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章 香韵不在人知

二十章 香韵不在人知2017-11-8 23:41:32Ctrl+D 收藏本站

    仅仅一个多月,罐头厂的改革已经取得了成效,第一个月的销售量大抵可以抵得上支出,只略微亏损,罐头厂的工人们第一次正儿八经在月底拿到了工资。而第二个月的订单已经可以确保略有盈利,当然,这是在没有计算大凤梨罐头的利润情况下的收支情况。不但镇上领导班子精神一振,县委的会议上,萧日点名表扬了陈家坨镇的改革工作。

    唐逸也顺理成章的开始对镇上另一家小纸箱厂进行调研工作,并且在各村长参加的会议上要求村干部们解放思想,鼓励剩余劳动力出外打工,鼓励经商,并且承诺陈家坨的工商所对个体经营一定全力支持,如果个体户遇到任何难题都可以向自己反应。

    唐逸在工作之余,周六周日也开始在县城电大进修,唐逸当然不会是想读电大文凭,他早就思量过了,九十年代,学历派渐渐主导了国家各个部门,过些年,自己这个党校文凭可有些不够用,如果能拿个经济学硕士肯定会给自己以后的评定添分儿,但党校本科却不能直接报考在职硕士,唐逸只有先凑合拿个电大本科,然后再攻读名校的硕士学位。

    唐逸读的是经济管理学专业的春季班儿,三月开学,课程都安排在周日,几十号儿人一起收看省电大录制的教学录像,当陈珂听说唐逸去读电大时,嘴巴差点撇到天上,说“电大的学生也想作本姑娘的老师?我丢不起这人!”把唐逸气得直翻白眼儿,当然,陈珂说是这么说,这些天下来,对唐逸的“学习”能力,她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自我感觉唐逸说他是高考状元好像真不是吹的。

    周日下午,唐逸上了一讲课就溜了出来,其实很多人都不怎么去上课,只要考试过关就成,这种录像老式教学,唐逸更是听得索然无味儿,自我感觉那瘦瘦的教授好像还没自己理论水平高。

    看看表刚三点多,于是溜溜达达来到三街,三街是当时延山最繁华的城区,百货大楼,百货商场都坐落在三街的十字路口上,自行车车流就好像后世的汽车车流,川流不息,唐逸也将卡拉OK酒吧的地址选在了这里,一栋三百多坪的二层临街门市,仅仅用了二十多万,放在新世纪是不可想象的,门市里烟尘弥漫,只有几名工人在赶工,唐逸刚进去,就被工人当作闲杂人等轰了出来。

    在龙井饭店也没见到齐洁,唐逸实在无聊,又颠颠的赶到了永胜楼,刚刚建好的楼群都是清一色五层楼,深黄色的楼体,楼群之间略微点缀些花池,不过在当时来说,环境已经很不错,只是延山春寒,花池尚不见绿意。

    走在楼群里蜿蜒的砖路上,数着一个个楼栋号儿,这是唐逸第一次来这里,选房的事全由齐洁作得主,齐洁挑的两套房是十一栋和三十八栋,一个在小区的最北角,一个靠着小区南边的水泥路,这也是齐洁为唐逸着想,免得唐逸和齐洁父母碰头儿,齐洁和家里只说买了一套房,就这父亲还盘问了几天,齐洁说做生意赚了些钱,又和朋友借了两万,餐馆生意好,分期付款能周转开,齐军也帮着圆谎,才将父母哄了过去。

    三十八栋二门301,还是不见齐洁,唐逸闷闷下楼,琢磨着难道她在父母那儿?于是信步向北走去,今天是横下心了,就不信找不到她。

    来到十一栋的楼底,唐逸又犯了难,总不能就这样上去吧?见到齐洁的父母该说些什么?难道说您二位好,你家宝贝丫头是我的情人?

    正这时,后面传来一声“劳驾!油了油了!”这是北方工人常见的用语,意思是快些闪开,不然就弄脏您咧。

    唐逸忙向外闪开,一个穿着蓝色劳动服的工人扛着一袋儿水泥从后面挤过来,经过唐逸身边时突然停下脚步,略为惊奇的道:“唐……唐哥?”

