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全会(下)上京!上京!上京!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全会(下)上京!上京!上京!2017-11-8 23:54:40Ctrl+D 收藏本站

    微风阵阵,天有些凉。

    唐逸和石明凡走在燕京宾馆的花园中,夜灯下,花坛中姹紫嫣红,

    争奇斗艳。

    散步的人很少。

    “明凡啊,总书记来东北组,身上压力大吧?”吞逸笑着问。

    石明凡笑了笑,说:“有点。”

    是啊,八大组中,实际上比较起来东北组的委员敏并不多,中央却偏偏如此重视东北组,其中的意味可想而知。

    东北唐,或许这个坊间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唐逸在辽东的几年,带动的可不仅仅是辽东经济的展,东北唐不是斗争出来的,在辽东政经局面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同时,唐逸在党内的威望也在逐步上升,直到反贪监督体制改革,更将唐逸推土了一个新的高度。

    如果说,这次全会上一定要增补政治局委员,那么没有唐逸的话,党内会有很多同志有话要说。

    一气增补两名政治局委员,又刹底谁在陪绑?

    九月底为全会准备的政治局会议上,田江和唐逸最终被推出来虽然有些难产,但也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和唐不同的是,田江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很低调,用北京某位领导的评语就是“脚踏实地的干事”

    不过,石明凡侧头看了唐逸一眼,却想起了身边一位文人挚友的话,“如果想让这个国家从狠上生变化,还是要唐逸这样的人才有勇气有魄力。中庸之道,有时候,不过是羊肠道。”

    东北唐?石明凡笑了笑,快走几步,和唐逸并肩前行。

    十号上午,燕京宾馆第一会议室召开了召集人会议,总书记代表中央政治局,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主要任务』**中央关于进一步推动党内民主建设的决定》的形成过程及主要内容全会的其他事项和会议的开法与要求,作了重要讲话。

    总书记在讲话中,要各组召集人对各地区各部门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对中央政治局的精神是否吃透理解,对中央政治局提议的若干问题议案的取向是否理解掌握,做到有充份把握,要及时了解掌握委员们的动向和变化,深入过细地做好化解共识的工作,确保党的议案能高票高度一致通过。

    而在早前的政治局会议J1,安副主席则讲过另一段话,提到了一些中央委员的倾向,他说,在某些即将卸任的中委中,由于清楚自己是最后一任的中央委员,产生了错误的思想倾向;因个人因素对组织不满,想泄一下;把个人权利错误地和党的组织原则和党员的权利对立起来,借此机会表现不满,杜绝这种错误倾向先要从思想上找源头等等。

    山雨欲来,针尖麦芒。

    这些谈话记录不会外传,而最高层的政治人物们也都同样清楚这些话所蕴含的深意。

    十号晚,分组传达召集人会议精神,《决定》。

    十一号下午和十二号全天,分组审议《决定》。

    十二号晚上,唐逸刚刚吃过晚饭,回房间上网的时候,接到了允儿的电话。

    “想我了?”唐逸笑呵呵的问,允儿,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有什么话也从来喜欢憋在心里,对唐逸的每一句话都很敏感,好像时时刻刻都怕长不再喜欢她了,是以对允儿,唐逸表现出来的关爱可能更多一些。

    想来允儿那边羞红号诳■,却是很开心的承认:“是。”

    唐逸知道,这个电话多半就是齐洁鼓捣着她打来的,明天将会分组审议增补政治局委员的人事案,允儿又哪里敢在这时候打电话来“干扰”自己。

    自从华逸案之后,齐洁除了打来电话报平安,却基本没了音信,

    想来是怕唐逸翻旧账,先“冷却冷却”。

    “长,您,您马上就是政治局委员了吗?”允儿对唐逸,几天时间不见,就会过份尊重起来,这个“您”唐逸纠正了好多次,但往往等一段时间又改了回来。

    唐逸笑了笑道:“难说。”

    是啊,就在昨天,一家海外政治杂志在解析**十九届六中全会时,用大篇幅分析了田江和唐逸,在最后,竟然称唐逸“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来自统治集团的民主人士。”该杂志影响力不,也是国内副部级以上干部可以的内参,批判性,而对于唐逸的这个论调一出,又是在即将表决的前夕,使得这次表决凭空多了几分变数。

    “长,您好好休息,注意营养。”允儿叮嘱着,不能深问长

    的政治生活,也只能从私人生活上关心了。

    唐逸就笑:“吃好喝好是不是啊?”

    “我,我嘴笨,不,不知道该怎么说……”允儿怕是急得眼泪都

    打转了。

    唐逸笑道:“我懂的,你不说我也懂。”

    “嗯。”允儿好像长出了一口气。

    结束了和允儿的谈话,去闻时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一下,

    是宝儿来的短信,要老唐同志上QQ

    “叔叔,干妈在我身边呢。”宝儿从爱美,就算聊QQ用的字体

    都漂亮的紧,令人赏心悦目。

    “不打扰你,就迷你一句话,一切顺利妈没说,都是我

    自己想的啊!

