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七章 天上掉下个齐姐姐

七章 天上掉下个齐姐姐2017-11-8 23:41:17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五点多钟,唐逸就接到了陈达和从县城打来的电话,听到电话里陈达和爽朗的笑声,唐逸心中一松,看来没什么问题。

    “唐书记,齐军,就是齐洁的弟弟根本没什么问题,不过是打架斗殴,拘留几天的事儿,是张自强那小子有意将事情搞大,听我一提齐洁这名字吓得什么都说了,怎么样?怎么处置这小子?要不要将他法办?”

    唐逸知道陈达和说得轻松,但能让张自强将事情和盘托出,不定费了陈达和多少功夫,而且陈达和还未上调,局里的事儿还没捋清就处置局里的警员,影响不好,琢磨了一下道:“算了,事情别闹大,对你我都不好。”

    陈达和哈哈一笑,说了几句闲话,挂电话前突然道:“唐书记,听说齐洁就是昨天中午那家饭店的老板娘,嘿嘿,唐书记是不是有啥念想?我调查过了!她刚刚结婚没几天丈夫就遇到车祸,背景也没有任何问题,唐书记……”

    “去去去!别胡说八道。”唐逸打断了陈达和的喋喋不休,挂掉了电话。党的干部最忌讳的就是作风问题,不过唐逸没有结婚,所以陈达和开几句玩笑倒无伤大雅,如果唐逸已婚,陈达和是无论如何不敢拿这个问题开玩笑的。

    第二天,县委来了电话,请柳书记和唐镇长去商谈新的工作安排问题,这次是由组织部部长和唐逸柳大忠谈的话,主要就是谈到柳大忠年纪大了,应该去些负担,多分配给唐逸一些工作,显然这次李文和案件闹得那么大,最后却是冤枉了政府,虽然澄清了事实,但影响已经造成,县委几个头头对柳大忠有了不满,认为他有扇阴风的倾向。

    出了县委大院儿,唐逸说请柳大忠吃饭,柳大忠哼了一声,扭头就走,唐逸有些哭笑不得,任谁都知道他和自己斗其实没任何意义,对于即将退休的他,就算斗垮自己也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利益,但他就是看自己不顺眼,觉得自己年纪太轻,他熬了一辈子才当了这几年镇书记,自己一个毛头小子却是一步登天。

    无奈的叹口气,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向南走去,横穿过马路,让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又来到了工人俱乐部旁边。

    小饭店里客人不多,唐逸坐在老位置,要了一斤水饺,没吃几个呢,那熟悉的甜香飘到了身边,齐洁满脸喜色的坐到他对面,笑孜孜道:“今天吃什么,姐姐请!”

    唐逸咽下嘴里热气腾腾的白菜饺,笑道:“心情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齐洁俏脸上全是明快的笑容,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是啊,我弟弟已经没事了!你啊你!进来也不和我打招呼,从来也不知道叫声姐姐!”

    唐逸从陈达和那里知道了她的年纪,刚刚二十三岁,和自己同年,只不过经历的沟沟坎坎多了,使得她全身上下充满成熟女人的韵味儿。

    唐逸被她明快的笑容感染,心情也开朗起来,微笑道:“哪有姐姐在弟弟怀里痛哭流涕的,要我说,你作我妹妹还嫌小呢。”

    “去……没大没小的,学校老师是这样教你的吗?”齐洁伸出纤手在唐逸胳膊上掐了一把,虽然隔着毛衣,雪白纤手上,那涂得红红的长指甲还是掐得唐逸一呲牙。

    “你说得没错,我真是遇到贵人了,听说是什么大人物下了指示,要彻查我弟弟的案子,不到一天,就水落石出,唉,就是我不知道贵人是谁,想谢谢他都没机会。”齐洁说着幽幽叹了口气。

    唐逸跟着叹息,肚里却好笑,又有什么大人物干预了,政府里这点儿事在老百姓嘴里永远是以讹传讹。

    “齐洁,你店里的生意不咋好啊?上次我来还是满座呢。”唐逸不习惯作伪,转换了话题。

    说起店里的生意齐洁叹口气,“是啊,总是这样时好时坏的……“突然瞪起了杏仁眼,“嗨,我说你怎么直接叫我的名字了!”

    唐逸也不理她的“恐吓“,琢磨了一下道:“要我说你就是不懂生意经,靠山吃山,你这小饭店距离一中只有一条街,怎么不想办法作他们的生意?”

    齐洁白了唐逸一眼道:“你懂什么?一中的孩子能有多少钱?就说你吧,第一次是你那亲戚请客吧?这几次来哪次不是要盘饺子,你这一盘饺子认真算起来,原料水电,每张桌子折上房租!我还赔几毛钱呢!”

    唐逸一脸无奈:“感情我帮衬你碗饺子你还吃大亏了!得得,以后不吃大鱼大肉我就不来了!”

    齐洁咯咯一笑,对柜台喊道:“给我弟弟加盘腰果虾仁!记我账上!”在这种小饭店,这是最贵的菜,二十多元在那时不是小数目。

    齐洁又掏出一百元钱放到桌上,努努嘴道:“这是你上次的饭钱,赶紧收回去,那几天心情乱忘了这茬儿,说了我请客,你掏什么腰包,家里供你上学容易吗?哪有你这样大手大脚的学生!”

    唐逸苦笑摇头,她是真将自己当学生了,这时候自己也不好说自己的真实年纪,那倒好像自己心术不正,从开始就在逗弄她一样。

    “齐洁,你这大鱼大肉的请我,又给我送钱,追究起来可是贿赂罪知道吗……”唐逸将桌上的钱又推了过去,话还没说完,就觉耳朵一痛,竟然被齐洁柔软的小手扭住了耳朵,齐洁笑骂道:“小家伙口气还不小!是不是不知道姐姐的厉害!”

    唐逸这个窝火啊,自己这些天早已习惯了自己的新位置,一镇之长,政坛新锐,在镇上人人见了自己毕恭毕敬,就算在县委,各科室头头见了自己也是客客气气的,无端端被这小女人当成孩子对待,真是郁闷到极点,不过心里,又隐隐有种说不清的愉快。

    “好了好了!我收起来!”唐逸无奈的将桌上的钱拿起,齐洁这才放过他的耳朵。

    “齐洁,我收了你的钱,卖给你个点子吧,你呢,可以作学生盒饭,每盒两元,菜式多点,但成本控制好,肉蛋的可以少点,一中的伙食很枯燥,只要你的菜样花式多,保证可以吸引那些学生,可别不在乎这每盒小小的利润,卖的多了,你自己计算下利润是多少?”

    齐洁撇他个白眼,“就你花样多,小小年纪的又懂什么生意经了!”这时候另一桌客人叫她,齐洁对唐逸笑笑,爱怜的拍拍唐逸的头,起身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了过去,留下满心郁闷的唐逸干翻白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