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章 侄子

第四章 侄子2017-11-8 23:54:45Ctrl+D 收藏本站

    开过会,快到时间结束办公的时候,部长办公室接到了美国大使馆打来的电话,是杰克逊大使亲自打来的,李刚请示唐逸后,将电话转进了唐逸的房间。

    杰克逊大使在电话里,表示用私人名义请唐逸共进晚餐,挂了电话,唐逸叫李刚查了下,晚上不是很重要的约,就叫办公室把电话打回去,表示接受杰克逊的邀请。

    去赶宴的时候唐逸带上了李刚,又叫秘杰克逊的用意,自己又是刚刚到中央,自然要谨慎些的好。

    杰克逊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白人,短灰白,显得极有气度,他对中华文化知之甚深,甚至还知道将菜单给唐逸要唐逸点菜,就像国内私交好友一般。

    “唐部长,你的大名我久仰了,用中国话说就是如雷贯耳。”杰克逊举着一杯茅台,微笑敬酒。

    唐逸笑笑,和他碰了一杯,却见老头滋一声干了,唐逸怔了一下,也就将酒一饮而尽。

    看起来杰克逊确实是私人宴请,一句话不谈政治,天南地北的和唐逸海侃,从京城一些国人都不熟知却历史悠久的胡同开始,到中原古都南方水乡,他都极为了解,更虚心向唐逸请教历史上一些典故,说实话,到最后,一些典故还把唐逸难住了,只好直言说不知道。

    杰克逊却是赞赏的道:“唐部长名不虚传,和我们美国人一样直率,唐部长的执政风格我也很喜欢,我的几位朋友都很欣赏你,麦克也经常提起你。”

    唐逸就摆了摆手,说:“诚实是我们中国人的美德,同样,贵国人认为的不直率很多时候是一种礼貌,这也是我们的传统美德。”

    杰克逊就笑:“唐部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不要误解。”

    从坐下,唐逸一直在琢磨杰克逊的用意,也在仔细聆听他每一句话,可是到酒宴结束,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杰克逊是美国总统的密友,是民囧主党重量级的人物,几年前美国大选,他也有被党内提名的希望,只是因为他奉行对华友好政策,得不到党内绝大多数力量的支持,可以预料的是,也得不到美国主流社会的支持,就算真的被提名,也肯定是惨败的下场。

    这么一位人物,自然不会是真的请客聊天哥俩好,可是他到底又是什么用意呢?

    回到妙山别墅,唐逸琢磨了好久,最后给何森打了个电话,叫他马上过来。

    何森现在是分局副局长,正处级干部,穿着深蓝色警官制服的他精神利落,只是这两年有点福,微微有些胖。

    “何森,你知道麦克?金这个人吗?是个美国人?”

    何森屁股还没坐稳,就听到唐逸问这件事,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

    唐逸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讲真话。”看来自己是找到脉络了,刚才仔细回想和杰克逊的谈话,老头数次提起麦克?金,原来真跟这个人有关系。老头来中国久了,却是表达方式也入乡随俗学起中国这一套,虚虚实实的,令人有些无奈。

    何森不敢再隐瞒,说道:“是乐乐,把这个人给打了。”乐乐是唐逸的侄子,大姑家表哥苏南的儿子,大学还没有毕业。

    唐逸没吱声,拿起了茶杯。

    何森就继续说下去,麦克是美国某跨国集团中华区副总载,近年一直在北京生活,前几天带着他的中国女朋友逛商场,像和乐乐一帮人撞到生了口角,继而乐乐率人将麦克暴打了一顿,当地派囧出所处理事件时,好像对乐乐等人态度不怎么好,双方生了肢体接触,结果乐乐几个又把这警囧察给打了,最后惊动了何森,是何森把乐乐一帮人弄出来的。

    想来,麦克应该有朋友或者父辈和杰克逊有交情,又熟悉国内某些规则,毕竟还要在京城做生意,不敢太过得罪乐乐一帮人,是以杰克逊才用这种方式很委婉的知会唐逸,自是希望乐乐以后不要再找麦克的麻烦。

