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二章 聚会

第十二章 聚会2017-11-8 23:54:54Ctrl+D 收藏本站

    王小凤打来电话的时候唐逸正同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印作明吃中午的工作餐’就县一级试点的执政思路交换意见。

    各个巡视组的组长都是将退未退的老同志,小凤省长今年也即将办离退手续,一直养病的她最后却坐不住了’主动给中央给巡视领导小组打报告要站最后一班岗,是以抱着病体担任了第六巡视组的组长”巡视华北地区。

    第六组第一站就是天京,也下去一个多月了。

    和小凤部长低语了几句”唐逸挂了电话’笑着对邱副总理道:“小凤省长。’’

    邱副多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了句“天京。’”

    邱副总理的父亲也是牺牲在越战战场上’和唐逸父亲不同’他父亲是越战中牺牲的最高级军官’副团职。他的爷爷则是唐老的老部下’在建国前夕的渡江战役中牺牲’可以说是一门忠烈。对于邱副总理父亲的死”唐老一直有些内疚’觉得没有照顾他们一家。至于邱副总理’是唐家舅爷在中宣部门时的办公室秘书之一’也是鼻爷一手栽培起来的”两家渊源极深。

    2011-2-2820:08回复

    纠结你妹

    徒有虛名ゝ

    11883位粉丝

    12楼

    虽然以前工作上唐逸和邱作明接触不多’但逢年过节都要去邱家看一看’尤其是唐逸主政辽东唐老去世后这两年,两人的关系也越发亲密起来,那种相差十几岁的年龄上的隔阂也渐渐消失不见。

    “作明,你提的这几点都非常”不过我始终认为,改革县一级人大办事机构,加强其监督功能要在这个点体现出来。仅仅平衡县委书记的权力有点刻舟求剑的味道副书记兼任人大政协领导’也也不,从长远看,我倒希望县一级人大脱离党委的影响”成为真正反应民意的评议机构,能制衡地方党委和政丆府的权力。当然’这个目标比较遥远”不管是群众的认知水平还是其素质”现阶段都不具备这种条件,现在实行’只会槁得天下大乱。”’

    ……对喽!’’唐逸就笑,举起了酒杯”说:“再一次达成共识,干一杯。”,

    晚上回到妙山别墅不久’于方哥也到了,他早打过了电话”说要来部长家坐一坐。

    进了客厅和唐逸握过手于方舟就笑道:,院里的女同志就是卫英吧?”,

    唐逡就看了他一眼,笑道:“是啊,你也知道?”’

    是啊,于方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虽然说那个人不大可能为了子侄辈的混账事来怪责卫英”但卫英毕竟违反了保卫纪律,被冷冻一段时间下放到地方是最低的惩戒”而唐逸半路插手”多少有些令人尴尬。

    ……他马上就退了吧?’’坐在沙发上,于方丹笑着说。

    唐逸喝了。茶,说道:“其实不是退不退,在这个问题上,马三炮没跟我说明白,蒙混过关。当然’就算他说清了,我也会管一管,但会采取比较温和的办法。”’

    于方开忍不住笑出声:‘这个马三炮胆子太大了吧”早听说他混账’没想到这么混账。’’

    唐逸也笑’摆了摆手,“算了,他也是一番意,是个不错的人”换了别人’没人敢这么干。走吧,咱开饭。’’

    乳白色基调的餐厅”餐桌上四菜一汤,当然”都是比较精致的菜肴’唐逸要小曼盛了米饭,对于方舟道:“不喝酒了,中午和作明喝了几杯”现在还有些晕。’’

    于方丹点点头”笑道:,这酒量你是练不出来了。”’

    等小曼退出去后,于方丹就问:“作明希望很大吧?,’

    自然知道他问什么’唐逸微微点头,没吱声。

    于方丹又问道:“和齐铭瑄能不能争一争?”

    ……难度很大。’’唐逸端起盛了小半碗的米饭’琢磨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于方丹送了几口饭’就微微一笑,有些高深莫测”说:“后发制人嘛。,’

    唐逸琢磨着,没有吱声。

    妙山别墅虽然经过了重新装修,但一楼的卡拉ok歌房还是留了下来,是以当唐欣来到北京’唱歌房终于被重新启用。

    刘晓楼被中石油系统调去了西北”唐欣也去了肃州日报社,夫妻俩新年的时候来北京”唐逸很忙,只和他们吃了个饭”这次就打电话叫来了何磊何森,算是唐家第三代聚会”只是和几年前比较”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

    唐逸这个三哥’已经多多少少有了父辈的意味”对他们的感情”更多的是疼爱,而没了十几年前大家嘻嘻哈哈无拘无束的亲密。

    ,‘三哥,我们都成双成对的’多不意思啊。,’只有唐欣”还和以往一样”喜欢调力三哥几句。

    在家里极为听话的她”也就在唐逸面前才活泼起来,当然”对于刘晓楼的“欺压’’’那种种霸道的行径”就算跟唐逸讲了,唐逸都不会相信,这还是自己的妹妹吗?

    看了眼唐欣’唐逸笑道:“二姐不也是一个人来的?’’

    邓英坤在外地出差,苏蓉一个人来的,其实她也有一笔生意要谈,但唐逸打来的电话’她又怎么可能不来?

