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篇 志向

第二篇 志向2017-11-8 23:55:16Ctrl+D 收藏本站

    线条流畅的乳白色跑车里,二丫穿了件白色纱裙,就好像小公主一般精致,她坐在副驾驶上,咬着吸管吸饮料,小丫头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开着车,唐宁瞥了她一眼,笑道:“一会儿不许发小姐脾气啊,张大同的叔叔是爸爸的老朋友,他也没你说的那么讨厌。”

    二丫撅嘴道:“哥,我哪次不听你的话了?”

    放暑假了,小丫头寸步不离的粘着唐宁,不但搬去了和哥哥一起住,还每天跟着哥哥去打工,有人请哥哥吃饭,她也一定要陪哥哥一起去。

    请唐宁吃饭的张大同是刚刚退下去的岭南省省委书记张震的亲侄子,四十来岁,在南方做生意,事业有成的样子。

    不过近些年,高干亲属企业的生存空间越发困难,这两年有三四位昔年元老的亲属企业因为偷税漏税或者不正常商业活动被查办,尤其是一年前唐老一位好友的后代因为侵吞国有资产锒铛入狱,全国震惊,这也令所有的红色商宦警醒并且意识到,时任国家副亣主席的总亣书记的谆谆告诫发自肺腑,这位巨人是要动真格的了。

    而前些年在川南试点从去年开始在数省实行的党政干部及直系亲属财产申报制度也进行的如火如荼,一名正部级官员因为隐瞒财产被停职留党察看也给全党敲响了警钟。

    唐宁知道父亲也以身作则,将资产进行了申报,但财产计算极为困难,也只能大概估算,不过想来千亿万亿美元的经济帝国会吓坏了中亣纪委的罗叔叔,这些情况也只能由罗叔叔一个人掌握了。

    唐宁知道,其实就算所谓西方民亣主国家,财团和人物的关系也是密不可分的,父亲所作的一切,只是希望能将这种权钱关系对社会公平造成的破坏力控制在所能控制的最低限度。

    北京饭店地下停车场VI口通道,唐宁找了车位将车泊好,一直缀在后面的那辆银龙弃务车也缓缓停下,商务车内,自然是二丫的几名保镖。

    “哥,我头发乱了没?你帮我看看。”下了车,二丫就跳到唐宇面前,作出可爱的笑脸给唐宁看。

    唐宁笑道:“不乱,漂亮着呢。”

    “是吗?”二丫将信将疑,将刚刚从小包包里拿出的精致小梳子又放回去,说:“不管了,反正丢人也是你丢人。”

    唐宁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我们二丫剃光头也漂亮。”

    二丫开始甜甜一笑,随即明白过来,就气得撅起嘴,“那难看死了,你又骗人!”“哼了声,却又快跑几步追上唐宁,抓着唐宁的手进了电梯。

    国际楼顶楼六号楼金碧辉煌,落地窗帷幕之间,京城繁华隐约可见。

    “贝贝,越大越漂亮了。”将唐宁和二丫迎进房,张大同满脸的笑。不过唐宁知道,这个人可不像看起来那样和蔼可亲,在商场上狠着呢。

    虽然比唐宁大了二十多岁,但按辈分唐宁自然是喊他哥。

    服务小姐将一道道丰盛的菜肴送上,唐宁就笑:“好久没吃到好吃的了。”

    这些日子二丫也是陪着唐宁“吃糠咽菜”,但小胃口却饭量见长,感觉哥哥和韩雪姐姐做出来的什么都好吃。

    “宇宁啊,找你来是有点事商量,你手机上这个操作系统,我想做大,你看行不行?”寒暄了几句,张大同就笑着提到了正题。

    唐宁以及大丫二丫三丫的手机都被宝儿阿姨“处理”过,用的操作系统是宝儿阿姨和她手下的技术人员们闲暇无事时鼓捣出来的,比之市面上最常用的几款操作系统美观而又方便。张大同见过,他又是作手机的,想来就上了心。

    唐宁笑道:“大同哥,这个系统就是好玩,商业价值不高吧?再说也是基于hy手9.o版本,私人拿着玩还可以,商业化的话,你也不大好做。”

    张大同微微一笑:“这你就别管了,我手下的技术组有信心本土化,但要先拿到源代码。”

    唐宁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吧。”确实,宝儿阿姨才没有时间理这些呢,堂堂信息中心主任,总参现今最年轻的部门一把手,哪会和商界人士接触?当然,自己肯去说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宝儿阿姨疼自己的很,不想给她添麻烦。

    张大同就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你接触的人都不在乎钱。”摇摇头,随即就笑道:“那就算了,不难为你。”

    唐宁喝了。果汁,想了想,说道:“大同哥,你有没有想过去越南发展?我可以介绍军子叔叔给你认识,他在那边还行!”

    张大同微微一怔,说:“军子?”