    何森一边说,一边看唐逸脸色,心下越来越是不安。

    劲爆的音乐,忽明忽暗的光影,疯往扭动的男男女女,到处弥漫着颓废堕落。

    蓝岛迪厅豪华气派的贵宾包房内,十几名男孩女孩举着啤酒杯碰得叮当响。

    坐在包房最中间的是一名帅气英俊的男孩儿,嘴上叼着烟,一脸的高激。

    “乐乐,不会有事吧?”他怀里青春貌美的女孩儿有些担心的声问他。

    苏乐乐嘴角撇了撇,露出一丝轻蔑。这个迪厅他何磊叔叔有股份,也是在这里,认识了这些**,不过,他的女朋友灵是从高中就认识的,在大学还是同学,他追了好久才追到手,和他这个圈子接触也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现在需要酒精的麻醉,他不会带灵来这里,这个圈子,他不喜欢。长时间在这个圈子里,人会霉会腐烂,他不希望灵也变成里面的一员。

    灵声音虽然轻,还是被人听到了,一个胖胖的女孩儿就嘿嘿的笑起来:“妹妹,你不是认真的吧?乐乐怎么会有事?你知不知道乐乐他叔叔是谁?他叔叔是,”胖女孩故意拉长声音,然后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这两个字好像有神奇的魔力,房间内马上安静下来,这些新一代**提到他的名宇,就好像龙公子那一代年轻时提起唐老谢老,神圣威严高山仰止。甚至直接说出这两个字也是那么艰难,也是一种不尊重,胖女孩说完,就拿起啤酒杯大口的灌酒。

    灵傻傻的问:“唐逸是谁?”

    房间里的男孩女孩都像看怪兽似的看着她,久久,都没人知道说她什么好。

    苏乐乐就笑了,他喜欢灵的就是这一点,不像在这个圈子里,每个人好像天生就被划分了等级,而自己,因为舅老爷和叔叔的关系,好像理所当然就是食物链的顶端。

    看来大家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一名男孩儿笑道:“再说了,乐乐这是为民除害,妈的,最看不得外国农民跑四九城来吊膀子,勾引良家,再看见这孙子,接着揍他!”

    大家哄然说是,灵担心的看着这帮高傲跋扈的男孩女孩,在这些人眼里,好像北京城就是他们的,打了外国老总,根本不当回事,乐乐,乐乐也是他们中的一员,这还是自己原来认识的乐乐吗?

    包厢门突然被人椎开,男孩女孩都吓了一跳,有人本来想骂,但等看到进来的人就都闭了嘴,纷纷站起来,“叔叔,”,“舅舅”的叫着。

    看了眼乐乐,何森皱起了眉头,“怎么不开手机?跟我来。”

    乐乐和何磊感情最好,却不大喜欢何森,何磊开朗爱开玩笑和乐乐就跟哥们一样,何森却严肃的很,京城很多人都怕他,说他阴,乐乐也从心里有些抗拒他。

    “去哪儿?”乐乐梗着脖子。

    “别废话,出来!”何森就训了他一句。

    苏乐乐突然有些明白了,站起来,却抓紧了灵的手,说:“你跟我来。”

    “去哪儿?”灵还没回过神,就被苏乐乐拽着向外走。

    苏乐乐笑着:“你不是不知道我叔叔是谁吗?带你去见识见识。”

    虽然他还在开玩笑,灵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安,乐乐一向用玩世不恭来隐藏自己的内心,而能令他害怕恐惧的人,又到底是多么可怕?

    来到蓝岛迪厅外,何森看了眼灵,说:“先送她回家。”

    苏乐乐却抓紧了灵的手,说:“不。”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好斗的神情。

    何森皱了皱眉头,但最后没说什么,做手势要两人上车。

    灵从越野车里跳下来,刚刚被面前这座古香古色的皇家庭院的美景震撼,又马上被荷枪实弹表情肃穆的武囧警战士吓了一跳。

    铁门之侧,站得笔直的武囧警战士,刺刀锃亮,军装笔挺,令人油然升起惧意。

    一名迷彩服的清秀女武囧警走过来,仔细检查灵手包里的东西,又将灵搜了身,灵无助的看着乐乐,好像木偶般被女警官摆布。

    “请进吧。”女警官随即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又作了个手势,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苏乐乐随即又拉起了灵的手,他为什么带灵来,大概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是因为惧怕即将面对的人,而在灵身边,他总是能鼓起勇气。

    就这样眼花缭乱的,迷迷糊糊的,灵走进了那间红地毯铺地的客厅,两名穿着深红制服的女孩儿就在门廊等候,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神秘肃穆。

    客厅沙上坐着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听到脚步响,他转过了头,年纪看起来不是很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但目光却令人不可逼视,在乐乐和灵身上转了一圈,灵心里竟然突然就慌张起来,甚至第一眼,竟然没能对这个男人的相貌作出什么评判,就好像,这类人物,早已经不能用平常人对人第一印象来认知。

    唐逸看到了乐乐紧紧握着女孩儿的手,笑了笑,做了个手势,“过来坐,乐乐,你的女朋友吧?叫什么名字?”

