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谋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谋2017-11-8 23:54:15Ctrl+D 收藏本站

    淡淡的灯光洒落在宽阔的房间内,黑色沙都显得那么气派而肃穆,或许,是因为主人的身份吧,下级干部进了这间房,其战战兢兢可想而知。⒐9⒈

    唐逸和唐万东站在窗前,窗外是夜灯下晶莹剔透的湖面,薄薄的结了一层冰,极为漂亮。“中东,现在是火药桶啊!”唐万东轻轻叹息着说。

    唐逸默默点头。刚刚和沈言新副总理谈了话,中央已经决定委派唐逸赴莫桑克访问,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近些年美国在中东势力急剧膨胀,实际上已经威胁到了共和国的能源安全,只是大家嘀上不说西已。唐逸这次出访,中央自是希望通过唐逸能在中东打开除了伊朗外的另一条能源线,可以说此次唐逸将要面对人生中最重大的考验「莫桑克是美国在阿拉伯国家中比较重要的盟友之虽然和宿敌以色列时有摩擦,但对美外交政策一直比较温和,想在莫桑克扩大共和国的影响力,其难度可想而知。

    虽然此次出访收不到什么成效也在意料之中,但肯定会有人在背后议论,成为唐逸对外交往的滑铁卢事件,多少会影响到唐逸以后前进的步伐。

    来自莫桑克的邀请,可谓成了一个烫手山芋,虽然邀请者是善意,是希望见到自己的老朋友。

    其实唐逸也没想到利库就罕就德会成为阿拉伯复兴党的新党魁,更在莫桑卖r的换届中当选为新总统,想想当初就罕就德作为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哈马省省委书记访问辽东之时正是他最落魄的时候,别说竞争社会复兴党的党魁,甚至在哈马省都遇到了强力的挑战,他那时访问辽东,多少有避难的意味。

    所谓一饭之恩千年记,就罕就德这位阿拉伯兄弟倒是没忘了唐逸当初对他的热情款待,也没忘记临走时他拥抱唐逸时说的“我的中国兄弟”这句话,当选没多久,就给唐逸未了访问邀请,只是却一下子将唐逸推到了一个尴尬境地,这大概是他始料未及的了。

    默默品了。茶,唐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远方夜空,就算是唐万东,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当唐逸的专机降落在莫桑克都奎马国际机场时,受到了莫桑克官方的极高礼遇,礼炮鸣奏,仪仗欢迎,莫桑克副总统欧麦尔亲自到机场迎接,可以说莫桑克官方尽情的释放了自己的善意。

    当晚,就罕就,德蔡统在总统府款待了唐逸一行,据说,同样前几日访问莫桑克的英国外交大臣提出了希望今晚同就罕就德总统会晤的意愿却被推掉了。

    唐逸回到国宾馆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夜灯照耀下,莫桑克国宾馆的阿拉伯风情一展无遗,尤其是那极具特色的清真寺,在各种八角形建筑物中更加显得庄严肃穆。

    莫桑克国宾馆一向安检严格。去年生恐怖袭击事件后,国宾馆的外面建了一个“s”形的水泥隔离障碍,主要是防止“汽车炸弹”的袭击。想进入国宾馆院内后,要经过两道大铁门。

    在铁门处,汽车必须熄火接受检查,接着是警察带着警犬检查。最后一道关口,就是检查进入者身上携带的物件,类似坐飞机时的安检。

    国宾馆的总统套间有两套,每个套间都有数百平方米。为加强保卫,大楼在访问前一天才会允许工作人员入住。安全部门对大楼的上上下下,包括空调和下水管道都进行了周密的检查。

    唐逸被安排在国宾馆两套总统套房之同行的代表团大部分成员则被安排住进了国宾馆主楼,那是一座巨大的十一层建筑,每一层都可以容纳多个代表团使用。

    此次随唐逸出访的大多是辽东党政干部及经济界人士,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中石油副总裁李克斌,他也随同唐逸来到了总统套,二人自然需要进一步的交流。

