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七章 闪电 录事参军

第二十七章 闪电 录事参军2017-11-8 23:55:10Ctrl+D 收藏本站

    妹回北京,照例回家看了一眼,至于军委连续而紧张的会议,好似根本影响不到她,唐逸笑她“没有大禹治水的精神”,妹只不理他。

    政治局会议最终原则上同意了军委的看沽,而具体部署则要军委贯彻政治局会议精神来实施了。

    妹当天就回了西南,晚上,于方舟来到号山别墅。

    电视荧幕上是亚视台的封神榜,“姜太公忍得几年清苦,方能成就伐纣大业。”品着茶,唐逸好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于方舟能力强不容置疑,但他有时候却是“坐不住”,不能下江南而下一届政治局委员基本无望的他自然会将目标盯在了国务委员的位置上,但动的太厉害的话,会争取到一些支持,同样也会招来一些反感。

    已经有老同志在唐逸耳边提起于方舟了,虽然没说什么,但自然是有了看法,等真的说出来什么于方舟的境况就不大理想了。

    于方舟点了点头,笑道:“亚视这几年可把无线全比下去了。”

    唐逸笑笑,没说什么。当初把亚视给叶璐,也不过希望她能有个工作寄托,说得直白点也不过是个玩具而已,但这个玩具有了大陆官方多多少少的支持,有了和央视的合作,有着神秘的资金支持,那就是一个可怕的玩具,数年过去,曾经在香港呼风唤雨的无线电视已经被亚视全方位越。

    “辽东的那部纪录片什么时候能上亚视?”于方舟笑着问。

    唐逸就摆摆手,笑道:“不大现实。”虽然亚视现在被普遍认为政治倾向偏向中央政府,但如果堂而皇之的将宣传党的政策的纪录片搬上去,那肯定会带来一些负面效果。

    茶几震动起来,唐逸拿起看了看号,就笑着接通:“省长,最近身体好吧?”被唐逸称为省长的,自然是商业部部长薛川。

    在皖南换届前,有人曾经提议由薛川担任皖南省省委书记,作为南方经济重省,对于薛川来说,或许去皖南比在商业部更有挥空间,尤其是国务院部委有着几个强有力的部长,竞争力丝毫不逊于薛川。

    唐逸对于这个建议是持支持态度的,但在政治局会议讨论时因为有几人明确反对,阻力太大,是以搁置了这项提案,薛川未能成行。

    薛川不可能不知道唐逸在政旖局中的态度,想来当时也是感慨的

    很。巴。

    “宁军长平安吧?”薛川关切的问。

    在下伞五点,中央已经将这次绝密行动通过红色专线传达到中央委员一级,要大家统一思想,统一认识。而那时候,解救人质的战斗怕是已经打响。

    听到薛川问,唐逸道:“还不知道。”唐逸也在等电话,等中央办公厅的电话,手打!等妹的电话。其实对付劫持人质的草台班子,又是事两天内就采取的毫无预兆的突袭,最终结果是没有任何悬念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人质的安全,以及解救人质后对泰伊尔组织几处据点突袭的成果。

    “宁军长没问题的。”薛川由衷说,又补充了一句:“宁主席一

    家都是国之支柱。”

    这评价可谓相当高了,唐逸笑了笑,没吱声。

    挂了电话,那边于方舟就笑着道:“宁军长肯定又建新功,也将了吧?再过几年,就算部长不同意,党内军内的呼声可不了。

    薛川知道这砍-解救人质的行动,于方舟自然也知道,也极为关切这次行动。宁军长在党内军内都是很特殊的一位人物,她未来的展实在是没有寻常轨迹可循。

    唐逸就摇摇头:“以后看吧。”虽然妹不在乎,但唐逸知道自己实际上阻碍了妹的展,当然,如果没有自己,岳父在位的话,不管手打!也不大可能更进一步。只不过有了自己,只怕妹最终也不会走到很令人瞩目的位置。

    于方舟就笑:“传统都是可以打破的嘛,不拘一格用人才,到了现代社会难道还不如古人了?”

    于方舟道:“恩,过些年走着瞧吧。”

    唐逸知道于方舟这两年颇积累了一些人脉,不知道他到时又会有什么举动,不过涉及到军队的事可非比寻常,更不是党内高级干部应该插手的,不过到了于方舟这个位置,自不要自己提醒,他心里也该有数。

    半夜三点妹才打未了电话。

    “唐逸,睡了吗?”

