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篇 新同居时代

第一篇 新同居时代2017-11-8 23:55:15Ctrl+D 收藏本站

    北京白云一所六年制试验中带,16年建校,从课和耕缴学都学习西方教育制度,刃人班制无纸化教学,寓教于乐,最大程度培养学生的**性创造性。当然”能来这所学校上学也要承担高额的学杂费用,不说其它,人手一台的华逸北极星薄水墨真彩电脑就要两万多块,这不过伊始最基本的工具费用中的一项。

    王东是白云中学高中二年三班的学生他家庭贫苦,属于资助生,白云中学隶属于华逸集团,其每年招生有一百名资助生名额,学杂费用全免,算是回馈社会的一种举动。

    白云中学环境极好,现代化的电子教学楼实验楼综合性体育馆等等设施一应俱全”毗邻宿舍楼的东湖更如一颗璀璨明珠微风袭来湖波荡溢绿荫环绕,令人心旷神怡。

    早上七点多,第一节课尚没有开始,教室内却很安静,除了几个人在低声诗论问题”大多都在翻里自己感兴趣的资料。

    王东身后两名女同学正在讨论物理化学上的问题,用市能买到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怎么做出一枚简陋的定时炸仒弹,王东有些无奈,虽然纯学术上的诸论看起来煞有其事,但真叫这两个女孩子去动手,怕是早吓得腿都软了。

    “当当”桌子被轻轻敲响,王东抬起头,一位帅气的几乎有些妖异的英俊少年笑眯眯站在他的课桌前,王东心就跳了一下,就算在梦里王东也经常被这张脸吓得惊醒,他叫高强,是时刻压在王东心头的阴影。

    自从高一年级和高强分到一班后,王东就开始了噩梦般的日子,每天要帮他辅床叠被跑腿办事,更时不时被他捉弄,尤其走到了周末高强喜欢带王东出去玩,和一帮朋友以捉弄王东为乐”有一次,高强在电梯里摸了一位时尚少女的屁股”逼着王东承认是他摸的,害得王东被人痛打一通还险些被送去派仒出所而这还不是最离谱的。

    虽然白云中学各种规章制度都很严谨,以高强的所作所为理应被开除但自家庭贫困的王东从来相信世界是不公平的,他不啊信高强这位南方巨贾的公子会被学校开除。更何况,高强不是一般的聪明,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当然那是在“她”来之前的事了。

    看到高强的眼色,王东心里就轻轻叹口气,目光看向了靠窗的一张课桌。

    那张课桌坐得是一位眉目如画的少女,秀高高的挽起两个好看的月牙造型,就好像漫画中的美少女,加之一身乳黄色学生制服,白色棉袜黑皮鞋”可爱的一塌糊涂。

    她是今年寒假刚过转学来的,叫韩雪南方人,说起普通话来异常的好听,可惜她不怎么喜欢说话过来两个多月了,也不大理班上的同学。可是她刚刚转学过来”就很快把高强所有的状元头衔抢走,也极快的成了白云中学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高强更是对她极为迷恋早就放下了话这是他未来的老婆,谁敢和他抢他就要谁的命。

    韩雪不住校,她的一切好像都是一个谜高强曾经好几次叫人跟踪她看能不能查出她住哪里,但每次到最后好像人都被跟丢了。只知道她有一辆银龙引跑车,今年刚刚推出的车型,要两百多万。

    这又是一个螺炸性的新闻,虽然白云中学有钱子弟很多,但毕竟都是高中生,何况父母能送他们来这里的,自是都对他们抱了很大期望,很少有骄纵孩子的就好像高强”家里企业是南方颇有分量的财团,但被爷爷送来白云中学,不但要他住校,而且每个月只给必要的生活费。同是南方人,显然韩雪和他的境遇大不相同。这也使得高强对她的兴趣更为浓厚。

    “去啊”见王东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高强脸色阴沉下来。

    王东也是正值青春年少,满怀悸动和朦胧的情愫,又怎么不想在韩雪这样的女孩儿眼里留个好印象”但高强威胁的目光令他不敢再犹豫,站起身,就准备将高强的那封“情书”给韩雪送过去。

