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六章 运气总在倒霉后

二十六章 运气总在倒霉后2017-11-8 23:41:39Ctrl+D 收藏本站

    “小红,怎么了?”低低应了几声后齐洁声音惶急起来,身子猛地坐起,被子滑落,露出雪白的酥胸。

    “什么?你在哪?在我家小区附近?要来我这里?好,好,你别动,我去小区门口接你!”齐洁挂上电话,急急回头对唐逸道:“小红出事儿了,说要找地方躲一躲,我去接她。”说着开始胡乱的向身上套衣服。

    “还是我去吧,天这么黑,小区又是新建的,住进来的人不多,你女孩儿家家的不安全。”唐逸将齐洁按倒床上,飞快的穿好衣服,跳下床穿上鞋子,却见齐洁就用被自己按倒的姿势躺着,幸福的看着自己,一脸陶醉像。

    “去,现在你灌迷汤的本事越来越高,都学会不着痕迹了!”唐逸笑骂了一句,转身出了卧室,心里还是被大美人儿的幸福表情迷得迷迷瞪瞪。

    下了楼,出了楼口,才发现夜幕中细雨如珠,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虽然不大,却是很急,唐逸也懒得上楼拿伞,皱皱眉,直接走入了雨中,别看是小雨,却是又密又急,衣服很快就被打湿,唐逸一路小跑跑向小区门口,一边心中暗忖,也不知道姚小红惹了啥麻烦,想来她这种女人,麻烦是少不了的,偏偏齐洁就这一个好朋友,也没办法让齐洁疏远她。

    小区门口路灯很亮,唐逸到了跟前,四下张望,并没有姚小红的踪迹,倒是有几个男人打着伞溜达,也不知道大雨天有啥溜达的,雨中漫步?学人家浪漫?那也得有女人看啊?

    唐逸想了想,小区附近有两处可以打电话的地方,邮电局营业厅和一个公用电话亭,现在十点多了,公用电话亭肯定关了,只有邮电局那个投硬币的公用电话能用。

    佩服了一下自己的分析能力后,唐逸向东一拐,走在成排的柳树底下避雨,向邮电局那边儿走去,

    “唐……唐逸?”一棵柳树后突然发出的声响吓了唐逸一跳,柳树后闪出一条倩影,可不就是姚小红,只是她可不似上次见面时光彩照人,今天的她异常狼狈,就和非洲难民似的,头发散乱,红色裙子湿透,倒将她诱人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

    “咦,你这是?”唐逸还没说完,已经被她抓住手,拽进了阴影中,“嘘!”姚小红四下张望着,一脸的恐惧。

    麻烦不小,唐逸有了结论。

    姚小红脸上挂着怖色道:“有人盯着我,你看没看到你家小区门口那几个男人,他们就是来抓我的。”

    唐逸道:“黑社会?”见姚小红点头说“差不多吧。”心里有些好笑,虽说九十年代大陆确实有些势力庞大的黑帮团伙,在一一覆灭后才被曝光,但小小的延山又能有什么黑社会,难道还敢明目张胆绑架?

    “那这样,去邮电局打电话报警。”唐逸虽然不怎么相信,为了宽姚小红的心只好出了这么个主意。

    “不行不行!我得罪的就是……唉,总之不能报警。”姚小红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又惶恐的道:“真的,你相信我,他们真是来抓我的,这样,咱俩去邮局营业厅避一避,等他们走了再去你家。”

    唐逸看姚小红惶急的样子,也渐渐将玩笑的心思收起,毕竟听齐洁说,姚小红可是挺精明的一主儿,还不至于草木皆兵到见人就以为是来抓她的,除非事情真的严重到那个地步。

    “这样!你说他们是来抓你的,他们见过你吗?又怎么知道在我家小区门口等?”

    姚小红摇摇头:“他们大概见过我的照片,我,我从家里逃出来坐三轮的时候说了你这小区的名字,可能,可能被他听到了……到了你家小区才想起不知道齐洁住哪儿,这打电话的工夫你家小区门口儿就来了人,九成九是堵我的……”

    唐逸微微点头,她分析的倒是合情合理,看着远处徘徊在路灯下的那几个男人,他们不时抬头看向小区里,想起自己出来时他们不住打量自己,唐逸心下一动,对姚小红道:“那这样,你跟我来!”说着从身上把外罩除下,披在了姚小红肩头,道:“跟在我身后。”说着走出了阴影,姚小红愣了一下,已经被唐逸拉着手拽了出来,姚小红吓得想将唐逸的外罩披头上,却被唐逸一把拉了下来,就听唐逸低声道:“别躲躲藏藏的,镇定点儿,他们肯定以为你已经进了小区,是堵你出来呢!”

