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 2012

第九章 20122017-11-8 23:54:50Ctrl+D 收藏本站

    2o12年的春节,妹和宝儿远在俄罗斯。2o12年的春节’据说齐洁和陈何见了面。2o12年的春节…唐逸出现在解放军迎新晚会上,给全国子弟兵拜年。

    北京饭店明月轩…金碧辉煌的大包房内,只有唐逸齐洁和齐洁父母四人…唐逸一边给齐老爹倒酒好一边笑着说:‘“说了我去黄海看二老的’齐洁实在是不懂事。…’

    齐老爹有些慌’双手捧起了酒杯…他本来就好看个政治新闻什么的’自从知道唐逸这个人之后’对这方面就更加关注起来,唐逸现在的身份他清楚着呢…四十出头,却已经迈进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其权力地位难以复加,任何同龄领导都难以望其项背。

    “是我们自己要来的,您挺忙的,哪能耽误您?”齐老爹赔着笑说。

    唐逸现在的身份齐老妈是听老伴说的’于是也喜欢上了看新闻联播’唐逸在新闻联播上露面的时候她就会一惊一诈的喊老头子快过来看。

    现在坐在唐逸面前,虽然唐逸还走过去那个和蔼可亲的年轻人,她却感觉完全不同,拘束的很。

    “叔叔…阿姨…你们还是喊我逸吧,要不就喊我唐逸。”唐逸一边给二老夹菜,一边说。

    齐洁就抿嘴笑:“怎么不叫我喊你逸?”她心情极佳,高贵大方而又性感动人的黑色皮衣皮裤,更显得她精致秀美,艳光照人。

    “好没大没的!”齐老妈记斥了齐洁一句才觉得不对…齐洁娇嗔道:“妈…你想我喊他叔叔啊?”

    齐老妈只能无奈的瞪了她一眼:“这孩子!”

    齐洁这一闹,酒桌上气氛倒多多少少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亲和

    到现在齐老爹和齐老妈也早明白了,所谓包养齐洁的南方商人不过是杜撰出来的,从头到尾女儿都跟了唐逸,不过今时今日这些都没了意义,看到女儿开心的样子,就知道唐部长很疼她,这就够了。

    再说唐部长是多忙的一个人,十五还没过呢,就能陪自己老两。吃饭,也可足见他对自己老两口的尊重,这才是最难得的。

    齐老爹端起了酒杯:“唐部长,我,我终于放心了,齐洁,齐洁是个命苦的孩子,遇到,遇到,总之是她的福分,我,我谢谢您。”齐老爹有些动感情,说话都有些哽咽,有些话不敢说得太明白,但却又很想说出来。

    齐老妈也开始抹泪,想起齐洁不是寡妇的寡妇日子,想起她背后被人戳脊粱骨抬不起头的时光,怎么也想不到齐洁有这么一天。

    齐洁也不再嬉皮笑脸,默默帮父母夹菜。

    唐逸和齐老爹碰了一杯,说道:“我应该谢谢叔叔阿姨,生了个好女儿。”手,不知不觉将齐洁娇嫩的手握住。怕被父母看见不好意思,齐洁挣了一下,没挣开,偷偷踩了他一脚,也就由得他。

    李婶走了,走的很突然,就在唐逸和齐洁一家吃饭的当晚走的,而唐逸春节前看望的时候她还好好的,还和唐逸整了两盅。

    李婶在和唐逸生活了一段日子后,最终想念老街坊,还是回了春城,回了她简陋而热闹的区。

    李婶丈夫去世的早,儿子又天折,本来是孤苦无依的,可是她再回到春城后,尤其是唐逸入主辽东几次看望她后,她和唐逸的关系不知道怎么就泄露了,很多人都知道她喂过省长夫人的奶,而李婶的几家远房亲戚突然就和她走的近了,尤其是她的一位侄子,一定要接她去家里住,李婶不肯,侄子一家索性搬来了和她一起住。

    也难怪,就算那些传言是假的,可李婶的名下真真实实多了一栋别墅,春水河边的别墅…寸土寸金好只是她说什么也不搬去住而已。

    李婶的情况唐逸都知道,不管这些远房亲戚到底存的什么心思吧’她老人家开心就好。

    只是没想到…没享了几年清福,她就走了。

    唐逸是和齐洁一起来的,齐洁的身份自然是妹的姐姐,妹妹不在,帮李婶来操办后事。

    唐逸没有惊动辽东方面…是真正的轻车简从,除了几名警卫员,就带了生活秘书杜晓峰。

    南风区工商局家属楼,十几栋绿色的楼,好像也快要拆迁了。

    因为是几十年历史的平板楼…实际上住户也不太多了,住的大多是南风区工商系统退休的老同志,或者是他们的家属。

    兰姐在帮李婶安排灵堂等事宜,唐逸和齐洁则直接到了绿楼’不过令唐逸没想到的是,李婶家里坐满了人,烟雾缭绕的,好像还有人大声吵架,杜晓峰敞开门,吵嚷的声音马上从门缝冲了出来,从门缝可以见到,客厅沙座椅人。

