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四章 “对手”

第二十四章 “对手”2017-11-8 23:55:7Ctrl+D 收藏本站

    北京饭店明月轩套房金碧辉煌

    看到宁宁好奇的逗弄襁褓中的婴儿,唐这就一阵好笑,宁宁可能还不知道,这可能是在“相亲”呢。

    张民昌舰长刚刚三十出头,阳刚帅气,虽然穿便装,但坐的笔直,一举一动,气质举止,一看就是名铁血军人。

    爱人曲丽娇美靓丽,认识张民昌舰长时她是总政歌舞团的新星,现在则转业到地方,在京城市局工作。

    看着俊男美女的夫妻,也知道他们爱情的结晶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咦”宁宁睁大眼睛,眼巴巴看着妮妮将自己的手咬住,她刚刚满百岁,却是骄傲得很,坏得很,咬住了宁宁的手指,可惜牙都没长出来呢。

    “脏”宁宁将手指从妮妮嘴里抽出来。

    张民昌和曲丽都笑,他俩虽然比唐逸十多岁,但从唐老那里论,也可以算是唐逸的同辈,但如果单单以唐逸和红军部长来论,又比唐逸了一辈。

    当然,今天三人算是平辈论交了。

    张民昌歉意的道:“部长,不媚意思啊,我爸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才多大点孩子,定休么亲呢,叫您为难。这些话您就当没听过。

    那边曲丽却是笑孜孜的问唐宁:“宁宁,喜欢我们家妮妮不?”

    张民昌微微蹙眉,在桌下砸了碰她的腿。心说爸糊涂,你就别跟着瞎掺乎了。

    唐逸笑道:“民昌,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将来的事,谁能说得准呢?”

    曲丽笑孜孜的附和,“是啊,孩子的事,咱们不瞎操心,他们长大了,自己会解决。”

    唐逸点头,举起了酒杯,说:“祝孩子们都健康成长吧。”

    张民昌忙举起酒杯。曲丽哺乳期间,自不能喝酒,但也跟着笑孜孜端起了茶杯,今天她的心情委实不错。

    妙山别墅客厅,唐逸接到妹的电话,轻轻叹口气,今年的生日妹回不来了。

    插摇头,唐逸日光转向了茶几上的两份名单,其中一份是草拟的二十大主席团常务委员名单,八月初的政治局会议上,待会将二十大的具体时间定下来,实际上,就是十月九号。

    至于二十大主席团和其常务委员会的人员构成,已经**不离十了,常务委员共有三十一人,包括部分早已退下去但党内颇有威望的老同志,实际上,前一号长和二号长都在其中。

    唐逸,同样是主席团常务委员会中最年轻的同志。

    另一份名单则是中组部负责遴选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初稿后,将会交由中央书记处讨论,接着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讨论,再提请政治局全体会议讨论,最后提交二十大主席团审议,成为正式的候选人。

    实际上,二十大前各省市换届工作已经趋于尾声,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格局基本已经确定,只是有部分人选尚有争议,但候补委员的弹性就很大了。唐逸手里的这份名单是范围比较大的草稿,加之候补委员共有近五百人。

    在草拟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中,一个个熟悉的人名位列其中,曾庆明王军冯日伦张震汪国正程朝伦陈波涛谢路平孙有望郭士达邹鸿李良顾占东黄琳等,这些都是在唐逸手下共过事,和唐逸比较亲近,都可以称唐逸为老领导的就有十几人迈入中央序列。

    而已唐逸的年龄,除他之外,党内再无一人能享此殊荣,能有如此广博的人脉和力量。

    中组部部务会议上,秦阳谈号-谈近期各省市“9126o”举报网站出现的告状信蜂拥而至的现象,说道:“竞争过度,每到干部选任之际,特别是像换届这样的大规模调整干部的敏感时期,用唐逸部长的话说就是,刀子剪子都上来了。”

    可不是,不仅仅是地方中组部门的网站,就算中央组织部同样告状信大增,张震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说明我们的干部选拔机制还是有问题啊。”秦阳叹口气,又道:“为什么会有各种各样的告状信,说明这个干部本身还是有问题嘛,本来就有污点,又一直没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加之地方上干部选拔有漏洞,一些名声不大好的官员却一再被提拔,组织部门的考核等于在走过场,这和唐逸书记倡导的‘真实完全相悖嘛”

    李维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感觉他就是在说曹兴信的问题,这个问题自己和他谈过了,也隐晦的提到了唐逸部长的态度,他今天借题挥,这不是给自己难堪吗?

