接触的人也好物也好,都是普通人难以理解和想象的,自然而然

    的会和一般孩子不一样。

    不过这个金老师,倒不失为一名好老师,把唐宁交给她照顾,倒是很令

    人放心。

    “老师再见”唐宁乖巧的给金老师行礼后就和老爸一起上了车,自己

    心翼翼的去拉安全带,唐逸却是帮他拉出来,笑道:“爸爸帮你。”侧

    身过去帮儿子系好安全带,心中温馨一片。

    打火前,唐逸拨了个号码,笑着说:“红,今天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

    ”

    电话那头甜甜笑了一声,“恩”。唐逸是打给红的,也就是宝儿以前的

    保镖红姐,宝儿去了五十九军,自然不会再用到保镖,刚好唐宁来了春城

    又是在民间的幼儿园,红姐摇身一变,成了三教后勤部门的员工,这

    却是校长也不清楚的了。

    “宁宁,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吃。”一边打火起车,唐逸一边笑着问

    唐宁。

    “披萨。”唐宁晃着脑袋,这时候的他才真正像个孩子。

    “好,就去吃披萨。”唐逸拍了拍他脑袋。

    “大丫姐在就好了。”唐宁突然的叹了口气。

    唐逸微微一怔,转头看了唐宁一眼,前阵子陈珂来春城,大丫和唐宁也

    见了一面,两人倒是玩的极好,也难怪,两人都是人精,都见识过天

    地的广阔,和同龄人根本玩不到一起,第一次遇到同类,难怪会很快

    就成了好朋友。其实,或许也有血浓于水的关系吧。

    “想大丫姐了?”唐逸笑着问,其实唐逸又何尝不想大丫和二丫,只是两

    个女儿和唐宁不同,是断然不能带在身边的,至少现在不能。

    “嗯,大丫姐就爱吃西方的菜。爸爸,东方人一直生活在西方,胃酸的

    成分就会变吗?”唐宁侧着脑袋问。

    唐逸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脸,说:“下次你自己问大丫姐,她是不是长

    了个西方胃。”

    大丫却是不怎么喜欢中菜,尤其是炒的,她想来会觉得油腻腻的一堆青

    菜肉类混在一起难吃死了。

    唐宁声说:“我不敢。”

    没想到家伙也有了克星,唐逸就笑,车子也慢慢驶出。

    就在银龙准备拐出幼儿园侧道时,旁边的胡同突然跑出几条人影,“噶

    ”一声,唐逸急踹刹车,那边也是一阵兵荒马乱,有人摔倒,有

    人惊叫。

    唐逸急忙下车,嘴里问:“有人受伤没?”这时也看到了从胡同跑出来的

    都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头花花绿绿的,型也大多数极为夸张。二

    十一世纪的不良少年,和十年前风格又是不同。

    “操!你说呢?!”漂亮的橙色绒靴毫不客气的在车头踢了一脚,声音

    也极为清脆好听,就是脏话连篇可就不敢恭维了。

    踢唐逸车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银色的长,额前齐眉剪得整整

    齐齐的精致感十足,衬的雪白脸极为漂亮,睫毛长长弯弯,眼睛大而

    灵动,生的极美,描的淡蓝色眼影若有若无,银色长和火红夹克给

    人视觉上对比鲜明的震撼,加之细长的牛仔,巧精致的绒靴,野性嚣

    张之美中又有那么丝恬静。

    “你怎么开车的?想撞死人吗?”少女瞪着唐逸,凶极了,也美极了。

    刚才唐逸确实想到大丫有些走神,也没大注意胡同的情况。就问道:“你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去!靠,去医院干嘛?”少女上上下下打量着唐逸,“赔钱吧!赔钱!”她身后的男女也都跟着鼓噪起来。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问道:“多少钱?”

    “5oo!”眼珠转了转,少女伸出雪白手,长长的靓甲好像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美而妖。

    少女等着唐逸还价,琢磨着他要是不给还怎么继续吓唬他,刚才真吓了一跳,要不是自己跑得快,非得被这车撞上不可。

    唐逸笑了笑,就拿出钱包,数了五张递了过去。

    少女微微一怔,接了钱,又上下看了唐逸几眼,回身挥了挥手,一帮人就嘻嘻哈哈的去了。

    唐逸回身上车,拍了拍唐宁的脑袋,想来家伙也不会怕,不过自己开车可要心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