    门突然开了,戴眼镜斯斯文文的班主任走进来,在他身后,是一名清秀文静的少年。

    班主任拍拍道:“同学们,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叫唐宁”因为父母工作调动,刚刚从美国回来,唐宁”你给同学们做一个自我介绍。用英文吧,咱们这家学校从初一年级就开始。语教学,我们也鼓励大家用英文沟通。”

    大家的目光全看了过去,叫唐宁的少年微微一笑说道:“大家好很高兴能和大家成为同学,希望以后的日子我们相处愉快。”不过令人想不到的是,他说的却道道的国语。

    王东马上就对这个清秀少年有了好感,见过太多出国回来满嘴外语显示自己格调高雅的,实在令人生厌。

    高强却冷哼一声“海归泛滥了,英语口语,他会说吗?”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清秀少年的第一眼起,高强就对他没有好感。

    今天的体育课是篮球活动,作为校队主力队员的高强自然大出风头在几名女生的围观中表演了一次暴扣引起了几声高分贝的尖叫。

    白云体育馆的篮球场地环境极好,光可鉴人的地板,玻璃钢篮球架,明亮的灯光下运动感十足。

    “叭”高强突然将球丢向了场边好似优哉游哉看热闹的唐宁,喊道!“喂,来玩玩?”

    场边的少男少女就有人叫好,正是青春年少漏*点岁月。

    “我不大会。”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刚刚转学的秀气男生微笑着将练丢了回来。和高强比较好的几名男女同学出了嘘声,可是他好像没有一点难为情的意思,就这么干脆的认输,笑着说:“你打的很好。”

    那些期待能有人盖过高强风头的男女高中生很多也露出了瞧不起他的神色,本来嘛,从他进入教室的第一刻起,就令人眼前一亮,总觉得这位转学过来的少年有些与众不同,谁知道面对高强的挑衅,他没有任何抵抗就认输了。

    这个插曲并没有引起王东的注意,他的目光一直在高强身上打转,心里有些难受又有些惧怕,但没办法父亲住院急需要一笔钱,现在能帮他的只有高强,自尊心?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很廉价,他现在怕的只是高强不愿意帮他。

    终于,高强从篮球场下来,接过别人递来的白毛巾擦汗王东快步地走过去,声问:“我我那事儿?”他忐忑的看着高强,就好像在过山车,无助而惶恐,如果高强不帮他,父亲怎么办?

    高强瞥了他一眼,皱眉道:““什么事儿啊?”

    “我,我昨天和你说的。”王东急急的说。

    “啊,那事儿啊我说了没钱再说了叫你办点事都办不好我凭什么帮你?”高强的话令王东如坠冰窟,呆呆的,再说不出话。

    “唐宁!你真不会玩篮球啊!”王东这才现原来高强是奔着新来的转校生来的,两人已经走到了转校生的身边。

    “恩,真不会。”唐宁的笑容很好看”却令高强心里又一阵不舒服。

    “那你学习成绩怎么样?”高强总感觉这个转校生是一个威胁,不罢休的问。

    唐宁老老实实的道:“数学勉强能及格吧,外语人文哲学什么的还好。”

    高强自不知道唐宁嘴里的“及格还好”是什么意思,心却一下放宽了,体育白痴文化课成绩又不怎么样,自然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了。

    “韩雪。”突然瞥到一身白色运动装秀美绝伦的韩雪从旁边走过高强鬼使神差的打了个招呼不过结果可想而知,韩雪宛如未闻,径自走过。

    高强干笑两声,对唐宁道:“看到没?咱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就和我说过话。”

    唐宁笑了笑,没吱声。

    离得近的几名男生心里鄙夷,不过人家刚刚转学来问了个路而已,还是问的你身边的女生,那也叫和你说话了么?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电子铃响起,王东很快的出了教室,在气势的校门前,王东却又呆呆站住,体育课上恳求了高强很久,最后高强烦了,翻脸骂了自己,钱还是没借到,自己去了医院又能怎么样?

    姐姐和姐夫虽然一直都要自己别操心可他们又去哪里借这么一大笔钱?

