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成败?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成败?2017-11-8 23:54:16Ctrl+D 收藏本站

    红色色宝马在春城外环的高路上“风驰电毕”被一辆辆从后面过去,唐逸坐在副驾驶上,好笑的摇了摇头。

    车内清香萦绕,音乐醉人,驾驶位上,允儿心翼翼专心致志的打着方向盘,不时给后面的车打让出车道,乳白的毛衣,水磨蓝牛仔裤,允儿是那么的青春靓丽。

    “不要怕,开快点,没有关系的。”唐逸温言勉励她,大老远的来春城请长试她的新座驾,却不想唐逸上了车,允儿却是紧张的不行,比当初的兰姐还不堪,现在兰姐当唐逸的司机却是早已驾轻就熟。

    悦耳的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接了电话,是唐万东打来的,唐逸知道定东的一些事,接了电话低声说了几句,那边允儿忙心的关掉了音乐。“长,我是不是开太愎了?”唐逸挂了电话后,允儿有些沮丧,垂头丧气的说。唐逸笑道:“哪有?坐允儿的车最舒服啦?”“啊!”允儿开心的笑了,动作也就不再僵硬,车慢慢的提了上来。能给唐逸做司机可是她买了新车后第一个愿望。

    看着允儿青春靓丽的笑靥,唐逸也禁不住微微一笑,时间过的真快啊,允儿一转眼已经是华人困知名的美女作家,赚的稿费早已千万记,加之齐洁负责打理她的收益,其现在的身家可想而知。“长,我见了宇将军了……”允儿声的说,更心翼翼的偷看唐逸的脸色。唐逸微微一怔,说:“是吗?什么时候?”

    “就,就前几天,宁将军和齐姐一起和我吃了个饭,我,我不知道有没有说错话……”允儿的声音越来越低,虽然事后齐姐一再说宁将军话少,不是生了气,而且宁将军叫她喊宁姐就说明对她印象不铝,但允儿还是怕得很。

    唐逸却是不知道妹和允儿见面的事,齐洁也没有说,想了想笑道:“没事,她一直跟我夸你呢?”

    自然不知道长也会说谎,允儿这才放了心,开心靖笑道:“是吗?那就好,我还怕她讨厌我呢。”唐逸摇摇头,说:“不会的,哪有人会讨厌允儿?”

    允儿甜蜜而羞涩的笑了,唐逸轻轻抚了下她柔顺的长,说道:“走吧,去吃饭。”允儿用力点点头,说道:“长,今天我请你吃大餐!”来。唐逸就笑,允儿节俭的很,就是和自己在一起才会变得“奢侈”起红色宝马后,一相黑-色桑塔纳若即若离的跟着。手机音乐再次响起,唐逸看了看号,比较陌生,接通,是很动听的女孩子的声音,只是嗓门大了点,噪杂的音乐也随之扑来“唐逸,你还没死吧?在哪呢?这几天想还钱看不到你,宁宁说你忙,忙什么呢?”知道是谁了,脑海里泛出那银亮丽少女,唐逸道:“钱你给宁宁就行。“什么?你大声点!我运儿听不清!”重金属的音乐声,男女吵闹声,乱糟糟一团。“钱给宁宁吧。”唐逸稍微提高了嗓门。

    “你有病啊!那么多谶给个孩子,你怎么当爸爸的?他丢了的话会有心理阴影知道不?算了,你这个老爸是把我打败了,过来吧,旋风酒吧,我把钱给你,我门口等你啊!不见不散!”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唐逸微微蹙眉,随即对允儿道:“市局你认识吧?往那边走。”“哦。”允儿点点头,踩油门

    旋风俱乐部是春城最近最火爆的绿色k刊,也是少男少女们最喜欢去的娱乐场所,在九零后的眼里,现在的kTV有两类,一类是给老男人服务的,也就是有陪唱女孩儿的那种老式俱乐部;另一类就好似旋风俱乐部这样只是单纯的k刊,很适合男男女女一大群人来唱歌,也是少男少女的最爱。夜幕之下,旋风俱乐部五彩缤纷,霓虹动感十足。

    在唐逸指挥下允儿靠边停了车,却见俱乐部前一帮人正在吵闹,灯柱照耀下,一伙五颜六色头的少男少女和三四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五颜六色的奇怪型中,那头银色长还是那般耀眼,搭配着一条韩式风格的黑色裙子,黑白相间的长棉袜,可爱又性感。就在唐逸准备下车的时候却见“嘭”一声,女孩手中的酒瓶已经砸在了一个男人的头上,唐逸微微蹙眉,就停了下来。

