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四十八章 缓急谁知

第二百四十八章 缓急谁知2017-11-8 23:54:30Ctrl+D 收藏本站

    宁边市区昔日繁华的主干道,突然戒严起来,武警战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通往主干道的各个路口严密控制,陡然间,初春时分的宁边,多了几分冷峭。

    下午五时左右,一行黑色车组成的车队风驰电掣的驶入市区,最前面,警灯闪烁,扩音喇叭噼啪的响,远远围观的路人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车队中间的一辆黑色商务车内,安副主席正微笑和唐逸倾谈,他刚刚视察完边河核电站,陪行的有辽东省委书记唐逸,中核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赵博海,宁边市委书记程明秀等人。

    边河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付佑介绍了核电站施工进展,本来预计12年投入全面运营的核电站施工出奇的顺利,今年年中就会竣工投入试运营。

    安副主席看起来心情不错,谈兴也浓,不时侧头和唐逸低语。

    坐在最前排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高进不时从后视镜瞥几眼唐逸,高进虽然是副部级官员,也挂了中央政研室副主任的头衔,实际上负责的事务等同于安副主席的专职秘书。

    “核电站,安全最重要,这是个要花大力气抓的东西啊,一旦出了问题,我们就是千古罪人。”看着手上的资料,安副主席不无感慨的说。

    唐逸默默点头。

    “边河核电站过绷的关键装备是由国内厂家生产,这点很令人

    欣慰啊,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被人卡了脖子。

    听着安副主席的话,唐逸笑笑,又点了点头。

    “婉这孩子没再闯祸吧?”点到即止,安副主席将话题转到了女

    儿身上。

    唐逸笑道:“怎么会呢?婉对工作热忱,刘作栋,就是我们辽东的宣传部长,他对婉的评价也很高。还跟我说过,想将婉调回省里,接弛的班。”

    安副主席微微一笑,说道:“这不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能掐越党纪国法的接班人这一套呢?不能开倒车啊”

    唐逸笑笑:“我想也是。”

    两人就都不再说桊,高进从后视镜看着唐逸,若有所思。

    酒桌上,陈方圆很是多喝了几杯,喝得胖脸通红,但他此刻的心情愉悦的紧,显然觉得自己大有面子。

    看着王总和谢总心翼翼的神情,陈方圆心里这个舒畅啊,你们觉得我是土包子,暴户,可你们谁能请到这尊菩萨,还不得我老陈出马?

    又看了眼身侧这位年青的高级干部,自己的“准姑爷”,那气度,那架势,也怨不得女儿没有名分却死心塌地跟着他。

    一直到散场,陈方圆还飘飘然的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情绪里不能自拔,等王总谢总用和平时迥异的态度和他告辞时,陈方圆才稍稍清醒。

    在VIp电梯里,陈方圆见除了警卫员谭再无外人,就抓着唐逸的手,几乎有些感激涕零,“唐书记,要我怎么说好呢?谢谢您,今天真谢谢您了,谢谢您给我老陈这个面子。”

    看着明显喝高的陈方圆,唐逸笑着拘拍他的手:“叔,您说的远了,您高兴就成”是啊,陈方圆也明显老了,虽然保养的好,但到了年纪,那衰老的姿态却是掩饰不住的。看着陈方圆,唐逸心里也有些歉然,一直以来,自己真正尊重过他吗?或许,那表现出来的尊重又是多么的虚伪?可是这位老人,将自己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了自己,他的女儿无怨无悔,他呢?

    “我送迷你吧。”唐逸轻轻拍着陈方圆的背,止住了陈方圆的咳

    嗽。

    陈方圆微微一怔:“送我?”

    “对,送迷你。”唐逸微笑着。

    “好,送我,送我,好。”陈方圆语无伦次的,喃喃的点头。

    夜灯下,唐逸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春城,他已经来了很久了,但独自一人走在春城街头,多少年了,好像是第一次。

    “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唐逸突然停下脚步。

    一直默默跟在唐逸身后的谭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唐唐书记这是怎么了?谭琢磨着,字斟字酌的道:“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领导。”

    唐逸笑着摇摇头:“你呀,别就会说好话,我是问你,作为一个男人,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谭,或许除了宝儿,他对自己的红颜知道的最多。

    谭怔住,这个问题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更从来没想到唐书记会和自己谈论这样的话题。

    好一会儿后

    谭低声道:“我,我不会说。”

    唐逸轻轻叹口气,“是啊,谁又说得清呢?