    唐逸凝神看去,工人的头从水泥袋旁探出来,这才看到他眉目,却是齐军,只是往日那帅气的小伙子现在穿着脏兮兮的蓝色劳动服,头发,脸上满是灰尘,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

    “唐哥,你是来找我姐的吧?”齐军“嘿呦”一声,猫着腰将水泥袋慢慢放在在地上,这才站起来擦着额头的汗问唐逸,看得出,这活儿不轻松。

    唐逸拍拍齐军的肩膀笑道:“军子,看来最近改造的不错,你姐没白疼你。”又问道:“你姐在楼上不?”

    齐军挠了挠头,笑笑道:“哥,我可是全听你的,你说让我军子往东,我绝不往西,您指哪儿,我打哪儿!”

    “军子!干嘛呢!”身后传来老人的吆喝声,军子吓一跳,急急对唐逸道:“哥,我姐以为你一下午都有课,和李小翠逛街呢,不说了,我上去了,不然老头子又该唠叨了!”

    唐逸笑着点头,也看到了楼角拐过来的一个老头儿,灰色列宁装的胳膊肘,膝盖都磨得有些破损,露出白色的线头,背有些弓,头发花白,脸上有明显的老人斑,看起来精神也不大好,唐逸知道他肯定是齐洁的父亲,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虽然老人满脸皱纹,但看脸庞轮廓,依稀能看出年青时是个美男子。

    “军子,你和谁搭话儿呢?又在偷懒吧你?你姐赚点钱容易吗?咱能省就省,看叫你干点活你这不甘愿!”

    “不是,爸,这是我一朋友,好久没见,就唠了这么两句就被您看到了!这些天的活儿我少干了吗我?”听到父亲当唐逸面数落自己,齐军有些心虚,就怕唐逸对自己印象不好,

    “朋友?”老人打量着唐逸,心里在嘀咕肯定又是儿子的狐朋狗友。唐逸笑着和他问好:“老人家,您好啊!”

    齐军将水泥又扛上肩,道:“爸,咱上去吧。“

    “慢来慢来,军子,咱不正缺一人手吗?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帮帮忙,帮咱们干点活儿!”老人突然的建议差点把正用力扛起水泥袋子的齐军弄趴下,齐军可是越来越知道唐逸不是普通人,那能量不是一般的大,谁能随随便便拿出五十万?至少在延山,这样的人一只手数得过来,而像唐逸这样年纪的,那是想也别想了。听到父亲让唐逸帮忙干活儿,齐军真是哭笑不得,道:“您叫人家干嘛?我和他不熟!爸,我说你怎么还落下见人就使唤的毛病?”

    “小兔崽子!”老人照着齐军脑袋就是一巴掌,“一天不打你你就不落枕!你的朋友我就不能使唤啦?”

    “你说,你姐赚点钱容易吗?这装修如果都找人来作,又要花几千块,咱能干的为啥找人!大侄子,你说是不是?”老人唠叨着,最后却是问唐逸。

    唐逸笑笑道:“大叔,您说得对!我也没啥事儿,就帮把手吧,不过我不大会干活儿,一会儿您多批评,多指教!”

    老人愉快的笑起来:“人啊,天生就是作活儿的,一学就会,那些说不会作活的人纯属借口!”又转向军子:“快,把楼上衣服给大侄子拿来换上!”

    于是,不多久,唐逸就已经穿着一身蓝色劳动服,锄泥搬砖背石灰,作了一次地地道道的劳动人民,齐军看着唐逸汗流浃背的楼上楼下跑,不时还被老人吆喝几句,他却满脸微笑,齐军也不知道心里啥滋味儿,如果说,以前齐军还对唐逸略微存有芥蒂的话,那从现在起,他是真真正正接受了自己姐姐情人的身份,就算是丈夫,又有几个能像唐逸这样做的?

