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九章 辽东访客

第十九章 辽东访客2017-11-8 23:55:2Ctrl+D 收藏本站

    “趴 在软软的大床上,肩头的肌肉在允儿小手酥酥圡痒痒的揉捏下下慢慢的放松。

    “允儿啊,你同事的事我知道,她父亲违反圡党纪,就要受到处罚。,’

    允儿小心翼翼坐在首长背上帮首长放松肌肉,其实她身子轻得很,大可不必这么小心。

    见首长还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允儿忙慌乱的说:‘“我知道的,她,她还说要和爱人来北京看黄部长请黄部长帮忙什么的,我一直劝她呢。’’

    唐逸知道她们嘴里的黄部长就是黄琳。中圡纪委办的案子,涉案的已经到了直辖市市委常委级别,又岂是外交部一名副部长能影响的?请黄琳帮忙,自是因为黄琳背后的关系。

    唐逸没有再说什么”那边办不办糊涂事还要看她们自己,别让允儿为这事操心就是。

    妙山别墅东配楼的接待室直接在南墙开了道门,不用走警卫森严的正门,这处接待室主要由杜晓峰来用,接待一些多少和唐部长沾点关系的故旧,今天也是一样,辽东延庆来了人’据说作过延山的县委书记,曾经是唐部长的老领导。

    杜晓峰驾轻就熟,热情的招待来访的客人,一口一个老书记的叫着。

    陶书记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会来求结束他政治生命的那个小狐狸般狡猾的唐逸,不过时过境迁,他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牢房也坐过,当然时间不长,经济犯环境也比较宽松。这些年种种花养养草,什么都看淡了”精神却是越来越好,而唐逸呢,就算不想提这个人’但是他的消息还是经常传到耳朵里,这段时间就更甭提了,新闻联播里就能见到。

    在政治圈子浸泡了一辈子’陶书记政治嗅觉自然极为灵敏,这个唐逸,眼见就是下下届的大热,想到能和这样的人共过事,还掰了掰腕子’陶书记有时候倒也怡然自得。

    不过这也不过是在自己一亩三分地自得其乐,真到了北京,到了妙山别墅,要说陶书记不紧张那是瞎话,以唐逸现今的胸襟地位’自不会算什么旧账,可陶书记是搞了一辈子政治的人,几乎养成了本能的‘,敬上’’心理’就好像条件反射一般,在中组部的衙门口,政治局委员的家门口,陶书记就战战兢兢起来,杜晓峰给他倒茶,他就忙着站起来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杜晓峰就笑:“老书记,不要客气,您坐您的,唐部长经常提起你呢。’’其实杜晓峰也不知道陶书记和唐逸的具体关系’只知道是唐部长的老领导,唐部长电话里也毒代了,老书记有什么要办的事儿’不违反原则违反政策的,就帮他办办。

    陶书记尴尬舟笑笑,知道杜晓峰都是客气话。

    跟着陶书记一起来北京的是他的小儿子和儿媳妇。小儿子陶成刚刚三十多岁,本也事业有成,虽然创业的时候沾不上陶书记什么光,但延山是辽东最先发展起来的城市,更毗邻安东’十几年前延山稍有点经济头脑的几乎都赚了些钱,陶成也不例外,大学毕业后和姐夫一起搞了家贸易公司,这些年东鼓捣西鼓捣的,也有了百万身家。

    陶成小日子本来红红火火的,谁知道几个月前,在朋友撺掇下,他决心大干一场,不但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全拿了出来,还从大哥二哥和老爷子那儿筹了一百多万,这些年到处都旧城改造,陶家这样的原住民无疑都发了笔小财,几十万还都是拿得出的。

    谁知道陶成的朋友不是什么稳当人,竟然是和人一起从香港走私汽车,结果在过关时被查获,陶成和姐夫加一起的五百多万打了水漂不说,其姐夫更被公安机关传唤,因为陶成的公司注册法人是他姐夫’被抓了现行的朋友又将事情都推到他姐夫身上,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都是被老板指使的,老板自然就是陶成的姐夫。

    陶书记急得差点吐血,实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才想起了唐逸,可他远离政治圈子已久,多方打听也打听不到唐逸的联系方式,只好给中组部写了封信,收信人名字是唐逸,要说辽东政治氛围还是宽松的,他的信有没有被人拆阅不知道,但确实被中组部收到了。

    其实阅信人是一处的同志’信里也没说什么具体情况,不过见是唐部长在延山班子的熟人,阅信的工作人员就汇报给了李刚,李刚考虑之后,还是将这封信跟唐逸讲了’这才有了杜晓峰的接待,有了陶书记的北京之行。

