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一章 大丫

第十一章 大丫2017-11-8 23:54:53Ctrl+D 收藏本站

    “你和秦阳沟通过了吧?”唐诡其实知省汪目诈如算册圳和秦阳通气后没达到预期效果,也不会来自己这里悦这此话

    汪国正点了点头,没说话

    唐逸就又拿起茶几上的材料翻看

    在自古至今的共和国政治架构中,具一级政权有善且圾为特殊的地个,对上,是国家政权的一个台柱一个支拨脚:对下,丹阵接着整个,社会,是国家政权与社会的一个接触具一级政治活动权力运行干群关系作风文风为核心载体的基层政治甘杰,最肺弱,最克接,也最容易变异口这一点已经引起党和国家的高度重祖”这此年中组部在县一级推动的各种试点改革就是明证六

    而县一级政治架构为什么容易出问齿原因就具今时的很多具季书记和过去的县太爷一样,山高皇帝远独断专行俨然就县当地的土皇帝,而广大的农村说实话,很多农民思热还很落后,不懂法一有着根深蒂固的官尊民卑思想,就算利益被侵占。也不知眉申诉一何据一大多数也申诉无门。

    是以尽管中央各种红头文件三令五申,其此地区的具太爷既欲我行我素,从根本上。还是制度的问题。

    而“县太爷”的形象,县一级执政机关大天的公务员形象,在朴实的农民心里,也就代表着尝的形象

    中央如此重视县一级政治架构改革,政治甘煮改革也就可以理解。

    如恩说唐逸在辽东试行的反贪监督体常改革某自上而下,对县一级政治架构的改革则是自下而上。会动摇很多成形的拜贝一难度可能吏大,县官不如现管,中央政策再怎么好。到,地方也各有解读的办法

    唐逸从头到尾将材洲看完。微微点头谅”川南的具一川南在搞督察局吧?”

    汪国正点头,川南省委书记刘响,一向雷厉贝行一听禅和唐诱私交甚密,只是不知道真伪。

    略一琢磨!汪国正刻,笑道:“看来我极得还某不周到啊“这个试点县不是孤立的点。除了自我监督,还要有自上而下的照督嘛一将它本身的改革和省委市委领导下的监督有机结合起来,加以宗。这样好。”。有的地区县一级政协,几乎没什么民串带派人十就那么三两个代表,有人说县一级政协完全可以取消,虽然悬猜,篓话。可县也直实反应了一些地区的现状啊”。

    唐逸笑道:“也不见得是坏事能代表一部分人的音贝羔要听一听

    汪国正默默点头。虽然唐逸寥寥数语,别禅表煮好似根本就没明确谈任何意见。

    但将监督体制改革和试点县结合,秦阳那边自然也就明白了唐施的态度到了这一个层面。很多话。是根本不用摆明讲的

    如果说唐逸和陈河和齐洁在一起,其具存“公众”场合,比如妙山别墅比如北京饭店,大丫和二丫都不能带存身汐的话,那么陈方圆作为唐逸的老朋友,唐逸当年扶持起来的企业家,领善外孙女来给唐逸拜个晚年就显得很是顺理成章

    大丫九岁了,从在西方生活的她性格活泼,更有一种禅不出的年,质,用老辈子的话形容就是极为洋气六

    穿着淡绿色的七分紧身裤,白废卡诵图鼻的纠织草“衣京高挽起的头,精致漂亮的卡,宛如精灵公主

    从进了别墅铁门后。她灵动的眼睛就好寿的打最善周嘈的一切一更打量着这个,她要称呼为“叔叔。的男人

    曼笑笑送上水果甜品就去帮刘嫂准备睁饭客斤里前剩下了唐诡陈方圆和大丫三个人。

    “我,我喊你爸爸好不好?”低着头,大丫很声的,很心的说。

    “大丫!”陈方圆有些生气了,来时候怎么叮嘱的怎么谅么不懂事呢?早知道这样就不带她来了,印象里这孩午多聪明啊好像什么都懂。

    唐逸心里突然酸楚的厉害。是啊,要来的羔某耍来,只县没报到这么快,大丫比同龄人懂事都早。也就可能更早的净到伤害

    伸手制止了陈方圆,唐逸轻轻拉过大丫的年,占点头增就喊爸爸吧转头道:“叔。大丫县你的外孙女也具我的。

    陈方圆吓了一跳,直觉上就觉得唐对自只喝斥天丫不满了,其实他特疼大丫,平时又哪里舍得斥她了,何据大丫聪明极了一懂事极了,谁又舍得斥她了?