    天擦黑的时候,齐老爹才叫了停,笑呵呵看着满头汗水的唐逸,道:“你这孩子比军子强,今天大叔请你吃好吃的,慰劳慰劳你!”又对齐军道:“去,给小徐打个电话,晚上咱都去你姐那儿吃。”

    齐军看看唐逸脸色,道:“一家人吃饭叫他干嘛?我姐不和你说了看不上他吗?”

    齐老爹瞪起眼珠子:“叫你打就打,那么多废话,你姐也真是的,人家小徐走出去不知道多少大姑娘抢呢,不嫌弃你姐是寡妇,她倒挑肥拣瘦的!”

    齐军见唐逸微微点头,这才应了声,心中却埋怨老爹糊涂,一会儿不知道怎么收场,这可真叫一个热闹。

    ……

    龙井饭店又一次挂上了暂时停业的牌子,当齐洁看到唐逸穿着泥糊糊的劳动服,满头灰尘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吓了一跳,听说父亲指使唐逸作了半天活,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却甜滋滋的。

    “呀,唐……真的是您?”齐老爹和齐洁张罗饭菜,唐逸随便坐在角落的桌子上倒了一杯热茶,这干了半天活,就是喝起最普通的茉莉花茶也觉得痛快淋漓,那叫一个畅快,刚灌下一杯热茶,旁边怯怯的传来女人的声音,唐逸转头一看,一穿着蓝色风衣的小媳妇儿正惊讶的看着自己,面容姣好,唇红齿白,唐逸还记得她,齐洁以前的婆家嫂子,李小翠。

    唐逸笑笑,微微点头,又低声道:“一会儿可别说认识我。”李小翠惊讶的看着唐逸,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连连点头,心里却叹口气,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唐书记是真的疼齐洁,这不?为了和老丈人拉好关系,竟然去干装修这种脏活儿。

    李小翠为了搭上唐逸这根儿线,隔三岔五就来找齐洁逛街聊天,今天和齐洁逛完街,听说唐逸在县城,为了在唐逸面前露露脸,巴巴跟齐洁回了小饭店,准备在小饭店吃了饭再走,谁知道唐逸是见到了,却是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看得出,唐逸不希望齐家老爷子知道他是谁,以及他和齐洁的关系,八面玲珑的李小翠当然心领神会,和唐逸算是打过招呼后,就赶到厨房帮齐洁的忙,当然不忘在齐洁耳边低声调笑她几句,说几句唐书记真疼你之类即显得亲热又会取悦齐洁的玩笑话。

    饭菜摆了满满一圆桌,四荤四素,几盘冷拼,桌子正中间的小盆里是热气腾腾的东北特色菜,乱炖,豆角土豆粉条和切成大块的猪肉,香味四溢,唐逸闻得直淌口水,要说放以前,唐逸可不喜欢这种不怎么讲究的炖菜,今天也是累得饿了。

    齐洁招呼大家来圆桌落座,招呼唐逸时对唐逸眨眨眼,那小媚眼儿又勾得唐逸心脏嘭嘭乱跳。齐老爹却道:“等一会儿,还少一人呢,我叫小徐了!”

    齐洁愣住,转头看唐逸,见唐逸无所谓的对自己笑,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埋怨齐老爹道:“你叫他干嘛?天天就知道瞎搅合。”

    玻璃门外有人敲门,饭店的灯光透过玻璃门映在那人的脸上,唐逸看得清楚,就是那天和齐洁一家人坐一起的那小伙子,黑色夹克,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唐逸尤其注意了一下他的皮鞋,也是一尘不染,看得出是一个很讲究品味的人。

    齐军在齐老爹催促下懒洋洋开了门,小伙子进门就笑着和齐老爹,齐洁打招呼,亲热的搂着军子肩头在他耳边低语,唐逸笑笑,这种人自己见得不少,就是特会来事儿的那种人,在单位社会上都能混得开,但这种人想真正有大作为,却很难,因为他们灵魂里,好像欠缺了大人物应该具备的一种特质,或许,是一种气节吧。

    当小伙子看到李小翠时,却是怔了一下,然后有些惊喜的道:“这不是李姐吗?您怎么在这儿?”

