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情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情2017-11-8 23:54:11Ctrl+D 收藏本站

    ”公室的壁挂电视卜,正播放总书记参观岭南某大型以瓒糊披闻,唐逸默默吸着烟,看着电视画面,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顾占东端着茶慢条斯理的饮着,眼角不时瞥向唐逸,顾占东在川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川边军政情况复杂,说实话,顾占东在川边也只是如履薄冰,尤其是他担任自治区府都宁市的市委书记,委实是一件苦差事”边不出事还好,出了事,他第一个就要负责任,在自治地区工作,压力大,担子重,其中许多内情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加之他这个外来户在川边的明争暗斗。自从去了川边,顾占东的白是越来越多了,委实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

    这次率领都宁市经贸团来辽东考察招商引资,见到高楼林立可说日新月异的春城,顾占东实在是感慨万千。

    当然,最令顾占东感慨的是唐逸现今的举重若轻,对于最高层的政局顾占东略知一二,但对其中的细微变化感觉就仿佛盲人摸象,实在难以看清,但总书记在岭南的讲话,肯定了部分省市党政监督制度的改革,还听说在同岭南党政要员的座谈会上,号召岭南学习辽东精神,完善反腐反贪机制,而岭南好像也要成立由中纪委直接领导的反贪局,成为继辽东之后的第二个纪律检查制度的改革试点,这一切,好像都同唐书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最高层的博弈,顾占东自然是不甚明了,也不知道这些变革给共和国政局带来的变化,但他知道,不管他走到哪里,脑门上都刻了一个大大的“唐。字,这是怎么也无法改变的。在川边的处处碰壁,原因也不外与此。

    “占东啊。川边的条件挺艰苦吧?”唐逸掐灭了烟蒂,转头微笑问。

    顾占东也笑了笑,说:“还好吧,刚去的时候高原反应有点受不了,现在也习惯了,我还自己在院种了些青菜呢,唐书记有机会去川边的话,可以尝尝我的手艺。”

    唐逸微微一笑,“那我就拭目以待喽,军区的高司令员一直很照顾妹,高司令员,你认识吧?。顾占东心里微微一动,脑海里浮现出那位在川边一芊九鼎的威严老人影像。就道:“认识当然认识,不过私下没什么接触。”

    唐逸笑道:“那等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顾占东默默点头。

    门被轻轻敲响,毒刚进来给两人添水,秘书室的电话又响起了急促的铃声。今天从早上开始,唐逸总觉得秘书室的电话密了一些,电话不时的响,李网却没有转进来几个。

    看了眼李刚,唐逸就问道:“谁的电话?”

    李刚添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的职责自然是要拦住一些不必要的电话,但既然唐书记问起,他就不能不说。“是督察局网管处的高处长。

    高兰?说起来倒是好久不见了。两人职级差了十几级,现今又不在一个大院,自然没有见面的机会,只是偶尔听到这个名字,好像已经是一名很能干的中层干部。

    不过高兰现在打电话。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自然是为了她父亲高于真。前不久春城城西干道的一座高架桥在改建施工时突然坍塌,这座桥刚网建起四五年的模样,使用寿命为五十年,现今却突然坍塌,自然引起人们对桥的质量的怀疑,出事后改建方同高架桥原建筑商各执一词,而省质量监察部门调查的结果显示,桥梁断裂坍塌固然有施工方不科学的打*炮眼所致,但桥梁也确实存在质量问题,就算称不上豆腐渣工程也确实存在偷工减料的情况,混凝土钢筋比例不符合标准。

    省检察部门随即介入,最后却查出该工程是高于真担任副省长期间批给金鑫工程公司的。更查出金鑫公司的老总和高于真私交甚密,两人是高中时期的同学。

    高于真现在虽然担任省政协副主席,实际上在大多人眼里,已经算是退到了二线,却不想到了晚年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案子已经转交省纪委,高于真虽然没有被双规但正在协助调查中。

    高兰这时候这么急着找自己。想来是为了父亲的事。

    唐逸轻轻叹口气,说道:“下午不去林北了

    李网嘴唇动了动,就点了点头,唐书记一向念旧,劝也是无用,至于林北那边等着同唐书记见面的经济界人士,也只能再等通知了。

    顾占东笑着问:。唐书记有客人?要不要我”

    唐逸摆了摆手:“咱们聊咱们的想起高于真,心里异常沉重,怎么也想不到高于真会出事这么一个一板一眼的干部,却也不知不觉一亦:礁,难鲨手中握有权力的人,想不出差错就真的泣么联吵心力,又到底是什么?

