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四章 酒吧开业

二十四章 酒吧开业2017-11-8 23:41:3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办公桌上用红笔圈起的日子“31”,明天就是三月三十一日,是齐洁的生日,唐逸琢磨着买什么礼物哄她开心,这段日子忙小陈的案子,一直都没落空去见她。

    不过案子总算尘埃落定了,在萧日的干预下,检察机关已经决定落案起诉马家侄子,证据确凿,他这牢饭是吃定了,不过想起那天在检察院门口见到马鹏华时对方那阴沉沉的脸,那阴恻恻的话儿,唐逸知道算是树下了一个对头。

    马鹏华大概很生气吧,话里话外都透着来日方长的意味儿,“唐书记,你是越来越能了,我老马不佩服你都不行!”

    唐逸并不后悔,让时光倒流,他还是会将马家那小子送进牢房,只是他不知道这种原则对自己的官场生涯到底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只能靠时间来证明了。

    后来和陈达和也通了几次电话,陈达和唉声叹气的,虽然没说什么,但唐逸也知道他肯定对自己有些不满,只是碍于情面不好埋怨自己。

    不过想起小陈家人围住自己千恩万谢时眼里那由衷的感激,唐逸轻轻叹口气,自己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但在他们眼中,却是天大的恩惠,仿佛自己成了什么圣人一样,

    正在胡思乱想,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柳大忠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唐逸站起来,两人相顾无言,柳大忠走上两步,将手里拿得绿色茶叶罐往唐逸桌上重重一放,道:“这是给你的,我珍藏的龙井。”说完就转身大步离去,唐逸微笑看着他的背影,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有所斩获的。

    ……

    三月三十一日是周日,延山县城主街上的两行垂柳吐出绿绿的嫩芽儿,春风姗姗吹到了华夏最寒冷的地带。

    今天延山县城有一件新鲜事儿,繁华的二街拐角,鞭炮震耳欲聋,彩球飘飘,县城第一家卡拉OK歌舞厅“夜朦胧”酒吧正式开业,歌舞厅前搭起了木头台子,从市歌舞团请来的艺人载歌载舞,围观的人将二街堵得水泄不通,舞台前人头耸动,彩声如雷,仿佛半个县城的人都挤到了这里。

    歌舞厅二楼包间儿,漂亮的蕾丝轻纱窗帘卷起,唐逸透过玻璃窗,看着楼下人潮,笑着说道:“如果这些人都来消费那你齐老板可是发了!”

    包间装修的很漂亮,淡黄色的墙纸,典雅不俗,玻璃茶几旁围着半圈深黄沙发,巧笑倩兮的齐洁斜躺在沙发上,黑色紧身皮裙裙摆蹭得微微摺起,露出套着黑色棉袜的浑圆膝盖和曲线优美的小腿,想起齐洁黑色套装下那惹火的身材,和她媚意入骨的**滋味,唐逸嘴有些干,忙将目光转开,自从那晚之后,唐逸还没再碰过她,就是拉拉她的手,齐洁也好像火燎似的闪开,使得唐逸极为郁闷。

    观察着歌舞厅门口忙活的一条红色倩影,唐逸问道:“齐洁,你找的人靠得住吗?我倒不是怀疑你的能力,不过你什么都交给她那你作甚么?”

    齐洁笑道:“和你一样啊,作幕后老板。你放心吧,小红是和我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绝对靠得住,而且认识的朋友也多,可以带来大把生意。再说,我也不习惯应酬的日子了,以前开饭店时天天笑脸迎人,累死了,我也要尝尝做老板的真正滋味儿。怎么?你还非要把我当苦力用啊?”