    彷徨而又无助,王东呆呆的顺着学校院墙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王东,你不一定要去借钱的。

    ”温和的声音王东微微一怔,转头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宁站在了他身边。

    “我不是跟踪你,我在等人拿车。”唐宁解释着“你的**我也不是故意偷听,你和高强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

    王东苦笑自己这点事,又算什么**了?

    “你父亲应该有医保吧?”唐宁有些不解的问,就算是农村现在也人人有医保,而且医保最高支付限额也在逐步增

    王东叹口气道:“我爸得的是恶性肿瘤,去了报销的,家里也负担不起,再说住院的费用手术费用什么的要提前交的。”

    唐宁哦了一声,想了想道:“那你可以贷款啊,华逸基金你知道吧,其实按照你的成绩,又能被白云中学特招,是可以申请华逸基金的贷款的,等你大学毕业分期偿还。”

    王东眼睛一亮将信将疑的道:“可以吗?”

    “可以的只要你提供的资料是真实的,肯定可以,他们的效率也是很高的核实你的资料最多三个工作日。”

    唐宁看了看表,就道:“这样吧,今天我陪你去咨询一下,看一看需要准备什么材料。它的分部对外接待部门一般要工作到晚上十点。”

    王东本来还有些犹豫,但听唐宁说的头头是道,好像又对这个基金极为熟悉心底那丝希望渐渐涌起几乎就按捺不住了,说:“那好,那麻烦你了,真”真的谢谢你了。”

    唐宁摇摇头,道:“希望能帮到你帮到叔叔吧。”

    王东默然。

    一辆银色跑车疾驰而来“嘎”一声停下,敞篷车驾驶位上韩雪一身乳黄色学生制服,戴了雪白的毛绒绒耳包,清纯的一塌糊涂。

    王东一怔还在琢磨韩雪为什么停车的时候,却见唐宁已经开车门上车,又对自己笑道:“上来,坐后边。”

    “啊?”王东吓了一跳,向韩雪看去却见韩雪正拿出一个漂亮的耳包帮唐宁戴上,嘴里说:“敞篷跑,吹耳朵。”那温柔神态,简直令王东眼珠差点掉出来。

    王东傻傻的上了车,却听前面唐宁说:“去华逸基金在衡阳路那个点儿。”

    跑车随即启动,疾驰而出从接待室出来,王东心头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将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了,听接待自己的工作人员说,只要提供的资料充分,自己能贷下款的希望很大。

    唐宁坐在楼道走廊旁的长长软椅上,韩雪刚刚接过他手里的纸杯,快走几步,扔进了垃圾箱。

    王东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对于唐宁和韩雪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他实在猜不透。

    “走吧,先送你回学校。”唐宁笑着站起来又道:“看来结果很好,我就不问了。”

    王东没有再多说什么,看着唐宁的笑脸,嗓子却有些干。

    白云中学附近的牧园区是一处现代化绿色生态区”环境优雅景色怡人。

    从餐厅的落地窗看出去牧园区的彩色音乐喷泉在夜灯下更为朦胧迷人。

    餐桌上牛排鹅肝”西式茶点。

    唐宁叉了一鼻鹅肝送入嘴里,随即就笑:“味道不错。”

    坐在对面的韩雪换了一身时尚的雪白休闲装,更显娇美。

    唐宁看了眼韩雪,又笑道:“韩雪,按理说干你这行,应该是越不起眼越好吧?你呢”在学校里名气也太大了吧?”

    韩雪和唐宁同岁,理论上算是唐宁的保镖,作为一号长的独子,唐宁本来应该由中仒央警卫局负责保护,但为了不影响唐宁的日常生活,基本上这些年唐宁都是由华透集团安全部门训练出来的精英人物警卫。韩雪的父亲是一位武术界的大师”她从就酷爱武术,七岁进入华逸集团安全部门少年班学习也是班上的饺佼者。在唐宁回国前她早早就被选中进入了白云中学打前站,成为唐宁同学的同时也负责保护唐宁照顾唐宁的日常起居。同样,她也在中仒央警卫局挂了关系”毕竟不挂上警卫局的关系,枪仒械器具使用上就很麻烦。

    韩雪笑眯眯的,大眼睛弯成月牙形,更显可爱“大稳隐于朝,我这样子,谁也想不到我是个保镖吧?”