    高兰无疑有些显老,衣着整洁干练掩不住眼角淡淡的鱼尾纹。曾经刚强的女孩已经变成四十出头的妇人。坐在高兰身边,唐逸有一种强烈的时间流逝感。

    一转眼。自己也老了!唐逸轻轻叹着气。集自给高兰添了茶水。高兰从坐下,就一直局促不安的喝茶水,到现在也没有说过几句话。

    兰啊,咱们很久没坐在一起聊天了。想想,在督查室的时候好像就在眼前唐逸端着茶杯,感慨的说着。也想起了很多很多。

    马明宇,那时候和我对着干的是叫马明宇吧?还有位副主任。叫李成柱?挺能干的那个督察员叫建国?姓什么我忘了

    高兰默默喝着茶,心也渐渐安定下来。女儿都上高中了,这些年的日子平淡而幸福,但现在听唐逸念叨着。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刚网参加工作没多久,正是满腔热情充满漏*点的年少岁月,而唐逸那时的冲劲到现在还令人印象深刻,十几年过去。昔日的同僚已经是高不可攀的人上人。现在的唐逸变得深沉可怕,就算在大院里偶尔遇到他也是远远绕开,在他面前总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而现在。眼前的唐逸才有点像自己认识的那个唐逸。那个才华横溢开朗自信的青年。

    “你一直帮着我对付老马。还有一次咱们一起下乡遇险,那次挺危险的

    高兰微微一笑道:“下乡那次好像没有我捌我也是后来听说的。”

    “哦?是吗?”唐逸笑了笑随即摇头轻轻叹口气,“老喽。很多事都记不大清了”。高兰声道:“您还老?您可是现在最年轻的省委书记。”

    唐逸指了指她”你呀你,今天就咱们俩,别跟我来这套行不?”

    高兰嫣然一笑,但想起父亲,心情又沉重起来,但现在却无论如何也不好开口向唐逸求情。

    唐逸点上了一颗烟,慢慢的吸着,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不会干预纪委的工作,但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帮你父亲争取最好的结果

    终究还是帮不了父亲。唐逸也终究不再是过去的唐逸。高兰眼圈一红,说:”我,我懂的里异常的难过。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再忍不住,轻轻啜泣起来。

    去接唐宁的路上,唐逸心情都不怎么好。这些年很多事都看穿了看淡了。仿佛没有什么事能了起自己感情上的波动。但这一次,想起高兰在自己面前轻轻啜泣时的模样,唐逸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自己自然没有做错。但为什么心情低落呢?

    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码,终于还是摇摇头将手机扔在了一边,有些感觉。是很难说清楚的。

    春城高楼大厦越的多了。玻璃帷幕投射的夕阳金黄极美。宽阔的长街上车流如梭。

    当银色轿车驶过一处十字路口时,唐逸从后视镜注意到岗亭的几名交警正指着自己轿车的车牌说着什么。

    唐逸微微一怔,随即就知道近来自己开这车频繁了些,数次进出省委大院。想来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已经收到了风,尤其是交管部门。对领导的车牌更是敏感,一些交警收到消息一点也不奇怪。

    摇摇头,这斤。社会,潜规则又是何其之多。

    默默将车停在幼儿园前停车线前,唐逸看看表,自己又迟到了,转头看去。彩虹门前,却见几个人好像正在争吵。

    滚,再不滚我打电话叫人了啊!”清脆动听的声音,窈窕多姿的身影。

    几名奇装异服的少年从唐逸身边悻悻而过,唐逸快走几步,却见彩虹门前一位银少女嚣张的叉着腰,还是那么的狂野不羁,她总是这样。前卫靓丽的出格,和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正是曾经叫自己赔钱的那位。

    ”爸爸”。从银少女身后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是唐宁。

    没事吧?怎么回事?唐逸满腹狐疑的走过去。

    “爸爸,是姐姐帮我骂坏人呢。我根本就不怕。姐姐非叫我躲在她后面。

    ”唐宁后面的话说的很声。显然他知道是不能叫这位姐姐听到的。

    唐宁身边,还有介女孩儿怯怯的抓着唐宁的胳膊,很怕的样子,好像洋娃娃般粉雕玉琢的女孩儿,就是鼻子下挂了一条亮晶晶的东西,却显得极为可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