    唐逸笑笑,知道齐洁找好朋友出面作经理,其实是为自己着想,免得她出面应酬让自己心里不舒服。唐逸想想也是,如果自己的女人每日在**笑脸迎客,那自己还真会抓狂。

    齐洁也详细给唐逸讲了姚小红的背景身份,齐洁从小的好朋友,还没有嫁人,不过据说男朋友倒是有好几个,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倒挺适合做歌舞厅生意。

    “喂,你就这样说你的好朋友,这可不好!”唐逸坐进沙发,拿起茶几上的罐装可乐喝了一口,那时候饮料红酒品种不多,饮料里可乐雪碧是歌舞厅的主打。

    “人家才不在乎呢?她可开放了,花名万人迷,怎么,要不要我给你搭个线儿?”齐洁笑眯眯看着唐逸,一脸戏谑。

    万人迷?唐逸隐隐觉得有些耳熟,再细想却没什么印象,也就没往心里去,只是笑道:“不识其人,观其友!看来我说的没错,你呀,也不是什么好人。”

    齐洁贝齿咬着红红的嘴唇,气愤的看着唐逸,大声道:“是,我不是好人,好人哪有给人作情妇的?”那小模样娇俏又妩媚,唐逸一阵心猿意马,笑呵呵起身,走到窗边放下厚厚的绒布窗帘和内层轻纱窗帘,房间内马上暗下来,壁灯发散着幽幽的红光,整个房间也笼罩上了一层淡红的轻纱,多了几分绮旎。

    唐逸坐到齐洁身边,笑道:“算了,是我说错了,你是好人,是大大的好人,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好人!”

    齐洁扑哧一笑,如牡丹盛开,唐逸再忍不住,伸手去搂她肩膀,齐洁收敛笑容,用力推开他的手,板起脸道:“给我老实点儿,少碰我这个坏女人!”说着向旁边挪了挪身子,双腿曲到沙发上,意思是用来和唐逸划清界限,却不知道那套装下黑色棉袜包裹的小腿是多么撩人,唐逸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抱住齐洁,亲吻抚mo,齐洁拼命挣扎,气息却渐渐不匀,唐逸将她身子一翻,背对自己按在沙发上,嘴里恨恨道:“你这小妖精,非要我动硬的!”将她皮裙掀到腰际,大力将她黑色裤袜和内裤扯到腿弯,雪白的翘臀和光洁的双腿裸露在空气中,唐逸不由得深吸了口气。

    “不要,求求你了!”齐洁一脸哀求,却被唐逸死死按住,不能动弹。

    唐逸颤抖得手慢慢品味着她翘臀和大腿的细腻柔滑,嘴里笑道:“为啥不要,那天你不挺喜欢的吗?”

    齐洁眼泪都快流出来:“是,……可是……可是后来几天我都快疼死了……我……我怕……”

    唐逸怔了一下,敢情因为自己那次太粗暴,她心理上落下阴影了,据说很多女人性冷淡都和第一次有关,自己家齐洁可别落下这个毛病,把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刺激成性冷淡?那真是莫大的罪过。

    唐逸笑呵呵伏到齐洁香喷喷的身上,低声道:“别怕,那是第一次,自然疼,这回,我会很温柔的……”

    说是温柔,但当**的小腹贴到齐洁柔软而又弹力十足的翘臀上时,唐逸只觉得全身血液沸腾,马上大力冲刺,听着齐洁的似呻吟似媚叫的哀求,看着她盘着花一样的长发,那色彩缤纷的发卡在自己眼前摇摆,唐逸心中被征服感塞得满满的,无意间一回头,却见对面墙上的镜子中,齐洁衣着齐整,就好似第一日见她一样穿着惹火的黑色紧身皮衣,自己却压住她,白花花的两条腿骑在她翘臀上,双腿之间,齐洁穿着黑色棉袜的秀腿膝盖跪在沙发上,拼命挣扎,更偶尔翘起小腿,用精致的秀足轻踢自己屁股,唐逸心下大乐,更加大动起来……

    ……

    搂着衣衫不整的齐洁,唐逸笑着哄她开心,好久后齐洁撅起的嘴巴才渐渐恢复正常,却还是恨恨看着唐逸,用力在唐逸肩膀咬了一口。

    唐逸装作很痛的大叫一声,齐洁气道:“少装模作样,我又没舍得用力!”

    唐逸笑道:“看看,还是我家齐洁疼我……”说着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

    齐洁斜着眼看着唐逸,水汪汪的眼睛渐渐浮现出几分笑意,哼了一声道:“如果不是像你说得一样,这次不怎么疼,还挺……我一定告你强奸。”

    唐逸哈哈一笑,道:“那再来一次?”

