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一章 奋斗

二十一章 奋斗2017-11-8 23:41:3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到招待所的时候按惯例要单人间,就是类似于星级宾馆的标准间,按照当时的物价,才20元一晚。谁知道前台大姐是个热心肠,看到唐逸一身农民工的装束二话不说给了唐逸二楼四人间的钥匙,还埋怨道:“出来赚点儿钱不容易,能省就省,四人间不也挺好的吗?”看样子唐逸再坚持下去就要批评唐逸大手大脚,铺张浪费。谁叫唐逸的身份证也是落户在了镇上呢?

    无奈下唐逸只好住进了二楼的四人间,五块钱,环境还好,东西两边各放两张床,床之间的桌子上还有台小彩电,就是洗澡要去公共浴室,唐逸浑身黏糊糊的,难受得紧,也顾不得再讲究,和一群光溜溜的客人一起洗过澡,换上自己本来的衣服,和衣躺下,虽说招待所卫生方面做得挺好,但被别人盖过的被子唐逸也不愿意再盖,毕竟那时候县城宾馆的消毒措施还不那么到位。

    今天运气还不错,没遇到打呼噜的客人,熄了灯,厚厚的布帘遮住了窗外皎洁的月光,房内一团漆黑,唐逸却是睡不着,想起这些天改革遇到的种种问题,罐头厂基本上了正轨,倒没什么担心的,可是纸箱厂,却不是换个领导班子就能解决的问题,它的设备太陈旧了,急需一笔资金来引进新设备,不然还不如让它直接倒闭呢。

    缺口倒不算大,只需要几万块,但在当时可是个大数目,就头几年“万元户”还是富人的标准呢。当然,这笔钱唐逸也拿得出,但唐逸可不想将自己的资金和自己管区内的企业扯上任何联系,免得以后有理都说不清,就算是好心,将来也很可能会变成坏事。

    唐逸正犯愁呢,门突然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吓得室内几个人都坐起来问:“谁?”

    “做什么的?”

    唐逸也莫名其妙坐起来,却见门外几条黑影扑进来,还没反应过来,那几条黑影已经扑在了自己身上,接着就感觉手脚被人用力扭住,灯绳被人拽了一下,荧光灯闪了闪,房内马上亮堂起来。

    唐逸头被死死按在床上,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挣扎了几下,被扭在身后的手臂却被狠狠向上一扳,痛得唐逸倒吸口冷气,感觉那人再用力的话胳膊都可能被扭断。

    耳边就听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道:“就是他,就是这小子耍流氓,非礼我妹!”

    接着头发被人用力一採,头皮一痛,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头,就见身边,几个穿着绿色制服,胳膊上挂着红色“联防”袖标的人扭着自己,面前,是一脸嫉恨的徐正阳。

    穿着蓝色套裙的前台大姐拿着钥匙串站在一边,有些怜悯,有些怀疑的道:“真的是他?我看他不像那样人啊?”

    “大姐,好人坏人如果能从脸上看出来,还要我们警察干嘛?”一留着小平头的治安员一脸笑呵呵,又对几个联防员道:“张队等着呢,带走!”

    唐逸看着徐正阳微微一笑,这小子肯定是看出了自己和齐洁的蛛丝马迹,找来朋友拾掇自己。

    看着唐逸的笑容,徐正阳满心不舒服,他本以为唐逸肯定会吓得和自己求饶,谁知道唐逸却好像根本不害怕,反而露出这种极为可恶的笑容,使得徐正*本没有胜利者理应享有的愉悦。

    徐正阳哼了一声,走到唐逸身边,脸凑在唐逸耳边,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道:“小子!看我怎么收拾的你叫我爷爷!”。

    唐逸脸上还是挂着那付笑容,没有说话,使得徐正阳又一阵郁闷,他彰显的强势似乎没起到什么恐吓的作用。

    联防员扭着唐逸出了门,临走前小平头对那几位战战兢兢的客人笑道:“抱歉了几位,您几位好好歇着,别怕,我们这是在为人民服务,像你们几位这种好人不是我们专政的对象。”

    唐逸笑着摇头,这小子挺贫,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人。

    “笑什么笑?”后面扭着唐逸的人一用力,唐逸就被压得身子一弓,头也低了下去,走廊里的客人都远远闪开,又都好奇的看着这场警察抓坏人的好戏。

    很快唐逸被扭到了二楼服务员的休息室,看来这里临时成了审讯室,沙发上坐了几个人,沙发前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纸笔,大概是准备录口供。