    陶书记也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写了这封信的,也没[百度贴吧手打]想到唐逸真的能收到,毕竟从县里寄信开始,层层环节层层把关深悉官场规则的陶书记对这些做法更为了解,任一环节出了问题这封信也到不了唐逸手里。到现在,陶书记还好像做梦似的。

    “说说您的具体情况吧?’’杜晓峰微笑坐到了陶书记对面。

    杜晓峰在妙山别墅只是个跑腿打杂的生活秘书,但在下面同志眼里,只怕比之市长省长的地位也不逊色。

    陶书记有些细节也不太清楚’就叫儿子陶成讲,陶成拘束的,小心的将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最后说:“钱赔了,是我自己瞎了眼,可要是因为这件事姐夫蹲了大牢,那就太冤枉了”’

    杜晓峰又就一些细节问了陶成很多问题,又道:‘“这件事你要确保真实无误,就算任何一个小细节也是真实的,你再想一想,哪说的和事实不符。’’

    陶成摇了摇头,说:‘“不用想,我说的都是真的。,’

    杜晓峰琢磨着,陶书记三人就都眼巴巴看着他,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

    “这样吧,陶书记,这个案子呢唐部长肯定不能干涉,司法**嘛,就算打招呼也不行,这点还请你理解。’’就在陶书记心里凉透之际杜晓峰又道:“不过我在安东海关认识几个朋友,我可以将你刚刚讲的内容汇总份材料给他们看’作参考嘛,最后真相是怎么样的,要由人家来判断。’’

    “啊,谢谢,太麻烦杜秘书了”’陶书记大喜,激动的语无伦次。

    告辞的时候陶书记握着杜晓峰的手又说了一箩筐好话,将带来的土特产留下,杜晓峰看到都是瓜果,也就没说什么”但送陶书记出门的时候还是将一张王圡府井商场的购物券寨进了陶书记手里。

    出了接待室,向南门那边走,陶书记看了看手上的购物卷,就苦笑,五百面值的,自己还赚了。

    走了几步,陶成媳妇儿就担心的问:“陶成,杜秘书会不会是敷衍咱们啊,你看,按爸说的就带了些土产’人家还等价交换呢,一点情也不领。’’

    陶成就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杜秘书多大的官儿?人家有时间骗咱们吗?根本见都不用见咱们。’’

    说着话,忽然背后铁门响,三人回头看去,就见铁门缓缓洞开,荷枪实弹的士兵利落的行礼,一辆红色宝马驶出”车上一名栊丽女孩,神采飞扬。

    陶成媳妇儿羡慕的看着红色跑车疾驰而去,生在这样舟人家’要少奋斗多少年呢?

    北京饭店国际楼十二层,红地毯铺路,耙丽的服务员不时在各个房间进出。

    宝儿和一男一女走在长长的走廊里,前面有迎宾小姐领路。

    和宝儿在一起的一男一女都是春城人’女孩的是宝儿的同学张楠,曾经在足疗城工作过,现在也结婚了,男人年纪比较大”四十出头的样子,叫刘震,是张楠的老公,春城税务局的副科,离异后娶的张楠。

    虽然刘震年纪比较大,但宝儿听张楠说好像他特别会心疼人,有时候对一个女人来说,这就够了。

    刘震虽然只是一名副科级干部,但资历老,手里的权力在处干厅干们眼里不值一提,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足以生杀的。当然,这些年辽东椎动权力透明公务监督,好似刘震这种第一线对外办公的干部日子不好过,早就没了几年并颐指气使的威风,但一些私下勾当,总还是有的。

    不过来了京城,站在鸟暇皇城风光的北京饭店高层,别说科干,就算外地来的处干局干,那也是谨小慎微的很,任谁都知道,北京饭店国际楼来的客人非富则贵,你觉得自己牛?人家可不把你地方干部放在眼里,就算派圡出所民圡警,都敢抓你厅干的风流。

    刘震时常听张楠说起她在北京有这么一个同学,在总参工作’当然,宝儿被推下楼那段往事比较敏感,张楠一直守口如瓶,就算是刘震,她也没讲过。

    刘震开始以为张楠的同学不过是参军后运气好进了总参,在总参最多是跑腿打杂话务兵之类的新兵蛋子。

    但等见到宝儿本人才发现自己好像猜错了,他看人毕竟还是有些眼光的,宝儿谈吐也好,气质也罢,都不是普通人能学得来的,好像也不应该在张楠的朋友圈子里出现。至于那辆殉丽的跑车,就更不是一般人能养得起的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