    听到妹脆生生的声音,一直在担心的唐逸就为之一安,如果说在很多人眼里,唐逸是定海神针,是精神领袖,而能给唐逸

    带来安心感觉的,舍妹又有其谁?“想你呢。”唐逸笑着说。

    “放心吧,我不会输的呀。”妹声音清脆的好似清泉叮咚,换

    第二个人说这话都显得狂妄,但妹仿佛品是在阐述很简单的事实。

    唐逸莞尔,笑道:“老婆,你什么时候学会吹牛了呢?这可不好。不要骄傲,戒骄戒躁嘛”

    这时候书房里电话响起未,唐逸知道一定是红色专线,五十九军战果肯定是第一时间报军委,再报中央,此时此刻,怕是所有人都和唐逸一样,彻夜未眠。

    唐逸就道:“老婆,是乐吉平的电话,我去接一下,听下战报。”妹自是不喜欢谈这些,自己关心,她又肯定会同自己讲。

    妹“哝”了一声:“你去吧,他和你啰嗦的话,不要理他,早点睡觉。”

    唐逸苦笑,觉得中央办公厅乐吉平主任招人烦的人,除了妹不做第二人想。

    乐吉平在电话里将南疆情况简单通报了一下,负责解救人质的五十九军特种侦察大队用了三十九分钟就结束了战斗,被劫持工人死亡八人,伤九人,其中三人是在前天泰伊尔武装组织袭击中方工地时当场打死的,一人重伤流血过多在昨天死亡,还有一人惹怒了武装分子被残忍的斩头,也就是说,这场解救五百多名人质的行动,最终结果有三名人质被流弹所伤不幸遇害。如此众多的人质被军事组织而不是恐怖分子劫持,又是在该军事组织的势力范围,可说解救是相当成功了,毕竟每拖一天,就会有更多的人质受到伤害,泰伊尔组织一向视人命如草芥,杀害人质时的残酷手段对被挟持人质心理上造成的创伤更是不可估量。

    泰伊尔武装虽然和共和国最精锐的空降军部队比较起来是草台班子,但有五百多人质在手,原也不会这般不堪一击。五十九军战果辉煌,除了本身战术素养武器装备比之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外,没能想到共和国反应如此迅也是其迅溃败的主要原因。毕竟谁都知道,共和国在采取军事行动上是多么谨慎。

    而同样,还在笑呵呵看热闹甚至准备趁机通过国际协调进入传统共和国势力范围的西方一些国家也会大跌眼镜吧。

    现在五十九军下辖装甲旅步兵旅已经对泰伊尔组织的几个重要据点展开攻击,战场形势展不问可知。

    乐吉平介绍着情况,又道:“部长,有意见认为我们向外界通报时,可以用人质零伤亡的说法。”

    唐逸不知道这是谁的意见-,想了想,就道:“这不好,也没必

    要。

    乐吉平就笑道:“总书记和部长一样的看法,行动本身就很完美嘛,弄虚作假只会画蛇添足。”

    唐达道:“遇害同胞不但要讲,还要有国家抚恤哀悼,客死异国他乡,对于我们民族传统来说,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乐吉平的笑声渐渐淡去,好似有些尴尬,说:“是啊,部长说的是。”其实也怨不得他,到了一定地位,考虑的问题涉及亿万人的利益,对人命可能就会渐渐的漠视,尤其是又是在这次完美军事行动的喜悦后,更容易失态。

    黄琳打来电话时是凌晨六点,唐逸刚泡了一杯咖啡。宁宁也起床了,和以前一样,在洗漱间自己洗手洗脸刷牙,还帮爸爸挤好了牙膏。

    因为今天肯定要应对各方压力,外交部几乎是通宵达旦的开会,研究如何召开记者招待会,各国大使如何统一思想统一口径。

    唐逸在书房和黄琳聊了一会儿,出来时却见宁宁站在洗漱闸门口,眼巴巴的看着这边,自是等自己去洗漱。

    本来每天,唐逸是和唐宁一起刷牙的。

    想到再过几天,唐宁就要搬去后海胡同,唐逸突然有些难受「自己作为父亲,做的太不够了。

    “妈妈是不是去打仗了?”唐宁突然声问。

    唐逸徽做一怔,随即知道家伙可能听到了自己和于方舟的谈话,只怕他一晚都没睡好吧。

    又见家伙低着头,好像怕被自己骂他偷听的模样,唐逸心里就是一酸,这孩子,从承受的又是怎样的压力啊?

    摸了摸他的头,唐逸笑道:“妈妈是常胜将军,不怕的,又打了个胜仗。

    我就知道的。”

    唐逸笑着道:“来,跟爸爸再去刷一遍牙。”

    “好”唐宁开心的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