    “蹲下!”联防员将唐逸狠狠推在角落里,小平头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正中间的胖子道:“张队,这就是嫌犯。”

    “张队,这小子有点不老实,先拷起来!”一名联防员从背后掏出了锃亮的手铐,准备将唐逸拷在角落的暖气管子上。

    唐逸抬头也看到了大模大样坐在中间沙发里的胖子,不由得再次微笑起来,还以为是哪号人物假公济私呢,原来是他,怎么这种不入流的事总能找到他。

    胖子张大了嘴巴,好像见了鬼似的看着唐逸,直到那名联防员过去准备拷唐逸他才猛地反应过来,大声道:“等!等等!”

    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张自强,徐正阳和他沾点亲戚,平时也总在一起喝几杯,过年过节,徐正阳的红包他也收了不少,刚刚正值班的张自强接到徐正阳的电话,听说他要收拾一人,说是没什么背景,街上混的一混子,张自强也没有多问,马上带队赶了过来,刚刚偷偷数完徐正阳给的五百块钱的红包,正美呢,一转脸看到了被扭进来的唐逸,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几下,才知道自己没有看错,冷汗,刷一下流了满头,这,这是怎么啦?上次的事儿还没个说法儿,这些日子自己可是千方百计讨好大队长陈达和,指望他帮自己说几句好话,怎么转眼间,自己又带队把这祖宗抓了?是他有病还是我有病?他,他哪是什么镇书记,分明是我的克星,灾星啊!

    徐正阳却是神气的很,他决心让唐逸认识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叫他知道一下什么叫能耐,什么人不可以得罪!

    “张哥,就他非礼我妹子,是不是叫兄弟们出去,哥你单独审讯一下,这种事听的人多了我妹可抬不起头。“徐正阳这是想把人支出去好收拾唐逸。那时候公安部还没有审讯犯人时必须两名警员在场的规定,也方便了警队一些害群之马刑讯逼供。

    “对对,你们都出去!”张自强觉得腿发软,站是站不起来了,但心里却知道这事儿不能张扬。

    别的联防员都说笑着走出去,小平头看了唐逸一眼,犹豫一下,终于也退出了休息室,紧紧关上了门。

    徐正阳得意的走向唐逸,一脸胜利者的笑容:“小子,你说你算什么东西,我的对象你也敢碰!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

    正措词准备怎么讨饶的张自强听到徐正阳突然冒出的话,差点儿没跳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溺水的人又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再浮不出水面儿。

    徐正阳走到唐逸身边,一把揪住唐逸的头发,对着唐逸的脸恶狠狠道:“你如果现在给我跪下,向我叫三声爷爷,并保证以后再不见齐洁我就放过你!不然今天就好好收拾你小子!”

    张自强呆了,傻了,自杀的心都有了,突然间,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噌一下就跳了起来,好像狮子一般扑过去,狠狠一脚正踹在徐正阳的腰眼上,徐正阳“哎呦”一声,被踹了个狗啃泥,看来张自强在紧要关头,竟然奇迹般恢复了以前在警校时的身手。

    唐逸拍拍身上的土,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笑看张自强:“成,够威风,够煞气,真是好大一位差老爷啊!”

    说着也不再理他,回身拉开休息室的门,走了出去,门口几名联防员奇怪的看着他,小平头向里探探头,问道:“张队,就这样放他走了?”见张自强失魂落魄似的点头,虽然奇怪,却也回过身挥挥手,几名伸胳膊拦住唐逸的联防员这才放行。

    休息室内,徐正阳捂着腰眼哼哼唧唧爬起来,骂骂咧咧道:“张哥,你他妈是不是失心疯了!你踹我干什么?哎?我说你怎么放他走了?”

    张自强怨天怨地怨社会,扑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心都有,听到徐正阳的话更是一腔火气无处发泄,猛地扑过去照着他脸就是一脚:“你妈才失心疯了!我看你他妈就是我的灾星!”将他踹倒在地还不解恨,一脚又一脚的踹下去,直踹得徐正阳哭爹喊娘的求饶,又狠狠踢了他几脚后才住了手,打人也是个体力活,张自强抹着额头的汗,气喘吁吁骂道:“你他妈知道他是谁不?陈家坨的唐逸,我看你他妈也不知道!你就他妈知道玩女人!**你妈的!老子算被你害死了!”说着话又是一脚踹了上去。

    (本章题目奋斗何解?两坨粪打架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