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三章 触角

第二百三十三章 触角2017-11-8 23:54:13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降临,春城灯光璀璨,霓虹闪烁,在这片繁华之中疑春兰大酒店是其中一道耀眼的风景,夜景灯下春兰大酒店就好像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绮丽而奢华。

    春兰酒店是春城私人企业中最早实行劳动保障改革的试点之正规的劳动保障合同被酒店一丝不苟的执行,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铁饭碗,但比之国企的合同制反而有其独到的优势,这使得春兰酒店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待业者心目中春城最好的工作单位之而同样是这批最早实行新劳保制度的私企,将劳动者和企业关系的新观念渐渐代入辽东人的生活,潜移就化的慢慢转变着辽东人的旧观念。

    夏兰酒店的顶楼,是夏兰酒店的工作人员心目中的圣地,能上顶楼工作,虽然同样是服务员,却代表了你是这里最优秀的,同样,赚的钱也是最多的。

    顶楼除了豪华的总统套房,还有几个白金会员俱乐部,雨夏兰酒店白金会员卡的主人们,自然是非富即贵,据说如果将这些会员能影响的资产加起来,几乎能买下半个春城,当然,这只是局外人一种盲目的传说,但其影响力也可见一斑。

    雅来到夏兰酒店已经六个月了,作为顶层酒吧的调酒师,薪酬自然不薄,比较好的月份,工交加花红能有一两万块,虽说春城平均工资已然不低,但月薪上万的毕竟还是金字塔上端的人,是以雅对运份工作很满足,也憧憬着明年在春城买上一套自己的窝的生活,在春兰酒店工作,拿房贷还是很轻松的。

    在夏兰酒店的几个月,雅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体验了人生中各种酸甜苦辣,不过令她满怀感激的还是在安东的一段日子,她曾经在安东的一条游艇上做调酒师,半年前游艇的老板好像卖掉了游艇,同样她也失了业,但正是因为那份工作,才使得她拿了一笔丰厚的解约金能还了家里的巨额欠债,也使得她的生活有了未来,能在这里甜蜜的畅想未来的生活。“喂,又想你那口子了吧?”务旁是另一位帅气迷人的美女调酒师欢欢,和雅开始是竞争者,后来慢慢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哪有?”稚白了她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一天到晚就知道谈论男人。

    欢欢动作潇洒帅气的晃动着刚刚调好的“雅典娜之泪”几种烈性酒和汽水的混合物经过她的手,变幻出一种迷幻的金黄色。“没有就好,现在你出了错,以后我可就没对手了!”欢欢阴阳怪气的,好像又回到了两人竞争的时代。

    雅一惊,随即就知道现在可不是萄思乱想的时候,今天一大早,夏总就亲自来到了酒吧,吩咐今天不接待任何客人,晚上有贵客,现在远远坐在落地窗前桌台的几个人,就是夏总嘴里的贵客,能让夏总这般重视,不惜将酒吧停业,其身份可想而知,今天要走出了错,自己肯定要被炒鱿鱼了。

    “唉,你看那男人帅不帅,派头好大,帮我想法钓上他?享受啊享受!”欢欢嘴里吐出一个个邪恶的字眼,脸上却笑孜孜一脸温柔,不是在近前,任谁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温柔的女孩在说什么。

    雅横了她一眼,却也不由自主的向那边看去,突然就怔住了,一直没有留心,但现在仔细看,坐在豪华落地窗旁正微笑和人倾谈的那个男人,可不就是自己曾经的老板?那个神秘的自己为之工作了一年多却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老板。

    和一年多前一样,他好像样子就没有怎么变,就那样微笑着,令人平安喜乐的微笑。“等一下!”雅急急的叫住了准备去送酒的服务生,拿起笔在纸牌上极快的写了一行字,压在了酒盘的酒瓶下。服务生怔怔看着雅,毕竟这不合规矩。“送过去。”雅态度很坚决,服务生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过古。

    欢欢才回过神,低声惊呼:“你干什么?我开玩笑的你不知道吗?”雅也不理她,又低头调起了自己的酒。

    唐逸看到酒盘里的纸牌时怔了一下,他是陪凤省长来的,随棒的还有凤省长的侄子,安东市常务副市长王飞。

    凤省长现在应该叫凤主席了,虽然在悉心治疗下凤省长保住了一条命,但病情只是得到了遏制,已经不适合一线岗位,不过她自然也是闲不住的,担任了几个协会的名誉主席,对公益事业更是极为热心,身体好的时候日程满满的,西辽东,她却是极少来,大概是这里有着太多的不舍,怕来到这里伤情吧。

    这一次来辽东是在唐逸一再邀请下才来的,而再次登上辽东大地,凤省长也是感慨万千。“这里挺休闲的。”对唐逸的细心很感浇,凤省长想也知道唐逸为自己的到来花费了不少心思。

    就在说话的当口,唐逸看到了酒盘里的纸牌,上面是两行字:“老板:再见到您妾好,谢谢您!”