    唐欣笑道:“二姐现在打个电话’姐夫就得颠颠跑来’你信不信*……”说着还瞪了刘晓楼一眼,想来是怪刘晓楼没有姐夫那般听话。

    刘晓楼喝饮料’故作不觉。

    提起邓英坤,苏蓉就不耐烦的道:“那哪能比,他整个一闲人’弟妹是什么身份?听说过年的时候在北边把老毛子们吓得一惊一诈的。”,

    唐逸入了政治局”对于苏蓉绝对起了一个强心剂的作,原来弟弟这么能干,年径轻轻就迈入了国家领导人行列,加上中丆纪委的二舅,唐家现在的劲头甚至可能比老太爷在的时候还足”毕竟那时候老太爷是在慢慢老去。

    唐欣无奈的看着苏蓉“二姐’我不是说嫂子,嫂子再忙,三哥打个电话她都能把一个军空降到北京城来’三哥就是不打这个电话而已。我是说’三哥还可以打别的电话嘛!’’

    苏蓉有些不明白:“什么别的电话?’’

    唐欣看了眼唐逸,就嘿嘿笑道:‘不说了不说了。’’

    唐逸任由唐欣调侃,直觉上’自己坐在这里”像大家都有些拘束”唐欣东拉西扯的开玩笑’也不必管她说什么。

    “来”二姐三哥”弟弟妹妹们”喝酒。”唐欣举起了大大的啤酒杯”除了唐逸面前摆的是饮料”其他人都是德国黑啤酒”用唐欣的话说’这样才有气氛。

    显然,萧若若和赵丹都很拘谨,尤其是赵丹’虽然和何森成亲已久’但很少出席这样的聚会。

    “二姐’你那有华逸集团齐总的电话吧?要不打电话问问她来不来?’’用纸巾抹着嘴角的啤酒沫”唐欣似很随意的问起了苏蓉。

    苏蓉知道外面传华逸集团是老太爷扶持起来的,也知道唐欣像早认识齐洁,但毕竟不大摸得准唐逸和齐洁的关系”说道:“齐总忙着呢’我见不到她的。”’说到这儿就有些心动,唐逸在,打电话的话齐总不会不给面子”借这个机会和她联络下感情?

    唐逸却是笑着摆摆手:“算了,不要打扰人家了。,’瞪了唐欣一眼”唐欣偷偷一笑”就不吱声了。

    何森看了看表”说道:“要不我再给苏南打个电话吧?,’

    苏蓉道:“他给我来过电话’说有事不来了。’’

    何森看了苏蓉一眼”没吱声。

    苏蓉又忙跟唐逸解释”说:“他像有紧急任务’实在脱不开身。’’心里就埋怨自己这个亲大哥’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这么倔干什么?

    唐逍笑道:“军人嘛’服从命令为天职”改天我再约他。”

    “他算狗屁军人。

    ’”何磊小声嘀咕了一句”恰一曲音乐完毕,大家听的清楚,唐欣就瞪了他一眼:“何磊’说什么呢”’

    何磊就没再说什么”拿起啤酒杯喝酒。

    何磊何森给表哥拜年,常常听到一些夹枪带棒的话,憋一肚子气。今年兄弟俩索性都没去”为这事唐逸还刮了他们一顿。

    唐逸看了何磊一眼,说道:“你呀’蓝岛那边有点不像话,时代不同了”不要搞过去那一套’什么四公子八名暖的,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公安部不封你,我封你!’’

    何力低责头,也不敢说话。和谢家的事不了了之后’何磊和蓝岛合作的生意越来越大,京城名流最常去的几千俱乐部”几乎都和蓝岛多多少少有点关系。

    “三哥”何磊不是爱惹事的人,那些名号,也就是叫着玩。’’这个时候,也就唐欣敢替何毒说话。

    在萧若若面前’唐逸本来不想和何磊谈这些事”老大不小的人了”总要留点脸面,要谈也应该私下谈。就点了点头’说:‘唱歌吧”何磊”你和若若的强项!”’

    何磊松口气,笑着拉青若若站起来,说:……妈我们两口子就吼几句!’’

    唐逸笑着”带头轻轻鼓掌。随即又拿出手机’给大丫和二丫打电话现在成了他另一项重要的工作。

    月票战终于要结束了,如果不出太大的意外是总榜十五,都市第五’谢谢大家的支持,断断续续的一年,恢复更新后大家能马上将月票投给官道,不容易。

    昨天应该是官道整本书最后一次要月票了,下个月就不喊了,一来书估计不算外篇会十几号结束:二来每天三千字还呲牙咧嘴的喊月票’太难为人”说心里话”我知道一些朋友还是因为官道以前的旧情面才把月票投过来的。

    这个月喊月票是不想官道有遗憾”不想自己有遗憾,也是因为四处闲逛时看到一些评论说官道没人气了什么的’说越写越差了’心里就不服气’觉得如果一本书的质量要月票决定,那就喊喊吧,也叫一些人闭嘴。闭关了一年’还是不够淡然,呵呵。

    何况到喊月票前,心里也没有底,也做了喊一嗓子月票没涨几票的准备’做了被人讽刺挖苦的准备。不瞒大家,从官道冒头”痛恨我的人不少,被我封过号的也很多’我也很无奈。还’还有很多朋友支持”让官道重新露了一次脸。再次谢谢大家了!

    看到有朋友发评论”让我多写点什么的,斗争难下笔就多写生活”是啊,现在斗争确实难下笔’尤其是涉及到了路线问题”前面有几章其实写过后我又觉得用词尖锐了些,就又改了”尽量原汁原味下温和一些。说到底’官道还不是一本纯YY的书’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注意。

    说实话,远的我不知道,这两三年起点被封的书大部分都是因为色情’有一两本是因为宗教”我不想官道做第一本因为政治上的东西被封的书。

    至于说写生活”确实要写”但如果只为了写生活而写生活,为了多写点就拼命写生活”那就不是锦上添花”是画蛇添足了。

    所以最后一卷不会写太多”刚刚就正,过犹不及’和大家一起感受下最高层政治的味道’那就足够了。

    一不小心又罗嗦了多’不聊了,最后再次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