    开门的是一名中年男人,本来好像还带着怒气,见到杜晓峰身后的唐逸脸色马上变了,他就是李婶的远房侄子,和唐逸见过几面,自然也知道唐逸现在的身份。

    赶忙将门所一下拉开,中年男人赔着笑,也不敢称呼什么,结结巴巴的道:‘“您,您来了,请,请进。”,

    唐逸隐约记得他叫李勤,就伸出了手,李勤愣了下,就手足无措的伸出双手捧住了唐逸的手,说:“您,您请进。”

    唐逸心情沉重,默默的进了房间。

    房里的争吵还在继续,突然见到进来了四五个人,其中更有一位娇艳不可方物的大美女,吵嚷声马上了下来,接着就有一个中年妇女尖叫道:“李勤,你还叫帮手了是吧?叫帮手我也不怕你,阿姨没留下遗嘱,她的东西就得平分,大伙儿说是不是?”有人就哄然叫好…也有几个却是盯着唐逸,脸上神色越来越古怪。

    想也知道,李勤就算后来确定了李婶和唐逸的关系,也会瞒的死死的,不会令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知道。吃独食也好,嫌这些人嘴多烦也好,没有任何理由告诉他们。

    唐逸微微蹙眉,齐洁也被烟呛的咳嗽了一声。

    “都出去,快点!”杜晓峰瞪起了眼睛。

    “你谁啊?”那位最先挑头儿的中年妇女也像好斗的母鸡一样瞪着圆鼓鼓的蛤蟆眼。

    “李婶马上火化了,想去见她老人家最后一面的就一起来,不想去的,现在请你们离开。”眼见唐部长和齐总在李勤陪同下进了李婶的居室,杜晓峰压低声音:“好都滚蛋!”不是长在近前…早就叫他们滚了。

    “嗳,你这人怎么骂人啊!”中年妇女向拼凑了一步,有男人就要过来打杜晓峰,更有人吵着“李勤是干嘛去了?”自是以为李婶卧房可能有什么好东西,和那一男一女进去能干什么好事了?就有人要追进去。

    眼见场面要失控…谭作了个手势,马上,早就将房间战略位置占领的几名年青都伸向了腰间,谭则拿出警官证,大声道:“我是公安部警卫局的,请大家配合,保障长安全。”

    有人就安静下来,那中年妇女却是不屑的道:“你拿个破本本吓唬谁呢?姑奶奶不吃这一套!”正要凑过去看,身子突然就是一滞,谭掏出了手枪,枪口对着地面,他又道:‘好请大家配合…马上离开。”

    不用多说,这帮人轰一声一拥而出,就怕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中年妇女向外跑的时候还被人绊倒摔了一跤,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李婶的卧室里,看着一件件遗物,唐逸久久说不出话来。

    慢慢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架,是一张老照片…李婶和宝儿的合影,宝儿才**岁大,粉雕玉琢好像洋娃娃,针织的乳白色毛衣毛裤,满头漂亮的花辫,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轻轻叹口气’唐逸慢慢坐在了床沿。

    齐洁则对李勤使了个眼色,来到门边,自是有话要对他说。

    “别墅会变卖,以李婶的名义捐给希望工程或者华逸慈善基金。“齐洁第一句话就令李勤心冰凉,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点头。

    “当然,你照顾了李婶这么长时间,也辛苦了,回头我给你张支票’数额你自己填。还有什么要求你都可以和我提,可以和这个名片上的人联系。

    齐洁将一张身边工作人员的名片递给了李勤。

    空白支票?李勤脑袋嗡了一声…随即就知道自己不能不识相,这支票让自己填,更是个难题,先不能过别墅的价值是肯定了,那填多少?一百万?五十万?十万?填多少好像都不合适。

    很声的,李勤赔着笑,“支票我就不要了,照顾姑姑是我应该的,还拿什么钱呢?我也不是为了钱。”

    齐洁深深看了他一眼,看得李勤心就怦怦跳,齐洁随即道:“支票我帮你填好了。”做了个手势。

    李勤自然知趣,如果不是因为李婶,就这样的女人哪会和自己说一句话了?忙赔着笑,慢慢退了出去。

    齐洁陪着唐逸默默坐下,也不再说话。

    门突然被轻轻敲响…杜晓峰的声音,“部长,您的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