    唐宁就笑:“那也是。

    吃过饭,唐宁来到客厅翻看一些资料,韩雪则在餐厅忙活。

    电视荧幕对刚刚从越南访问归来的南海舰队“和平号”航空母舰舰长张民昌少将的一个访谈节目。

    和平号几年前正式服役于南海舰队,是解仒放军第一艘航母,其诞生曾经引起子世界舆论的轰动,但这几年过去,欧美东南亚国家不得不默默接受了解仒放军在南海越来越强大的存在。

    “周六周日也只能去麦仒当劳打钟点工了。”唐宁翻了会报纸,无奈的摇了摇头。

    韩雪洗了手,帮唐宁泡了杯浓香的咖啡,有点奇怪的问道:“要去打工吗?”

    唐宁就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要自己嫌点生活费。”

    韩雪更是奇怪,说:“那您也不用去打这种工吧?”

    对于唐宁这个自己的保护目标人,韩雪可说知之甚深,真正的天才,学六年课程只用了三年就跳级学习完毕,随后就赴美读书,好像现在已经拿到了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可是偏偏他回国后,又按照他的年纪从高二读起,好像是自己和父亲要求的,说是“学习融入社会”。

    不过就算要打工养活自己,也完全不用去做快餐店的钟点工吧,不说别的,唐宁在美国时可是化名彼得的《新闻周刊》最炙手可热的撰稿人之一随便一份文章的稿费也够他“丰衣足食”了。

    唐宁知道韩雪的意思,就笑道:“那不一样,人嘛,要知道什么是辛苦。”想了想又笑道:“以后买菜的钱我来赚”就算吃糠咽菜你也不许掏腰包。”叹口气“不过以后再想吃牛排吃鹅肝,难喽。”

    韩雪抿嘴一笑点了点头。

    昨天是她和唐宁第一次见面”毫无疑问,对于这位天之骄子她充满了好奇更有些担心他不好相处,想想他显赫的家世,传说中富可敌国的资源更不要说他本人偏偏又是天才中的天才,无与伦比的出色了。在他面前”韩雪赖以自信的东西根本拿不出手”倒好象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只会舞刀弄枪的粗人。所以昨天由齐总介绍的第一次见面不但话没说多少,韩雪还紧张的打破了水杯回去后更有生以来第一次哭了鼻子。

    不过今天一天下来,韩雪才现,唐宁不但很好相处,更好像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令人很想亲近他,尤其是他说到“以后买菜的钱由他来赚,吃糠咽菜”云云更令人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温柔滋味。

    “好的,同学们请认真填写你们的选票,要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讲台上”班主任李老师笑眯眯的说着。

    快放暑假了,按照惯例要选出这学期“优秀义工白云中学推行素质教育,每学期都有固定的时间组织学生去做义工”培养学生的社会公德意识。

    至于班级选出的“优秀义工”,会有机会在假期进入华逸基金会学习,档案上也会留下重重一笔,尤其是大学毕业后希望能进入华集团工作的,据传说有这种经历会加很多印象分。

    “唐宁,你有什么想说的?”李老师见唐宁突然举起了手,就笑眯眯的示意。同学们的目光都看了过去,也都有些诧异,虽然唐宁转学过来已经两个多月了,但他一向不怎么说话,除了整天围在他身边转的“卫东,好像他也没有一个朋友。

    “老师,我认为优秀义工的评选制度不完善。”唐宁第一句话就令大家吃了一惊。

    李老师却是面不改色,学校也鼓励学生讲出自己的看法,他笑着道:“怎么不完善了?”

    唐宁道:““我刚刚查询了资料,我们班去年的优秀义工是高强,我认为他不够资格。”

    教室里马上嗡一声,大家交头接耳议论起来,高强脸色更是难看。

    唐宁却自顾自说下去“义工是对社会的一种奉献,是培养服务人群的精神。优秀义工也不能仅仅以我们去做义工时短短几时的表现来评定吧。高强呢据我所知,他欺负同学打架斗殴霸占练场不给其他同学用,还曾经因为有同学惹到他就把那位同学的自行车轮胎扎破。这样的事情很多,他的行为和优秀义工好像是南辕北撤吧?而且按照校规,好像他也应该被开除。”

    教室里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高强铁青着脸噌一下站起,却见李老师看过来,他想了想,强压着怒火坐下。

    评选的结果,高强以一票之差败给了王东,当李老师宣布结果的时候高强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下课铃声响起,李老师刚刚走出教室,高强就快步走到唐宁面前,恶狠狠看着唐宁,说:““唐宁,你什么意思?!”

