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四十六章 理论先行

第二百四十六章 理论先行2017-11-8 23:54:28Ctrl+D 收藏本站

    二月底,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出版了《新形势下尝锄崭洞丫明建设》,主编为包衡手下最犀利的笔杆子顾子清,该书全方位阑述了市场经济下社会主义理论的展价值分配权力监督公平民主是文章的重点,并且毫不客气的指出了改革并放以来的若干失误和认识上的混乱。这份内参资料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现阶段下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困乏,没有创新的局面,在党内引起了讨论的热潮。

    在党的历史上,各种力量的角逐莫不是理论挂帅,能不能站在理论的制高点,往往是成败的关键,虽然现在已经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自改革开放以来,新时代的理论研究远远跟不上社会展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不但造成了人们思想认识上的混乱,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多干部失去信仰渐渐腐化变质的原因之一。

    当然,理论喊的再响,没有监督的权力也是可怕的,是以文章也用相当长的篇幅对党的权力分配原则进行了透彻的分析。

    翻看着资样,唐逸微微一笑,虽然里面讲的很多东西自己都和顾子清有过深入的探讨,但没想到当顾子清用文字表述出来,却是丝丝入扣无懈可击,笔杆子就是笔杆子。当初自己将他推荐给包衡,却委实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省委常委安东市委书记周本笑呵呵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笑着说:“唐书记,你找我?”

    唐逸笑着起身,和周本一起坐到了落地窗前的沙上,亲自给周条倒了杯水,笑道:,“没什么大事,想听听你对安东港三期工程的看法。”

    周本刚刚到辽东之时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自己事业上的一次转机,本来快退的人了,就想安安稳稳的走完自己的最后一程,才刚听说自己要被下放到辽东时,心里别提多懊恼了,唐谢两家不睦,自己这个。谢家的亲家去了辽东还能落下好?

    却不想到任后,周本才现安东这座城市的基础被打的多么扎实,不管是公务员的效率还是城市建设,都在一种良性循环中快展着,以前虽然也听说过安东的一些传闻,但想来不过是唐家那边给唐逸造势,夸大其词而已,这样的例子还少了?等眼见为实,周本才现,这座城市根子里的东西却是靠宣传讲不出来的,唐逸在十几年前就给这座城市灌输了越时代的人文理念,时至今日,这种现代化管理的观念早已渗透进这座城市的骨子里,却不是哪一个当权者能改变的了的。

    当农业集体化改革在全省推动之后,安东更是当仁不让的走在了全省的前列,新农村建设异乎寻常的成功,周本则惊奇的现,自己的政治生涯迎来了第二春,工作起来干劲十足,这却是他刚刚参加工作时才有的热忱。在安东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这就是周本给自己制定的目标。

    安东港第三期工程是安东市市长姚云飞提出的构想,因为随着安东和新义州的展,在可预见的将来,安东港的吞吐量将会成为制约这座城市展的狂桔。

    听唐逸问起,周本笑道:“我和云飞探讨过,不出五年,安东港的肺活量就不够用了,这还是保守估计,没有将新义州跳跃式的展计算进来,唐,进出新义州的货物都是走安东港,新义州那个螺旋形展,我不敢恭维,但它的因素却不能不考虑。”

    唐逸微笑点了点头。

    周本又说道:“当然,我知道现在中央在这方面卡的比较严,如果实在不行,我希望能由省里和市里出面,贷款也好,融资也好,拿到资金,咱们自己搞这个工程。”

    唐逸笑了笑,“好,我知道了示意周本喝水。

    周条知道,唐逸从来是该表态的时候才表态,自己的想法都讲了,也只能等,等唐逸的态度了。

    唐宁开学的前几天,金贞贞也去北京上学了,她是被北影特招的,唐逸送她了一笔钱,又托了北京一个朋友照顾她,只希望这位朝鲜姑娘以后生活平平安安快快乐乐。走得时候金贞贞眼睛哭得红红的,但想来她也知道,她终究要寻找自己的明天。

    唐宁第一天开学,唐逸自然要去接送,于是,在幼儿园门口等唐宁下学的时候又见到了晨子,看到晨子漂荐的型又挑染成妩媚的深紫,唐逸也只能摇头。

    “喂,你特瞧不起我是吧?”晨子凑到了唐逸身边,大眼睛盯着唐逸。戴了瞳。精致的就好像瓷娃娃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晨子梗着脖子,上下打量着唐逸,“就你好,看你这身行头,穿着西装就当自己是西门庆?土包子一个!你们这些老年知识分子,外貌忠良,满肚子男盗女娼!”