    “美得你!”齐洁一把打开唐逸的手,从他怀里挣扎站起,整理着皱巴巴的裤袜,道:“该给你介绍一下小红了,免得以后你来她不认识你,向你这大老板收钱。”

    唐逸笑着起身,帮齐洁整理裤袜,却被她长长的红指甲狠狠掐了几把,唐逸不以为意,倒很惬意得享受那种酥麻,笑道:“我可和你说头里,这歌舞厅可是你的,文件房契主人不都是你吗?就算你现在离开我,歌舞厅啦,房子啦都归你,官司就是打到最高法院,还是我输。”

    齐洁“啧啧”了几声,白了唐逸一眼:“怕了?要不就改成你的名字?”

    唐逸半开玩笑办认真道:“怕什么,以后你厌倦我嫁人的话,这就是你的嫁妆。”

    齐洁愣了一下,笑眯眯挽起唐逸的胳膊,在他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吃吃笑道:“你可是优质潜力股,谁舍得离开你了?”

    经理室也在二楼,装修的很简洁,办公桌,电话,沙发,据说姚小红自己要求的,说是包间和大厅怎么装修都有它的价值,经理室又不是给客人看得,不用太讲究。

    唐逸和齐洁出包间就松了手,在经理室坐了一会儿,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接着门被人拉开,一条红色倩影闪了进来,这是唐逸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姚小红,很漂亮的一个女人,白皙的瓜子脸,媚媚的丹凤眼,面若桃花,眉目含春,惹火的身材,红色棉套裙也很衬她那风尘气质。

    齐洁为他两人介绍,姚小红先伸出了手,银铃似的笑道:“早就听说您了,真是见面胜似闻名!”齐洁虽然只介绍唐逸是朋友,在歌舞厅里有点儿股份,但姚小红是什么人物?她从听说齐洁开歌舞厅就觉得不可思议,小餐馆生意都不大会做的齐洁会有钱开歌舞厅?听说她要介绍合伙人时就留上心,但见到唐逸却有些迷糊了,本以为齐洁被人包了呢,谁知道合伙人是这么个清秀的小伙子,如果不是齐洁介绍自己还以为他是学生呢,他会有钱开歌舞厅?但齐洁既然不说他底细,姚小红也不好打听,心说早晚要从齐洁嘴里将这小子底细摸清楚,她倒不是要作什么,就是好奇,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更是女人八卦的原动力。

    看到齐洁脸上还挂着一丝绯红,作为过来人,此中老手,姚小红心里明镜似儿的,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和唐逸握手时戏谑的在唐逸手心搔了一下,对唐逸眨了眨眼睛,虽然是她的习惯,却使得唐逸对她印象大坏,只是也不好说什么,客气的说了句:“你好。”

    不过说起歌舞厅的发展,姚小红马上严肃起来,不再是刚刚嘻嘻哈哈的样子。唐逸提了个建议,周末时,可以请县文体局歌舞团的艺人走穴,每次给几十元到一百元不等,等摸清歌舞厅消费群喜欢什么节目,再重点培养几个腕儿常驻歌舞厅。

    姚小红听得连连点头,看唐逸的目光少了许多戏谑,原来这年轻人还真有些经商的头脑,看来多半是家里很有些钱,加上他头脑聪明,家里才放心投资给他搞生意,姚小红如果知道唐逸投巨资弄个歌舞厅,只是玩儿票的兴致,根本没有赚钱的打算,也算定了暂时赚不到多少钱,肯定会气晕过去,会为自己浪费那么多心血为歌舞厅费神而憋屈出病来。

    姚小红出去的时候在齐洁耳边低声道:“成啊你,我那些男朋友加起来都没你这个能,不过他比咱小吧?你吃人家的时候悠着点儿……”在齐洁笑骂声中娇笑着跑掉。

    齐洁美滋滋看着唐逸,他正伏在办公桌上,用心看着姚小红写得几点儿建议,齐洁慢慢走过去伏在他背上,轻轻咬住他耳朵,慢慢舔弄,

    唐逸抬头笑道:“看你这么乖,晚上一起吃饭庆祝你生日,礼物我也准备好了。”

    齐洁微笑着,双手环抱住唐逸脖子,腻在唐逸背上,动也懒得动一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