    唐宁笑道:“没什么意思,我说的都是事实。”

    “你仒他妈找死你”高强伸手就来拽唐宁有几名同学本来想拉架,但看到高强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就都打了鼓。

    “哎呦”高强突然惨叫一声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韩雪站在了唐宁身边,!只手抓着高强的手腕微微用力,高强就惨号着背转身子向下弓去。

    韩雪冷冷看着他,手一抖,高强就又痛呼一声踉踉跄跄摔了出去,再扭头看着动手的韩雪,脸上愤怒恐惧羞愧各种表情交织,想来他大脑也一片空白。

    “再敢动手动脚叫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韩雪傲然而立,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话令围观的人心里都升起一股寒意,就好像她说得出,就能做得到。

    唐宁无奈的看了眼韩雪,低声说:“我不见得打不过他。”

    韩雪听得清楚,本来满脸寒霜的她忍不住扑哧一笑,好似鲜花盛弄,可爱极了“你呀也想打人?动手动脚的事还是留给我们粗人吧。”

    看着唐宁和韩雪并肩走出教室,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王东更成了焦点人物,大家都凑到他身边打听韩雪和唐宁是什么关系,王东自是一问三不知,三缄其口。

    银色跑车在京城街头疾驰,唐宁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看号是齐洁阿姨。

    “学校叫你失望了?没办法,说是素质教学,可在国内,总要慢慢来。”秧说白云中学虽然隶属华逸集团,但学校里这点事就算闹翻天也烦不到齐总,不过唐宁转学来了白云,齐洁自然会交代人留意。

    唐宁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阿姨,给您添麻烦了吧?”

    “谈不上你爸爸也知道了笑子呢,说你比他强。”齐洁阿姨笑波孜的说。

    笑了?唐宁这才松了口气,父亲在他心目中是高山,是大海,是人生楷模,能获得父亲一点点认可都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或许有人会认为生在这样的家庭很不幸,从和父母相聚时日有限父母浩如日月的光华更是子女的阴影和压力,可是唐宁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只希望,自己的努力不会令父母失望。

    “齐总吗?”见唐宁挂了电话,韩孪就问。

    唐宁笑着点点头想了想,说:“去宜春园。”

    韩雪怔了下,结结巴巴道:““总总仒书记叫您回家吗?”中南海宜春园,韩雪知道那是什么所在。

    唐宁就笑:“怕什么?不知道爸爸晚上几点回来。算了还是去妙山吧,我给大丫姐和二丫打个电话,都回家看看,想她们了。

    韩雪轻轻点了点头,说:“那,那我送你到家就回去,我,我就不进去了。”

    唐宁无奈的道:“随便你,唉,三丫在香港,要不也叫回来那丫头和二丫在一起才搞怪呢,两个不点鬼主意可多了。”

    韩雪也不好接声,更不知道唐宁嘴里的大丫二丫三丫都和他是什么关系,只知道齐总的千金好像就是唐宁嘴里的二丫。

    “咦?”唐宁拿着手机一边点开屏幕一边笑:““说曹操曹操就到。”

    视频屏幕里,一位穿初中校服粉雕玉琢的女孩儿露出可爱无敌的笑脸,是二丫“哥,你在北京呢吧?”

    “在,怎么了?”

    女孩儿就开心的尖叫:“呀,太好啦,你快点来救救你可爱的妹妹,又有人追求我,你快来,我叫他们看看我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让他们的狼子野心都见鬼去吧!”

    唐宁好笑的i斥道:“毛丫头懂什么追不追的?”

    二丫就苦了脸,可怜巴巴也不知道在都囔什么。

    挂了电话唐宁就笑着对韩雪道:“去三十七中。”

    韩雪一笑如果自己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肯定也会宝贝的不得了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