    唐宁道:“齐军,你应该听说过。”

    “啊,听说过,当然听说过。”张大同笑着说,“他生意做得很大,南方作边贸的,都知道他。

    党内最早和唐逸共事的人中,隐隐知道唐逸和华逸集团齐总关系的人有几个,但齐洁和齐军的关系就几乎没人知晓了,就算张震也不大清楚。当然,也是因为齐军虽然活跃在越南,在南方商界也颇有名与,但毕竟根基在越南,也不大进张震这类人物的法眼。

    唐宁就笑道:“改天我介绍军子叔叔和你认识。”

    张大同比较偏好灰色地带,而这种生存方式在国内越来越没有空间,两家相识一场,唐宁不想看到张大同最后悲剧收场。而去了越南,想来他会如鱼得水,大展拳脚。

    “哥,我乖不乖?”吃饭的闲暇,二丫偷偷凑到唐宁耳边问。她一直都跟个小淑女一样,话都不说一句。

    唐宁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点了点头。

    暑假后的新学期,高强不见了踪影,他以及和他要好的两名死党被开除出了白云中学,据说几名教师也受到了学校的内部处分。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在教室门口王东追上了唐宁和韩雪,现在韩雪已经公然和唐宁出双入对,学校里传什么的都有,有说他们在同居的,也有说他们是从小就订了亲的情侣的,总之因为韩雪,唐宁也成了白云中学的风云人物。

    “唐宁,我,我想请你吃饭。”王东说这话时极没有底气的,但他又很想表示车谢意。

    唐宁就笑:“好啊,咱们去买点菜,一起去我家吃,叫你尝尝我的手艺。”

    “这,这不好吧。”王东一怔,又看了眼唐宁身边的韩雪,对于韩雪,他实在有些敬畏。

    “没什么不好的,走吧。”唐宁拍了拍王东的肩膀,王东无奈,只好跟在两人身后走出了教室。

    银色跑车缓缓驶入牧园小区,车的后座上,大袋小袋舟蔬菜水果,王东看了看表,七点多。

    “放心吧,赶得上。”唐宁笑着回头说。

    白云中学虽然晚自习是自愿性质,但住宿生九点半前是必须回学校的。

    韩雪轻笑道:“十分钟送你回学校。”对于唐宁的朋友,她自然不能太冷淡。

    “呵呵,好。”王东傻笑了声,其实到现在,他也不大清楚韩雪和唐宁的关系。

    韩雪和王东拎着大小纸袋和唐宁一起进了楼道的电子门,爬楼梯上到三楼,韩雪忽然低声道:“等等。

    唐宁微微一怔,停了脚步。

    韩雪将手里的纸袋一起堆到王东怀里,手摸向了背后一直背着的可爱小包。王东则好奇的从墙边看过去。

    “警亣察!”哦门前几个人见到了探头探脑的王东,就都走了过来,最前面一个小胖子手里拿出了证件。

    韩雪先走了出来,警惕的看着走过来的几个人,盯着小胖子手里的证件看了一会儿,摸在小包上的手渐渐放了下来。

    “你们是鲤的住户吧?”微胖的小伙子打量着走廊闪出来的这三名少年。

    “是。”唐宇点了点头。

    小伙子就笑道:“那好,你开一下门,我们检查检查,公事。”

    唐宁微微蹙眉,看着这几个人,既然韩雪放松了警戒,那么他们就应该是真正的警亣察,为什么要搜查自己的住处?

    “你们有搜查证吗?”唐宁问道。

    为首的小伙子就是一笑,跟高强说的一样,这几个小家伙果然不好吓唬,还好自己早有准备,他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给唐宁看。

    小伙子是市局缉毒处的民亣警,叫马晨,是高强姐夫的大学同学,其实今天办这事儿他是很不情愿的。这些年公安部三令五申,整肃警亣察队伍纪律,加之现在公务督察部门以及警队内部督察部门极为境范,普通老百姓受了委屈都知道打电话申诉,现在的警亣察早就不是二三十年前为所欲为的时代了。

    不过听到高强介绍这几个小家伙的情况,是外地富家子弟,那情况又不相同了,小小年纪就同居,肯定是那种私生活混乱的富三代四代的颓废子弟,保证一查一个准儿,家里违禁药亣品少不了,何况就算查不出什么来,上边也不会察觉这是他的私人行为,受到压力的话,上面自有人顶着。

    来之前,马晨也将所有手续办了个齐全,可见到那女孩不在乎的神情,心里老大不舒服,脸上挂笑,却暗暗咬牙,心说看一会儿查出违禁物品来,看怎么收拾你们,你们老爸老妈的也好受不了。

    韩雪将马晨手上的纸接过来看,马晨笑道:“怎么样几位同学,开门吧?不要想给父母打电话,我们秉公办事,谁的情面也不行。”

    唐宁笑笑,突然问道:“你认识高强吧?”

    马晨一呆,随即就摇头,说;“不认识,快开门!”最后一句话声色俱厉,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韩雪将搜查令给他摔了回去,冷冷道:“你这张纸不好用,想搜这间房,去找上面签字。”

    马晨看着这个嚣张的“富家女”,气极反笑,“那你说说,要谁签字才能搜你们这些小祖宗的房间?要不要市局的卫局何局?”他说的是市公安局卫红局长以及何森副局长,肚子都快气炸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还真以为家里有几个钱不得了了?