    唐逸笑着,打了个“恩”,看着渐渐淡去的可爱头像,唐逸慢慢靠回了座椅。

    第二天各大组分组审议人事提案时,出乎意料的,最容易出问题的东北组唐逸和田江都高票通过,同样西人都高票通过的还有解放军组和西南组。

    而田江,在华北组也高票通过,在中央部委组同样顺利通过,但在华东和西北中南均被卡住,尤其是在西北和中南,反对票高达百分之七十到八十。

    唐逸呢,除了在华北组以微弱优势通过外,在中央部委组西北组和华东组都获得了相当高的支持率。

    听闻投票结果出来,最失落的莫过于谢文廷,如果说华东是皖东和唐系的大本营,是其稳固的票仓,就算出于团结的目的唐万东唐逸等作了大量工作但田江还是未能通过在大家意料之中,毕竟没有高票反对,说明投团结票的很多。那么唐逸在西北的高票通过和田江在西北遭遇的冷落则给了谢文廷最沉重的一击。

    他属于西北组,但偏偏西北组唐逸高票通过,田江却在西北被卡住。“西北刘”,唐家的那位亲家,可能是本届最后一届担任局委,老皖东,马上快退下去的人,这几年一直波澜不惊韬光养晦,在最后时刻,这位老人却展示了其在西北不可撼动的地位,不要说谢文廷,想来,近些年开始苦心经营西北的学院一系都处于极度震惊中。

    夜色,艨胧。

    唐逸默默品着茶,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气度沉稳的老人,宁北自治区党委书记刘景阳,也就是唐欣的公公。

    “刘书记,明天还是要作作大家的工作。”唐逸知道,自己一些票同样是学院领袖人物做工作而来,是团结票。虽然田江在三个大组未获得通过,但毕竟票数已经够资格明天正式表决,如果明天表决的结果是自己一个人通过,那么未免令人难堪,更影响团结。政治上可以争斗,但很多时候,还是要留有余地。

    刘景阳微微一笑,说:“不要想太多。”

    唐逸就点点头,这位老人心里又哪里会没底?需要自己提醒了?

    刘景阳笑眯眯抿了口茶,说道:“明年,我也该回家抱孙子去了,你也常来家里看看,听楼说,唐欣对你比对他还上心呢。”

    唐逸笑着点了点头。

    刘景阳端着茶杯,看了唐逸一眼,就问道:“马上进政治局了,下一步有考虑了吧?

    唐逸就笑:“组织上决定吧。”

    刘景阳伸手点了点他,笑而不语。

    11年1月,十九届六中全会决定,增补唐逸田江佴志为政治局委员增补马静梧同志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随之一系列人事调整中,原辽东省省长薛川调任商务部部长,原辽东省委副书记陈波涛任辽东省省委书记,原鲁东省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姚立柱任辽东省省委常委副书记辽东省人民政府省长。

    虽然一直对这次全会抱有很大希望的王军只是兼任了专职副,自己应该是唐逸计划中的下一届辽东班子的二号人物,新省长姚立柱是唐逸在黄海时的老朋友,当时任副省长T国资委党组书记,而他的年龄也马上要到站了,来到辽东,更多的是起一个保驾护航的过渡作用,而自己,也正需要这样的时间。

    当然,王军也知道,唐逸选中自己更多的是从一种政治平衡来考虑,自己没有什么浓厚的唐派背景,又对辽东极为熟悉,不大可能搞另起炉灶那一套使得辽东展偏离轨道,这正是唐逸所需要的第二把手。

    同样在1月,唐逸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公告传达到了共和国所有大大的权力机构。

    实际上,唐逸还兼任了**中央党建工作领导组副组长,党建工作领导组组长为国家副主席安在山。

    当然,唐逸同样顺利成章进入了**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成为除了主任委员华总理副主任委员安副主席外,编制委员会中六名委员之

    此外唐逸也挂上了**中央反**协调组副组长**中央巡视工作领导组副组长**中央人才工作协调领导组组长**中央创先争优活动领导组组长等等头衔。

    至此,唐逸,这位刚刚四十三岁的新生代干部,正式成为中央序列中最有权力的人物之一。

    在辽东省党政军人士欢送唐逸的宴会上,黑压压的干部坐了一桌又

    一桌

    当辽东省省委副书记春城市市委书记王军提议由唐部长讲几句的时候,金碧辉煌的大宴会厅中,响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焓热烈掌声。

    掌声经久不息,所有人都激动的看着唐逸,是啊,进京了除了特殊时期,这位可能是党的历史上最强势的中组部部长,雄踞东北近七年之后,在遮天蔽日的唐派干部簇拥下重回京城,随之又将怎样在最高层政治生活中施展他十年一剑的抱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