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三章 是是非非难思量

二十三章 是是非非难思量2017-11-8 23:41:35Ctrl+D 收藏本站

    三月的春风吹遍延山,天渐渐转暖,一丝丝绿意吐出,陈家坨镇政府大院中的杏树也绽放出粉红的花蕾,不知不觉的,镇政府办公室的玻璃窗户一扇扇都支开,再不用忍受烟雾缭绕的办公环境。

    唐逸轻轻吹着刚刚挥墨而就的字帖,满意的点点头,指着窗外的杏树对陈珂笑道:“红杏枝头春意闹,古人说这一个闹字境界全出,确然如此,又说写文章,不着一字而尽得风liu,文章的意境贵在隐而不露,贵在不言中……”

    陈珂连连点头,清丽的脸上满是崇拜,由衷的道:“唐书记,你懂的真多,字也写得好。”

    唐逸心里美得紧,心说这字还不是你逼着练出来的?这些话也是你以后教我用得,想不到我也有教育你的一天,嘿嘿。

    “铃铃铃”,桌上的电话响起,陈珂接起电话,话筒里马上响起陈达和的大嗓门:“是唐书记吧?我老陈啊!陈大炮!”嗓门之大,坐在办公桌里的唐逸都听得清清楚楚,陈珂好笑的将电话递给了唐逸。

    “是我。”唐逸说话从来是言简意赅。

    “唐书记,有点事儿麻烦你,马局的侄子被扣在了陈家坨派出所,您能不能出面说一声,叫他们大事化小。”

    唐逸楞了一下,马局?那是公安局长马鹏华了,他侄子怎么会被扣在派出所?有些奇怪的问道:“老陈,你是拿我开涮是不?你们公安系统的事儿还不是你发句话?还轮得到我出面?”

    陈达和恨恨道:“还不是柳大忠作梗,他发了话,小李怕担责任,说什么也不敢放人,哼,柳老头真是想捅马蜂窝呢!”又压低声音道:“唐书记,马鹏华可是土生土长的延山人,关系网深着呢,心眼儿还小,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老柳老糊涂了,趟这浑水,非淹死他不可!”说着低笑起来,很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儿。

    “唐书记,这事儿可拜托您啦,我可是和马局拍胸窝子保证能办成了。”陈达和挂电话前还不忘郑重嘱咐唐逸,可见他对这事儿极为热心。

    陈珂断断续续听得不大明白,唐逸放下电话后她问道:“唐书记,陈大炮求您办事儿?哼,他能有什么好事儿?”

    唐逸摇摇头,拿起电话,拨通了派出所,接替陈达和担任所长的就是原副所长,姓李,说话伶牙俐齿的,唐逸问起情况,他连忙将事情始末说出,原来,每到春秋,就会有菜贩子和水果贩子收菜收水果,卖到城市赚取差价,这类人又被称为“老客”。马鹏华的侄子就是一老客,不过他是那种没有任何经营证件的黑客,偏偏这次来陈家坨收芹菜时遇到工商所执法队,队员不认识他,要扣车罚款,他不但不配合,反而态度极为嚣张,动手打伤工商人员,最后被派出所抓了起来,李所长急着撇清自己关系:“唐书记,这不关我的事儿,是柳书记说我敢私自放人就追究我的责任,我,我也没办法啊,陈队那儿还劳您多解释解释……”

    唐逸挂了电话,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对陈珂道:“走,去卫生所看一看。”据说有名工商执法人员伤的不轻,住在卫生院里。虽然不齿马家那位公子,但对柳大忠的作法也相当不屑,也不知道他想作甚么?这都是对付老百姓的惯常作法,讹诈,如果真的伤得重,为什么不去县医院?