    “爸爸,我是私生女,对吗?”大丫声的说她很少哭一但在这个男人温暖的怀抱里,不知曰心,么眼圈就红了

    唐逸说不出话,只是轻轻抱着她,默默拍着她

    “爸爸,我是不是狸猫换太子被换出去的。什么时候能回家?。大丫又声问。

    唐逸心又颤了一下。这个孩子,都存极什么呢。或许她只能用她的想法来寻找答案,甚至古老戏剧的曲目也成丫她解答问癞的线索

    “还是,还是你和妈妈离婚了?可是可集我问过她们,妈妈没结过婚。”说到这儿大丫又赶紧声说:“备备,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妈妈。”想来大丫嘴里的。她们。嘉陈阿身边的朋友或去工作人员一她在瞒着陈阿偷偷“调查

    搂着大丫,唐逸突然觉得嗓子干干的报说什么一却谅不出口

    “爸爸,我很很的时候,就想和爷备一起过一我最喜欢爷爸抢我的玩具惹我生气,抢我的卡把我的头弄乱,我装善不理你,你就会哄我开心”大丫声声的说着,

    想不到很久以前的事大丫都记得这么清楚,或许因为这都某她最开心的事吧?

    “爸爸,你是很大的官,是吗?电视里我能看到你,可甚妈妈不许我叫你,有一次,张妖刘姨她们都在我家里吟饭,你又上了由视,她们都谈论你,说你是太子,是皇帝命,说你好,我当时好开心了,好想告诉她们你是我爸爸,可是我怕妈妈生与,也怕你寸与,妈妈禅,我告诉别人的话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你

    唐逸闭上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陈方圆鼻午酸酸的,用年抹了抹眼角。

    默默抱着大丫,良久之后。唐逸轻声道:“幕幕对不起你一也对不起妈妈。不过爸爸喜欢你,爸爸最喜欢大丫虽知不能经常存你身边,可是爸爸和你一样。做梦经常梦到你,天丫多么乖一大丫多么听话爸爸都知道

    “嗯”大丫轻轻抱着爸爸好像爸爸的话让她找到了答安,又好像和爸爸说了好半天心里话,累了。慢慢的,睡着了俩口可能就是能陪在大丫身边最亲的人,想起刚刚自只和陈方圆说的话。好像有些重。

    陈方圆吓了一跳,急忙摆手:“您,您别这么说,燕有多难,我懂的。大丫,大丫也会懂的

    唐逸轻轻叹口气,又爱怜的看向了怀里沉沉睡尖的大丫

    大丫醒来的时候客厅的灯已经亮了。水晶吊灯一引,昔灯柱一灯半照耀下,房间金碧辉煌的。

    看到自己还在爸爸怀里,大丫就甜甜一算凌讨尖轻轻存茶备脸上亲了一口。

    唐逸笑了笑,捏了捏她鼻子,说:“不要胡思乱报,以后苍爸常去看你。”

    好大丫甜甜的答应着

    “我出去看看。”大丫从唐瘦怀里跳了下来又用两只年帮唐诡揉肩膀,说:“爸爸,胳膊酸了。

    唐逸笑道:“没事,我比妈妈力气大多了。尖吧一出尖转转!”

    大丫点点头,就蹦蹦跳跳的好寿的一步一打景的向客厅外击尖一对于爸爸的新家,她想来兴趣十足。

    水榭凉亭中,卫英正在擦拭她的手枪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就笑道:“大丫啊。怎么跑出来了。”顺弄将弄枪收了托来

    大了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卫英。稚声稚与的问,“阿姨,你的枪岩真的吗?能不能给我看看?。

    “你这个家伙卫英笑着,将她抱起坐到旁汕的石登上,有波斯绒坐垫,也不凉。

    “枪是真的,有什么好看的?”卫英捏丫捏她脸

    “你就给我看看嘛!好不好?”可爱的家伙喜那么让人难以抗拒,卫英心就是一软,随即忙摇头道:“不行不行一领导知酱了,可要批评我

    “领导?”大丫就很声的问!“某不具庚叔叔。。

    卫英就笑:“聪明,就是你的唐叔。

    大丫更声的问:“他。他很坏吗?。

    卫英见她神秘兮兮的样。更觉好笑,报丫横劣,“他嘛,县个很好很好的人

    “好人也骂人?啊,我知道了,妈妈是好人,可某有时候也骂我”。

    看着这个人鬼大的家伙摇头幕脑讲行分析的可幕拨样卫英忍不住笑出声,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你懂什么,不点

    大丫不服气的扭头不理她。却很快被卫耸拍存怀甲蒋痒存咯咯的笑声中无奈的屈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