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六章 媒体

第二百三十六章 媒体2017-11-8 23:54:17Ctrl+D 收藏本站

    宽阔肃穆的办公室,省反贪局局长邓克凡省督察局局长张劲光并肩坐在长沙上,凝固的气氛令两人心中秫然,虽然唐逸书记从头到尾都没有火,语气也和往常一样平和,但两人都是如坐针毡,那种压力只有两个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效率很高嘛,案子这么快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唐逸翻着桌上的卷宗,很平淡的说着。邓克凡和张劲光互相对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涉及此案的人员,转交司法机关严办,量刑上我会和浩平同志通通气。”“浩平同志”自然是指省高院的王浩平院长,而一向不干涉司法裁决的唐逸书记会在两人面前说这些话,自然是在表明一个态度,看来这次唐逸书记不是一般的恼火。

    邓克凡和张劲光都没有掊声,这种时候,还是少说话比较稳妥。

    “劲光,工作没到位啊!”唐逸终于合上了卷宗,看向了张劲光。

    张劲光知道,虽然这个案子并没有市民打电话给督察局反映情况,看似没有督察局的责任,但在唐书记眼里,同样是督察系统宣传不到位,没有令民众信服,这就是自己的失职,而唐逸的话也很重“工作不到位”张劲光脸上火热,嘴巴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我想了想,这样吧,在省台黄金时间开一个栏目,叫廉政之窗也好叫什么也好吧,就把你们平时办的案子,反贪啊,党内不正之风啊,公务人员失职被处罚的一些情况啊,都在这个栏目里讲一讲,想叫老百姓认为咱们不是形式主义,媒体的作用很大啊,对一些负责任的媒体,咱们还是要支持啊。

    唐逸思索着,慢慢的说下去“作栋同志和卓言同志那里我会砸个头,你们再研究怎么搞。”刘作栋是省委宣传部部长,卓言就是分管新闻媒体等工作的副省长。“就以这个案子为契机吧,案子的始末,涉案人员博情况都讲清楚,包括案犯中哥哥的身份和腐化情况都要讲清楚。”

    邓克凡和张劲光面面相觑,邓克凡忍不住道:“这,太消极了吧?”唐逸书记的意思,是要将案子原原本本的真相呈现给民众,就算是王军司机刘桂军的身份都给曝光,虽然只是春城市委机关司机班司机的身份,但想来人们很快就会知道他是哪位领导的司机。

    “没什么消极不消极的。”唐逸摆了摆手“正是因为出现敏感的案子就遮遮掩掩,老百姓才不信咱们,有时候传的谣言比真相还可怕,这就不骆极了?不被动了?”

    “以后上栏目的案子也都采取透明的模式,涉案人员的身份也好,处理情况也好,都讲清楚,要叫老百姓看到咱们治的决心,长此以往,咱们才能掌握主动权啊!”

    唐逸字字千钧,邓克凡和张劲光都知道这次书记下了决心,张劲光跃跃欲试,只觉得唐逸书记的话深得其心;邓克凡却有些担心,毕竟现在辽东政治氛围比较平稳,如果说低调处理了这个案子,王军那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但如此大张旗玫,还要在电视台曝光刘桂军的身份,这简直就是劈头盖脸抽人耳光呢,可不知道王军心里会怎么想。不过邓克凡自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唐逸书记了火,又有谁敢直面锋芒?和唐宁坐在餐桌前,父子俩面前一人一碗泡面,和餐厅的浪漫情调极不协调。唐宁却是将一根长长的面条吸得滋滋响,吃得津津有味。唐逸拍了拍他脑袋,说:“有那么好吃吗?”“恩!”唐宁点点头,开心的说:“我第一次吃泡面,还是爸爸泡的。唐逸好笑的摇头,跟着自己第一砍-吃了泡面,还开心的很。

    兰姐几天不敢露面了,因为刘桂东这件案子,唐逸前些日子火气大的很,还把兰姐叫过来狠狠教训了一番,兰姐虽然委屈,自己又不是东西厂间谍,怎么省里什么事儿我都要知道?但再委屈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这几天不敢冒头,免得又被黑面神迁怒。