    微微一怔,唐逸看向了服务生,服务生虽然不知道坐在这里的几个人是什么来头,但眼前的这男人目光所至,压迫感也扑面而来,服务生额头有些冒汗,忙指了指七彩的吧台那边,说:“是,是雅写的。

    唐逸转头向吧台那边看了一眼,想了想,就拿起笔在纸牌上写上“不客气”三个字,写完后轻轻敲了敲酒盘,服务生如得大赦,慌忙的退了下去。

    唐逸自然知道吧台那边的女孩儿是谁,游艇虽然不用了,上面的雇员唐逸还是要兰姐作了安排,只怕雅自己都不知道她怎么未的夏兰酒店。

    只是想不到她还能认出自己,毕竟没见过几次,又隔了这么久。如果不是奋这家酒吧,唐逸是断然不会认识她的了。凤省长似笑非笑的看着唐逸,但没有说话。

    唐逸想也知道凤省长定然以为自己又四处留情了,只是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的说笑。

    唐逸自不会解释什么,笑了笑道:“明天,我给黄琳打个电话,咱们聚一聚。听说她时常去看你?”

    凤省长欣慰的一笑,说:“琳念旧啊!”从凤省长对黄琳的称呼上,就知道她对黄琳是多么的抱有好感了。

    唐逸转过头,看了一眼一直就不作声的王飞,笑着问道:“听说和朝鲜那边又签了几个大合同?”

    王飞一呆,虽然有姑姑在,但坐在唐逸身边,那种局促不安的感觉还是越来越强烈,何况从到大,王飞最怕的就是他这个姑姑。说实话,他现在对姑姑的感情很复杂,尤其是他被提拔到安东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的位子上,一直以来,背后指指点点认为他是沾了姑姑光的议论就不在少数,他既想摆脱姑姑给他造成的阴影,又知道实际上挣扎不过是一种徒劳,只要他还在政坛,就摆不脱“王凤的侄子”这几个字,尤其是在辽东,这种感觉就更为明显。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唐逸突然转过头问他话,王飞呆了下,随即忙道:“是,还有今年市里准备加强和非洲的贸易往来,已经定了几个团了。”唐逸微微点头。

    凤部长笑着问:“安东快过春城了吧?只怕到时候又有人抱怨你这个书记不一碗水端平了。”唐逸笑了笑:“总会有不同意见,不碍的。”

    王飞脑海里却是划过春城市委书记王军那阴恻恻的脸,据说春城的王书记是下来镀金的,但偏偏预计今年安东的gdp总量会过春城,当然,要除去春城的新工业区,但新工业区是一直是省里一手抓的,更有相当多的国家级企业,如果仅仅计算春城的gdp,今年怕是输定了,可不知道王书记会气成什么样,最怕就是他为了面子暗中给安东使绊子,那可就不好办了。

    凤省长看了若有所思的侄子一眼,从到大,她都极喜欢这个侄子,尤其是现在侄子活跃在辽东政坛,多少对她是一种慰藉,但她也能体会到生活在“凤省长”的阴影下,侄子需要面对的压力。不过,有些事,只能靠自己了。凤省长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叮叮叮”悦耳的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未了电话,看了看号,唐逸就芙:“说曹操曹操就到,是黄琳。”拿起电话递给了凤省长,笑道:“先跟她聊聊?叫她吃吃惊2”凤部长温婉一笑:“她知道我在辽东。”却没有接电话。

    唐逸就笑了笑,接通电话问道:“正说找你呢,明天周末了吧?来春城玩几天?”

    “好啊。”黄琳很痛快的答应下来,随即声音好像压低了“我找你有事,莫桑克外交部来了邀请你访问的公函,部里上报中央了。唐逸恩号-一声。”不聊了,凤省长那儿,等我去了春城再同她讲。”说完黄琳就挂了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