    唐逸不在意的笑了笑。

    斜眼看了唐逸半天,晨子终于败下阵来,这个男人,还真有点荣辱不惊的范儿,就是死气沉沉的太招人烦了!

    几丰个朋友排着队走出来,唐宁和菲菲肩并肩走在一起,粉雕玉琢的一对金童玉女。

    晨子拍了唐逸肩一下,说道:,“今儿我载你,去我家,宁宁答应教我们菲菲英语来着,噪,我说你们家宁宁是什么脑子啊?菲菲说他会好几门外语?还说的贼溜?我院。那个字母歌都快忘了”。

    唐逸就笑,看他神气,晨子不屑的道:“牛屁啊?那是宁宁牛,你得意个什么劲儿?真有本事,老婆能跑了?。也不管伤没伤唐逸的自尊,晨子笑得花儿一样冲那边招手:“宁宁,过来!去看看姐姐的新车!”

    一辆乳白色车,停在幼儿园单行道的禁行线上,晨子一步三跳到了车前,摆了个叨。”挞劝,姐姐的新车漂亮吧”。

    “漂亮唐宁点了点脑袋,晨子就更高兴了,拉开车门:,“快上车,外面冷

    车内清香幽幽,唐宁和菲菲坐在后排,唐逸坐副驾驶,刚刚上车就来了电话,是来自北京的电话,唐逸说了几句,挂了电话,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电话是中组部汪国正副部长打来的电话,也没说什么,只是问候几句。但唐逸却知道现今京城局势之复杂,明年是大换届年,安副主席肯定是力争上游的,今年下旬的六中全会将会成为党内各种力量角逐的战场,也是各方力量角逐的关键所在,六中全会之后,下一届最高层的政治格局实际上已经可以初见端倪,而现在,各方都在为六中全会准备着,看似平稳的政局实际上暗流涌动。几天前,中组部中靠近安副主席的一位副部长被调离,京城内局势极为微妙。

    自己呢,在六中全会上,又该表明怎样的态度?听闻总书记准备在六中全会上增补一名政治局委员,自己又该投出怎样的一票?

    “孩子爸,想嘛呢?。晨子突然用胳膊捅了捅唐逸,用天津腔问他。

    唐逸回神,看了晨子一眼,没吱声。

    晨子却又回头问唐宁:“宁宁,姐姐的车好不好,以后天天带你玩儿好不?姐姐比你老爸本事吧?”

    换作别的孩子,那么崇拜爸爸的,听到别人说自己爸爸不好自然不干,唐宁却不同,从来不参与爸爸他们之间“大人的事儿”听晨子问,却是不说话。

    晨子就高兴了,得意的对唐逸道:“看,宁宁都默认了是吧?你这个老爸有点失败啊”。越说好像越兴奋,突然道:“宁宁,以后别喊我姐姐了,喊我干妈,叫你老爸牛,不就有个好儿子吗?咱打破他的垄断,好不好?看他以后还牛?。

    唐逸吓了一跳,随即好笑不已,这个女孩儿,还真是什么疯话都说得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唐逸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上这辆车了,虽然是晨子不分青红皂白硬拉来的结果,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有个忙里偷闲的时间?这个特立独行的少女,能令自己从繁重的政务党争中解脱出来,偷得浮生半导闲,偶尔放松放松,清醒下头脑,这样的机会对自己来说,是很奢侈的,也很必要。

    那边晨子却是越说越起劲儿,一个劲儿叫唐宁喊她干妈,唐宁没有阶级观念,更不会在乎晨子姐姐是个。“文盲。”相反他是很喜欢这位漂亮的姐姐的。不过他的心思里可知道这是件大事,老爸不放话。他自然不会喊,只是偷偷看向老爸。

    唐逸皱眉道:“什么干妈?你还未成年呢?被你妈知道看她怎么收拾你?。

    晨子撇撇嘴:“她才不管我呢,这几天她心情好着呢,拿了个大项目,好像是安东的高尔夫球场吧?她说本来没希望的,是遇到贵人了!这不,要不怎么给我买这车呢!”又拍着脑袋道:“我真笨,以前怎么没想到呢?有宁宁这么聪明的干儿子,看他们谁还敢跟我吹牛!”唐逸再懒得理她,索性转头去看外面风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