    唐逸没叫厨师准备饭菜,本想自己亲自动手给宁宁作顿好吃的,但事到临头又没了精神,最后就煮了两包方便面,只是没想到宁宁却是吃的开心的紧。

    吃了面,唐逸收拾了碗碟,就和宁宁坐在沙视,这时候无疑是唐宁最开心的时间,老爸晚上很少在家,更别说陪他看动画片了。“宁宁,想不想学钢琴?”虽然明明知道望子成龙将孩子送进无止境的补习班不是什么好事,但事到临头,作为父亲的心情,却不是理智可以解释的,当然,唐逸更多的是征询宁宁的意见。“想。”唐宁却走出人意料的点了点脑袋。唐逸就笑,这孩子,还真和别人不一样。嗯了想道:“过段时间再说吧。“哦。说着话,电话响了起来,是门卫那边打来的,纪委书记刘明浩来访。

    刘明浩虽然没有原纪委书记谢路平的锐气,但却也极为老道「在处理辽东几件敏感案子时的手法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能力,也极快的在辽东纪检战线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家伙,吃了没?”在唐宁礼貌的问刘叔叔好的时候刘明浩疼爱的捏捏唐宁的脸,任谁见到唐宁的俊秀可爱都会自内心的喜欢。“吃啦,和爸爸一起吃的泡面。”唐宁响亮的回答。刘明浩微笑起来,对唐逸道:“天伦之乐,让我辈艳羡啊!”

    唐逸微笑请刘明浩坐了,那边唐宁就吃力的拎着大书包走向书房,看得刘明浩忍俊不禁,笑道:“不是才上幼儿园吗?包里都什么啊?

    唐逸笑笑:“都是他喜欢的书。”

    刘明浩点了点头,看了唐宁的身影一眼,心说人生又岂会姜的平等,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可不知道比同龄人早早站在起跑线上多久了。

    “喝两。?”刘明浩笑呵呵看向唐逸,他喜好杯中之物谁都知道,当然,仅限于比较亲密的朋友。

    唐逸点点头,就拿起电话准备打给伙食房叫厨子弄几个下酒菜,刘明浩却按住电话笑道:“不用麻烦了,我给弄几个凉菜,想当初下乡的时候,用大葱蘸酱也能整几两呢。”

    刘明浩对下酒之物果然是手到擒来,不一会,几盘“大地回春”“火山下雪”之类的凉菜就端上了茶几,当然,就是些青菜杂拌西红柿白糖之类的雅名。“先祝贺唐书记,中东一行大有斩获。”刘明浩先举起了洇杯。

    唐逸就笑着和他碰了一个,现在中石油正与莫桑克方面接绁谈判,在中东的收获想来令党内一些力量更为看好唐逸,这一点,刘明浩想来也清楚的很。

    喝了酒,刘明浩就叹了口气,说道:“外交难啊,家父以前在外交部的时候整日呕心沥血,那时候的事我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时的外交虽然和现今没有可比性,内外环境都生了变化,但从建国起,我们对外交往就一直很被动,这是不争的事实,家父昨天还打来了电话,叫我替他给你带声好,也感谢你给他浮一大白的机会。”唐逸肃容点头:“谢谢刘老挂怀,下次去北京一定看望他老人家。

    刘明浩笑道:“就怕他老人家一高兴,拉着唐书记聊起来没完,老人家,都有这毛病。来吧,尝尝这个,用手撕的,原汁原味。”

    品着酒菜,聊了几句家窜,刘明浩就笑道:“浩平同志和玉栋同志那儿,我和他们谈吧,压力大了,也影响工作。”

    唐逸其实早就猜出了来意,想也知道邓克凡定然将自己准备在电视台曝光案子的事给刘明浩汇报了,请刘明浩出面来劝自己。

    只是没想到刘明浩并不是来规劝自己,而是准备将麻烦揽上自己的身,其实就是做一个缓冲,将这件事当作他的意见,替唐逸背了这个“黑锅”也就可以令唐逸跳出这件奎,能最大程度的从中贯彻自己的意志。

    刘明浩呢,就成了直接对抗王军的棋子,虽然最后唐逸肯定会介入,但只是表明一个支持的杏度,就算知道整件事最后其实站得是唐逸,也不会令王军太过尴尬。这些话自然不用明讲,唐逸心知肚明。默默点上了一颗烟,唐逸没有说话。

    唐逸自然知道,不久前的中东一行给他带来的收益,这时候突然在辽东搞出大动静殊无益处,毕竟对媒体的控制对一些事件的处理有着某些莫名其妙的不成文规矩,而自己主动出面打破这个规矩,在一些人看来,定然是一种尚不成熟的表现。“不必了!”沉就了好一会儿,唐逸掐灭了手中的烟蒂,语气很平静,却很坚决。

    刘明浩橄做一怔,随即就了解的点点头。当仁不让吗?深深看了唐逸一眼,刘明浩又举起了酒杯,笑道:“我再敬书记一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