    “相信我!”唐逸拉着姚小红冰凉的手大步走向小区,走得渐渐近了,几个男人的目光向这边儿看来,姚小红心怦怦乱跳,唐逸松开姚小红的手向他们走过去,在那几个男人莫名其妙的时候走到他们身边,拍着其中一名男人的肩膀道:“喂,哥们儿,把伞借我一下,我可住小区最北头儿,说话儿可有几百米呢,走过去再把女朋友淋出病来,哎?你瞪什么眼睛,这样,我出一百块买你这把伞!”姚小红简直要气晕了,这躲都来不及呢,他倒送上门,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那络腮胡一把推开唐逸,骂道:“滚犊子!再和老子装老子废了你!”几个男人都笑看这场闹剧,也没想到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身边,她的同伴敢大模大样来招惹自己。

    唐逸灰溜溜拉着姚小红进了小区,身后响起男人的哄笑,那络腮胡正得意的说:“看看,有钱人就没有带种的,全是他妈三孙子。”

    姚小红却奇异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唐逸,她发现,自己真的要好好审视这个男人了,多金,帅气而又机智勇敢,天,齐洁这是从哪勾上如此完美的一个男人?当唐逸松开她手时,她甚至感到微微有些失落。

    ……

    穿得整整齐齐的齐洁打开门,见到落汤鸡似的两个人吓了一跳,忙给两人找毛巾擦脸,又强逼着两人洗澡换衣服,忙活一通,唐逸和姚小红都洗过澡,换上干爽的衣服。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齐洁泡好的热茶,姚小红这才长长出了口气,恨恨道:“有权有势的就没一个好人,逼急了我,谁都没好果子吃!”她穿得齐洁的一套红色休闲服,倒挺合身的。

    唐逸舒舒服服坐在软软的沙发里品着香茗,齐洁站在他身后,用白毛巾帮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问道:“小红,到底怎么回事儿?这里都没有外人,你说说看我能帮上忙不?”

    姚小红长长叹口气,将茶杯放到茶几上,道:“这事儿谁也帮不上我,我出去躲躲,齐洁,你能给我找点钱儿不,以后我肯定还你。”

    唐逸笑道:“我刚刚还夸你能赚钱呢?五万块还不够你躲的?怎么?想躲去海外啊?”当时五万块在一个偏僻的县城买套房子,舒舒服服住上几年没有一点儿问题。

    “就是那五万块钱惹得祸,这老东西,姑奶奶跟了他几年,拿他五万块就翻脸,真是最毒富人心!”姚小红满脸气愤,骂完才悻悻对齐洁道:“齐洁,我不和你说拿五万入股的事儿吗?其实……”看了看唐逸,索性不再隐瞒,道:“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是老海的情妇,本以为帮他作了那么多事,拿他一点钱也是应该的,谁知道他马上跟我翻脸,哼,真逼急了我,我将他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全抖出来,大家左右一起死!”

    唐逸听到老海的名字,猛地省起,啊,原来是她!老海是延山的名人,包工头,据说县里很有些门路,这些年包工程赚了不少钱,不过唐逸却知道几年后,老海就因为贿赂罪入狱,他的情妇叫什么万人迷的也被判了两年,而姚小红可不就是万人迷?

    唐逸笑笑,心说看来也没冤枉了姚小红,听她这话儿可不是参与了很多非法勾当?

    “嗡嗡”电吹风响起来,却是齐洁又在帮唐逸吹头,姚小红无奈的看着她,心说用得着这么殷勤吗?这作情人也有一门学问,对你这男人太好只怕很快他就厌烦你,要不冷不热,会吊他心思才行。

    “小红,你要多少钱?”齐洁边为唐逸吹干头发,边问姚小红,唐逸摆摆手,笑道:“躲不是个法子,总不能躲一辈子吧,而且这个老海早晚会出事儿,到时候只怕你也被牵连。”

    “算了算了!我再想法子吧!”姚小红叹口气,以为唐逸也是舍不得钱。

    “我看啊,不如就检举了他,作为污点证人,啊不是,总之吧,作为自首的人,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最多缓刑,但如果老海折了,你可跑不了。”唐逸对她的事也不怎么上心,但既然是齐洁的朋友,也就给她出出主意。

    姚小红却马上摇头:“不成不成,那老东西在公检法都有人,别的不说,就说公安局那马局,和他关系不是一般的铁,经我手就送了多少钱?哼,老东西有一次还想让姑奶奶陪那姓马的睡觉,妈的真不是个东西。”