    ……

    陈珂今天穿着淡黄的夹克,淡黄的喇叭裤,青春飞扬,走在唐逸身边唧唧喳喳的,进了卫生院才总算安静下来,去找护士小夏了解情况,在小夏的引领下两人来到了病房区,卫生院只有几间病房,不过干净整洁,环境尚算可以。

    推开二号病房的门,唐逸一眼就见到了病床上被绷带绑得跟个粽子似,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伤员,唐逸吃了一惊,大步走进去,病床边上坐着一名面色红润,花袄蓝裤子,农家女装束的少妇,见到唐逸忙站起来,忐忑不安的道:“唐……唐书记……”

    唐逸知道她肯定是被打伤的工商稽查员小陈的爱人,想不到她倒识得自己,微微点头,看着病床上的伤员,脸色凝重起来,这可不是作样子的模样。

    “小夏,他伤得很重?”陈珂问跟着进来的护士小夏。

    小夏“恩”了一声,“多处骨折,软组织挫伤,鼻梁也被打断了……”

    陈珂唬着脸嘀咕道:“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偷偷看了看唐逸脸色。

    “为什么不去县里彻底检查一下?”唐逸问道,他知道镇上设备有限,如果内脏出血什么的这里可查不出来。

    “哼,去县里?那还不是马鹏华说了算?”柳大忠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他铁青着脸走了进来,对唐逸冷冷道:“还是你们高,我刚刚打了电话,卫生院的验伤报告法院不承认,必须要县一级的医疗机构证明。”转向小陈的爱人,深深叹了口气,道:“小张啊,真的对不起,看来这事儿难办了……”

    农妇小张有些怯懦,低声道:“不成,不成就算了吧,那种人,我们得罪不起吧?”

    柳大忠瞪起眼睛,想说什么,但想起今天活动时碰的钉子,终于长叹口气,颓然坐到了椅子上。

    这时候儿,病房门又被人大力推开,派出所长李富强简直是冲进来的,看到柳大忠和唐逸都在,怔了一下,随即急急道:“柳书记,唐书记,马建军被县局的人接走了,我,我拦不住啊,他们,他们还说要给马建军验伤,要告小陈打伤他呢。”

    柳大忠腾一下站了起来,怒目看着唐逸,气得脖子青筋直冒,大声质问:“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想干什么?”

    小张脸色苍白,突然扑通跪在了唐逸面前,哭泣道:“唐书记,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不告了,再也不告了!”她听柳大忠话里透露,知道眼前的唐书记和县城那帮子人是一伙儿的。

    柳大忠嗓门简直要将房盖震翻:“唐逸,你还是国家的干部吗?这天下还是**的天下吗?就任由你们胡来?”

    看着脚边啜泣的农家妇人,看着慷慨激昂的柳大忠,唐逸心里五味杂陈,默立良久,慢慢走到柳大忠身边,轻轻拥抱住他,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面前这倔强的老头儿可爱无比,往日对他的厌恶,突然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或许,他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有老派领导那划山头,拉帮结派的不良作风,但他骨子里,却流淌着老党员那正直不阿的鲜血,这样的鲜血,才是我们党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啊。

    “柳书记,李文和案你也是想为他申冤是不是?”唐逸轻笑着在柳大忠耳边道。

    柳大忠被唐逸突然的亲热弄得手足无措,听了唐逸的话翻起眼睛道:“不然你以为我想干吗?哼,我到现在还不相信你真就清清白白!”说着用力推开唐逸。

    “柳书记,小张嫂子,你们放心,这天下还是人民的天下,还是党的天下!”唐逸用力挥了下手臂,斩钉截铁的道,“我这就去县里,找政法委书记反映情况!再不行,我就找萧书记!我就不信了,这好好的天能换了颜色!”

    柳大忠怔怔看着唐逸,陈珂却是眉开眼笑,喜滋滋看着唐逸,他,从来不会叫人失望,果然是一个真正的好干部。又过去扶起小张,在她耳边劝慰她:“放心吧,别怕,唐书记出面,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无条件信任唐逸。

    “柳书记,镇上的事儿就拜托你了!”唐逸笑着对柳大忠说完,转身走出了病房,陈珂颠颠小跑着跟上,紧紧跟在唐逸身后亦步亦趋,就像一个跟屁虫。

    “我,我还以为你会和他们一起欺负人呢。”陈珂看着前面唐逸高大的背影,低声嘀咕。

    唐逸耳朵挺尖,笑着转头道:“欺负老实人有什么意思?欺负你这样的坏蛋才好玩儿!”

    陈珂撅起嘴,看着唐逸清秀坚毅的笑容,心脏打鼓似的快速跳动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