    总统套内处处可见阿拉伯风情的异域奢华,从纯手工编制的绚丽毛毯到晶莹剔透的古典水晶吊灯,甚至吧台的支架上提供几种造型精美的阿拉伯水烟。李克斌看着吧台就笑,说:“这个好,我抽过,有点意思。”

    唐逸笑了笑,却是在软软的古典长沙上坐下,谭将香烟和火都摆好,又忙着去找茶叶泡茶。

    李克斌五十多岁了,头秃了一半,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微胖老人,虽然在中石油他一言九鼎,上上下下的中石油干部几乎没有不怕他的,但现在,他身上那锐利的威严早就收的干干净净,笑呵呵坐到了唐逸身边,说道:“唐书记,早就想跟您共事,这次机会难得啊,我多学习学习。”

    唐逸笑道:“共同学习,共同提高吧。中东这个地方我第一次来,想打开局面,李总有没有什么想法?”

    李克斌就叹口气,说:“莫桑克的油都被美英石油公司把持着「咱们想插一杠子谈何容易,慢慢来吧,唯今之计也只能和他们的国家石油公司签几个协议作突破点。”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李克斌自然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了,他也知道现在和自己同坐了一条船,想来来之前就想好了对策,以自己和就罕就德的私人关系,努力下和对方的国家石油签订几个合作意向应该没问题,这就是官场上所谓的“成效”实际上就是几张废纸,当然,或许以后有用,又或许没用,谁知道呢,总之事情是应付过去了,而应付这类事,李克斌看来已经驾轻就熟,可以说,这是位很会“作官”的干部。“唐书记莫非有什么高见?”见唐逸不置可否,李克斌就“虚心”的请教。唐逸笑着点起一颗-烟,说:“走着看吧。”

    李克斌就笑,没接声,他早就听闻这位辽东省委书记深的很,在这类人面前,自然是要十二倍的提防。

    李克斌走后,唐逸还是默默坐在沙上深思,谭走过来,将已经橄凉的茶水换掉,唐逸的目光这才看到了他身上。影响您了吧?”谭微微有些慌。

    看着这个穿着黑西装越帅气的伙子,唐逸就笑:“怎么不出去走走,团里的人都去看清真寺了吧?这里很安全,你也去照几张相片,等回去给女朋友看看。”

    谭摇摇头,说:“不用。”谭的女朋友极为贤淑,从来不会抱怨什么,也从不用他操心。唐逸点点头,回身端起了茶杯。

    唐逸和就罕就德总统的再次会晤是在第二天下午,就罕就德总统安排的极为私人,邀请唐逸到了总统府的网球场,和唐逸较量了一盘网球。

    论体力比技巧就罕就德总统都差之远矣,唐逸给他留了面子,没有令他输得太惨,即便如此,一盘网球下来,就罕就德总统几乎喘不过气的样子,当然,以他的年纪能这般剧烈的运动,保养的还是相当不错。

    坐在绿草坪旁的长椅土,就罕就德总统大口的喝着水,豪爽的笑着:“我的中国兄弟,很棒,很棒!”

    唐逸微笑,用白毛巾擦拭着自己额头,其实根本没有几滴汗「唐逸也觉了,随着自己年纪的增长,体力却没有明显的衰退。“我能不能再去辽东看看?”就罕就德笑着问。

    “随时欢迎!”唐逸做了个欢迎的手势,就罕就德又笑起来,大笑了一阵后,他渐渐严肃起来,说:“中国很大,我的国家很,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唐逸芙道:“我们现在不是好朋友么?”就罕就德就再次笑起来。“而且,你们有可以影响世界的武器,石油。”唐逸又接着道。就罕就德又笑“我就知道,你会和我谈这个。”“邀请我的时候您就应该想到了。”唐逸笑着说。