    乐乐,表哥苏南的儿子,大姑的孙子,大姑和家里人走的很远,可能还在心里怪爷爷偏心吧?

    自己为什么排老三,也是时候大姑的提议,说不管姓什么,是男是女,都是唐家人,干脆南蓉蓉逸他们就按年纪排吧,这样显得亲,是以,自己就成了“唐家”的老三,何磊何森唐欣他们也就开始喊自己“三哥”,可是近年来,何森和何磊已经将前面的“三”去掉了,只有唐欣喊顺口了,一直改不过来。

    苏南就成了“唐家”的大哥,大姑对他期望也很高,尤其是在自己反抗爷爷的那些年,表哥想来都做好了进入任途的准备,可是,爷爷一直没有放弃自己,还训斥了大姑一颇,令他一家人离开京城,是以一直到现在,大姑和表哥的心结可能还没解开,只有留在爷爷身边的表姐苏蓉,才和自己走的比较近。

    表哥现在是京城卫戍区某部队作战部参谋,中校军衔,可以说很不如意,其实他年轻的时候有很多晋升机会,都被爷爷和二叔拦住了,不能大大的亲戚都身居要职,是以,表哥对自己感情冷漠也可以理解。

    或许正因为这样,表哥对乐乐给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教育子女是一门大学问,就算你倾注了全部的心血,教育方法不对头,结果往往会南辕北辙。

    乐乐就是这样,年纪愈大反抗精神愈强,对于父亲时常挂在嘴边的“红色血脉”反感的不行,苏南叫他往东,他偏偏就要往西,本来时候品学兼优,长大了却成了真正的纨绔子弟,几天不闹事好像就不是他苏乐乐的风格。渐渐的,苏南对他也失去了耐心,这两年,听到他闯祸,只管拿棍子打他。

    不过苏南心里的痛,又有谁知道。

    想到表哥,唐逸轻轻叹了口气。或许苏南不会想到,这个世界上最能理解他的,可能就是他一直视为人生中最大障碍的那位。

    “乐乐,你这个堂吉诃德,到底挑战的对手是谁呀?”唐逸微笑看着苏乐乐。

    在唐逸面前,苏乐乐无疑是很紧张的,就算再怎么伪装的玩世不恭,可是每次见到这位叔叔,内心深处的惧怕却是瞒不过自己。

    听到叔叔好像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内心的话,苏乐乐心里震动了一下,其震惊可想而知。

    唐逸又笑道:“你是反抗你爸爸?还是反抗世俗家族这些东西?你想当悲剧英雄,还是好好努力,学会什么叫为你自己的人生负责再来吧。”

    苏乐乐一句话都不敢说,叔叔的每句话好像都刺穿了他的心。

    唐逸又笑道:“我像你这个年纪,也反抗过,觉得咱们的家庭没有亲情,没有温暖,是冷冰冰的坟墓,可是你认真了解过你身边的人吗?”

    苏乐乐说不出话。

    “好了,不说这些了,留家里吃个饭,闲得无聊的时候,不要出去惹事,来看看你这个叔叔,从自身做起,先关心你的亲人,好不好?”

    苏乐乐默默点头。

    唐逸笑着站起来,说:“走吧,咱上桌!灵,你第一次来,别拘束,就当自己家。”

    “好。”灵心翼翼的回答。没有想象中狂风暴雨的训斥,没有公事公办大义灭亲的严肃,可是这个年纪不太大的叔叔短短几句话,却是那么的令人信服,虽然还是不清楚他是谁,可是那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令人头脑微微眩晕。是啊,乐乐是怕他,怎么会不怕呢?他的评语在乐乐心目中的地位,想也可以想得出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