    宝马后面的桑塔纳,谭极快的下车跑了过去,很快的分开了乱成一团的两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那边不依不饶的男人们也渐渐安静下来,而亮彩少女在谭手指的方向下,歪歪斜斜的走向宝马,看起来就知道喝了不少酒。

    对于唐逸的来说,程晨子这个九零后的生活无异于来自火星,叛逆前卫西又不可理喻。见其野蛮行径,唐逸更对这位火星少女的一点点好感也荡然无存,准备快点拿了谶结束和她的接触,谁知道火星少女上了车,醉眼朦胧的看着疼逸,眼里慢慢淌出泪水:“叔叔,我啊,我想杀人……我想杀人……”嘟囔着,随即就慢慢歪斜在后座上,好像睡了过去。这声“叔叔”出自火星少女的嘴里,很有些怪异,却令人心中一柔。“她好像喝多了。”允儿有些担心的看着火星少女,说:“长,她家在哪儿?”

    唐逸微微摇头,说:“等我打个电话。”这种时候,自然要兰姐出马来解决,唐逸可不想-和允儿好不容易的见面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子破坏。

    在唐逸怀里的允儿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青春性感的躯体轻轻贴在唐逸身上,唐逸则吸着烟,爱怜的轻抚允儿的长,这些年了,一直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在几位红颜中,允儿是最单纯最容易满足的,在她的字典里好像就没有吃醋这样的字眼。

    手机音乐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唐逸心中的温馨,拿起电话看了看号,接通,话筒里阴恻恻的女声:“你在哪儿?”“有事?”想不到她醒了,兰姐一到,唐逸自然就甩手不管,但想来兰姐也是给她安排住进了夏兰酒店。

    “我衣服是不是你换硌?”现在唐逸知道她的语气为什么这么阴森了,笑了笑道;“不是,是我一个朋友,女性朋友。”“是吗?”火星少女显然有些怀疑,但随即就说道:“这事儿改天再和你算账,你现在在哪儿?”“家里呢?”唐逸也在夏兰酒店,但自然不会和她细说纠缠。

    少女沉就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能不能借我十万块谶?”不等唐逸说话,少女就道:“你放心,你可以打听打听,我-妈是张琼,南湖那个高尔夫俱乐部就是她的,我借你的钱慢慢还,肯定能还你。“不能。”唐逸还是那么淡然的回答,这些九零后,每天生活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想做什么。

    火星少女又沉就了下去,好一会儿她慢慢道:“我最好的朋友被人强*奸了,自杀未遂,现在还躺在医院,我听六他们说十万块钱就能找到人杀人,我要找人杀了那个王八蛋。”

    唐逸微微一怔“怎么不报警?”

    “报警有用吗?你知道砰与八蛋是谁不?刘桂东,谁敢查他?”

    唐逸问道:“刘桂东是谁?”

    “恩,忘了你是上班族了,生活因子接触不到他,那春城市委书记你知道吧?他是春城市委书记司机刘桂军的弟弟。”

    唐逸怔了下,本来觉得这些女孩男孩生活乱七八糟的,所谓强*奸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没想到竟然牵涉到了王军的司机。

    “刘桂东是个变态,佳佳她妈也是做生意的,听说也是被强迫成了他的情人,佳佳以前就说过老看到她妈妈哭,谁知道这次,他,他喝多:i;。。r。。。”

    晨晨没有再说下去,沉就了一会儿问道:“借我谶,行不?”

    “报警了吗?”唐逸沉声问。

    “报了!跟你说了没用,你怎么一根筋呢?你傻啊!知道那变态是谁不?市委书记司机的弟弟,牛死了,牛上天了,你懂不懂?!”晨晨大声的喊,心中的怨气好像终于迸出来。“不就是市委书记吗?有什么大不了?我,我找人杀了他,找人杀了他……”晨晨渐渐啜泣起来,嘀里嘟囔着,无助的哭泣。唐逸没有再说话,慢慢的挂了电话。

    曾几何时,以为辽东在自己治下吏治清明,有反贪局督察局双管齐下,辽东大大的公务人员奉公守法,正在向透明执政的目标迈进,谁想到在自己不曾接绁到的角落,黑暗面却是比比皆是,区区一个司机的弟弟,俨然就是欺男霸女的恶霸,强*奸幼女这种令人指的恶行竟然有人不管不问,反贪局督察局这时候又在哪里?自己引以为豪的辽东体制改革又到底收到了多么大的成效?亦或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自己能影响到的,难道仅仅是省委大院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