    李小翠也是惊讶的道:“徐正阳?你来做什么?不会是你也想……”回头偷偷看了眼唐逸,心说这小子莫非也想搭上这条线儿?

    齐老爹奇道:“咦,小徐,你认识小李?小李是我丫头的朋友,亲姐妹一样。”老爷子还没老糊涂,知道不好说出她们之间的关系。

    徐正阳笑道:“叔,我不是捣买卖吗?这几天刚好求到李姐的爱人赵哥给我批点儿钢材,正愁赵哥不答应呢,既然认识齐洁,那就是自家人,事儿就好办了!”

    那时候市场还未完全放开,钢材煤炭等都属于国家调配物资,很多有门路的商人或者官员亲属都靠倒卖这些物资发了财,这些人被称为“官倒”。李小翠所属的建设局在当时的八大局里可是分量很重的一个部门,也是得益于建设局当时负责统筹这些调配物资。

    齐洁听了徐正阳拉关系的话,俏脸一沉,冷冷道:“这话儿怎么说的,你是你,我是我,什么自家人,别叫人误会!”齐老爹笑骂齐洁圆场,徐正阳哈哈一笑,也不理齐洁的嘲讽,看起来很大度,心里却暗暗咬牙,等把你追到手看我怎么收拾你!

    齐老爹招呼大家落座,圆桌很大,坐六个人绰绰有余,齐老爹安排徐正阳坐在齐洁身边,徐正阳刚刚笑着坐下,齐洁板着脸站了起来,对齐军道:“军子,过来,和我换下位子!”说着径自走过去拉起齐军,自己坐到了齐军的位子上,倒顺理成章和唐逸成了邻座。

    李小翠笑道:“那我也换换座儿,我挨着军子坐。”错了一个位置,坐到了唐逸右边,徐正阳直皱眉头,看着灰头土脑,一副农民工打扮的唐逸一阵郁闷,心说我如果坐他那儿,左边挨着齐洁卿卿我我,右边挨着李姐可以趁机拉拉关系,那可有多好,这小子,这不抢了我的位子吗?

    “叔,他是?”徐正阳指着唐逸问齐老爹,齐老爹笑道:“小徐啊,他是军子的朋友,就不给你介绍了,你吃你的,不用管他。”

    唐逸想不到和“情敌”第一次见面自己会是这个形象,他并不是想掩饰自己,只是衣服装在塑料袋里,想回招待所将身子洗干净再换上。

    徐正阳这人挺会调节气氛的,笑话不断,卖弄他的见识,开始李小翠对他的刻意讨好还有些自得,津津有味听着他高谈阔论,但徐正阳突然对齐洁冒出一句:“齐洁,晚上咱去看场电影吧?”李小翠当时就傻了,这才隐隐明白了徐正阳和齐家的关系,敢情是在追求齐洁啊?看看唐逸,李小翠有些懵,这徐正阳,这不寿星公上吊吗?霎那间,她已经将徐正阳从可以交往的名单中划掉,正襟危坐,再不凑趣向徐正阳问东问西。

    齐洁笑着拒绝,徐正阳心里一美,有戏!看着齐洁如牡丹盛开的妩媚笑容,骨头都轻了几两,很有些飘飘然的感觉,他又哪知道齐洁在笑是她正沉浸于桌底下和唐逸玩闹的乐趣中。

    开始吃饭没多久,齐洁就把穿着精致黑皮靴的秀足踩在了唐逸的脚上,谁叫唐逸穿着一双胶鞋呢?那边徐正阳夸夸其谈,这边齐洁的小脚在唐逸脚背上轻轻的点踩,踩的唐逸心痒痒的,唐逸闪躲几下后,干脆用双脚将她的秀足捉住,两人开始了足与足的追逐玩闹,桌上笑语盈盈,桌下风光无限。

    “李姐,我和您说的事儿怎么样?听说赵哥进了人事科,位高权重,小弟这点事儿还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到时候咱二一添作五咋样?绝对不亏了你李姐!”身子飘飘然,徐正阳自我感觉良好,趁机又向李小翠下说辞。

    李小翠一下沉了脸,冷声道:“这话儿怎么说的?你是巴不得我家那口子犯错误是不是?告诉你小徐,国家的调配物资怎么分配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国家建设!别说他赵山不会假公济私,就是建设局的头头脑脑也没有这么糊涂的!”