    齐洁有些尴尬,虽说早知道姚小红这脾气,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但作为自己最好的朋友,在唐逸面前什么话都喷,多少令齐洁有些挂不住,唐逸说不识其人观其友,齐洁虽然表面当玩笑听,心里可是琢磨了好几天,就担心唐逸因为姚小红也把她想成那种人。

    正惴惴,却突然觉得抚弄唐逸头发的小手一紧,已经被唐逸温暖的大手抓住,接着唐逸回头对她笑笑,抓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嘴边亲了一下,齐洁心中阴郁尽去,只是从来想不到,原来他,他是这样细心。

    “马局?你知道他俩的勾当?有证据吗?”唐逸听到说起马鹏华,可就留上了心。

    “那倒没有,老东西滑着呢,我哪来的证据,不过我倒把每日送钱的钱数和日期都记了下来,还有老东西一些工程的承包价我都记了下来,就是指望哪天敲老东西笔钱,可他根本就不怕。”姚小红懊恼的甩甩头。

    唐逸笑笑,这又不能作为什么证据,老海当然不会怕。

    “哼,不过我知道老东西可是有姓马的那家伙的把柄,就锁在他保险柜里,有一次他喝多了,还得意的和我说只要那姓马的不倒,他就折不了,除了保险箱里的那些护身符,他还握有姓马的一个大把柄,就是那姓马的都不知道,他准备危急时保命用的。”

    唐逸听得眼睛一亮,微微点头,靠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齐洁也不打搅他,坐到姚小红身边说起了话,姚小红偷偷问齐洁:“你这男人什么都好,怎么好像神神叨叨的?尽问我些不着四六的话,现在又做什么?闭着眼睛装深沉,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

    齐洁呸了她一口:“他在想怎么帮你呢,看你,都不知道谢一声。”

    姚小红叹口气:“真想帮我就快拿点钱让我出去避一避。”

    齐洁笑道:“那扳倒老海算不算帮你?”她倒有些了解唐逸做事的路子,只是这次猜错了,唐逸的目的可不单单是老海。

    “他?扳倒老海?”姚小红一脸不相信,低声对齐洁道:“齐洁,你这男人是没选错,但老海他们是什么人,有什么能量你根本就想象不到,他这小小年纪的,你也别太吹嘘他……”

    齐洁笑笑没有说话,跟着唐逸久了,她甚至觉得世上就没有能难倒唐逸的事。

    唐逸这时开了口:“你那自己记得东西在哪?”

    “在我身上。”姚小红说着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红色笔记本,看来就是换衣服洗澡时她也带在了身边。

    唐逸道:“交给我吧,这几天你先在这里住下,估计要不了多久,事情就过去了。”

    姚小红有些犹豫,虽说老海看起来不在乎自己记录的这些东西,但她怎么也觉得有点威慑作用,就这样交给唐逸,有些不放心。

    唐逸笑道:“这样吧,你先睡一觉,明天想好了再答复我。”又对齐洁道:“晚上你陪她在客房睡吧,省得她害怕。”

    齐洁铺好客房的床,又去和唐逸亲昵了一会儿,这才回了客房,两人躺在床上说笑了几句,齐洁道:“小红,你不是想要歌舞厅一半的股份吗?如果你将本子给唐逸,那就当你入股了,给你一半的股份怎么样?”

    姚小红吃惊的道:“是唐逸叫你说的?”

    “不是!”齐洁温婉一笑:“他这人呀,你不知道,他就算这么想也不会说的,就好像他插手歌舞厅的事儿就不尊重我似的,不过我刚才问他,这本子有多重要,如果要他花钱买他肯花多少钱,虽然他没明说,但听他的意思好像很重要。”齐洁没好意思说出唐逸的话,唐逸的原话是“钱是什么?想赚钱还不容易?这本子可只有一个。”一来唐逸的话让外人听了狂妄,二来齐洁不喜欢在朋友面前显摆。

    “所以你就用歌舞厅一半的股份和我换?”姚小红看怪物似的看着齐洁,齐洁点点头。

    姚小红思索了一会儿,毅然道:“齐洁,这样吧,如果我真收了你一半股份那我成什么人了,既然他觉得这本子有用,那拿走好了!不过齐洁,你能跟我说说他是做什么的吗?他要这本子干什么?”

    齐洁道:“本子的事,我可真不知道,他的事我很少问的。”

    姚小红无奈的看着齐洁,叹了口气:“你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傻了?”记得以前齐洁可是和自己一样,精明过人,难道爱情真的能令人盲目?

    两人好久没有这么亲昵的在一起聊天了,唧唧喳喳越说越兴奋,回忆起小时候的趣事,咯咯笑个不停,直到天色微明两人才渐渐睡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