    正准备挥手叫手下破门而入强制执行,却见小女孩儿神态自若的道:“卫红和何森签字也不行,中亣纪委罗书记政法委闻书记吧,有他们的签字你就可以搜。”

    马晨怔了下,刚刚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在公安部门,见识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人,对方有没有吹牛说谎,多少能看出些端倪

    唐宁拽了拽韩雪胳膊,笑了笑道:“马队,一场误会,晚点我请何森局长给您打电话解释吧。当然,如果您实在想进去看看,我可以开门请你们进去,不过只能看我的房间,韩雪是女孩子,不喜欢别人进她的房。”

    马晨听了心里就一忽悠,要何局给自己打电话解释?搜这间房要中央主要领导签字?马晨脑子有些晕,更骑虎难下,不知道怎么收场。

    “马队,咱们打电话请示一下吧。”身后民亣警小郑凑过来说,马晨就忙点头,看了小郑一眼,心说这小子机灵。

    唐宁三人进了客厅,韩雪关了门,从猫眼看了看,几名民亣警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在议论着什么。

    韩雪也拿出了手机,边拨号边道:“看我怎么收拾高强!”她脸沉似水,显然真生气了。

    唐宁就笑,也不理她,对王东道:“走,咱俩去再房。”

    王东呆呆点头,刚刚走廊里的一幕就好像在看电影,却又偏偏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唐宁和韩雪,到底是什么人呢?

    妙山别墅铁门前,武亣警战士的刺刀在夜灯照耀下寒光闪闪,令人不寒而栗。

    唐宁将何森送出了门,刚刚两人陪唐宁父亲以及局委员岭南省委卢庆民书记用了饭,何森早早就起身告辞。

    “宁宁啊,韩雪怎么样?”何森笑呵呵看着侄子。

    唐宁脸微微一红,说:“挺好的,怎么了?”

    何森就笑,说:“大人不计小人过,你比叔叔强。高尧那儿,不知道你是谁,我也说了,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过要他好好管教他别,子。”

    高尧就是高强的爷爷,事情最后还是惊动了他,更通过关系找到何森,想请他和白云中学的那位小朋友吃饭,何森没去,唐宁就更不会去。

    唐宁就笑,说:“他爷爷是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希望高强能受到教话吧。”也不知道韩雪怎么教训的高强,但想来会令他刻骨铭心吧。

    何森也笑,说:“说实话,高尧要威谢你啊,不然就他那孙子,我看以后他们的家业玄。”

    “好了,快进去吧。”何森最后笑着拍了拍唐宁肩膀。

    唐宁微微点头,但还是等何森上了车,看着小车渐渐消失在夜幕中,才回身进院。

    客厅里,卢书记看到唐宁进来,就笑着拍自己沙发旁的空位,说:“宁宁,来,这里坐。”

    父亲微笑品茶,并没有说话。

    卢书记刚刚五十多岁,丑年换届前从南京市市长调任岭南省委书记,理论上来说,他的南京色彩是很浓的。

    但唐宁知道,父亲已经渐渐超脱了派系的存在,口年进入九人团时父亲在党内的威望已经无与伦比,六年中组部部长党校接长生涯,父亲在一步步实现着他当初的承诺,逐步完善着组织人事选拔制度,更曾经一怒打掉以皖东省省长为代表的卖官集团,并追究皖东省委书记不作为的责任,在党的历史上创造了第一个由局委员提案罢亣免另一位局委员的先例。

    及至卫年担任中亣共中央总亣书记,父亲真的是众望所归,十年党校校长的生涯令党内高级干部渐渐理解父亲了解父亲,渐渐团结在他的身边,22年换届时竟然有两位父亲的老部下进入政亣治局常委会就是明证,就更不要说常委会中披着传统唐系干部色彩外衣的宋叔叔刘叔叔了。

    刚刚担任一号首长,父亲对中央力量的影响已径直追南巡首长,何况,南巡首长对的操控力实际上很大程度只是制衡而已。

    “宁宁,干脆来给叔叔当秘书吧?你不已经拿了哈佛大学的学学位么?还去读什么高中?,,卢书记摸了摸唐宁脑袋,笑眯眯的说。

    唐宁说道:“卢叔叔,我这今年纪还是多上几年学吧,到了大学我计划用两年毕业,华大经济学院不是实行学分制学年弹性制度吗?我想去读一读。”

    卢书记就笑:“好啊,等大学毕业了来给叔叔当秘书。总亣书记,您看行不?”

    唐速笑了笑,看向了唐宁:“宁宁,长大了准备做什么?”

    唐宁不假思索的道:“从政。”

    “为什么?”唐逸微笑看着唐宁。

    “从政才能为更多的人造福,为人类文明进步贡献最大的力量。”

    看着唐宁清澈的眼睛,唐逸欣慰的笑了,端起了茶杯,说了个“好。”

    好久没听到父亲的夸赞了,唐宁心里一阵激动,默默看着父亲,真希望十几二十年后,自己和今天一样,没有令父亲失望。

    卢书记也笑了,总亣书记有后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