    李小翠突然翻脸,疾言厉色的训斥徐正阳,把徐正阳训得摸不着头脑,心说这是干啥?不给就不给呗,至于冠冕堂皇的讲大道理吗?局里那点事儿谁还不明白?

    齐老爹举起杯子圆场:“小李,小徐,今天不谈公事,喝酒喝酒!”

    对齐老爹李小翠马上换上了小脸,笑吟吟点头:“叔说的对,我就喜欢和叔唠家常。”

    碰了一鼻子灰的徐正阳有些无趣,再不长篇大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齐老爹闲聊,大口的喝着闷酒。

    齐军心里叹着气,心说徐哥啊徐哥,我真要叫你哥了,今天你就算吃个哑巴亏吧,谁叫你摸不清门路呢?齐军看得清楚,李小翠总是在唐逸夹了几口面前的菜以后就轻轻转动下圆桌,看似无意,但齐军却猜得出,她这是在帮唐逸转呢,在变相讨好唐逸。齐军可是见识过她以前在自己家人面前那高傲样儿,再看今天她的表现,齐军不得不叹口气,再次深深思索起唐逸对自己说过的话。

    “兄弟!出去给哥哥买包红塔山!劳驾你啊!”徐正阳将捏成一团的空烟盒扔进角落的纸篓,掏出一张十元的钞票放到圆桌上,转了一下,钞票就转到了唐逸面前。

    齐洁,李小翠,齐军全怔了怔,唐逸却是笑笑,拿起钱道:“零头我可就不给您啦?”

    徐正阳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齐洁一把将唐逸手里的钱抢过,笑道:“我去买吧。”徐正阳心中大乐,心说今天大美人是怎么了?难道真是精诚所至,她对自己动了心,不然为什么对自己这般殷勤?

    齐洁扭着小蛮腰向外走,唐逸也站了起来,笑道:“我也吃饱了,叔,我走了啊!再有活儿您叫军子喊我一声,我随传随到。”

    齐老爹笑得老脸开花,连连点头:“成成,这孩子真招人喜欢!军子,你送送人家!”

    拎着盛衣服的塑料袋出了小饭馆,唐逸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小步子走得婀娜多姿的齐洁,齐军识趣的回屋,拉上玻璃门。

    齐洁的黑色高跟小皮靴精致高佻,穿着它齐洁比唐逸矮不了多少,唐逸将手搭在齐洁肩头,齐洁却触电似的向旁边闪开,娇笑道:“干嘛?也不怕人看到。”

    饭馆在主街南拐的胡同里,路灯透梧桐树的树叶打下来斑斑点点,光线昏暗,更没有行人,唐逸看着娇笑如花的齐洁,心里恨得痒痒的,哪有这样给人当情人的?搂一下都不成?那晚之后,齐洁好像很怕与自己有什么亲密接触,自己就是想拉拉她的手都是别别扭扭的,就好像自己是老虎一般。

    出了胡同儿,眼前陡然一亮,主街上街灯如火,亮如白昼,齐洁笑着对唐逸说再见,准备拐去街口小卖部时,唐逸突然一把抱过她,在她粉嫩的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大笑着跑掉。

    旁边就有几个行人,目瞪口呆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这是做什么?农民工非礼大美女?如果不是齐洁看着唐逸背影的脸上满是温柔,早就有人大喊抓流氓了,不过齐洁没注意,身后昏暗的胡同中,有一双充满怨毒的双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