    就罕就德微微点头“你也应该知道我的难处,石油在莫桑克也是敏感的话题,不是我一个人能作主的,不但有反对党,党内一贯的政策我也不能背叛。”转头很认真的对唐逸道:“对你,我是很有好感,也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但这不能改变什么。”在这种私人场合,虽然他并没有用大多官方言语搪塞唐逸,但显然也是滑头的紧了,既“真诚”的想和唐逸交朋友,又不想为朋友做点什么改变。其实,或许他对唐逸有些好感,但政治人物又岂会那么单纯,近些年共和国经济实力剧增,尤其是几次经济危机后,共和国经济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就罕就德希望莫桑克能从共和国的经济展中捞到好处,和唐逸缔结一种朋友的关系无疑是一条捷径,而在这之前,就罕就德自然不希望突然调整国家对外的一贯政策,引起国内政敌的疯狂攻击。

    对这些,唐逸自然心知肚明。他笑了笑道:“我完全理解总统先生的难处,不过我听说贵国石油公司遇到了困境,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听到翻译过来的词句唐逸开始称呼自己“总统先生”就罕就德就知道这位红色高官有些不悦,虽然对方年纪轻轻,但可并不简单「大概是看出自己的用心了。

    而后听到唐逸提起“莫桑克国家石油”就罕就德又是微微一怔,随即就芙:“我的中国兄弟,你的消息灵通的很。”

    就在莫桑克总统府出邀请唐逸访问的信函没有多久,莫桑克国家石油所属的一处油井突然生大火,事故极为严重,到现在火势尚未熄灭,而莫桑克能源部和安全部门介入的调查中,莫桑克国家石油整个企业体系都是问题重重,贪污**官僚效率低下,几乎国家企业中所有的负面名词都可以冠在它头上,而随之,莫桑克国家石油在金融市场遭到狙击,股价一落千丈,愤怒的民众开始走上街头抗议,现在的莫桑克国家石头几乎成了过街老鼠。

    就罕就德也正为之头疼,这是他上任后面对的第一次严重考验,尤其是欧美石油公司开始流露出吞并莫桑克国家石油的意图,并且被一些报纸披露后,早就对国家经济被西方企业控制的莫桑克阿拉伯民众更加愤怒起来,甚至开始有冲击政府部门的迹象生,现在莫桑克安全部门可以说是严阵以待,据情报部门分析,极端左翼势力已经开始有了活动,不排除生大规模恐怖袭击的可能性。

    就罕就德甚至开始怀疑不管是透露政府和西方石油公司接绁的消息也好,组织民众游行也好,都是极端势力在背后捣鬼。深深叹口气,就罕就德没有说话。

    唐逸拿起水喝了几口,笑着道:“总统先生想摆脱目前的困境也很容备。”

    就罕就德微微蹙眉,还是没有说话。嗯来他也知道唐逸接下来会说什么。

    唐逸笑道:“如果贵国国家石油能和中石油合作,以我国石油公司的实力,一切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当然,我知道总统先生的顾虑「不过总统先生应该知道,我们的外交政策一向温和。并不是非彼即我,同样,贵国石油公司和中石油的合作也不会是大鱼吃鱼的市场行为,我们可以真正帮助贵国石油公司走出日前的困境,而需要的,只是贵国石油公司的一点的股份,绝对不会影响贵国石油公司决策权力的一点股份。”

    虽然看似在上风,其实唐逸也有些无奈,共和国的外交目前就是这么一个因境,在一些比较敏感的对外贸易中,完全不是市场行为主导,往往要珞很大的代价来获得一点点回报或者说突破,而最悲哀的是,往往却是付出了代价,却反而得不到预想中的回报。

    不过莫桑克事件,用萧金华的秘密情报部门来分析的话,结果自然就不同了。此刻的萧金华,想来又笑眯眯品着红酒为儿子感到自豪呢。

    就罕就德,沉思了好一会儿,终于,慢慢的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