    默默前行,唐逸再没有说话。

    2年4月,辽东省建设厅正厅级巡视员李皓因“性骚扰”被党内严重警告,并且案例上了辽东卫视的“金盾之窗”,很快轰动了全省乃至全国,这是共和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案件,就算职场上,“性骚扰”都是一个很难界定的范畴,却不想在辽东,一名正厅级干部会因此被处分,并且作为典型案例传达到辽东各市县乡镇,更在媒体上毫不避讳的揭露。

    唐逸书记亲自批示,要全省党员干部引以为戒,提高自身修养,做到“防微杜渐”

    在电视节目里,省督察局局长张劲光接受了访问,主持人提的问题很尖锐,张劲光的回答也不含糊,可以说是铿锵有力,当主持人问道“凭什么就能认为李皓的行为构成性骚扰”时,张劲光是这么回答的:

    “督察局是一个监督机构,从职能上说,是一个预防机制,不能说,等你铸下大错,我们再来挽救,那就是纪委的工作了。

    李皓这个案子吧,有人举报,我们就要调查,至于说凭什么认为他性骚扰,他呢,有老婆,调查时两人都说感情很好,那他又为什么给受害者送花送礼物,不是谈朋友吧?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持续了有半年的时间,在调查中,受害者态度很明确,就是不喜欢他「也拒绝了他很多次,但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和他继续见面,这就是在利用手中的职权嘛”

    “长达年的追求,不管李皓的目的是什么,都给受害者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负担,我们党的干部,更要以身作则严格要来自己,判定一个干部是不是性骚扰,我看不能和职场上比,不拖泥带水,你的行为违规了就是违规了,没那么多理由可讲。”

    “所以,我们最后将这个案子上交给省纪委,也阐明了我们的意见,最后也获得了省纪委领导的支持我认为,整个案子从立案到调查再到下最后结论,都是经得起推敲的,我也愿意承担任-何责任

    张劲光很快成了网络上的名人,甚至有人称他为辽东的“张青天”,跟帖响应者数以千计,当然,也有人开始担心张劲光的前途,只是很少的人才能清醒意识到,这个案件可能的历史意义以及其带来的影响。

    4月底,中纪委将李皓一案作为典型案例传达到全党纪检部门,充分肯定了辽东省纪委省督察局的工作,并且第一次提出在全国各省推动监督机制,常设类似辽东省督察局这样的监督机构。

    据闻中纪委常委会议上,如何不受地方党政机关影吨提高各省监督机构的**自主性成为了讨论的话题,看来,在全国推动监督机制的改革已经势在必行。

    夜灯朦胧,窗外是春城璀璨的夜景。

    接过齐洁递过的红酒,齐洁穿了件玫瑰红睡裙,粉腿玉臂晶莹剔透,白皙的脖颈上戴了串巧的红宝石项链,映的她艳丽无方,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你呀,急了点吧?”齐洁笑孜孜站到了唐逸身边,跟唐逸

    窗外风景。

    她踩着双性感的蓝水晶斋跟拖鞋,站在唐逸身畔,几乎和唐逸一般

    高。

    唐逸笑了笑,说道:“人生匆匆几十年,急也好,缓也好,后人评

    说吧。”

    齐洁嫣然一笑,将盘得花儿一样美的髻靠在唐逸肩膀上,轻声道:“是啊,胜也好,败也好,终究不过梦一场,跟着你,我不后悔,这是一场很美很美的梦。”

    唐逸轻笑道:“怎么听着你好像看破世情的世外高人了?”

    齐洁咯咯一笑,从唐逸肩膀上离开,说:“还不是跟你大老婆呆久了,被影响了?”

    疼逸无奈的摇头。

    齐洁却又俏皮一笑,说:“嗳,你说你当年是不是对我性骚扰,明明有定亲的对象了,还天天的追着我。

    唐逸点点头:“格说是就是了

    齐洁就娇笑起来,搂住唐逸的脖颈,轻声在唐逸耳边道:“那好,我代表人民代表政府来惩罚你,你服不服?”

    墙壁上,朦胧的人影越靠越近,轻轻的喘息声中,天籁般的女音突然惊呼,随即用哭音道:“是,是我骚扰你,是我一直追着你……

    俄尔,满室皆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