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五十三章 魔术师之恋

第二百五十三章 魔术师之恋2017-11-8 23:54:36Ctrl+D 收藏本站

    j1,气功大师……吴老师被京城戴上冰冷的手拷的,她还是有些想不通,自己怎么就成了世界歌坛第一女王乐坛神话般存在的传奇人物雪妮的大夫,就那么随便功,几百万美元滚滚而来,更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怎么就惊动了,而且就算自己亮出了曾经是某前任国家领导人的御用气功师,还是被那姓何的吆喝着,看样子自己不是女士的话,就要当头挨几个耳刮子,这姓何的,根本不将自己真真假假的辉煌履历当回事,以前,就算某些市长省长,都有被自己唬住的呢。妙山别墅的豪华客厅里,看着骨瘦如柴,却仍是那么光彩照人的雪妮,唐逸又好气又好笑,埋怨道:“你怎么搞的,怎么什么都信?气功这东西,我都不清楚,你就敢随随便便找个人看病?”宛如穿着白纱裙的清纯天使,雪妮精神状态却是不错,笑着说:“气功啊,你们国家的神秘治疗法,怎么会骗人呢?”她的中文却是说得顺溜无比,竟然隐隐是标准的京腔,金碧眼的级美女讲京腔中文,实在是别有一番味道,而且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宛如天簌,叫人听了一辈子也忘不掉。唐逸无奈的摇头“你呀你,怎么还迷信起我们国家来了?这个国家有值得你迷信的东西吗?让那些膜拜西方的人知道,你这个欧美神话盲目崇拜中国,要吓死一批人。”雪妮轻笑,笑声好听的令人身心俱醉,“唐逸,也许你是对的。可是这个国家,有我迷信的东西。”唐违心里轻轻叹口气,岔开话题,说道:“你说你吃不下饭?没食欲?要不要我介绍真正的中医泰斗给你看看?”雪妮摇了摇头,突然说:i,我,我有点饿了!”唐逸一怔,有些挠头,随即道:“那,我给你下盘饺子吧。”i,好。”雪妮开心的笑了。当饺子上来,看着雪妮狼吞虎咽的,唐逸更是摸不着头脑,说道:“你们这些西方胃能吃得动正宗中国饺子?你这病……”说着话,唐逸突然再次怔住,深深看了雪妮一眼,就不再说。i,有蒜吗?”雪妮突然抬头,可怜巴巴的问。唐逡又好气又好笑,斥道:“大姑娘家,吃什么蒜,难闻死了!”i,我,我没吃过,吃饺子不是要蒜吗?听你的好了。”雪妮又“可怜巴巴”的低头继续去消灭盘里的饺子。“来点醋吧。”唐逸拿起盛醋的瓶给雪妮吃碟里倒了一点,说道:i,来点醋,不会腻。”i,吃醋?”雪妮呆了一下,就咯咯娇笑起来:“汉语好奇怪啊,我一直就想问,吃醋这个典故是真的吗?”瘴逸笑了笑,说:“千百年前的事,谁知道呢?”雪妮点点头,就心翼翼的蘸醋吃了起来。看着雪妮,唐逸慢慢端起了茶杯,吹了下飘起的茶香,随即又放下,想了想说道:“你,还没有交男朋友吗?”雪妮含着半个饺子,点头含糊的道:“没呢,要不你用魔术给我变一个出来?”唐逸笑道:“你想交男朋友的话,还用我变吗?”雪妮咽下最后一个饺子,口漱口,碧蓝的美丽眸子盯着唐逸,轻笑道:i,你变一个唐逸给我,会不会?”唐逸再次默然,看着雪妮,沉默了半晌,唐逸叹口气道:“我,早想和你谈谈,雪妮,你知道的,我们两个不可能。我和你说实话吧,我这个人,不是好男人,我有老婆,也有情人,我不但滥情,也没时间和她们相聚,和你呢,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们之间,更加不可能。”雪妮一眨不眨的盯着唐逸,突然问道:“你喜欢不喜欢我?”唐违一滞,看着雪妮那期待的神情,终于没狠下心肠,微微点点头,说:“应该是喜欢你的吧?我想,没有男人会不喜欢你,但那是不同的,你懂吗?”雪妮却仿佛如释重负,微笑道:“那我就一辈子不嫁人。”唐逸默然,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辈子不嫁人,不交男朋友,歌迷们也都喜欢吧?”雪妮笑着说,看不出什么幽怨哀伤,唐逸的心却轻轻颤了一下。门被轻轻敲响,唐逸说了声进,何森从门缝冒出了头:“哥,好像有记者,狗仔队鼻子真灵,不过他们应该没把握,也进不来这里。”唐逸微微蹙眉。何森马上明白,说:“我这就找人赶他们走。

    ”在北京地面上,三哥的朋友如果还可能被骚扰,那他何森也不用出去见人了。“你是对的,我就是你的累赘。”雪妮轻声的说。唐逸心里微微一疼,摇摇头道:“不在乎这个。”“不在乎吗?”雪妮盯着唐逸。唐逸点点头,说道:“不在乎。”到底自己在乎什么?唐逸自己也不知道。很多年了,都不像此刻迷茫彷徨。i,不管怎么说,你给我煮的饺子我会永远记住,那一刻,是我一辈子最开心的。”雪妮轻声的说着。“唐逸,把你的朋友叫进来,咱们唱歌吧?”雪妮突然兴致勃勃的提议。唐逸默默的点头。唐逸的“朋友……,实际上不过是何森谭二人,两人在外面凉亭里聊天呢。虽然跟在唐书记身边见识了形形色色的绝色美女,但当这位世界乐坛传奇女王拿着话筒,用中文为唐书记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时,谭心里还是被一种异样的情怀所震撼。雪妮天簌般的歌声比原唱更美,多了几分异国情调。谭可以肯定,雪妮翻唱的这歌如果流传出去,整个共和国乐坛都会为之震动,那些崇拜欧美乐坛随之自认高人一等的歌迷们怕是会疯。可是现在,她只为一个人演唱。“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雪妮是看着唐逸笑着唱的,泪水却慢慢流淌。何森和谭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都有些堵。在这个浮躁的夏天,在京城某个角落,有一支哀伤的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