    汪国正却是笑眯眯的品着茶,他想到的是张震,没想到秦阳终于难了,日标还对准了唐逸最得力的干将之来势汹汹啊?

    唐逸笑着端起茶杯喝口水没吱声o

    会议室沉寂了一会儿,李维掐灭了烟蒂,说道“我认为,有起有落正体现了党的优良作风,杞了错误,只要不是致命的,还是要给人机会改正嘛,治病救人,对不对?一竿子打死,有点官僚主义的味道吧?当然,秦阳部长说的对,对于那些没有认真改正错误,没有从思想上真正认识到错误的,蒙混过关,这个现象要杜绝。”

    会议室更加沉寂,一直微风细雨的中组部部务会议突然起了波澜,不管内心怎么想,没人肯轻易表态。

    桊阳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汪国正见没了下文,随即就笑呵呵的打了几句圆场。

    不过会后,令唐逸没想到的是秦阳怯走几步来到他身边,说有话要谈。

    会议室旁就有一间休息室,唐逸和券阳进了房间,工作人员泡了咖啡就退出去,关上了门。

    桊阳用勺搅拌着咖啡,琢磨了一会儿,抬头道:“部长,对于曹兴信的使用,我还是有不同意见。”其实他今天会上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他只是想起曹兴信的事有感而,说完后才觉得好像矛头对准了张震。

    是以,一些问题他不得不和唐逸谈清楚。

    对于曹兴信,不管是从谢文廷处得来的讯息还是从其他一些渠道,桊阳对他的感官实在太恶劣。尤其是当谢文廷听说曹兴信会被伫命为鲁东省省长助理后,虽然没说什么,但舂阳能感觉到这位老朋友的失苏,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

    至于李维,秦阳对其更不大瞧的上眼,总感觉他拿着鸡毛当令箭,和自己沟通意见吧,话里话外都爱流露出是唐部长的意思,秦阳却是知道,李维和曹兴信有来往,只是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关系认识的。

    不过这些事,秦阳自不会跟唐逸讲。

    听秦阳的话,唐逸就笑:“好啊,我也欢迎开诚布公的谈,有什么意见咱们都说透说通。”

    桊阳点点头,就道:“曹兴信这个人,怎么说呢,能力肯定是有,但不足也很明显,他热衷于跑官,喜欢结交上级领导处拉关系,鲁东很多f部对他都很反感,这样的f部却一再的被提拔,现在更要提拔到副部级的重要岗位上,这不是一个很恶劣的例子吗?前不久又有人写信举报他串联鲁东人大代表,好使自己能高票通过。”

    唐逸用心的听着,微微点头。

    其实现在的唐逸早不是那个出现不同意见要么一竿子打倒要么就要说服人家的阶段,不管在哪个位置,都会有各种不同意见,更会有和自己不和的人。

    就好像辽东的薛川,又好似中组部的秦阳,因为工作也好,私人感情也罢,都和自己谈不上和睦。

    其实对于薛川的态度,唐逸都觉得自己稍稍有点过。

    别人不待自己的政治对手“打倒”多半是因为“打不倒”,高层干部,也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倒下的。

    唐逸不待自己的政治对手“打倒”,是图为在他眼里,已经渐渐没了“政治对手”,不同的意见总要存在,不和睦的人总会出现在政治生活中。求同存异,是一句人人皆知的成f6,但真正理解这一点,做到这一点却真的需要心境上的极大转变了。

    同样,对于秦阳,唐逸从未视其为对手,认真听着秦阳的话,等他说完,琢磨了一会儿,唐逸笑着道:“你说得对,工作能力固然重要,但不是万能的,我们淘选干部要德才兼备,这样吧,咱们慎重点,来个二次考察,考察结果你来掌握。”

    秦阳徽做一怔,实际上中组部的常务副部长实权是很大的,也曾经有常务副部长绕过部长直接听命于中央领导的情况存在。不过唐逸入主中组部,说实话秦阳就很有些谨慎微,感觉施展不开。

    不想今天谈了自己的看法后,唐逸会破天荒搞“二次考察”,考察结果由秦阳掌握自是说认为考察结果不理想的,直接将意见反馈给鲁东省委,不用经唐逸拍板了。

    “李维那里,我会同他谈。”唐逸笑着又给秦阳了一剂定心丸。

    泰阳默默的点头,进这个房之前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